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一朝春尽红颜老— —第142期一日一香

一朝春尽红颜老— —第142期一日一香
香,

如云雾般缭绕于东方历史的空气中。

曾那般壮丽地缭绕过大唐的殿明时的宫,

幽幽地熏过无数账帷裙袂,

频频盘桓于文人的诗间词中,

并被赋予了那么多或清雅或隆重的意义。

文人雅士的净手焚香,

为了更烘托读经或奏琴的清心,

而祭拜时的旺盛香火则寄托了世代峥嵘的祈福。 

 

明人张岱在《五异人传》中言:

“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

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

张岱自己便是真性情之人,

他“好精舍,好美婢,好鲜衣,

好美食,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

然而年至五十,国破家亡,

布衣蔬食常至断炊,

曾到“作诗自挽,每欲自决”的境地。

然而,

他此生就凭这些癖好与对自身癖好的精通,

也不辜负一世了。

 

一朝春尽红颜老— —第142期一日一香

明 陈洪绶 扶琴图

 

南唐帝李憬嗜名香,

一次邀请诸臣子入宫赴宴,

殿中却无一米一菜,

而是陈列着皇帝从天下四处搜集而来的九十余种奇香,

是谓“香宴”。

当时的场景虽未目睹,却不难想象。

每位臣子袖摆掠过,衣袂走过,

都划出阵阵馥幽香气。

恍惚间,

如在天庭,在云际,

奇香使人从肺腑清洁起来,

仿佛就差一只仙鹤,

便可乘风而去。 

 

然而普通文人书士却没有皇帝李憬那么幸运。

《清异录》中记载的书生刘垂相,

他毕生之愿是能住进随四时而变的不同香窟,

譬如吴香窟遍种梅,

越香窟尽植桂,

只要能这样过上一年死亦无憾

对一介穷苦书生来说,

这恐怕只能是个梦想。

虽说折几支梅或桂不难,

但要成为“香窟”得要多少梅和桂?

那香味还不能被油盐酱醋所蔽,

生计之外哪能得如此闲暇?

倒不如学学清朝女诗人席佩兰,

“绿衣捧砚催题卷,红袖添香伴读书。”

也不失为一段佳话。

一朝春尽红颜老— —第142期一日一香一朝春尽红颜老— —第142期一日一香
一朝春尽红颜老— —第142期一日一香

 

香料:

白檀30克、栈香30克、枫乳香30克、龙脑6克

辅料:

白芨

 

一朝春尽红颜老— —第142期一日一香
调香:

 

一朝春尽红颜老— —第142期一日一香

 将诸香研磨成末,用白芨作成糊,调匀印成花饼,窨干焚之。

/     文:无    尘                     图:无崖子      /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一朝春尽红颜老— —第142期一日一香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