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01

关于倒流香



这些年玩香的朋友对倒流香多半是不陌生的,制成空心锥的塔香或者空心的管状线香以后,产生的烟气“反常”地不往上飘散,而是如水一样向下垂落,配合各种形态的倒流香炉,有趣而美观。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如今市面上常见的塔香和空心香因为利用了虹吸效应,可以形成比古代更完美的烟气“下流”,如飞瀑,如流泉,专业的倒流香具应运而生,有荷叶莲台、山石瀑布、兽口喷烟等不一而足。我的看法,这确实是当代香事行业内的一种进步。


但是……对于网上动辄有人声称自己发明了倒流香,恕我不能认同。我们可以说借助现代文明成果,现代人在某些方面比古人做得更完美,可倒流香这个创意还是要归属古人。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众所周知,“观烟”也是传统香事的一项重要内容。云烟缥缈,激发神秘主义想象,诚然香烟的意涵大体应该是“向上”的,正如我们在推文中许多次阐述过的那样,香来源于祭祀,是联结“天”与“人”的纽带。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在观烟的时候,观察到那些并不向上的烟形并欣赏它们。历代爱好者在长期实践中不止发现了云烟的雅趣,也逐渐理解了不同香材和炮制手法对于控烟的作用。譬如在论述龙涎的时候,“翠烟浮空,结而不散”成为龙涎香标志性的特征;《成实论》所说的“旃檀逆风而香”;而《广艳异编》则说了一个故事:浙江某商人泛海,因为货物泡水而破产,几欲自杀,绝望中他找到一块沉香,焚之则“香中结七鸳鸯”……


烟尘有轻重,而香材各不同,古人早就发现不是所有烟气都是向上的,而且在总结控制它的办法。包括香材上的、炮制方法上的,和香具上的。北宋类书巨制《太平广记》写了一个唐代传奇故事:“贞元中崔炜坠一巨穴,有大白蛇负至一室,室有锦绣纬帐,帐前金炉,炉上有蛟龙、鸾凤、龟、蛇、孔雀,皆张口,喷出香烟,芬芳蓊郁”——且不论传奇故事和白蛇,这里的香炉,不是和现在兽口喷烟的倒流香炉几乎一样么?



陆翙《邺中记》则说,“石虎冬月为复帐,四角安纯金银凿镂香炉”——我猜这不是博山炉,陆氏乃江南豪族,博山炉他一定是认识的。那这凿镂是为什么呢?为了烟气的“溢出”而不是升腾。早在两晋之交,香器的设计中就包含了烟气“不向上”的因素了。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也有说法是,锥形塔香的原型是寺庙中悬挂的“龙挂香”,这样塔香的起始年代也就推到了明。龙挂香看起来就是悬挂起来的线香或者盘香,《本草纲目》就将这个名词和线香放在一起:“线香……成条如线也。亦或盘成物象字形,用铁铜丝悬爇者,名龙挂香。”。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因为悬挂的原因,龙挂香的形状从二维变成了三维,算是成了“锥塔”的性状;而它的用途(悬于庙中)和后世的塔香极其相似——凝滞的烟云,是宗教的大需求,作为最古老的祭祀香材,大多数草木本身燃烧就多烟,即使没有特殊的空气设计,燃烧的烟气也不全是向上走的。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一般情况下,古代调香师所追求的“控烟”是尽量抑制烟气以追求嗅觉的美好但反过来说,只要不进行这样的控制,比重本来就大的烟尘就有概率会凝滞在空气里,成为另一种意趣,调香师只要“放纵”烟气的产生,再将燃烧的地点高置(比如龙挂)就形成了倒流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我相信为了大量发烟,龙挂香的味道并不美好。但这样凝滞(倒流可能只是它的副产品)的烟,恰好满足了宗教集团的渴望。仓央嘉措情歌中的场景是“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日,闭目在经殿香雾中,听到你诵经中的真言”——经殿中烟雾缭绕,这点不分佛道都是如此。教团需要的神秘感,至今为止,藏传佛教中仍然保留着“烟供”的传统。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汉族传统的祭祀“味贵气臭”,最早以血腥味为代表的“气臭”作为“牺牲”的一种,用来供养祖先的神魂。而藏传佛教的“烟供”则带有印度教和苯教的影子,传说莲花生大师通过焚烧食物(注意是焚烧而不是加热),收服了游荡的恶魔,因此烟供作为仪式流传下来。一般既需要有真的食物,也需要有香——后期仪式简化,只用塔香的烟供也存在。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相比气味,宗教集团更强调“烟”。如果说倒流香有什么历史渊源,那我想它是得自于自然垂落的烟尘的一种灵感。在经过一部分人加工和选择以后,这些“向下”的烟尘带着宗教性或者趣味性,从历史洪流中存留下来。最终在现代成为了工巧而有趣的“倒流香”。



02

我们为什么做得“不一样”



起念做倒流香,是因为火柴老师有位相识多年的大哥,长期以来非柴门零号不点(这得什么样的家庭条件)的大哥在今年年初突发奇想,要和古人一样观烟。于是柴爷接到了一个定制单子——做点奇楠塔香吧。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后来柴爷说,他是抱着“抢救一下”心情开始做的……塔香的天然限制决定了它的味道不会太好闻(我说得会委婉一点,柴爷原话是就气味来说他闻过的所有塔香都是垃圾)。首先,大量生烟的需求和传统上“好香”的标准是背道而驰的,“观烟”当然要有烟才行,而即便是香道的纯新手,分不出沉檀的纯萌新,闻的时候也知道呛不呛人。绝大部分时候不呛的才是好香,光这一点塔香就输了。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其次,塔香先天的劣势是它的燃烧面积过大。高端线香粗细差1mm就能影响其中的木质燃烧情况,在“呛人”这个维度上产生差别。而塔香烧到中下部,那燃烧面积不摆了……就算刨除烟的影响,香中的油质因为截面积无法充分燃烧,也一样影响气调。决定它气味不行的是物理极限,相对于线香来说气味永远低一等,炮制手法和配比调整都无法弥平这差距。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实际上,市面上几乎100%的制香人在做倒流香的时候是放弃治疗的。塔香就是玩儿烟的,对它的气味有要求属于费力不讨好,和物理极限过不去……这是业内的共识。


而柴爷之所以想抢救一下,出发点也不复杂:别的材料不行,万一奇楠可以呢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于是年初的时候,我们和部分内测官(闻讯赶来打秋风的)一起闻到了加强版零号配方的塔香和空心香(直径大概7毫米)用的香材包括富森红土和芽庄白奇楠。佛家说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静寂,有漏皆苦。五蕴苦的味道,就是人生的味道……所谓奇楠的味道,就是鼻尖之下的万千星光。”——我在无双——九龙沉香博物馆建馆两周年纪念版“19.0.1”奇楠红土沉香是这么写的。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HOWEVER……即使是能抢救心肌梗死病人的奇楠,也没能彻底拯救塔香和空心香的嗅觉体验,至少在柴爷这里没救过来,于是这批零号倒流香绝版了,不再推出。也有有同事觉得那味道已经很可以了,但是当老板是上升处女座的时候,你得慢慢理解有种情怀叫“用奇楠调出这种味道就是失败”。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抢救失败以后柴爷决定绕开塔香这个形式。既然塔香的毛病是燃烧面积,那就缩小它,空心香的直径压缩到最小,不就既能倒流又可以兼顾气味了吗?于是乎,最细的倒流香就出现了。据调香师说,打板的时候最细的倒流香是1.4mm左右,但因为太细,几乎看不到烟,直径又增加到2.5mm……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03

上&下



用柴门小二的话说,这段终于该说点正经的了。柴门二号倒流香这个单品,我们觉得它和别的倒流香不一样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首先,它是目前所知最细的倒流香。柴爷在做香的时候有种朱元璋的调性,要么不做,要么做绝。老主顾都清楚,红土比例顶格、奇楠比例顶格,这都算常规操作。为了粘粉比例为零上了40吨的液压设备,调试了足足一年多……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这次的倒流香也是反复开模打样,一度把空心香的直径压缩到了不足1.5mm,这几乎是普通线香的直径了。可是问题来了…因为这个直径下空心香的“壁”太薄,气味虽然可以,但倒流香本身的功能却丧失了——发烟太少,几乎看不到。这当然也不合格…于是倒流香的直径又恢复到了2.5mm左右。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其次,这款倒流香的用料当然无法到达零号那种近乎“变态”的极致,但仍然堪称诚意十足。主要是上赏烟的的倒流香,极少用好材料,用高品质单方的更是几乎没见过。而且诚意这个东西,主要是比较出来的……我可以负责任地说,目前市场上的倒流香里,使用香料的是少数大部分用木粉、胶和香精制成,其实这未必不合理,逐利是常态,在只需要发烟无法控制味道的情况下,节省成本是商家首先考虑的事。做倒流香用上合香香方的,已经算是有良心和有态度了。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这款倒流香用柴门二号的配方制作,一方面是因为方子本身的成熟和平衡,惠安平静沉稳的砂糖甜能给大多数人足够良好的嗅觉体验;另一方面,成本也不至于太高。因为经过实际体验,倒流香的消耗量会比一般大一点——烟太有意思了。


有时是烟圈、有时会反向上升、有时像是飞机尾焰中的“马赫环”那样呈现脉冲状,有时则如瀑布一般均匀垂落……千变万化,不一而足。用内测官的话说,真的可以看一整天。只需要准备一个空瓶(我们送),那里面有云、有鸟兽、有终年不息的瀑布、有宇宙飞船的轨迹、有天地的循环终始……盯着它发呆,仿佛世界都安静了。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我自己特别喜欢的一个点则是,这款香的烟是分层次的,一部分向上,一部分往下。烟气中含有更多油脂和固态颗粒的部分,因为比重的关系是“倒流”的,落入瓶内千姿百态;而更“轻”的那一部分,则是正常升腾。向上的那一部分,从香气上说比普通二号丝毫不逊色,甚至更好。


一上,一下,烟气两分,这款倒流香也就同时完成了赏烟和赏香两种功能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这种二分,本身也是个文化巧合。我们的神话说:天地初生,混沌分。明清者上浮为天,阴沉者下凝成地。这就是中国文化经典二元所说的“一生二”,天地、阴阳、清浊、乾坤,这本是我们文化最深的底色。爱马仕在中国有个子品牌就叫“上下”,我猜也是差不多的意思。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阴阳鱼无所不在,不在于图案,而是在人们的意识里。所以我们才能从烟云的“上下”之中找到无尽的乐趣,联想到世界的本质。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点一支七厘米的短线香,就可以体会“观烟”的终极乐趣。这次我要换种方式描述这支“与众不同”的二号:


穿过洒满阳光的森林,蜂蜜、砂糖、树叶的味道仍然萦绕,但已经顾不上回味了。森林尽头是高山和峡谷,烟云轻重,阴阳分野,一道瀑布仿佛上穷碧落。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今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它变幻无穷,又无比熟悉,让你忘掉气味,直到猛然惊醒,才发现自己仍在熟悉味道的拥抱中。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这个瓶中小品里,有整个世界的模样。



香友使用实景短视频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扫描小程序码进入商品购买链接↑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扫描二维码进入商品购买链接↑





撰文:苏星河

校对:苏星河

美编:科学怪人



按照以下步骤将九龙沉香博物馆设置为星标

您将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推送的消息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柴门二号地表最细倒流香上线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