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苏內翰贫衙香,据说原方出自东坡先生,是宋以后流传极广的方子:“白檀香四两,乳香五粒,麝香一字。玄参一钱。炭细末一两,炼蜜作剂,入瓦器罐密封,埋地一月。”当然,调蜜以后的用法《香乘》没仔细写,如果补完那应该再加一句“如常法爇之”。

因为方子流传广,试制的人也多,香评自然也就不少。从前的文章里我总说,调香归根结底调的是个人的感悟,品香自然也是如此。明人屠龙曰:“和香者,和其性也;品香,品自性也。自性立则命安,性命和则慧生,智慧生则九衢尘里任逍遥。”——宋代中期以后儒释合流,性命交感的理论发展由此可见。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智慧生则九衙尘里任逍遥,从某种程度上说,苏轼得其全旨,而后人仿东坡香方者则未必。我见过许多香评着一“贫”字而发感悟,引出“富贵四合”与“山野四合”的比较,这反而是“着相”了。苏内翰贫衙香,所谓“贫”其实是种意境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所有名为“衙香”的方子之中,唯有苏内翰贫衙香不用沉香,贫衙香的“贫”字确实自此始。但我认为其中更有深意,不能单纯以物料成本来衡量。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首先,衙香香方中大部分有沉香,和衙香中必须有沉香是两码事。有部分网络资料中说“衙香”这个词就指沉香,甚至更具体地指出衙香是指“黑角沉”,这就基本是无稽之谈了……“衙”字的所有解释中,绝无一种与“沉香”相关。

众所周知,“衙门”是“公署”的意思,指带有官方行政属性的办公场所。细究起来,这个词的正写大概应该是“牙门”。《陔余丛考》中说:“衙门,本牙门之讹,《周礼》谓之旌门,郑氏司常注所云,巡狩兵车之会,皆建太常是也,其旗两边刻绘如牙状,故亦曰牙旗,后时因谓营门曰雅门。”——这个说法由东汉大儒,“经神”郑玄盖过章,因为上古时行政之所门口插满了旗帜,形状如牙,所以叫牙门(衙门)。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这个释意一直到明清,大体上都没有变过。如此,“衙香”的字面意思也就呼之欲出了——官用之香,是为衙香。

“衙门”是各类办公场所的泛称。只不过因为中国政治体制变更,中古时期(主要是唐宋)的概念和我们后来接触的会有一点小出入。譬如在唐和五代的一部分时期,“衙”指“天子所居之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在《香乘》等典籍中见到“杨贵妃帷中衙香”、“后蜀孟主衙香”这样的名字。这些“衙香”,指的是宫室用香,或者也叫“天子香”。隋唐的用香风格本来就以华丽奢靡为特色,开元宫香也好,杨贵妃帷中衙香也罢,沉檀龙麝自然必须用齐了才算过瘾,其中有沉香毫不奇怪。

《旧唐书·仪卫志》又说,“诸州县长官在公衙亦准此”。各级主政官员的府邸、王侯贵胄的宫殿,也都可以称“衙”。这从字面上也是说得通的,因为凡是官员行政之所,也都可以“开牙”即插旗。我们见到的传世香方中有“雍文彻郎中衙香”,郎中是长官各司的高官,大体各异理解为如今的厅级官员。可见官员用香,也可称衙香,“苏内翰贫衙香”本质上也是此类,只不过苏东坡过于凌云出尘,让人感觉不大一样了。

再有就是化度寺衙香了,“寺”原本是个政治化的名词。“三省六部九寺五监”,寺在隋唐是行政职能部门,外来宗教势力借用“寺”这个名称,也是有历史渊源的。化度寺这样距离行政中心极近的大寺(实际比法门寺还要近),在不同时期代掌一部分宗教管理职能,实属正常,除了佛教势力以外,近畿大寺还有约束祆教、景教等异域教派的权柄。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概而言之,则衙香在漫长的观念流变过程中,最终指向了一个相对宽泛的概念,即“用在正式场合的香”。这个“正式场合”既包括君主自己在正殿的居所,也包括王宫内院妃嫔媵嫱的生活;各级官员、职能机构和带有半官方色彩的宗教场所用香也可称为“衙香”。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来看为什么“衙香”中绝大部分有沉,思路就会更清楚——作为众香之首、香中阁老,沉香首先代表了地位上的“尊贵”(这点我在后文会另分析)。之所以四大名香以沉为首,除了稀缺程度以外,更因为沉香的气味始终是最符合东方嗅觉审美的。

大多数名贵合香都用的沉香作为气味的基底,因为它的气味无比稳定,无论出现在前调、中调还是后调,永远给人一种温润、稳健的舒适感。不像檀香那么稠密甜腻,持续太久会令人厌烦,也不似麝香那样用极致的尖锐划破嗅觉的障壁,沉香给人的感觉是“谦谦君子,稳如如玉”——这也就意味着,在官方场合里用它是最“安全”的,无论是皇帝嫔妃还是宗教大能,这些大人物在正式场合所用之香,首先要复合他们的身份。气调要稳健、低沉、大气而不轻佻,沉香无疑是最佳的君料选择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因此正如前文所说,是大部分衙香选择了用沉香,而不是衙香非用沉香不可——对苏轼来说,沉香恰恰就不是必须的。东坡先生的世界里,有尘满面鬓如霜的凄凉,有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的不得意,但更多的,是仙袂飘飘,是赤子之心。

沉香对他来说,是音律中的一个音符,不是必须用,也不是不能用,调香中所看重的是“从心所欲”。你若说是左迁之后经济状况不允许,那苏轼晚年到海南还能给弟弟苏辙送偌大的“沉香山子”,显然是承担得起日常焚香的费用的。不要觉得原产地的沉香就一定便宜,范成大就说过,黎人当时甚以沉香为宝,耕牛一头,未必换来一担沉香,而其中沉水的差不多只有石之一二。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我们从另一个方面说,沉香的稀缺在于其生成原理,使它相对于别的香料更为难得。但这是比较而言的,香料作为古代世界贸易的绝对大宗,它必然是有一定规模的。宋代已有“黄熟香”的叫法,代表当时沉香已经可以速生了。

叶廷珪《南番香录》中记录了自己在担任市舶司主官时沉香贸易的情况,大商队黄熟香一次贸易进口数十万斤也是有的——家中薄有田资的周嘉胄都能收集香料成为调香专家,谁要是觉得苏东坡真的用不起沉香,那真有点不客观苏轼即便最落魄的时候,也是一县副贰,一点娱乐消费还是承担得起的。更何况坡仙还是文坛的天皇巨星、全民偶像、大宋男神……随便一幅字,还换不来几两黄金么?

更何况当时的龙脑、麝香价格也不便宜,苏内翰贫衙香一样也用了。认为东坡先生因为经济拮据而不用沉香,这实在是有点异想天开。


因此贫衙香的方子里没有沉香,首先代表了某种反叛“规矩”的精神。正如屠龙所评论的,苏轼对调香的最终追求应该是“九衙尘里任逍遥”,不拘泥固有香方,不拘泥当代成法,不受“规格”的约束。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一个著名的典故:宋以羊肉为上肉,猪肉为下肉,苏轼这样“有身份”的人却独喜猪肉。“富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的猪肉,在坡仙手里,成就了千古名菜东坡肉——这则故事的逻辑内核,其实和苏内翰贫衙香是一样的。苏轼不是不爱沉香,也绝非用不起,他的“贫衙香”之所以独不用沉香,一是因为“原本不必如此”,二是因为“不用沉香同样可以达成无上风雅”。

“金炉犹暖麝煤残,惜香更把宝钗翻。重闻处,余薰在,这一番气味胜从前。背人偷盖小蓬山,更将沈水暗同然。且图得,氤氲久,为情深,嫌怕断头烟。”——苏东坡在《翻香令》里,是背着人偷偷把沉水香放进香炉;而在贫衙香里,则是断然把沉水香去掉了。

我认为,这就是文人香领域山高绝顶的调香大师苏轼的视野与风骨。他调香就没有规格,凭什么衙香就必须要用沉香?苏轼眼里没有这回事。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王安石权倾朝野的时候,苏轼宁愿在乌台诗案中身陷囹圄,甚至面临生死关头也要大骂青苗法是恶法;而王安石倒台之后,至哲宗绍述,反变法派疯狂反攻倒算,但苏轼作为曾经的蜀派领袖,居然坚持“王临川法有可取处”——二者都是极难的,所谓星斗其文,赤子其人,大概便是如此了。

在苏轼这里,党派之争的成分极少,天理昭然,是非曲直如绳如墨。他反王安石,并非因为他是蜀党,而是因为新法弊病极大;同样的,司马光当政,满朝文武状如疯魔,仿佛不把王安石批倒批臭就是变法派同党(实际上有的变法派更疯狂),但苏轼不这样。他挺王安石,不是因为他赞同变法,而是新法确实不是全无可取之处的。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我家洗砚池头树,点点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我觉得王冕这首墨梅,穿越百年放到坡仙身上就极为精当。也许才高绝顶之后,人的视野确实就不一样了,世运人潮转眼翻覆,不足以影响他的心性和品格。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檀香为君,香调必然转“轻”,不似沉香那样温润厚重。但相对的,清甜和凉意也会带来更美好的初调体验。乳香与檀香的合用,则在宋以后的方子里成为一种固定的程式,二者气味过于贴合,有一点像是声乐里的“和弦”。轻甜的檀香味和乳香同样偏轻的柠檬、柑橘调合为一体的时候,有一种奇妙的力量将它们向“下”牵引。

气味不再表现为“”,不再一昧向上漂浮,而是稳定了下来,如同清澈的河流,蜿蜒流淌而出。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清澈”,乳香那种西域树脂香成团的粉粉的感觉变淡了,而檀香也不再甜得发腻,二者交相辉映,合流成一种“清澈”的感触。

因为檀乳相合的关系,苏内翰贫衙香变得君、臣皆凉,天然是清冷的。因此草木香料的加入可以看做气调上必要的平衡。玄参是苦的,同时它也是香中的“文人气”,有时它代表梅花的苦寒,有时则寓意着士大夫箪食壶浆的不改清节。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而麝香,是典型的“暖香”。作为东方特有的动物香,它尖锐、撩骚,也旖旎。这个星球上最高级的“脂粉味”可以代表很多东西,小红萧管绿衣弦,伽柔腰肢赛杨柳;雕梁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但在这里,我认为它别有深意。

这麝香一字(“一字”指铜钱挑起能覆盖下方一字的量),写的是苏轼自己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苏东坡所处的位置之高,是真的到了“冷”的地步。东坡天才之高,乃谪仙人,这一点整个宋代文化圈都是认可的。苏轼自己在千古佳作里,说出了“高处不胜寒”。这话苏轼来说,实在另有滋味。恰如他的《洗儿》诗: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累此生。唯愿我儿愚且鲁,无灾无病到公卿……何等装X的句子,但在苏轼来说,句句都是有感而发。

那一点麝香,某种程度上是他的自喻。就是要在寒凉的基调里若有若无,几乎叫人闻不出脂粉,因为那原本不是凡间脂粉——青女罗袖、素娥起舞,美则美矣,你能说它旖旎么?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照例需要说明的是,苏轼的方子是低温熏爇,需求和线香是不同的。我们在把“苏内翰贫衙香”转为线香的时候,在数不清的打板调试中,改变了材料的比例。杉木炭和炼蜜也被去掉了,但我相信,人们仍能从这支香里品出坡仙当年的神思与神魂。

人说“雪中春信”是雪魄梅魂,那“苏内翰贫衙香呢”?我说,这比雪中春信更简洁的香方里所含的意象一点都不少。有赤子肝胆、有不屈服世俗的骨鲠、有一肚子“不合时宜”的清高,同样有苏轼当年因为高洁而感受到的困惑与寒冷。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苏内翰贫衙香,这方子的故事,其实包括因何而“贫”。当年东坡先生,不追逐流俗和幻影,常在东坡设酒,吃尽西村鸡,这是古人所追求的“安贫”。“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的颜回,即便孔子也要赞他一声“贤哉回也”!

然而苏轼和颜回又是极不同的,他骨子里不低头、不屈服、刚直不阿的精神,注定了他充满反叛,性情跳脱,不计后果的行事风格……儒释道三教贯通的大学问,并不能让苏轼的内心总是舒适安逸。正相反,他有强烈的共情能力,能感知他人的怨愤、生民的疾苦,能感受到与自己精神丰沛香对应的,这个世界的贫瘠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苏轼对“人间”有一种俯瞰的姿态,他也确实有这个资格——所以这一支香起名叫“清影”。山石榴花红夹路,今夕阑前只忆君,从前有首歌唱过,天降我在,天地之间,总该有故事让后人看。
 
苏轼的故事,在这支香里有大半。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扫码进入购买链接↑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扫码领取专属优惠券↑




撰文:苏星河
校对:苏星河
美编:科学怪人




按照以下步骤将九龙沉香博物馆设置为星标

您将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推送的消息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山石榴花红夹路,今日阑前只忆君——“清影”香中的东坡神魂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