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我们最近工作的中心之一,馆藏复刻琉璃博山炉

 

香具发展史01

 

小编在之前的文章里说过,本号将有系列稿件“中国香具发展史”……并且拖稿良久。终于落地之后第一个要说的香具,自然就是博山炉。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博山以前无香炉。人们对于香味的追求亘古就有,先秦时期也留下了大量熏香的记录与文物,但作为专用香具首先出现在人们视野中的器物,就是兴盛于汉代的博山炉。

 

这与古代中国香道发展的轨迹也是相符合的,先秦时期人们也用香,但华夏诸族的统治范围之内,实际没有(罕有)后来主流的沉、檀、龙、麝香料产地。直到秦汉大一统王朝征服边疆,开通了与西域、海外的贸易通路之后,香料得以大量进入中原生活,香才慢慢开始变成我们今天所认知的样子。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相对今日的物资通达,先秦时期华夏诸族的控制范围其实很窄,偏霸的秦、楚、吴、越倒还出一点香材,产地主要是南方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汉代控制的疆域,沉香、安息香、龙涎……只要汉廷愿意都可以得到

 

在那以前人们所说的香,大多是香草、香木、香脂。正如《诗经》、《楚辞》中光怪陆离的的兰佩对应着勾魂摄魄的美人;《红楼梦》中红男绿女的“斗草”,也是这种上古香事的余韵。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红楼斗草

 

那时的香不是沉檀龙麝,而是香草香花,是云水中的精灵,密林中的幽幽子。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随着汉帝国疆域的扩张,中国不再只有服章之美,礼仪之大,而是成为一个缤纷的世界帝国,接触到五彩的物质世界。公元前139年,张骞凿空西域,丝绸之路是第一条神奇的纽带。武帝滨服南越,海上丝路为中华文明注入了新血……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香的世界亦如此,西域、南疆的香材传入以后,熏香、焚香的行为体系开始逐渐统一和专业化。再之后,专业的香具才应运而生。

 

1.由高脚豆到“博山炉”——闪开让专业的来

 

从战国墓葬中就出土了许多用于熏香的豆形器,我们之所以依旧说博山以前无香炉,是因为它——不专业。

 

豆形器最早是祭祀礼器,后来被广泛用于盛装肉羹等食物。祭祀时需要精美繁复的镂空花纹来体现青铜文明的国力,从炉盖中透出的食物气味,也被视为与先祖和神灵沟通的媒介。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豆形器,汉字“豆”的的象形来源

 

因此虽然古人在寻找熏香器的时候,普遍觉得豆形器很好用,但它并不是专门的香具。实际上早在在浙江良渚文化、山东大汶口文化等新石器时代遗址中,豆就已广泛出土,无论如何,它算不上是一种“香具”,只能说是被用于焚香的器皿。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良渚黑陶豆

 

这里的逻辑是这样,大环境的变化和国力的成熟给了香文化发展的可能,而香具的发展,始终是香文化的附属线程。历史上总是有香的变化引领在先,才有香具的变化匹配在后。

 

来自美国的妹()子(妈)艾素珊(susanN.erickson)做过一个详尽的西汉博山炉研究,从图形学角度分析了博山炉的形状、纹饰。她找到了春秋战国时期不少豆式熏炉和博山炉之之间的中间体,并对此作了研究。比如长沙西郊出土的明器香炉、湖北鄂城汉墓陶明器香炉等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直接抄论文)鄂城与长沙西郊的豆形香炉

 

(我认为)值的注意的地方有两处。首先这些香炉有着继承自南方页岩器文明的圈足底,日本学者宫本一夫曾经指出,在中国的新时期文明时期,器具的圈足底和三足底(鼎、鬲)是区分南北方的重要标志之一,南方的陶器偏爱圈足。香炉与用香,显然都属于南方的文明,地域因子在香文化中也有着重要影响。

 

其次它们有着镂空的盖(典型的三角形口),都有用于熏香的痕迹,炉子内部找到残留的香料颗粒。鸟形炉盖把手尤其引人注目,鸟纹是商周青铜文化中最典型的纹饰,也是商族的图腾。“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商族的始祖神话中,先祖契就是因为母亲简狄吞食了燕子的卵而降生的。

 

鸟是神灵之纹(并不是开玩笑,也许大多数“饕餮纹”的本体都是异化的飞鸟纹)它会出现在极重精神的器物上。豆形器从最初的国之大器,发展到百姓日用的食具,后来兜兜转转,又回到了精神线程上来。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饕餮纹的本体与飞鸟有莫大联系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马王堆的陶香炉,鸟形扭十分突出

 

山东阴平还出土了一个陶香炉,它有鸟形的盖顶部作为把手、有镂空的炉盖和气孔,内部也有香料残余——实际上它和早期博山炉,只差一个山峦形的炉盖而已。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山东阴平陶香炉不止一个,有的连水盘都已经有了~

 

最终,历史选择了将博山炉而不是豆式炉的形制流传下去。理由也并不复杂,第一,它好看;第二,它好看到足以赋予它的图形和纹饰丰富的文化含义和宗教意味;第三,经过重新设计以后不但好看而且专业。

 

是的,我三次提到了“好看”。因为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上,大多时候还就是看脸的啊……

 

2.峰峦聚散,孰得其神

 

河北满城汉墓出土的刘胜青铜博山炉,是至今为止所见的最早的山峦形香炉,也是博山炉的元祖。在艾素珊女士的论文中它是这个样子: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实物则长的是下图的样子。稍加观察就可以发现,这个错金云纹博山炉和我们惯常认知的博山炉,样子是不同的并不是山下飘着云,而是山本身也和云雾一样,散乱漂浮着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炉盖上雕刻的山峦像烟雾一样飘浮,呈锯齿状,并且把峡谷分割开来。炉座上的波纹不拘一格,像被赋予了生命 一样,缓缓流向小岛。燃烧的香雾从一个个小 缝隙里冒出来,而这些小缝则隐藏在地势起 伏丛中。山谷里腾起的烟可以看作是云或者 雾,给人一种从天堂俯瞰的感觉,犹如一座奇妙的山。

                             ——马克思·罗彻在《中国艺术:图形与想象》中这样描述它

 

这个美国人说得对,这才是仙山,不是么?

这里也引申出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博山炉”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

 

一般来说,这个名字访求仙方的汉武帝紧密联系在一起,也就是我们最常接触的解释——所谓“博山”,是蓬莱、方丈、瀛洲三座仙山的复合。这个解释总体而言是成立的,汉武帝确实以派出方士四处寻访三座仙山而著名,最早的博山炉也确实产生在武帝年间(公元前113年),唯有一点不符合——博山炉上的山不是三座。

 

武帝与三仙山的渊源绝对是信史,因为《史记》作者司马迁就是武帝朝臣。但博山是否就是三仙山,那可就不一定了。我认为更确切的说法是,所谓“博山”,就是“一切山”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汉代黄釉博山炉,也是锯齿状山峰,数量众多

 

《列子》说仙山有五座:“其中有五山焉:一曰岱舆,二曰员峤,三 曰方壶,四曰瀛洲,五曰蓬莱。其山高下周旋 三万里,其顶平处九千里。山之中间相去七万里,以为邻居焉。其上台观皆金玉,其上禽兽 皆纯缟。珠玕之树皆丛生,华实皆有滋味,食之皆不老不死;所居之人皆仙圣之种;一日一 夕飞相往来者,不可数焉。而五山之根,无所连箸,常随潮波上下往还,不得暂峙焉。仙圣毒之,诉之于帝。帝恐流于西极,失群仙圣之 居,乃命禺强使巨鳌十五举首而戴之。迭为三番,六万岁一交焉。五山始峙而不动。 ”

 

但满城汉墓的博山炉元祖,也并没有明确地表现“五”这个数字。我们可以作一个合理猜测,三、五两个数,在中国古代文化中本身就是明显的虚数。九五之尊,三千世界,都不是实指,所谓仙山,人所知者不过传闻,三五之书,都是根据三山五岳的数量臆测的。博山炉的设计时,也没有把它们当做实指,因此表现出来的只有云雾缥缈的仙山之态,而不做具体的山数。

 

这种猜测的依据就是,从汉至宋的大量博山炉实物,在“三山”传说十分明确之后,依然选择了类似满城汉墓博山路的锯齿状山峰,而不是明确的三座或者五座山峰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东晋青釉博山炉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东汉青釉博山炉

 

 

我认为博山这个概念更接近于藏传佛教的“大日如来”。它是一切山的复合,是一种山的理念。既不是仙山,也不是凡山;既不是三山,也不是五山。而是“一切山”、“根本山”和“无数山”。

 

它所表达的,就是“山”本身。有时候,山的形象还会和莲花重合,这明显是佛教的因素在其中起作用。至于在日后,博山炉做出了具体的山形,一方面是审美变化,另一方面则反映了佛教教团势力的衰弱(禅宗兴盛以后,宗教集团换了一种活法,不再事无巨细地关注社会生活)。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百度上还有另一种说法, 认为“博山炉”的名字来源于产地,也就是山东博山。这就很不讲究了……山东博山诚然是古陶瓷的重要产地,与龙山、大汶口文明都有关系,在石器时代就有蛋壳陶的牛逼地方。可是博山建县在清代雍正年间,之前的称呼是颜神镇。而博山炉的名称在西汉就有了,如果是按产地称,那应该叫“颜神炉”才对啊。

 

不过这说法也不全错,博山县志说,博山县得名是因为“众山环县”。因此博山县的名字和博山炉倒是系出同源,都表示“许多山”。

 

而博山炉的造型和它的解释,也经历了漫长的演变过程。从缥缈不知数的仙山,到有明确指称的蓬莱、方丈、瀛洲,这虽然是传说讹误的过程,但也是古代话语体系逐渐发达、神话构架逐渐丰满的结果。这种阐释,也会影响后期博山炉的实际制造,于是越来越多“三仙山”的博山炉开始被制造出来。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峰峦聚散的变化,博山之名的解释,其实没有对与错的分野。从每一种说法中找到它所反映的古代社会思想,才是研究的乐趣。所过者化,所存者神,找寻古人思想的痕迹与考古同样令人快乐。这一点希望大家也都能体会到。

 

比如我们要是仔细看柴门委员如歌捐赠的这个博山炉盖,会发现上面实际是四座明显的山峰——除了蓬莱、方丈、瀛洲之外,中间的主峰代表什么呢?

 

除了之前所说的“山的理念”以外,也有人说中间的山峰是泰山——五岳之首,最近天的山峰。它在儒家谶纬中,是天子受命于天,与上天交流的地方;在阴阳家的阐释中,则是天下一切灵魂的归处。因此博山炉不仅是要在外在上做出云雾缭绕的仙山之状,理念上的云烟也代表了魂灵,它在作为香炉的同时,也是“魂瓶”,带有神秘主义功能性。

 

这个说法我并没有仔细研究过,姑且存在这里,留待方家考证。

 

博山炉除了山峦,还有仙人、神兽、水云纹,各自有不同的数术意义。预知详情,且看下回分解。(不如我们把定场诗先念了?)

 

啪!

道德三皇五帝,仁义夏皇商周

五八七雄闹春秋,转眼兴旺过手

青史几行明信,北莽无数荒丘

前人播种后人收,说不尽龙争(啪)虎斗~

 

醒木两响,说书结束。西汉博山炉研究(2):神奇动物在哪里,敬请期待。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西汉博山炉研究(1):峰峦聚散,过化存神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