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沉香异闻录第一季01:先秦香异

沉香异闻录第一季01:先秦香异

1.开始前的絮絮叨叨

大家好,这里是本号新开设的大系列“沉香异闻录”第一季,记录古代沉香异闻与古人用香的故事。是的,以后我们的大系列稿会效仿美剧的制度,每一季是12稿,效果不好可能腰斩。系列稿腰斩3次,小编撒奇楠粉祭天。上天有好生之德,还请多转发~

沉香异闻录第一季01:先秦香异

昨日的调查【问卷丨公众号推送文章小调查(9月1日—9月10日)】中有读者朋友说,你们的系列稿应该集中发啊——中国电视剧需要集中审核才一起播,美日等发达国家的周播剧都是这样的~

为方便大家查找资料,所有干货类稿件都将被搬运到“柴门社区”,以作抛砖引玉之用。欢迎大家多在社区灌水留言和发表看法。若能于百忙中拨冗写出比小编牛逼得多的干货,更是不胜感激。

沉香异闻录第一季01:先秦香异

本系列选取的线索是周嘉胄《香乘》中的“香异”、“香事别录”两个部分,主旨则是告诉读者,古人是如何用香,如何看待香的。 

有些话还是要说在前头。《香乘》虽然是中古以前香事著作中的集大成者,但它所做的工作更多是一种转述或者说转录。其中的部分内容,包括香方,是缺乏实证的。此外,我们还应该习惯古人的叙事方式,神仙、鬼怪、龙凤……这些夸张的想象,“异闻”的成分,实际是古人的话语体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对他们来说不存在“是不是真的有龙”这种疑问,当然有龙,这是原始信仰,更是话语体系。对他们来说一切都是真实的,后人读之,则应该心中有数。

沉香异闻录第一季01:先秦香异

古今的价值观有着巨大差异。我们尊重古人的智慧,但与此同时,不应该放弃文明的高度。要读古人的文字,更要读古人的思想,因为文字可能是虚妄的,但它所反映出来的思想,永远是真实的。思想史恰如一道金线,联系起史料和事实,这就是为什么科林伍德说“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

沉香异闻录第一季01:先秦香异

2.沉、榆之香以分尊卑

“香异”章的开篇直达黄帝。

“黄帝使百辟群臣首德教者,燃沉、榆之香,舂杂宝为屑,以沉、榆之胶和之,为泥以涂地,分别尊卑、华戎之位。”

                                                       ——《封禅记》

翻译一下,说的是黄帝为群臣燃烧上古的单方沉香调和沉香沉香标准),并且用沉、榆与其它香料混合,和胶泥涂地,以分别官位尊卑和区分华夷。这里的沉、榆之香即是一种高端的礼仪用品,也是“尊贵”的象征。这是典型的汉以后的价值观

沉香异闻录第一季01:先秦香异

沉香原材

人们历来喜欢引用此段证明沉香文化历史悠久,且自古与中国的礼仪文化相互交融。应该说这个论点是没有问题的,中国有服章之美,故称华;有礼仪之大,故称夏。这一点在日后完全成型的炎—黄世系的传说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而炎黄传说正是完善于汉代,司马迁《五帝本纪》就是其基石之一。

沉香异闻录第一季01:先秦香异

战国就有大量香薰存在,但所用的香都是本土的动植物

《封禅记》是一部东汉著作,其产生是在佛教正式传入中国以后,以及西域、丝路、海上丝路所带来的诸多产品得以进入中原流通领域之后。世人之贵沉香,也是从汉开始的——在之前的时代里,即使沉香本身可以少量流入中国,但如果百姓(百姓的古义是指统治阶级的诸多贵族)不知沉香为何物,那它就不适合作为尊贵的象征。

不是思想获得权力,而是权力选择思想。儒家思想如此,其余的社会意识亦如此。奢侈与尊贵不止是肉体的享受,也需要带有宣教的意义,古往今来皆不可免。

沉香异闻录第一季01:先秦香异

紧跟着黄帝出现的,则是燕昭王

“方丈山有恒春之树,叶如莲花,芬芳如桂花,随四时之色也。昭王之末,仙人贡焉,列国咸贺。王曰:‘寡人得恒春矣,何忧太清不一?,恒春,一名沉生,今之沉香也。’”。

                                                                       ——东晋·王嘉《拾遗记》

这里说昭王得仙人赠与了四季长生的树,即所谓“恒春之树”,这树随着四季变换不同的颜色。而恒春,被王子年指为“今之沉香”,这是在强调沉香的高贵与神奇。而恒春之树的来源是“方丈之山”——如果您看过我们的博山炉系列就知道,香炉、香材、海岛神话,这一系列的因素都是相互联系,有机结合的。

燕昭王是战国一个有特殊文化含义的帝王。一方面,因为司马迁《封禅书》和《孝武本纪》的关系,他是整个中古时期帝王追求神仙方术的先驱,在后世的一些神话中,他是成功的先驱者,与天界即仙人的关系最为密切。

另一方面,他是文人心中的一个坐标。不止因为他励精图治,与乐毅共复齐国的灭国之仇,把堂堂东帝、万乘齐国打得只剩下两座城池。更因为有个传奇的名字叫“黄金台”!沉香异闻录第一季01:先秦香异

黄金台遗址

 《战国策·燕策一》:

昭王曰:“寡人将谁朝而可?”郭隗先生曰:“臣闻古之君人,有以千金求千里马者,三年不能得。涓人言于君曰:‘请求之。’君遣之。三月得千里马,马已死,买其骨五百金,反以报君。君大怒曰:‘所求者生马,安事死马而捐五百金?,涓人对曰:‘死马且买之五百金,况生马乎?天下必以王为能市马,马今至矣。’于是不能期年,千里之马至者三。王必欲致士,先从隗始。隗且见事,况贤于隗者乎?岂远千里哉?”

于是昭王为隗筑宫而师之。乐毅自魏往,邹衍自齐往,剧辛自赵往,士争凑燕。燕王吊死问生,与百姓同甘共苦

这里的典故有两个,一是千金买马骨,这也就罢了。二是燕昭王筑黄金台,纳天下士,并且确实实现了燕国的富国强兵,这无疑是儒家千年以降的大理想,千古文人为之热血沸腾!

敢写“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陈子昂,低眉顺眼地写过“南登碣石馆,遥望黄金台。丘陵尽乔木,昭王安在哉”。

诗鬼李贺本人病骨支离如秋鹤,诗中却往往剑气霜寒。他说“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这恐怕也是整个中古时期,文人关于黄金台和燕昭王的思想基调。士为知己者死,多少文人梦想遇到燕昭王那样,为自己筑台,共治天下的君主,为此不惜肝脑涂地。

沉香异闻录第一季01:先秦香异

李贺诗鬼之名,薄命之身。但问萍踪逝水,永留侠影在心。

人们印象中“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李太白,对燕昭王也算另眼相看:

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

羞逐长安社中儿,赤鸡白雉赌梨栗。

弹剑作歌奏苦声,曳裾王门不称情。

淮阴市井笑韩信,汉朝公卿忌贾生。

君不见昔时燕家重郭隗,拥彗折节无嫌猜。

剧辛乐毅感恩分,输肝剖胆效英才。

昭王白骨萦蔓草,谁人更扫黄金台?

行路难,归去来!

                                          ——《行路难其二》

例子举下去恐怕要一个星期……总之燕昭王的神话色彩浓厚,而且确实是文人心目中的理想型。而《香乘》这本书,它确实首先是一本关于香道的类书,但同时也使一部文人作品,收在周嘉胄个人的文集里。

昭王紧接黄帝这种安排,也的确是书生气十足。

沉香异闻录第一季01:先秦香异

黄帝的礼仪都是汉魏虚构的,西晋建国的时候,连司马炎本人的衮冕制度都需要在查阅材料的基础上有所创造,根本没有资料能力知道上追黄帝的礼仪制度。但从中可以看到当时人们真实的思想状态,那就是沉香是一种极其尊贵的材料。

名教与自然的思想争端在当时基本已经尘埃落定,伏唯圣朝以名教治天下。统治者需要百姓不去仇视统治阶级的享乐,而是把它作为一种传承自上古的精神仪式加以崇拜——最终这种引导会使民间对于香的理念自然生长,这也是我们解读香文化的一种方式。这样说不是去否定它本身的意义,而是提出一种文献学与思想史的认知方式,云开可以见山,拨开文字,可以解读思想。

我相信思想史在香文化中同样是可以应用的,这条金线所穿起来的不仅是历史的真实,也会是文化的珠串。

撰文:丁春秋

沉香异闻录第一季01:先秦香异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沉香异闻录第一季01:先秦香异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