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你所不知的美谈香史— —第164期一日一香

你所不知的美谈香史— —第164期一日一香

 

丁香,也称“洋丁香”,以有别于紫丁香。虽然两者都开芬芳的花,但是却南辕北辙,毫不相干。洋丁香来自热带,原产于印尼的香料群岛,其中之一的摩鹿加群岛向有“丁香之岛”的美誉。现金以印尼群岛、东非的桑吉巴岛、南亚的马达加斯加和斯里兰卡为主要产地。

至于紫丁香,则生长在温带甚至寒带,如中国的华北和东北,以它为市花的哈尔滨即有“丁香城”之称。洋丁香和紫丁香的香味截然不同:前者浓郁分烈,后者柔和清新。市面上的天然丁香油提炼自洋丁香,具有香料和香药的多种用途。紫丁香油通常是人工合成的,可以用来熏香,却没有其他功效。下面我要介绍的是洋丁香,简称丁香。

丁香属桃金娘的常绿乔木,植株高达八至十二公尺,花有黄、紫、粉红等不同颜色。当花蕾长成时采撷下来,放在阳关下晒干,变成红棕色,香味扑鼻。一棵丁香树要七岁以后才可收获,十五年到二十年是产果实最丰硕的时段,一年可产七十五磅的丁香。它长约一到三公分,圆头细身,好像一根生锈的铁钉。丁香的名字正来自它的形状,又叫丁子香。英文名clove,来自拉丁文clavus和法文clou ,亦即“钉子”的意思,和中文不谋而合。日文称丁香为“丁子”,想必与中文有关。

当今丁香年产量逾八万吨,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来自印尼。在丁香的主要产地之一桑吉巴岛有谚语云:“丁香树只有在看得到山,闻得到海的地方才会生长。”印尼的摩鹿加岛上,每当婴儿出生时,就种一颗丁香树,以示庆祝新生。此外,他们将丁香串成项链,戴了可以避邪驱病。至于欧洲古老的传说是,不可戴帽子走近丁香树,因为会吓坏了它。

 在人类文明史上,丁香至少已有两千年的历史。中国早在汉代就有丁香,大概最初来自南洋,后来在中国的云南和两广也偶能见到。宋代词人颜博文曾作《鸡舌香赋》,形容它“郁郁骄黄,绰绰疏绿。偶嚼而有味,以奇功而见录”。古代中国将丁香区分为雌雄两种。公丁香是花蕾,即一般所谓的丁香。母丁香是果实,较公丁香大,又称“鸡舌香”。东汉应劭著《汉宫仪》,记载汉恒帝时,侍中刁存,年老口臭,因此皇帝赐鸡舌香,让他含在嘴里。鸡舌香味道“辛螫”,刁存“不敢咽”,以为自己犯了过错,皇帝赐他毒药。当他回到家里,家人要求看看到底是何毒药,才发现原来是香口的鸡舌香。刁存先还不信,等他人当场咽下,才破涕为笑。原本一出悲剧,结果以喜剧收场!

由这则故事我们可以推测,当时丁香还不十分普遍,否则刁存不会认不出来。可以确定的是,东汉以后,臣子觐见皇帝时口含丁香,成了宫廷的规矩:“欲其奏事对答,其气芬芳。”唐代诗人刘禹锡的《早春对雪丰澧州元朗中》有云:“昨日同含鸡舌香。”回忆两人同朝为官的日子。在三国尚未鼎立时,曹操曾试图征召诸葛亮(181——234)。《相乘》引述《五色线》记载《曹操与诸葛亮书》道:“今奉鸡舌香五斤,以表微意。”以丁香作为馈赠礼品,可见其珍贵。宋代更讲究,有一种“含香园”,需要十五种香料合成,其中当然少不了丁香。清末名诗人范增祥(1846——1931)献给老师张之洞(1837——1909)祝寿的姘体文,其中有“如有佳语,不含鸡舌香而亦香”的句子,引的也是丁香香口的典故。“鸡舌香”这个名字不雅。曾有古籍将它比喻为美人的舌头,说它“小,嫩,尖,香”。不如改名为“美人舌”,来得恰当。

西方要到四世纪左右才由中东传入丁香。十六世纪以前的欧洲,丁香进口主要赖于阿拉伯商人穿梭于欧、亚、非三大洲之际。当时的丁香正如同今天的石油,极为珍贵,因为丁香可以防止肉类腐烂,而且被认为有预防瘟疫的功效。阿拉伯商人垄断了香料贸易,欧洲国家看了当然要眼红,航海探险的动机之一就是要寻找香料的原产地。十五六世纪之交,葡萄牙探险家沙瑞欧发现了印尼的香料群岛,满载丁香而归,从此开启了一部丁香争夺史。一五一九年,麦哲伦率领由五艘船只和两百七十名水手组成的西班牙船队,浩浩荡荡地向南太平洋出发。三年中历经危难,船长殉职(麦哲伦死在菲律宾),只剩下一艘船只和十八名水手生还。虽然损失惨重,但是探险队带回了五十磅丁香,让西班牙国王查理一世大喜,觉得付出的代价还是值得的。

一六零五年,印尼沦为荷兰殖民地。为了垄断丁香市场,荷兰将诸岛上的丁香树尽数焚毁,只留下一两个岛的园林,以便于看守。十八九世纪,英法两国先后走私种子,偷偷移植成功,打破了荷兰独霸的局面。而随着亚非及加勒比海地区的广泛栽培,丁香的身价也从黄金等级降到人人都负担得起的日常香料。长达四个世纪的丁香争夺战无异于一部西方殖民史的缩影,具体而微地反映了欧洲帝国主义的肆虐猖狂。这段历史在蔡珠儿的《南方降雪》一书里有相当详细的叙述。

当然,丁香史并不全是那么血腥的。一溜四九年出生于波士顿、祖籍威尔斯的耶鲁先生,在英国殖民地的东印度公司任职二十余年。他经营香料,尤其是丁香,发了大财,后回到伦敦定居。一琪零一年,他捐款在美国康乃迪克州的纽黑文创建了耶鲁学院,即今天耶鲁大学的前身。以丁香滋养书香,称得上是香史上的一桩美谈。

 

 

 

你所不知的美谈香史— —第164期一日一香 你所不知的美谈香史— —第164期一日一香
你所不知的美谈香史— —第164期一日一香 你所不知的美谈香史— —第164期一日一香

你所不知的美谈香史— —第164期一日一香

你所不知的美谈香史— —第164期一日一香

你所不知的美谈香史— —第164期一日一香

 

香料:

 

 

    栈香30克、丁香3克、檀香3克、降真香3克、甲香0.4克、零陵香0.4克、苏合油0.2

 

辅料:

 

    白芨末12

 

你所不知的美谈香史— —第164期一日一香

调香:

将诸香研磨成细末,白芨末12克,加减水调匀成饼,如此“O”大,作成一炷

 

 

 

/     文:青    桐                    图:无崖子      / 

你所不知的美谈香史— —第164期一日一香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你所不知的美谈香史— —第164期一日一香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