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薰风微处留香雪

薰风微处留香雪

焚香在中国的历史由来已久,大约早在春秋时期就已经有了焚香的记载。据《拾遗记》说,燕昭王二年(公元前585年),波弋国贡“荃芜之香”。这是有关焚香的最早记载之一。不过,在秦汉以前,中国还没有沉香之类的香料传入。当时焚烧的,是兰蕙一类的香草。至汉武帝时代,岭南逐渐与中原交通。由于武帝好道,南方诸郡纷纷贡献珍奇,香料也就传入中原,不再焚烧草香。

 

薰风微处留香雪

授徒图(局部)

 

宋代是香文化的高峰时代。纵观中国历史,尽管品香的风气在中国上层社会始终存在,但始终难与两宋时代相媲美。宋人品香时,非常重视隔火薰香,来达到出香品闻目的,虽称之为焚香,但并非直接焚烧香材。

 

薰风微处留香雪

 

宋代杨万里有《烧香七言》诗:

      “琢瓷作鼎碧于水, 削银为叶轻如纸;不文不武火力匀,  闭阁下帘风不起。诗人自炷古龙涎,但令有香不见烟;素馨忽闻抹利拆,低处龙麝和沉檀。平生饱识山林味,不奈此香殊妩媚;呼儿急取蒸木犀,却作书生真富贵。”

 

薰风微处留香雪

 

 宋人品香十分重视品香的境界。其谓之的品香过程已经不仅仅是气味的分辨,而且是由嗅觉器官“知觉”到思维上“观想”的一种升华,谓之为“鼻观”。宋代刘子翚《邃老寄龙涎香二首》有云:“瘴海骊龙供素沫,蛮村花露挹清滋。微参鼻观犹疑似,全在炉烟未发时。”这就是宋代的“犹疑似”的审美判断,即在似与不似之间,去把握一种灵动之美、模糊之美。这种审美判断与禅宗“说一物便不中”的境界十分相似,所以世人皆都有品香中的美感经验,但要将这种美感表达得极为高妙,这与个人的素养脱不开关系。

 

薰风微处留香雪

 

 宋代是花香型香品的一个黄金时代,为了将花香结合入高档香料,宋人发展出一种简单而又迷人的特殊工艺“花蒸香”,其大致方法是:选一种树脂类原料如沉香或檀香、栈香,切成小片或小块,叫作“香骨”,将它们与香气浓郁的新鲜花朵一起密封到容器里,放入蒸锅中,在灶上小火缓蒸。这样就让沉、檀诸香染上各种不同的花气,形成明确的、自成一格的复合香型。当时常用于蒸香的有荼蘼、瑞香、茉莉、素馨、栀子花、柚花、橙花、柑花、桂花、梅花等等,花种不同,形成的香氛自然也各异。这一独特的合香方式,让宋人的香炉中花香浓泛:“花气蒸浓古鼎烟,水沉春透露华鲜。”(张元干《浣溪沙》)

 

薰风微处留香雪

沉片经带露的芳花蒸透之后,彻骨都是久驻不去的春意,一旦入炉焚爇,碧锈斑驳的古铜鼎中顿时是繁蕊竞绽的气象,那蓬勃的香氛仿佛还带着露水的新鲜,也像露水一样明净。花蒸香工艺的极致,是把一批香片加工一年,在这一年当中,逢到任何一种芳香名卉开花的时候,都拿这种花与那一批香片密封在一起蒸一遍,最终让香片浸透四季花香。这种芳息堆叠的精品一旦炷爇于香炉内的隔火片上,过去一年四季所开过的百花的香气便纷纷升起,仿佛在引导品香人回想才逝的时光、才逝的经历,以致被牵动得思潮暗涌,心绪复杂:“和露摘来轻换骨,傍怀闻处恼回肠。去年时候入思量。”(张元干《浣溪沙》“求年例贡余香”)

 由明代周嘉胄著的《香乘》中,记载了众多凝合花香,今日推荐兰蕊香

 

薰风微处留香雪

薰风微处留香雪

香方:栈香三钱  檀香三钱  乳香二钱  丁香三十枚  麝香三分

 

 

薰风微处留香雪

 

辅料:白沙蜜

制香:右为末,以蒸鹅梨汁和作饼子,窨干,烧如常法。

 

 

薰风微处留香雪

薰风微处留香雪

薰风微处留香雪

 

兰花素来被国人看做是高洁典雅的象征。此香方将栈香、檀香、乳香等合而为一,香成之后,幽香清远,甜中带有一丝丝的奶味。用炉将此香熏之,凑近鼻子去闻时不是很明显,但当你在读书、煮茶、休憩时,那种淡淡的幽香却会一阵阵送进你的鼻端,若有若无,丝丝扣人心弦。

 

 

薰风微处留香雪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薰风微处留香雪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