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我从君子,乘月而归——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九龙沉香博物馆|联合文创·中秋礼“秋香”

我从君子,乘月而归——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九龙沉香博物馆|联合文创·中秋礼“秋香”

01

小杂感



中国人的一年,似乎总在流水的节庆里过去。清明寒食的青团一过,便是端阳里粽子和五彩绳;中秋和七夕串联着,再不久,金花酒里的重阳又来了。人们在这些日子里团圆、也在这些日子里怀旧。那些旧日的习俗,除了带来“家”的感觉,也给了我们和民族文化相互勾连的实在感。


鲁迅先生在《小杂感》里飙过许多金句,譬如著名的“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私生子”,又譬如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不过先生的文字忽冷忽热,写诗的时候他可不是这么说的。“洞庭木落楚天高,眉黛猩红宛战袍。泽畔有人吟不得,秋波淼淼失离骚。”——这不是和屈子悲欢正相通么?


我从君子,乘月而归——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九龙沉香博物馆|联合文创·中秋礼“秋香”


不过诚如先生所说,人们在有闲暇的时候才会创作,会追忆过往和思考时间。陀思妥耶夫斯基问过:“假如今日的阳光也曾照耀昨日的街角,一场年代久远的大雨,是否会淋湿现代的衣裳?”我们也能听到千年以前,张若虚在《春江花月夜》里的回答:“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02

双照楼·千秋月·点秋香



我们做了一个礼盒,为中秋,也不止为中秋。思来想去,最后礼盒叫做“秋香”——秋日里的香气,行于山野,飘过岁月。设计它的时候就觉得,应该有什么东西能够联结起过去和现在,联结起今日的阳光和昨日的街角,一切有温度的记忆。在诗人是明月,在家人是团圆,而在调香师来说则是气味


当然,最终选择的还是香和茶的“老套”组合。可我觉得,事情有时就是这样,就像一名诗人需要提笔写中秋,前人笔下已经有了无数或圆或缺的月影,可是这个日子里的情绪写到极处,不过是一句朴实无华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二总列席新品研发回忆的时候给了一个意见:“名字素一点好”,这就颇得青莲神韵了。在听说里面有个唐伯虎题字的香炉以后,柴门小二力主点秋香……不,力主名字就叫秋香。那也很好,秋日里的香气,月光如水,美人如诗~


杜甫那句“双照泪痕干”,其实很有意思,一轮明月照两处时,月光是桥,连起了思念。月子万万照九州时,月光是网,包罗万象。而旧时文人书房里的风雅意蕴,我们中国人关于文化的几乎一切记忆,似乎都存在冉冉香烟和氤氲茶气里


我从君子,乘月而归——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九龙沉香博物馆|联合文创·中秋礼“秋香”


我想这香,应该能让人想起月亮。千古人间唯明月最能共情,人们在这个离我们最近的星体上寄托了千姿百态的情思,而神奇的是,似乎每一种关于月亮的感情,都能被人们“无障碍”地接受和理解。


“吊影分为千里雁,辞根散作九秋蓬。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白居易思念羁旅西东的兄弟姐妹我们能懂;“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杜甫思念远方的妻儿,我们能懂;“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李白凌云出尘的诗意我们能懂;“三五之夜,月明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归有光的儿时情思我们也能懂……


而苏东坡在那首千古中秋之绝唱的《水调歌头》中,一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诉尽了人们关于月的感触——它无处不在,它始终陪伴,仿佛一个穿透时空的坐标。人间的离合悲欢、真实和虚幻,似乎始终与它有着微妙莫名的联系。


如果说新香在气调和想象场景上有什么追求的话,我认为,追求的是像月亮一样~



03

何以描摹



如何去描摹秋日和那些掩埋的旧时光里的感触呢?手段不外乎形、声、闻、味、触,画师用笔墨、诗人用字句,调香师则用气味。


“秋香”包含了两款新香,都与苏东坡有关。一是鼎鼎大名的“雪中春信”,这方子在后世流传之广,业内皆知,说是最著名的香方之一绝不为过。传说苏轼在这个方子上花了七年功夫、檀香、龙脑构成了层次交错的凉意,象征雪与严寒;而沉香和白芷的“暖意”则寓意了严寒之中的“春消息”。


沉、檀相合,这是整个东方合香体系中基础性的气调,温润、稳定、而令人愉悦。这像是苏东坡的个性,在朝局中的不如意从未影响过他的旷达心性,穿林打叶何足道,我自吟啸且徐行;这种气调也如万古高悬的明月,始终不曾掉过头去,用清冷干净的光温柔陪伴着我们穿越所有历史的风尘。


我从君子,乘月而归——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九龙沉香博物馆|联合文创·中秋礼“秋香”


而另一种香味,名声不若“雪中春信”显赫,却也是宋代合香中极具代表性的香方。我们叫它清影”,香方本于“苏内翰贫衙香——某种意义上,这款香才是苏轼“文人香”大师地位的见证。白檀配乳香,二者气味融合之后,各自消减了“浊”的味道,犹如音律上的和声一般。檀香的甜味在和合后不再有“腻”的感觉,而乳香成团的“粉”味也变得难以察觉,二气相合,让气调清越,是嗅觉世界里奇妙的“和弦”。


苏东坡谪仙之资,星斗其文,赤子其人,有宋一代,文化人格魅力无能出其右者——这一点东坡也是自知的,《水调歌头》上阙中“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几乎便是以神仙自喻了。上一个喜欢这样干的大神,是青莲谪仙李太白……


当然苏轼绝对够资格,宋时从民间到皇室,都默认他身后必然回归文曲星本位,是注定要做神仙的。实际上纵观文化史,苏轼三教贯通、国民偶像,岂不正如神祗一般?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苏内翰贫衙香所表现的,是宋时素、静、简的文人香道。相对于其它动辄七种以上,甚至十几二十种香材的大复方,“清影”超脱了繁荣的“文人香程式”,恰如苏轼在个性上的喜简恶繁。芒鞋蔽衣,徜徉山水,清酒一觞,踏歌登云……相信这才是坡仙的文化本体


我从君子,乘月而归——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九龙沉香博物馆|联合文创·中秋礼“秋香”


搭配新香的香炉也与东坡有关,创意源自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馆藏的“松石间意”古琴。焚香、挂画、听琴、点茶,四般雅事本就圆融。原琴有“绍圣二年东坡居士”款,位于琴项左 侧,行楷,绍圣二字填红。东坡题迹世所稀,早在北宋时,就有首领太监出价制钱30万,求一苏轼题碑。大苏亲藏的古琴,如今身价又何止万金。


苏轼弹琴,但并不以琴艺著称。价值千金的不止是“苏黄米蔡”的书法声名,更多是文化巨匠的地位。谪仙抚琴,想想就风雅至极。文学史上李杜苏并称巨头,唐宋诗词的巅峰、民族文化的风雅,到坡仙处俱在峰巅~


我从君子,乘月而归——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九龙沉香博物馆|联合文创·中秋礼“秋香”


琴上松石间意这个名字,则是姑苏才子唐伯虎题字。才高八斗,半生失意,落拓花酒之间,写下“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的唐寅,同样是文人中的传奇。


文学史上提他或许不算多,但民间对这位诗画双绝的风流才子无比爱重。“三房客至”、“千金题扇”、“点秋香”……市井中流传的关于“唐伯虎”的故事之多,几乎与王阳明、苏东坡齐肩。就算是前后七子、杨慎、徐文长、王世贞这样的文坛领袖,也无法在民间声望上与唐寅相比。


礼盒的名字“秋香”,也算是从唐伯虎的故事中来。桃花万朵三酒千,浮生只在花酒间。明朝一笑飘然去,御剑凌云似谪仙——有琴如此,可载云烟,我们觉得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创意。感谢三峡博物馆的授权,让这个创意可以变为现实。


我从君子,乘月而归——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九龙沉香博物馆|联合文创·中秋礼“秋香”


为了让这“秋天里的气味”更加丰满,礼盒里还有一缕厚重的茶气。自古焚香点茶便是一体,四般雅事,从来相映成趣。


人们总说“沱必下关”,2006年的下关沱茶品质自然是不用怀疑的。够年份、够用心,也够“大牌”。作为云南茶厂中执牛耳者,下关沱产量大、品质稳定。在资深茶客的评论中,下关往往有点“水桶状”的感觉,均衡到话题点很少。可是一旦有了什么改动,又觉得“不是那个味”了。换个角度想,这大概就是下关的好处。我们饮茶时追求的,不就是某种熟悉和令人安定的味道么?


下关茶的“烟香”,有说是高海拔地区晒青时产生的“阳光味”,又据说这个味道,用新叶是晒不出来的,唯有老料经过时光磨洗,才能在阳光下产生“烟味”——所谓岁月烟尘,不就是如此么?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我从君子,乘月而归——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九龙沉香博物馆|联合文创·中秋礼“秋香”


04

我从君子,乘月而归



再次特别感谢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授予的文创版权和给出的文创建议。不仅“茶与香”这个古老的组合在《韩熙载夜宴图》映衬下更显出文化的厚重,大型国有博物馆的联名参与本身就是对香文化复兴的支持和“福利”。


对我们来说,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不吝是一座文化资源的宝库。先秦之重器、唐宋的古琴、明清的绘画……三峡的同仁们深耕传统文化已久,博洽而多闻,是我们在文创上的引路人。而香文化,也正需要在整体性的传统文化肌体中回复和成长。


我从君子,乘月而归——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九龙沉香博物馆|联合文创·中秋礼“秋香”


所以这个盒子里,有苏轼的合香、陈年的茶味、“松石间意”的无声雅意——嗅觉、味觉与视觉共同联系起宋时的风雅。同时这个盒子里,还有来自“博物馆”的味道,那是文化的厚重感。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我从君子,乘月而归。







我从君子,乘月而归——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九龙沉香博物馆|联合文创·中秋礼“秋香”

我从君子,乘月而归——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九龙沉香博物馆|联合文创·中秋礼“秋香”

↑“秋香”专属七折福利券↑



我从君子,乘月而归——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九龙沉香博物馆|联合文创·中秋礼“秋香”

我从君子,乘月而归——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九龙沉香博物馆|联合文创·中秋礼“秋香”

↑扫码进入商品购买链接↑




撰文:苏星河

校对:苏星河

美编:科学怪人



按照以下步骤将九龙沉香博物馆设置为星标

您将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推送的消息

我从君子,乘月而归——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九龙沉香博物馆|联合文创·中秋礼“秋香”

我从君子,乘月而归——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九龙沉香博物馆|联合文创·中秋礼“秋香”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我从君子,乘月而归——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九龙沉香博物馆|联合文创·中秋礼“秋香”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