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你知道玩香是条罪恶的路,对吧——沉香异闻录02

你知道玩香是条罪恶的路,对吧——沉香异闻录02

1.原来你是这样的《香乘》

大家好,这里是“沉香异闻录”第一季02。这一期说的是关于毒枭……不,关于上古香料的故事。小编可能要和各位读者提前告别,因为发完这期我可能会变成天上的烟气…

中文里有个词,叫做口齿噙香”,用得很多。曹雪芹就写过:“毫端蕴秀临霜写,口齿噙香对月吟”,美不胜收。

你知道玩香是条罪恶的路,对吧——沉香异闻录02

自古人们对于美人香津都有种想象,认为它是异香之物。当然我们现在知道,美女的体香和香津一方面是被化妆品腌制出来的,另一方面则是荷尔蒙的味道驱使着人类这样认为。

但古人在这方面的行动力总是比今人强一些。《香乘》中就提到,“石季伦使数十艳姬各含异香而行,笑语之际,则口气从风而颺”——第一反应是不是城会玩儿?明清笔记中经常出现美人含酒的“美人春酿”,还有龙井春茶让少女收入怀中,最终卖出天价的“女儿茶”,这些淫靡的设想与《香乘》的记载系出同源。

然而我们应该清楚的是,这不仅是会玩儿的问题。口齿噙香的背后,是一种古老习俗,这种习俗是共通的,不止限于中国或东亚文化圈。


《香乘》的”含嚼荷香“一条说了:

汉昭帝始元元年,穿淋池、植分枝荷。一茎四叶,状如骈盖,日照则叶低荫根茎,若葵之卫足,名“低光荷”。实如玄珠,可以饰配。芬馥之气,彻十余里。食之令人口气常香,益人肌理。宫人贵之,每宴游出入必含嚼

这个“低光荷”是什么,不得而知。但从它黑色如玄珠的莲子,吃了以后令人口气常香来看——这东西怕是秦汉绿箭啊。

你知道玩香是条罪恶的路,对吧——沉香异闻录02

其实对于先民来说,咀嚼植物的根茎、果实近乎是一种本能。正因为有了无数次咀嚼和尝试,人们才筛选出可以食用、适于食用的植物,进而发展出灿烂的农耕文明。所以我们的神话英雄——炎帝(神农)有个震撼人心的光辉成就“尝尽百草”。

《史记》:“神农氏以赭鞭鞭草木,始尝百草。”

《淮南子》:“神农尝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

《搜神记》:“神农以赭鞭鞭百草,尽知其平、毒、寒、温之性,臭味所主……”

 郑樵的《通志》讲:神农尝百药之时,“……皆口尝而身试之,一日之间而遇七十毒……其所得三百六十物……后世承传为书,谓之《神农本草》。”

神农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形象的集合。他的的经历所反映的,其实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习惯,尝百草者非神农也,万千炎黄族人也。通过咀嚼和品尝,人们不仅发现了作物,也发现了香料,比如那个如今不知为何物的“低光荷”。更发现了各种药草、胶、漆……这些生活用的材料。

直到今天,我们仍然会有咀嚼植物的习惯,槟榔就是这样的遗余。而槟榔的性质又与“低光荷”不一样,它成为一种消遣性质的东西,还带有一定的成瘾性——生产力进步之后,人类在劳作之余有了更多追求,咀嚼的习惯则帮助人们发现了魔鬼的礼物,那就是致幻剂

你知道玩香是条罪恶的路,对吧——沉香异闻录02


2.香料传奇

沉香,或者把范围再放宽一些,香料,本质上是一种嗅觉奢侈品,它的流行必然是建立在温饱之上的,是人们追求更高生活品质的结果。香文化的内涵基本是在中古成形,焚香的行为可以追溯到上古祭祀——但和它的物质源头,也就是感官刺激相比,二者都太年轻。

自然是如此深不可测。上古先民在探索世界、咀嚼植物的过程中发现了无尽财富,也面临无尽深渊。人们在香料中获得的是有限度的感官刺激,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对它痴迷千年。而其它的植物中,有地狱的诱惑。

你知道玩香是条罪恶的路,对吧——沉香异闻录02

比如在西方流行的口嚼烟草,就和槟榔有点相似,通过麻痹口腔获得快感,冲击人的神经,最终使人获得愉悦感。

你知道玩香是条罪恶的路,对吧——沉香异闻录02

口嚼烟草

而实际上,口嚼烟草有个更厉害的本家——古柯碱

西班牙征服者在到达美洲以后,发现印第安人沉迷咀嚼古柯叶,并且迷信它的医疗效果。他们一方面也尝试了这种体验,发现……和鸦片差不多;另一方面开始着手利用古柯碱控制当地人,丧心病狂的西班牙人甚至在笔记中说,印加帝国的土人没必要吃饭,只要一天给半磅古柯膏,就会疯了一样干活。

你知道玩香是条罪恶的路,对吧——沉香异闻录02

西班牙征服者

这当然是不科学的,被西班牙人征用的印加人,往往受到非人待遇,死亡率超过90%。他们对古柯碱的疯狂迷恋,直接促成了未来古柯的开发和提纯,其产品就是可卡因。科学家(弗洛伊德,怎么又是你?!)对这种神秘的植物充满了兴趣,认为它必然有某种神奇的功效……潘多拉的魔盒由是打开。

你知道玩香是条罪恶的路,对吧——沉香异闻录02

可卡因曾是FDA批准的药物

你知道玩香是条罪恶的路,对吧——沉香异闻录02

《可卡因传奇》是部很有意思的书,大家有空可以去翻一翻。有人说欲望是魔鬼,这不对。欲望是推动人类社会前进的动力,可人一旦沉湎于肉体的享受,就成为欲望的奴隶。

实际上,印第安人认为自己可以借助古柯碱与玛尼图神以及周天一切上帝沟通,部落的巫师控制幻觉的解释权,并以此构造出光怪陆离的泛神论世界观。但当现代人进入美洲,它的应用开始不受人类控制,一个魔鬼因此被释放出来。

你知道玩香是条罪恶的路,对吧——沉香异闻录02

就像美剧《毒枭》里讲述的那样,大毒枭古斯曼差一点成了哥伦比亚总统,毒品只是他敛财的媒介。这样的大毒枭,真正擅长的是玩弄人心。他知道欲望的可怕,因此也就知道欲望能带来什么。

你知道玩香是条罪恶的路,对吧——沉香异闻录02

我们谈香道的时候,常常炫耀它的古老,这当然也是对的。但这里有一个逻辑,用香是个人面对自我的过程,而原始的香薰与祭祀时人类面对自我的过程,这都是形而上的理念。但古老的东西在形而下的线程往往会和纯粹的欲望相联系。

香道在未来发展出繁复的程序、器具和仪式感,这并不是没有意义的。某种意义上说,人们借助仪式感提醒自己,对香的喜爱与追求始于欲望,高于欲望。正是这种力量推动了整个人类社会的演进。

如同在平衡木上行走,我们一边说,人生在世修的是顺心意,美好的气味是初心和快乐;一边又要提醒自己,沉湎于肉体享受立意太低。这之中的平衡,永远需要由个人自己掌握。

你知道玩香是条罪恶的路,对吧——沉香异闻录02

人们从数十万中植物中发现了沉香,对于香料,我们绝不止试过熏燃这一种方式。从古代记录和现代社会习俗中就可以发现,咀嚼也是香料的打开方式之一。同样的探索方式也让人发现和利用了古柯和罂粟,他们的效果就复杂得多了……

所有的探索都是伟大的,难的是对欲望的抑制与控制。我猜喜欢沉香的朋友都是幸运的,假如沉香也有物理成瘾性,那柴爷的形象就是……

你知道玩香是条罪恶的路,对吧——沉香异闻录02

无论如何,今日的香油们至少没有像毒瘾君子那样的物理性成瘾问题。香烟中的人生,因此可以平衡而美丽。当然大家如果觉得柴爷像个沉香界的古斯曼……其实也还是有点道理的

to be continued if the editor is alive tomorrow

撰文:丁春秋

没有摄影但依然要出镜:陈彦宇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你知道玩香是条罪恶的路,对吧——沉香异闻录02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