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01

传统的未来



开宗明义,我们新做了一款香炉。炉子的原型是中国三峡博物馆镇馆之宝——苏东坡、唐伯虎等13家题刻的宋代古琴“松石间意”。

在做这款香炉(盒)的时候,我们原本想尽可能忠实地复刻原琴的细节特色,但实际操作的时候发现有不少困难。“松石间意”原琴仲尼式,面底皆桐,鹿角灰,通体黑漆,光亮如新,发小蛇腹断、流水断和牛毛断。池沼有贴 格,其内纳音微拱。檀木岳、尾,金徽。七个玉石琴轸和一对玉石雁足 。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 “松石间意”古琴


在缩小了数十倍之后,我们只能尽量保留琴的保留整体制式和形态,许多岁月独有的痕迹始终是无法复刻的。经历时间磨洗和反复弹奏之后,桐木、紫檀上那些古老断纹大美无言,可惜无法在复刻中呈现出来。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松石间意”古琴细节


原琴上那些精美的金、玉配件,也实在有点超越了文创复刻的工(成)程(本)极限,因此这个小“琴炉”的设计,以线条和符号为主轴。我们的设计师给了它一个尽可能贴合古琴原件的轮廓——松石间意乃何意?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林深人不知,明月来相照。又或者当流赤足踏涧石,水声激激风吹衣……意由琴而发,徜徉天地之间而任逍遥。所以给一个轮廓,大概也就够了。因为对这款小“琴炉”来说,得琴之“意”比得琴之“全”,更显得重要一点。


另一方面,作为原琴最大特色之一的名家题刻,我们只复刻了琴身上半部分龙池以上的那些——原琴的下半部明清文人题刻,部分被底部琴弦覆盖了,“松石间意”作为国家一级文物,如果要撤下琴弦进行复制需要漫长的审批程序。当然程序本身并不是最大的阻力,我们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冒着宋代古琴损伤的风险去复制铭文。如果题字缺了一块,那就缺了,想象那里有古人曾经弹拨的琴弦,不是更风雅么?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松石间意”古琴细节


琴炉在材质上有两种选择:紫光檀镁铝合金。差别之大,几乎令人不适应……但我们觉得,前者在某种意义上代表了“古典”,而后者则是“现代”的意思。紫光檀本身不是琴的材料,古琴多用桐为琴体,一则桐木疏密合宜,发声最佳;二则桐木有凤凰栖,本身是高雅的象征。而这款琴炉毕竟不需要真的弹奏发声,因此美观是首先要考虑的问题——紫光檀质密,据说是木质最硬的树种之一,不易变形。而且它自身光泽上佳,即便不上漆,也有变化流转的光,作为文房器极具观赏性、作为香炉的使用性、作为文化传播的载体成本适宜,这是我们选择它的原因。


而镁铝合金琴体则采用了徕卡相机T-type机身所使用的一体成型(unibody)和阳极氧化表面处理技术。作为一名军迷,在我听说加工一款炉子要用到五轴联动TCRP车铣床的时候表情是呆滞的……虽然知道这个琴炉确实有复杂曲面要加工,但真的使用ZTD-05战车和歼=10C的钛合金配件同款加工设备,总感觉“僭越”了。柴爷的工业党情怀,现在有点愈演愈烈的趋势啊……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 徕卡一体成型机身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许多军迷都忘了,除了著名的“激光增材3d打印”技术以外,歼·10的大量航空铝材零部件同样需要依赖高精度车铣床。


航空镁铝合金足够轻,也足够有现代感,徕卡所代表的工业之美和古琴所象征的古典风华之间有一种“断代”的跳跃。实际上,如果我们把时间的尺度放大,整个人类社会确实是“突然闯进了现代”,工业革命以后漫山遍野都爬满了烟囱,钢筋水泥丛林不断扩张,只不过区区数百年。正如勒内格鲁塞在《草原帝国》里说的,距离哥萨克们骏马弯刀纵横驰骋草原,其实还不到300年……对比漫长的古典时代,人类几乎在一瞬间就长大了。


正因为如此,我们在今天总愿意去讨论各种各样的“现代困境”,无数人在疑惑,传统的未来在何方——我想这个琴炉里,就有我们关于“传统的未来”这个大命题的思考。


传统是一种精神坐标,它需要有保持自身的独立和“味道”,同样需要融入当代生活。它需要打上属于这个时代的印记,才能真真切切在这个时代里活着。譬如香炉,原始人用陶、商周用青铜、唐人用金银、宋人用瓷、明清喜铜炉……精神传承不绝,物质外壳各异,这才是中国香道活着的证明。若一直是粗陶熏炉,这段历史就无趣得多了。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说到底,人们衣在身、食在口、熏燃在桌前的才是活着的文化,而只在书本和物账上那些无论如何珍贵,终究不算。如同唐物入扶桑,在经历细节流变和文化改造之后,你仍然要承认和服才是活着的唐装,不管愿不愿意。


而假以时日,这些活在“当代”,晕染了时代特征的传统文化元素,本身也会成为人们在“历史上”生活过的证明、成为史书的注脚,进入博物馆、进入教科书,化为历史的符号。


克罗齐说得好,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传统的未来在人生的日常里,也在这个时代里



02

做一个歌颂者



“欧洲神童”史怀哲有一篇小品文谈“这个世界的音乐”,鸟语、虫鸣、木叶飘落的声音、人间温柔缱绻的话语,在人文语境中,都可以算作是某种“音乐”。

庄子他老人家标举自然之美,天地为洞箫,则万物之声由此而生,“与天和者,谓之天乐”。而在魏晋时期,文人为了抬高自己的格调(说你呢陶渊明),将琴弦拆掉悬于堂上。或有人问,则云世间大雅之音,岂独弦能奏之——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琴弹得不好,就要多读书(大雾)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我记得之前做“夜放”的时候其实聊过这个话题(详参: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顺着魏晋时期“无弦琴”的思路,不闻弦歌,即可知雅意。世间的风雅,同样可以用气味来表达。陶令的琴,奏的是无声的千古高格,我们的琴奏的是另一种形式的的“雅音”


在古代中国“音乐”的日常里,古琴的地位无可取代。早在先秦,它就与礼制融合,“君子之近琴瑟,此仪节也,非以慆心也”、“士不故不撤琴瑟”,传世文献中说,尧舜时就有古琴,尽管考古证据只能追溯到春秋,但无论如何,在我们民族历史的开端,“琴”这种乐器就已经是文化精神的载体。

儒家自孔子起对琴的推崇,更使它成为某种文化标志物,绵延后世。伯牙、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琴是君子相交、自守的见证;诸葛亮空城抚琴退十万兵时,“琴心”对应的是“剑胆”,是精神上的勇武;而嵇康的“目送归鸿,手挥五弦”,所代表的既是越名教而任自然的清旷高远,也是知识分子对世俗权力的叛离,是“不屈”的精神……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琴在文化上承载了太多的东西,因此我们觉得,它是真的适合做一个歌颂者。歌颂,未必要有声音,你当然可以想象一张古琴奏出《广陵散》,但如果一张古琴去掉了弦,奏出了“雪中春信”的味道,不同样很妙吗?

或者我们换个说法,如果有一张琴,春水乍青时,你可以用它奏“李主帐中香”;秋叶落满后,用它奏“黄太史深静香”;在冬日的炉火边,可以用它奏“雪中春信”……这岂不是一张绝妙好琴?

以上,是关于这一次新香炉的基本创意。



03

人道东坡曾用



此“琴炉”非彼“琴炉”。平时大家接触更多的是古代文人在抚琴时,在案头焚香所使用的小型香炉,以宋代香具“素、净、简”风格为主流。可这一款就真的是琴了……非独如此,传说这张琴东坡曾用——它的原型,现藏于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的“松石间意”上有大苏题款。

瑞典女汉学家林西莉在她2006 年出版的《古琴》一书中曾记载说,1954年查阜西等人在全国各地做古琴调查,发现了一些人们认为已不复存在的老琴:“如苏东坡曾使用过的古琴,长期收藏在苏州的怡园,但后来又辗转到了重庆,被遗忘在重庆博物馆里。”所指就是这张“松石间意”琴。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 “松石间意”古琴


琴上密密麻麻的题刻是“松石间意”琴的特色,它是目前所知的宋代古琴中题刻人数最多、质量也颇高的一件。除了“绍圣二年东坡居士”的刻款以外,后世琴主广邀名人赏琴,江南名士,几乎网尽。

“桃花庵主人”唐伯虎题了琴名“松石间意”,琴名左侧署“吴趋唐寅”。吴趋,即吴门,唐伯虎因为科举案终生不得入仕,却是实打实的江南文人领袖。龙池右上,有祝允明(枝山)款:明月入室, 白云在天。万感皆息,琴言告欢。飞飞去鸟, 涓涓流泉。临风舒啸,抚松盘桓。消忧寄傲,息焉游焉。允明。” 

龙池右下侧刻文徵明款,行书两行:月明千里,清风七絃。潜蛟飞舞,孤鹤蹁跹。步虚天上,遗响人间。嫋嫋独绝,飘飘欲仙。澂明。 ——吴中四才子,三人题迹,江南才气十分,此琴曾见其七八。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除此以外,琴上还有“明四家”之一沈周的款,刻于龙池左侧:“风瑟瑟,云冥冥。鹤起舞,龙出听。戛绿绮, 登紫庭。歌且和,招仙灵。”石渠、文彭、张灵等在地文人,也都在琴上题刻,算上琴名和收藏者顾文彬的印,共有13则。

其中石渠题字说:“吴郡石渠偕黄丈同叔、其小阮饮鱼、张子研孙、予弟芝孙、寿门同观。”——可想而知,当时观此宋琴,文士呼朋引伴而来。江南仕林以争目坡仙之琴为乐事,这一方面是苏轼文化地位的反应,另一方面古琴本身也是文化风雅的象征。

也有学者曾撰文说,琴上大苏题字是存疑的。上世纪30年代,怡园《今虞琴刊· 古琴征访录》中未收入这张“松石间意”,也令人生疑。但首先琴是宋琴,确实无疑,单凭此一点,一级文物也就无虚。其次,即便真是伪作,其设计仍然颇为精巧。大苏题字居中,唐寅题的琴名“松石间意”要避开东坡题刻。以坡仙的文化地位,苏字居中,即便狂生如唐寅也要退避。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处理文献学与思想史问题的时候学者们总是说,思想史恰如金线,缠绕联结起物质文化史。存世文物之中,有许多不能以“真假黑白”论之,人物事迹更是如此。实体物件虽然真假纠缠,但思想痕迹永远是真的。

譬如这张古琴,即便将来人们得到了更多材料,可以抽丝剥茧地找出它在北宋的制作源头、在明代流转的顺序和改造的方式,但13家题刻所反映的却是另一种“真实”,即人们的思想构型。桃花仙人唐寅,在苏东坡面前要退避,需要敬仰,这是思想构型之一;江南文人对东坡古琴趋之若鹜,这不但是思想构型,也是历史的真实。



04

小琴歌




“松石间意”琴炉尺寸缩小到22.6*3.5*1.9cm以后,仍然保持了原琴轮廓和琴身上半部分的题刻。作为文房器,一个重要的标准是“单手把玩”,这款“松石间意”两种材质重量都不大,皆可做到轻松把玩。


7道缝隙象征7条琴弦,可用于出烟。古琴原是五弦,对应上古的“五音”体系,也正好和五行理论相对;中古以后,五音转为更为想现代化的七音阶,“松石间意”作为宋琴,自然也是七弦。为了象征意义的圆满,人们说周文王丧子为琴加一弦,武王伐纣为激励士气再加以弦,因此古琴又叫“文武七弦琴”,金、木、水、火、土、文、武,七弦所承载的文化意涵也就圆满了。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这张琴所奏的“音乐”,同样可千变万化。配鹅梨帐中香,则风月旖旎,林花谢了春红,任它朝来寒雨晚来风;韩魏公浓梅香的时候,则是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而这些乐章,需要在每一位香友的案头谱写。这是一首古老的小情歌,唱着人们心肠的曲折。有了它的温热,也许你很快乐,身边的空气变了~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琴歌,唱着人们心头的白鸽。我想它很适合,当一个歌颂者,唱出所有关于气味的风雅和快乐。而这款香炉中,更寄寓了我们关于香文化,关于一切“传统”的思考——它要如何融入当下的时代里,成为时代的歌颂者;它要如何成为未来的“历史”,成为时代的记录者。手握古时的遗韵,我们又该奏响什么样的乐章?


当我们真正想清楚这些问题,传统的未来,也就到来了。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扫码进入购买链接↑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扫码领取专属优惠券↑





撰文:苏星河
校对:苏星河
美编:科学怪人




按照以下步骤将九龙沉香博物馆设置为星标

您将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推送的消息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小琴歌——关于“传统”和“未来”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