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3.琉璃世界,红梅白雪

小盘香之“小”,在于它能配合便于携带的香具满足人们出行时对燃香的需求。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小编在武汉大学念中文系的时候,听过许多关于文学院第一任院长闻一多先生的传说。据说闻先生讲《楚辞》时,一支接一支抽烟,整个教室因此烟雾缭绕,教研室对他提意见说上课不要抽那么多烟,闻先生毫不在意:“楚地烟水朦胧,这是楚辞的意境,按说我应该焚香授课,让学生明白芳草美人之喻~”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闻一多先生

 

闻一多先生以楚辞中君子满身兰佩的典故,随身携带香囊和香炉,得空便燃香静思,配合满腹诗书,得时人赞为大师风范。

 

大鹏老师的小盘香,就是要配合小巧精致的香具,使人们在行旅中小憩时候,可以凝神静气,享受片刻放空自己的时光。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配合小盘香使用的琉璃博山炉,还将推出更多款式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小巧精致的小盘香,只比硬币略大

 

“初雪”是大鹏老师用新式调香法试制的第一款小盘香,制香的灵感来自于他个人的经历。那时候大鹏沉迷《雪中悍刀行》,特别喜欢里面写了“初雪记”的王东厢,这个美丽温婉、才华横溢的女子这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初恋。

很少有姑娘穿大红色的衣服好看,这不仅是身材和脸蛋的问题,而是鲜有女孩的气场能撑的起来。曹雪芹在《红楼梦》里写得最漂亮的场景之一,就是宝玉和薛宝琴在雪中折红梅,宝琴穿着鲜红色的大氅。琉璃世界白雪红梅,白色是冷漠的世界,红色是心中炽烈的美好,唤起所有人心中的少年。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旧事已成萍踪逝水,粉蝶依寻梅香而来——这一款小盘香在理念上强调了甜与凉的味道。大鹏老师调香的时候,不知是否想起了千年以前苏轼的“雪中春信”,想起自己曾跑遍山城从梅芯中扫取的那场初雪,那些年的青葱岁月。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成香后大老师本打算这款香就叫“初恋”……可我们还是觉得这有点太直白。有些情怀应当是共通的,正如苏东坡从梅心雪中所要获取的,不止是个人的情致,而是千古以降文人雅士和爱香之人所拥有的共通的情怀,是我们民族的高洁志趣,文化的美丽风雅,这些东西融合在个人炽烈情感的回忆里,才赋予一款香以灵魂。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每个人心中的那场初雪各个不同,但多年以后回忆起它的心绪却是相似的,为君轻取梅心雪,高烧银烛照红妆。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4.伽罗香满,蜂蝶萦回

 

“初雪”在味道上与日本伽罗香类似。这也是大老师比较感兴趣的一个类目。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日本伽罗大观

“伽罗”一词为梵语 tagara 之略译。又作多伽罗、伽南、伽蓝、奇南香。在唐代贝叶经,以及后代译出的梵文佛经中都有出现。大部分的资料中都认为,伽罗是奇楠的一种说法,因此日本的伽罗香中应该是加了奇楠的。

但也有资料认为,“伽罗”和“多伽罗”与沉香是不同的东西,比如在一些佛经中二者是分别出现的。

比如《金光明最胜王经》卷六《四天王护国品》中记载:修法时应取诸香……皆须等份而和合一处。手执香炉,烧香供养。同书卷七列出三十二味香药,而其中的第十三味为沈香,第十五味为多伽罗香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香乘》则中说伽罗香即白檀

因为是日本的香,小编还去翻了《早期日本耶稣会史研究》,发现日本人也有把沉香和伽罗分开算的。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因为日本伽罗香的配方是保密的,国内沉香界不得而知。国内的制法,如果加了奇楠,一般资深爱好者比较容易就能分辨出来。可是日本的伽罗香中如果用了奇楠的话,则它的味道明显和国内惯常认知的奇楠香味不同。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日本伽罗香

 

大鹏猜测,这或许是因为日本制香法与国内有较大不同,比如习惯用精油调香,使得味道有所不同。其它一些人会认为,因为日本早先沉香资源有限,他们所认知的奇楠可能和中国沉香界所认知的不同的。比如国内从未说过有“红奇楠”,而日本在制香时把一些南洋的鹰藤类香木称为红奇楠。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在火柴老师的指点下,大鹏在经过长期反复调整后,大致模拟出了类似日本伽罗香的味道。在加入了自己对“初雪”的想象以后,确定了甜凉的基调。又因为考虑到这款香的广泛传播,主料确定为海南入门级沉香,成本控得以控制在一个十分亲民的水平。大鹏老师认为这也是和他加入九龙沉香博物馆,致力传播香文化的初衷是相符合的。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盘香的拆分始终是一个令使用者头痛的问题。针对这个问题,大鹏在工厂流水线整整待了一个星期,与流水线工程师反复试验了无数次,最终在盘香的整体造型上有了新的突破,基本解决掉了盘香拆分时的困扰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旧工艺为了使盘香中心部分黏在一起,香粉中需要添加更多的粘粉,盘香中心部分粘得特别紧,在拆分时很容易使香断裂。“初雪”在制造时通过模具的修改,彻底解决了这个问题,不但使拆分更为容易,还减少了15%的粘粉用量,使香的味道更纯粹,提升了用香体验。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左上图为常见盘香形状,右上图为大鹏改改良盘香形状

“初雪”的中心相对于传统的盘香造型空了一部分,我们把它想象成梅花芯中取走的雪留下的空间。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取得梅心雪,伽罗香满,蜂蝶萦回。但愿大鹏老师“初雪”香,也能唤醒您的记忆,想起覆盖心头的那场初雪。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莫道萍踪随逝水,长留蝴影在心前——调香师大鹏和他的“初雪”(下)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