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一炉初热,香霭馥馥撩人

 

一炉初热,香霭馥馥撩人

唐代著名诗人杜牧的一句“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将荔枝的美名传遍古今。那么“荔枝”究竟从何得名?

 

一炉初热,香霭馥馥撩人

 

最早关于荔枝的文献是西汉司马相如的《上林赋》,文中写作“离支”,割去枝丫之意。原来,此时的古人就已认识到,这种水果不能离开枝叶,假如连枝割下,保鲜期会加长。1世纪后期成书的《异物志》和3世纪后期成书的《广志》中,开始有“荔枝”的叫法,当时也叫“支”或“枝”。据5世纪前后成书的《扶南记》解释说:“此木结实时,枝弱而蒂牢,不可摘取,必由刀斧劙取其枝,故以为名。劙与荔同”。  

后来,李时珍在其《本草纲目》中又引用了白居易的解释:“若离本枝,一日色变,三日味变,则离支之名,又或取此义也”。此外,荔枝果成熟时皮为红色,故还有“丹荔”等名称。

一炉初热,香霭馥馥撩人

一炉初热,香霭馥馥撩人

一炉初热,香霭馥馥撩人

仇英子虚上林图卷(局部图)

 

此时正是吃荔枝的好时节,试问质嫩多汁、味道清甜的荔枝谁人不爱?宋代文学家苏东坡对荔枝是爱得那样执着。绍圣二年四月十一日,苏轼在惠州第一次吃荔枝,作有《四月十一日初食荔枝》一诗,对荔枝极尽赞美之能事:

“垂黄缀紫烟雨里,特与荔枝为先驱。

海山仙人绛罗襦,红纱中单白玉肤

不须更待妃子笑,风骨自是倾城姝”。

这还不算,苏轼还多次在诗文中表现了他对荔枝的喜爱之情。

例如,

“荔子几时熟,花头今已繁。”——《新年五首》

“留师笋蕨不足道,怅望荔枝何时丹。”——《赠昙秀》

“愿同荔枝社,长作鸡黍局。”《和陶归园田居》其五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食荔枝二首》其二

等等,足以表现出苏轼对荔枝的喜好。

 

一炉初热,香霭馥馥撩人

 

新鲜的荔枝香味清甜,芳香宜人,令人舒适无比,沉香中香气与其类似的大概只有芽庄沉香了。芽庄沉香是沉香中的极品用香,其主要特点就是拥有极强的甘甜韵味,这种甘甜的香味是别的香料无法比拟的。那种甘甜的香韵犹如刚刚切开的水果,可以闻见瓜囊散发的宜人芳香,很清新很舒心。芽庄沉香不仅仅带有甘甜气息,还有一丝丝的凉意。初闻芽庄沉香时,便可以感到一股清爽的甜凉味,在鼻腔中瞬间融化,这股凉意不同于薄荷叶的刺激感,而是一种直达咽喉,使人清新舒畅的甜凉气息。芽庄沉香的香味变化是先凉、涩,中甘甜,后味淡雅飘逸。

在《香乘》中,古人就以多种香材和合来模拟荔枝的香味,在这炎热夏日中给大家推荐一款清新好闻的荔枝香。

 

一炉初热,香霭馥馥撩人

香方:沉香   檀香  白豆蔻仁   西香附子  金颜香  肉桂  以上个一两  马牙硝五钱   龙脑五分  白芨二钱   新荔枝皮二钱

 

一炉初热,香霭馥馥撩人

(暂无金颜香、马牙硝、龙脑、新荔枝皮实物图)

 

辅料:白沙蜜

制香:右先将金颜香于乳钵内细研,次入脑、麝、牙硝,另研诸香为末,入金颜香研匀,滴水和作饼,窨干烧之。

 

一炉初热,香霭馥馥撩人

一炉初热,香霭馥馥撩人

一炉初热,香霭馥馥撩人

一炉初热,香霭馥馥撩人

 

沉香、檀香、金颜香等的搭配,清香悠远,凉甜宜人,再佐以新荔枝皮少许,香成之时,轻嗅其味,仿若一颗颗鲜红质嫩的荔枝跃然眼前,或是轻轻露出内里晶莹剔透的熟嫩果实汁香,让人欲罢不能。燃一支荔枝香,仿佛能亲眼所见苏轼所描绘荔枝的那种“海山仙人绛罗襦,红纱中单白玉肤”的意境,正所谓“一炉初热,香霭馥馥撩人”,大抵如此。

 

 

一炉初热,香霭馥馥撩人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一炉初热,香霭馥馥撩人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