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红袖添香,夜倾城— —第129期一日一香

红袖添香,夜倾城— —第129期一日一香
兰陵美酒郁金香,
玉碗盛来琥珀光。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唐·李白《客中行》

 

郁金香和郁金在中古时期的社会生活中,都是极重要的植物。然而由于名称和某些用途上的重叠,造成我们对这两类植物理解的混乱。中古时期的郁金香,首先是一种昂贵香料。由于郁金香非常贵重,其应用场合和范围是比较小的,一般只局限于上层社会或者佛寺。在唐宣宗以前,皇帝出行时,往往都会用郁金香等香料洒地。《旧唐书·宣宗本纪》载:“旧时人主所行,黄门先以龙脑、郁金藉地,上悉命去之。宫廷对郁金香这类奢侈品的追捧首先会引起宫外上层社会的效仿。在唐人表现其社会生活状态的诗文中,有大量含有郁金香的诗句。这些诗句往往在写实的同时,给郁金香附加上了一些瑰丽的想象,使得这些舶来品承载了特殊的文化意义。例如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其中描绘长安的王侯宅邸,不论是建筑还是装饰都极尽奢华:

生憎帐额绣孤鸾,好取门帘帖双燕。

双燕双飞绕画梁,罗帏翠被郁金香。

 

郁金香也是上层社会女性的心爱之物,它被用来置于屋中作为熏香之用,体现出女性的高贵典雅。《玉台新咏》引南朝梁武帝《河中之水歌》用:卢家兰室桂为梁,中有郁金苏合香描绘卢家妇莫愁的居室,这一比喻此后被唐人广泛应用,如沈佺期《古意》中“卢家少妇郁金堂,海燕双栖玳瑁梁” ,将“郁金”与“玳瑁”这两类海外珍奇并举,凸显女性居室之高雅脱俗。又如贾至《长门怨》中独坐思千里,春庭晓景长。莺喧翡翠幕,柳覆郁金堂。

对于唐代宫廷而言,其郁金香获取首先依靠各国的进献。然而,唐代宫廷能从朝贡中获取的郁金香毕竟是有限的,再加上民间的需求,因此郁金香必然是由商人大量贩运而来。中古时期的陆上中转药商往往由粟特人充当,他们的足迹几乎遍布整个中国。甚至其所贩卖的一些香药又继续向东转运,流通于整个东亚世界。

 

红袖添香,夜倾城— —第129期一日一香

作为本土产品的郁金并没像舶来品一样引发人们无尽的想象和兴趣。它的用途主要有二: 染料和药用。《证类本草》引《本草衍义》云“郁金不香,今人将染妇人衣最鲜明,然不耐日炙。染成衣,则微有郁金之气。”其实自从汉代开始,郁金作为黄色染料已经被广泛应用,《急就篇》当中有“郁金半见缃白”,颜师古注云“,自此以下,皆言染缯之色也。郁金,染黄也。缃,浅黄也。半见,言在黄白之间,其色半出,不全成也。白,谓白素之精者,其光然也。《急就篇》自汉代问世以来,一直作为童蒙习字的主要教材,流传颇广,在汉简、吐鲁番文书中,均有发现。在《千字文》出现以后,其地位日渐衰落并被取代。但直到唐代仍然有颜师古为其做注,敦煌文书中在解释“经史何人修撰制注”中也提到《急就篇》,可见当时该书在唐代虽不流行,但作为学生启蒙教材的一种仍然延续了很长时间。

郁金作为一种黄色染料在汉代已经被普遍应用了,否则绝不会出现在当时童蒙的习字课本之中;其次,郁金作为黄色染料的观念通过《急就篇》在时间和空间上都得到了广泛的传播,因此在后来郁金香出现后,加剧了“郁金黄”、“郁金香”的混淆。我们甚至可以推断,不少文人诗文中的混淆也许就来自于其幼年启蒙时临写《急就篇》获得的深刻印象。至于郁金药用价值,人们认识得也很早,《证类本草》云“郁金,味辛、苦,寒,无毒。主血积下气,生肌止血,破恶血,血淋尿血,金疮。”可见中医当中郁金主要用来治疗与气血相关的疾病。

红袖添香,夜倾城— —第129期一日一香
红袖添香,夜倾城— —第129期一日一香
红袖添香,夜倾城— —第129期一日一香

 

香料:

香附子120克、郁金60克、檀香30克(用建茶煮)、樟脑3克(用石灰制)、羊胫炭120克

 

辅料:

白沙蜜 

红袖添香,夜倾城— —第129期一日一香

红袖添香,夜倾城— —第129期一日一香           将白沙蜜通过滤网倒入陶罐中,再用油纸重叠密封罐口。再将装有白沙蜜的陶罐放入大铁锅中蒸煮一天后,取出陶罐,再在炭火上煨煎煮沸,去除水汽。

红袖添香,夜倾城— —第129期一日一香            将诸香(另研脑麝香)研磨成末,加炼蜜调匀,窨藏、焚香如常法。

/     文案:无    尘                     摄影:无崖子      / 

红袖添香,夜倾城— —第129期一日一香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红袖添香,夜倾城— —第129期一日一香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