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1.飞花逝水初无意

这又是个张爱玲式的开头,今天当您取出心爱的香炉,点燃线香享受片刻属于自己的悠闲时光,我们希望为您讲一个关于调香师的故事。一个匠人为匠、守心、与沉香一起改变自己生活的故事。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大鹏,本名许彦鹏,1989年生人,现为重庆九龙沉香博物馆制香师。我们一般称为“大老师”。

第一眼看到他的人,都会觉得眼前这位戴着菩提、挂着腼腆笑容的年轻人身上有种清淡的文艺气息。调香之外,他的爱好包括古琴、书法、篆刻……每一样都是逼格满满,可他并不大在人前提起,见人仍只是腼腆地笑。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不过相处久了我们知道,文艺青年的炼成除了环境熏陶,还需要岁月打磨。人生有无数命运交叉的小径,谁也不知道拐进下一个路口会遇见什么。大鹏说时光倒溯几年,他自己都不能想象自己会当一名调香师,还在业内做得小有名气。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大鹏老师手抄的《心经》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大鹏老师书法,临济宗法要旨“禅茶一味”。日后径山茶道东渡日本,成为日本茶道的鼻祖,赖有此旨也。

大鹏小时候活泼好动,幼年时每天撵鸡逗狗,上房下河,用他自己的话说是“邻居家的狗见了我都不敢喘气”。父母为了让他发泄多余的精力,送他去学了跆拳道,结果大鹏学得非常不错,在18岁那年通过跆拳道黑带一段考核,并受教练之邀成了跆拳道馆实习教练。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这样一个成日闹得鸡飞狗跳的熊孩子,自然对沉香、古琴都没什么概念,每天领着小伙伴们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玩儿得不亦乐乎,成绩嘛…大鹏自己说“也就那么回事儿吧”。但他对于中国的传统文化还是有种天然的亲近感。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大老师新近制印“明德惟馨”,儒家精神可以砥砺品行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这是大鹏初学篆刻时的印,“一见慰平生”,与日后风格相比张扬外露,颇有侠气

 

18岁高考结束那年,母亲非要大鹏去当兵。“男人就是要当兵啊!”——母亲把话说得天经地义,理所当然。拗不过母亲的大鹏放弃了录取他的某高校,去到辽宁锦州某高炮部队服役。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军旅生涯和东北的冰天雪地能锻炼体魄,也能打磨意志,当初的熊孩子开始渐渐变得沉静内敛,坚韧可靠。

 

当然,大鹏这样骨子里文艺的小伙,恋爱是必须要有的。高二的时候他就谈了一个女朋友,据大老师回忆,那是个爱穿红衣服,眉清目秀的姑娘。高中毕业两人也没有分手,分居锦州和重庆两地鸿雁传书。一从咏罢河梁后,刻骨相思至此伤,大老师如是说。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自古桃花春水,最是多情

 

女友是个文艺的姑娘,平日里弹琴写诗,也画画点茶,有时候也焚香。大鹏最初接触合香这个东西,说来还是因为女友喜欢。人呐有时就是这样,恋爱时恨不得为她去采云霞。为她学琴学书,为她焚香放鹤,因为她喜欢,素来不看的古文也显得不那么枯燥——当然,真正把书读进去之后,许多事情也就不同了。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大鹏老师的古琴师承九嶷派

 

那年女友生日,大鹏突发奇想,要自己动手合香相赠。他翻了几天书,选的香方式苏轼的“雪中春信”。一来是因为这个香方古雅,二来是苏轼初为此香的典故看起来特别有诚意——取得999朵梅花芯上的雪,融水以后用以合香。既有长久的寓意,又深情浪漫,完美。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那年头场雪下过之后,大鹏真的跑遍全城找了999朵梅花,取得梅心雪,照着雪中春信的方子完成了自己第一次亲手合香。用如今网络小说中的说法,“命运的轮盘在那一天开始转动”。有时世事就是如此,当时欢呼雀跃的女友已成了前任,但不经意开始接触的合香却成了大鹏所衷爱的事业。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大鹏老师制作线香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2.争奈衷情不自持

从部队退伍的时候,大鹏已经算是个正经的沉香爱好者了。品香、听琴、篆刻和文玩,也让他整个人的气质有了变化。他没有继续听从父母的安排,而是和朋友去往海南,开了一间店铺叫“落云斋”,开始了自己沉香从业者的生涯。

 

后来他还把店开到了北京,“一二香事”成了圈内颇有口碑的小店。如今大鹏的个人公众号也叫这个名字,时常在上面分享一些关于沉香的知识和故事。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大老师在北京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回忆起和朋友们在海南的日子,大鹏说也没什么别的,就是挺开心的。一方面,少年听雨歌楼上,总是红烛昏罗帐;另一方面,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也确实是种心灵上的满足。

 

一个偶然的机会,大鹏认识了资深沉香从业者,业内大咖,后来的九龙沉香博物馆馆长凌鲲(西贡火柴)先生。二人聊得极为投契,火柴老师对这个年轻人手制线香的水平很惊讶,给予了很高评价;大鹏也感到从火柴老师的指点中受益颇多。一来二去,两人确定了师承关系。

 

火柴老师从一开始就特别喜欢大鹏。庄子《逍遥游》里说,“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世事讲究一个缘分,火柴老师觉自己和大鹏就很有缘分,一为鲲,一为鹏,冥冥注定有联系。况且北冥深广,鲲翼垂天,云博九万,水击三千,以大鹏对沉香的钟情和自身的天分,日后在业内大有前途。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在火柴老师创立九龙沉香博物馆以后,大鹏几乎立刻决定放弃自己的店铺,成为博物馆的一名制香师。一来这样可以时常就近向火柴老师请教,二来让他觉得自己不止是在做生意,而是要为沉香这个行业,为中国传统的香文化事业做一点事。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大老师手制线香

 

大鹏从内心深处并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骨子里有点天马行空的不羁意味。他曾花了2年的时间,复制了《香乘》中所有的合香,但合香的味道总是不能让他自己满意。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对此大老师也专门做了分析,认为原因有三:一是古人的审美和现代人还是有较大差别的,有时候古人太过“重口味”。正如从前唐代皇家御宴的菜单被今人复制出来,光是涂满香料、鹅油的烤羊和醋芹猪肘就得吃吐一片人。二是古人在合香时所用的香材可能和如今不一样,字面虽然未变,但指代的材料已经变了;三是经过千年的时间更迭,《香乘》中记载的部分香材指代虽然没变,但气味发生了变化。

 

为了得到满意的气味,回归合香使人身心愉悦的初心,大鹏将目光转向了新法合香,认为这样不但可以得到满意的气味,还可以给整个行业带来新风,实现一切新奇的想法。

 

但这时火柴老师给了他一个建议——欲求新香,深耕古方

 

这个道理同样出自二人结缘的《逍遥游》:夫水之积也不厚,其负大舟也无力;风之积也不厚,其负大翼也无力。想要跳出古方,必许先深耕古方,把古方吃透。惟其如此,所谓新式调香才是有来处、有基础的,正如只有深厚的土壤中,才能长出参天的大树。

 

厚积落叶听雨声——这是火柴老师的意见。林中落叶深浅,一般人粗看粗听,难以发现差别,但对于有心人来说,落叶深浅,雨声终究不同。况且香的优劣归根到底要过自己这一关。正如同仁堂做药的祖训,“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行业虽然不同,道理却是一样的。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厚积落叶听雨声,大鹏书以自勉。

 

大鹏于是又在传统手工线香上下了许多功夫,制香技艺也日益精进。在接受《艺品》和《艺术市场》杂志采访时,他对于传统手工线香的话题侃侃而谈,完全不似平日沉默寡言的样子。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大鹏老师认为传统手工线香的精致中包含了人文情怀,机器无法取代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大鹏为《艺品》撰文

 

而在基本吃透了传统香方以后,大鹏开始在火柴老师的指导下探索新法调香,追求新奇有趣的味道。此次所推荐的小盘香“初雪”,就是新法调香的一次尝试。

 

它既是我们探索新式调香方法的一场初雪,也包含了大鹏对自己人生的回忆和体悟。

 

究竟“初雪”如何,明日与您细分说。

 

(to be continued)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上)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