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气味,镌刻于灵魂深处的印记

气味,镌刻于灵魂深处的印记

在之前的文章中,小编曾给大家介绍过南宋初上层社会风雅人士创制的名贵香品——“元若虚总管瑶英胜香”,此香不仅限于在香炉中熏爇,还有不少年轻人按当时的风气做成玉佩一样的花形小香囊,穿上丝线,佩挂在身上,起到香身的作用。

 

香囊是贴身的私密之物,挂在衣襟内,只有亲密的人才能接触到。于是它被赋予了另一种妙用——“秀春囊”,在囊面绣上男女交欢的图案,彼此试探心意时,它足以有效地挑拨起对方潜伏、压抑的欲望;到了佳期相会之时,也可以照着绣样,共试奇趣。

 

气味,镌刻于灵魂深处的印记

 

在汉代以后,随着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航运线的开辟,远产自东南亚、印度、非洲、东罗马、西亚和西域地区的各种香料,都能够通过陆路和海路,辗转来到长安。中国人得生活中,由此充满了从异国传来的遥远芳香。来自热带地区的天然香料,以及来自西亚等地的经过加工、提炼的香油、复合香料制品,其浓郁芬芳,远非兰蕙等香草所能相比,一下就征服了中国人的心。从东汉开始,异国来得香料,成了高级香料的同义语,也成了奢侈生活的象征。

 

气味,镌刻于灵魂深处的印记

天然的香花香草也仍然备受人喜爱,只不过,人们逐渐发现了更为鲜艳娇人、更为馥郁芬烈的花草,如桂花、茉莉、蔷薇等等的花朵,薄荷的叶,以及香橼、佛手、木瓜等清香的果实,到了明清时代,都成为闺阁生活中一日不可或缺的角色。

 

状罢彩丝穿就。式仿晶圆,影透月小,鼻观清芬参透。

——清·懒云山人《百宜娇》咏名妓玉红所赠茉莉花球

 

甚至最古老的风俗,也可以奇特的方式依稀再现着。清代的名妓们中流行着一种风气:亲手用茉莉花串成花球、同心结,裹在手帕中,当做传情信物,送给她所特别钟情的客人。

气味,镌刻于灵魂深处的印记

含情脉脉的男男女女,一个个都是遍体芬芳。古人重视对香花香草的采集,本意正是为了让人、让生活洁净、清香。因此,把香料佩带在身上,让人的身体终日萦绕在香气之中,这是古代生活中最普遍的作风。

从楚辞中的许多诗句来看,楚人是从野地里采来新鲜的香花香草,编、串成花环、花链等形式,直接佩带在身上,接近今日夏威夷等热带地区的风俗。不过,大多数情况下,人们是把阴干的香草盛在精美的丝袋里,这就是香囊。马王堆就出土了一枚香囊,囊袋以精美的绮做成,绣着雅丽的花纹,出土时,囊中仍然装满植物香料。

 

气味,镌刻于灵魂深处的印记

何以致叩叩,香囊系肘后。

——三国·繁钦《定情诗》

这枚香囊缝有细长的系带。繁钦的《定情诗》,传递了两千年前的时尚信息:把香囊系在肘臂下,让它藏身在袖子中,把微香悄悄从袖筒中向外放送。袖底生香,那魅力是既含蓄又诱惑。

 

佩带盛有香草的香囊,并不是女性的专利,在男子中也一样普遍,据说,在汉代宫廷中,尚书郎必须“怀香袖兰”,这样一身香气地侍奉天子。香囊也常被系在裙带上、衣带上,或系在胸前、怀中。作为贴身之物,它藏在衣裳的内里,用香气亲近着人的肌肤。把这样一个带着自己体温的芳香饰物送给心中人,就被无数次地从一只含情脉脉的手递到另一只含情脉脉的手中。

 

气味,镌刻于灵魂深处的印记

《唐传奇 | 飞烟传》中,步非烟就赠给倾慕者赵象一枚“连蝉锦香囊”,少年的赵象将这香囊结系在怀中,并且回信说,因为“芬馨盈怀”,所以“翘恋弥切”,对她的感情更热烈了。香囊于是见证了无数的悲伤和欢乐。有的时候,斯人已逝,作为见证的香囊却残香未绝,散发着屡屡余芳,像是在呼唤昔日欢乐的记忆,这就让痴情者更增悲切。

 

气味,镌刻于灵魂深处的印记

 

传说,杨贵妃死后被草草葬在马嵬坡。安史之乱平定后,唐玄宗派人去为之迁葬,这时,人们发现,遗体的胸前仍然系着一枚富贵荣华日子里的锦香囊。当差的宦官把这枚锦香囊带回给唐玄宗,唐玄宗就将这香囊或系在袖中,或系在怀中,以慰思念。

 

 

气味,镌刻于灵魂深处的印记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气味,镌刻于灵魂深处的印记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