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金殿谁焚柏子香— —第114期一日一香

金殿谁焚柏子香— —第114期一日一香
铜炉烧柏子,石鼎煮山药。

一杯赏月露,万象纷醻酢。

宋·苏轼

《十月十四日以病在告独酌》


柏子香,是一种香名

把柏树籽进行简单加工,

做成香或香丸在香炉内熏烤,

能起清安心神的作用。

柏树是柏科侧柏属的一种常绿乔木,

在中国分布极广,

北起内蒙古、吉林,

南至广东及广西北部,

包含侧柏、圆柏、扁柏、花柏等多个属。

柏子仁性味甘、平。

《本草纲目中》记载柏子:

性平而不寒不燥,

味甘而补,辛而能润,

其气清香,能透心肾,

益脾盖仙家上品药也,

宜乎滋养之剂用之。

柏子有安神清心,除烦凉血之功效,

可解风邪,退烦躁,益智而宁神。

在养病时尤其讲究焚烧柏子,

这一点从苏轼先生这首诗后两句

‘铜炉烧柏子,石鼎煮山药。’

中可见一斑。

柏子除了做柏子香之外,

在合香中也常被使用,

以前的文章中,

我们介绍过的‘禅悦香’、‘远湿香’中

均有柏子这一味香药。

柏树浑身是宝,除了柏子之外,

柏叶、柏木、柏树脂等皆可入香。

金殿谁焚柏子香— —第114期一日一香

宋朝诗人葛庆龙的《赠僧》一诗中写道:

舶香亦带鱼龙气,自采枝头柏子烧。


从诗中可以看出,

在唐宋时的出家人眼中,

那些千里迢迢由船舶运来之香,

如沉香,乳香,龙脑,丁香等虽好,

但还是带有尘世的俗气,

而佛家所用之旃檀,

在当时其实非常昂贵,

除礼佛、法事之用外,

平时僧侣们的修行多是

亲自采集山中的柏子,

处理炮制后作为香料的。


金殿谁焚柏子香— —第114期一日一香

柏子香制作简单,

比起宋朝时期流行的

沉、檀、龙、麝等名贵香料来说,

显得普通无奇。

《陈氏香谱》云:

柏子实不计多少,

带青色未开破者,

右以沸汤焯过酒,

浸蜜封七日,

取出阴干,烧之。

选取“青色而未破的柏树子”随意采集多少,

用沸水焯一下,然后浸在酒中,

密封七天,再取出,

放在阴凉处慢慢晾干,

即得到了成品柏子香。

古时焚柏子这种清雅恬淡的自然用香方式,

深受古代文人们的青睐,

当文人们追求奢华生活品质之时,

比如宴会之中,便会焚烧贵重名香。

但是,

每逢感觉需要独自清净一下的时候,

则会改焚柏子香,

似乎这种树籽所特有的自然气息能够涤烦去躁。

有诗为证:


午鸡声不到禅林,柏子烟中静拥衾。

—北宋·王安石《自定林过西庵》


同时,

柏子香在禅院寺庙中也是相当流行:


万壑千岩夜未央,月华松色共苍苍。

上方已觉无人语,金殿谁焚柏子香。

—宋·道潜 《钟山夜月》


诗中用简短的话语,

为我们描述了在幽静的深夜里,

皓月当空,月光照耀下的苍野山林中,

一片寂静,

唯有佛堂大殿中所焚的柏子香气在夜空中轻盈独舞。


金殿谁焚柏子香— —第114期一日一香

在寒食节到来时,

古人尤其喜欢将柏子与麝香同熏,

这种香气被认为是一种温暖的香味。

宋代诗人仲殊的《蝶恋花》中也写到:

“三月十三,曾是寒食夜,

尽日暖香熏柏麝。”


古人认为麝之香源于柏,

古代的文士认为柏子香的清新淡雅中

依旧留有麝香高贵霸道的香气。

早在三国时期,

文学思想家嵇康就在《养生论》中说道: 

虱处头而黑,麝食柏而香。

唐朝诗人许浑也曾为柏子赋诗一首:

洞花蜂聚蜜,岩柏麝留香。

《晓过郁林寺戏呈李明府》

金殿谁焚柏子香— —第114期一日一香

金殿谁焚柏子香— —第114期一日一香

金殿谁焚柏子香— —第114期一日一香

金殿谁焚柏子香— —第114期一日一香

金殿谁焚柏子香— —第114期一日一香

金殿谁焚柏子香— —第114期一日一香


用沸水将柏子实焯一下,

再用酒和蜜密封浸泡七天后取出,

然后阴干焚烧之。



/     文案:无    尘     /

/    摄影:无崖子      / 



金殿谁焚柏子香— —第114期一日一香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金殿谁焚柏子香— —第114期一日一香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