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读,香在感观中的演变

读,香在感观中的演变

 

  无论是基于仰慕的文化,还是追寻崇尚的生活。在过往,香的角色都如同水,不断给予生活以生命的如常状态。

小篆中,香字,由“黍”与“甘”组成,意为五谷的香。可见,“闻”是我们最初对香的嗅觉体悟。 回首大唐, 捣料成末,置于铜制印盘内,篆成“心”字状,点一端,烧尽计时。在白居易《酬梦得见戏长斋》中的“香烟朝烟细,纱灯夕焰明”,及王建《香印》中 的“闲坐印香烧,满户松柏气”的诗句中皆可见。香成了“流动的水”,如铜壶滴漏般,捕捉着时光的刻度。

读,香在感观中的演变

王建《香印》诗

 

 

      线香的名称最晚出现在明.李时珍(1518-1593),成书于明隆庆年间的《墨娥小录》,可详细见于李时珍《本草纲目》卷一四“线香”条:“今人合香之法甚多,惟线香可入疮科用,其料加减不等。”

     读,香在感观中的演变

      《本草纲目》

 

     而制作线香的情景,在蒲呱所绘广州三百六十行的“榨玉香”里可以看到,而画作的时代则是在十八世纪末。

        线香的出现是古人让其在虚无飘渺中的再次“告白”,给后人更多观感与静悟。“燃”开启了香的哲思,让人在持有中,感受逝去。

 

 

读,香在感观中的演变

(此图收藏于纽约市某博物馆)图片由大象先生拍摄提供

读,香在感观中的演变

下图为,西藏喇嘛制作线香的特写

读,香在感观中的演变

在18世纪,可见当时西藏地区喇嘛的穿着与现在基本无异,而在线香的制作方式上,和现在靠针管挤压成香的方法,也极其接近。

 

读,香在感观中的演变

 

        “早听时务夜听香”,出自清代画家张问陶的诗。“听香”一词虽难以溯源到最早的出处,但从中国“引渡”日本后,在其香道中,仍然沿用一词至今。

         在字间,不难察觉出茶道中“清”、“寂”二字的影子,“清净无垢,忘却一切”的精神境界。“听”让习香更加专注,成为内外皆静的一种修行。

         听香,让香成为真正的主体,在无形间侵入你的世界。使其来得更加自然,去的无影无踪。

        古人所谓的听香,往往带有通感的成分。明人谭元春的《初香》诗:“寂然自一室,斯心未有托。何以栩栩间,妙香过而掠?相触领其机,六根同觉。”妙香掠过,六根似乎都能同时领略到香之美妙。清人李慈铭为其友叔云所画《湖南山桃花小景》题诗,“山气花香无着处,今朝来向画中听”。这些都属于通感的范畴。

读,香在感观中的演变

        在现在,听香,不再是通感的表达,我们已经能够通过微观的视角去接触香燃烧后的整个变化过程。原来香,真的是可以听的。

        小编采了一段Stereokroma之前做的影像资料,其团队在香燃烧的整个拍摄过程中,加强了收音,让我们一起耳洞大开。包括打火机的点火声以及香柱燃烧中,每个环节声音的细微变化和浮动。

        整个焚香过程,展现出香在受热后燃烧成灰的不同阶段的不同形态, 时而如岩浆喷发,时而如冰川似冷。

     (注:此香为寺庙所用的竹签香)

 

读,香在感观中的演变

点燃后

 

读,香在感观中的演变

临近结尾

读,香在感观中的演变

燃烧结束

 

读,香在感观中的演变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读,香在感观中的演变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