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1

纯露小考

说起来,我们之前其实是聊过纯露的(那个……我们觉得这款沉香纯露真可以喝一点),只不过前文的内容现在看来真的算是“浅表科普”了。


譬如前文在开头提到:纯露(hydrosol),字面意思是“水溶液”。它的拉丁文词根“hydro”是“水”,而“sol”则是溶液(其实是solution的词根)的意思。苏珊·凯蒂在《纯露芳香疗法》中指出,它是“精油萃取过程中,植物经过水蒸馏而产生的副产品”。但随着美容护肤产业的进一步发展,在诸方力量的推动下,纯露早已经脱离了“副产品”的范围,成为独立的产品。


然而在认真查过文献之后,我要改说法了:不能简单地说纯露是精油制作的副产品,特别是在中国,极有可能是先有纯露,后有精油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 上个图表示查过


或者我们也可以换一个说法,源于中东炼金术的植物蒸馏提香工艺,最开始是没有既定的目标的。它所设想的最好结果应该是某种“生命元素”,炼金师既没有预设“精油”,也没有预设“纯露”。而在实际生产过程中,二者是同时出现的,在部分地区因为技术原因可能是先有纯露,后有精油。因此副产品这个概念是有问题的,它太粗略,也不那么符合实际。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实际上在今天的工业生产中,高品质纯露(包括所谓饱和纯露)也是单独生产,作为精油副产品的纯露在产量、芳香物质浓度、水溶物质全面性等方面皆有不如。纯露这个东西,它在历史上并不是作为精油的副产品出现,在当前也不是作为副产品生产的,对它的独立性和价值,或许我们都该重新认识。

 


2

从“蔷薇水”说起


 

因为产业的关系,纯露听起来太像工业时代的舶来品,实际上水蒸馏这个技术在中国有自己的发展线程,确切地说,是来自域外的蒸馏提香改变和加速了中国蒸馏提香技术的发展。即便是舶来品,那纯露制取技术的“舶来”大概比工业时代早了有800年左右。

 

香友们对蔷薇水这个名字应该不陌生,不但《香乘》和《洪氏香谱》都有提及,各种与香事相关的文人笔记中这个名字也时常出现。到了明清时期,应用更广,名字也有开始多变,如“百花露”、“古剌水”等。扬之水先生曾说:蔷薇水郁烈之香,不绝如缕,此言是也。

 

权威资料最早提及“蔷薇水”这一事物,在欧阳修《新五代史》:“后周显德五年 (958 年),占城遣使者莆诃散来华,贡猛火油八十四瓶、蔷薇水十五瓶,其表以贝多叶书之,以香木为函。 ”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 南宋出土的玻璃香水瓶


说是“占城国遣使贡”,但文献对于蔷薇水的产地口径基本是一致的:产自大食国。大食在中国文化中属于“西极远地”,儒家文化几乎辐射不到的地方,各种神奇的香料产自那里都是合理的。如果各位还有印象,宋明时期中国人认为龙涎香也出大食国——不同的是,龙涎更多是贸易垄断,而蔷薇水,是真的产自阿拉伯帝国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这个“蔷薇水”是精油?是纯露?或者直接是制成品的香水?这点我们先略过不表,但可以确定的是,它是有确定文献和实物证据中国通过水蒸馏提香这一技术制取芳香液体的开端。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 阿拉伯帝国扩张图


正如文章开头所说的那样,阿拉伯人最早研发了现代意义上的蒸馏提香技术。据传说,还是“医学之父”阿维森纳亲自开发了这一技术……当然这并不重要,但凡成熟的技术体系,大多有群体智慧(爱因斯坦你走开!),阿维森纳除了是医学家还有另一个身份——炼金师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阿拉伯炼金术兴起于公元 8 世纪,正值阿拉伯帝国极盛时期,他们有大把的物质财富可以用来探索世界。日后炼金术重返欧洲,成为近代化学的雏形,留下了世界文明的宝贵遗产。阿拉伯炼金术士改进了古希腊炼金术中使用的蒸馏器皿和方法 (主要是玻璃器具),从而在把物质分解为精华和实体。在实验中,他们发现了能燃烧的水液 (酒精),当时认为找到了燃素(后来拉瓦锡同志又“找到”了一次,上了化学课本),无比兴奋……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学者们认为阿拉伯人在发展炼金术的同时,掌握了蒸馏提香术,这大概是没什么问题的。炼金术有两个终极目的:一是获取无限财富,譬如贯穿钢炼… 哦不,贯穿炼金历史求之不得的“贤者之石”就可以把数万倍自身质量的其它金属变成黄金;二是解析宇宙的秘密,譬如生命炼成、寻找燃素、解析世界的基本构成、寻找以太……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因此当炼金术师蒸馏花和果实的时候,他们所做的事情是“提炼生命”。假设蒸馏后留下来的物质中有生命的精华,那么通过一定的反应公式,它理应可以析出地、水、火、风四元素之外的“生命”元素,或者某种更接近“以太”的物质——从这种意义上说,香水,不管精油还是纯露,都是意外所得。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 炼金术的六种印记符号


命运,从来就充满了巧合和“奇迹”。炼金术师没有通过蒸馏获得自己想要的真理,但是阿拉伯世界由此成为了一个真正的“香料文明”,在世界香料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即使在帝国衰落之后,回流欧洲的蒸馏萃取知识同样成为现代香氛行业的基石,谁又能说这和阿拉伯文明没有关系呢?



3

月转花枝清影疏——由西亚到中国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蒸馏并不是阿拉伯或者希腊-罗马文明的专利,中国也是很早就掌握了蒸馏技术的。前些年有个话题在史学界和白酒/威士忌爱好者中都吵得不可开交——唐代以前究竟有没有蒸馏酒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传统上我们还是认为,文献+实物的二重证据显示,中国的蒸馏酒始于金、元时期。但马承源先生的论文《汉代蒸馏器的考古考察和实验》中记录了,发现一件甑与釜相连的汉代青铜 蒸馏器。马先生用这件青铜器的复制品进行了实验研究,发现它不仅可以蒸馏酒, 还可以提取花露或蒸取某种药物的有效成分。同时,吴德铎、李志超、关增建等学者根据上海博物馆藏品和 1975 年安徽天长县安乐乡出土的甗式青铜器的考证,也得出汉代有蒸馏器的结论。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 甗式青铜器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yǎn)是古代中国的一种蒸食器,它的下部是,上部是透底的,上下部之间隔一层有孔的箅。可想而知,甗可以用来蒸食谷物和早期的各种面食。但考古研究表明,它同样可以用来蒸酒和提纯原始的植物精油。上海博物馆所藏东汉时期的青铜铸造的蒸馏器是国内目前已知的最早期的蒸馏器实物, 它的基本形式与汉代的釜瓶相似。


1975 年安徽天长县安乐乡出土的甗式青铜器结构由上下两分体组成,上体底部带箅,箅上 附近铸有一槽,槽底铸有一引流管,与外界相通。蒸馏时,配以上盖,蒸汽在器壁上凝结,沿壁流下,在槽中汇聚后顺引流管流至器外,因此可起到蒸馏作用。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蒸食器在长期使用的过程中演化出别的作用分支,这是个合理的猜测。而白酒爱好者屡屡感到失望的原因是,二重证据法始终缺一,即没有实物证据表明隋唐以前有高度酒存在。许多时候,媒体会兴奋地发表一些关于“汉墓美酒”的报道,甚至许多穿越小说也喜欢用这个梗——可事实上,已知的绝大部分所谓的汉代美酒要么无法证实被蒸馏过,要么是炼丹的产物


在这点上,东西方倒是殊途同归,人们把蒸馏提纯的技术首先用在了炼金术和金丹法上,和长生的秘密或是无尽的财富相比,酒就只是个副产品了。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 某种意义上,东西方各自炼各自的丹,成各自的道


因此,中国最迟在东汉,就已经掌握了蒸馏技术,但白酒未能如爱好者期待的那样及早诞生,而是晚至隋唐以后了。一方面蒸馏技术最早更可能是用于炼丹而不是蒸酒,另一方面,即使有蒸酒,能够使用青铜蒸馏器的人群绝对数量也太小了。正如我们无法确切地知道所有青铜礼器的使用细节那样(研究也是推测为主),天潢贵胄所用之器,无论是当时的民间还是后世的学者,都很难了解他们生活的完全状态。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而中国使用蒸馏法提香,是受了阿拉伯人的启发。阿拉伯人好香,似乎是古代中国的某种通识,陈梦雷《古今图书集成·边裔典》说:“王及臣民悉奉回回教,婚丧亦遵其制,多建礼拜寺,遇礼拜日市绝贸易,男女长幼皆沐浴更新衣,以蔷薇露或沉香油拭面,焚沉、檀、俺八儿诸香,土罏入立其上以熏衣,然后往拜所,过街市,香经时不散。”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清代的穆斯林习俗,和今天已经很像了,蔷薇露这个名字也和从前没有太大区别。盛唐以后,大量阿拉伯人到中国经商、朝贡或者履行,带来了他们的香料、用香习俗与蒸制香水技术。其实阿拉伯人并不需要把他们蒸馏提香的器具带入中国,只要把用香习俗与蒸馏提香的概念传播到中国,并且提醒中国人,蒸酒器不仅可以制酒,还可以直接用来蒸馏提香这就够了。中国原本有蒸馏技术,蒸饭、酿酒用的甑、甗等蒸具稍微改造一下也可以蒸馏提香。


中唐有个典故,柳宗元读韩愈诗,先以蔷薇露灌手(我在沉香异闻录7:媚香与诗文中写过唐代文人这个习惯),或许在中唐蔷薇水就已经传入中国了。但这里有个值得推敲的细节与诸君商议,算作对“蔷薇露”究竟是什么的一种讨论:众所周知,二王八司马事件后,韩愈“夕贬潮州路八千”,柳宗元也一路贬谪,韩柳之间的唱和需要以书信来进行。这时候柳子厚会用精油洗手吗不论是依据常识,还是考虑当时柳宗元的经济情况,我觉得用精油洗手都不大可能,换做纯露就科学多了……


当然话说回来,文献对“蔷薇水”的记载包含了多种元素,这是人们在两种观点之间摇摆的原因。譬如,蔷薇水的标准描述中就包括以洒衣虽敝而香不灭 ”——撒到衣服上,哪怕衣服破败了都还是香的,你说它如果不是精油,那就是香水,不大可能是纯露吧?南宋刘克庄诗云:“旧恩恰似蔷薇水,滴在罗衣到死香”,我相信纯露是断没有这种持久性的。又譬如,旧说蔷薇水闻香不待腊封开,即使隔着玻璃瓶也能闻到味道,这同样不像是纯露的性质。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 辽陈国公墓出土蔷薇水瓶



4

花萼争辉两相宜



矛盾么?我觉得未见得。古籍散乱,浩如烟海,社会生活本就很复杂的……我的看法,“蔷薇水”这个名字,极有可能同时指代了精油和纯露两种东西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蔡绦《铁围山丛谈》“旧说蔷薇水乃外国采蔷薇花上露水,殆不然。实用白金为甑,采蔷薇花蒸气成水,则屡采屡蒸,积而为香,此所以不败。但异域蔷薇花气,馨烈非常, 故大食国蔷薇水虽贮琉璃缶中,蜡密封其外,然香犹透彻,闻数十步,洒著人衣袂,经十数日不歇也,至五羊效外国造香,则不能得蔷薇,第取素馨茉莉花为之,亦足袭人鼻观,但视大食国真蔷薇水,犹奴尔”。


不愧是蔡京的儿子,见过世面,连阿拉伯人用玻璃器和金属蒸馏都知道。大食国所产的那种,即便在玻璃缶中用腊封住,仍然可以在几十步外闻到的,应当是精油。但广州人仿制的,则多半是过饱和的纯露了。我在文章的开头说,中国可能是纯露先于精油,大抵也是这个意思。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蔡绦还是没得见事情的全貌,中国和中东的蔷薇花确实不一样,但更重要的问题则是制取的技术有所不同。宋代时,阿拉伯人应该已经掌握了有机蒸馏,使用酒精作为溶剂来蒸馏的技术,并且认识到密封甚至压力的问题,几乎可以得到和今天类似的纯露了。中国的蔷薇水在无密封水蒸馏的情况下,确实无法和大食国相比。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 阿拉伯蒸馏器


后来,张邦基《墨庄漫录》中说: “近禁中厚赂敌使,遂得其法煎成 (玫瑰油),赐近臣”,则是王室通过贿赂歪果使节(哪国使节就没说了…),得到了西方的制法,并实现了小规模生产。


但我们知道,技术的常态就是先进与落后、高成本与低成本会长期并存。即便中国后来可以制作和阿拉伯一样的精油,但民间广泛铺开的技术,有的只能得到饱和纯露,这是必然的。即便单从成本的角度考虑,两种“蔷薇水”都应该同时存在,但它们只会使用一个名字——因此争论蔷薇水究竟是精油还是纯露,就显得失去意义了。这是我个人的猜测,但我认为现有文献条件下,这应该是最符合实际的猜测之一。


南宋以后两种“蔷薇水”在中国的行销都是常态。阿拉伯蒸馏提香术与用香观念的传入,使中国人逐渐学会鉴别香水的品质。《诸藩志》中说:“蔷薇水,大食国花露也,今多采花浸水,蒸取其液以代焉, 其水多伪,杂以琉璃瓶试之,翻数四,其泡周上下者为真,其花与中国蔷薇不同”。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按说这其实是很奇怪的,如果说阿拉伯蔷薇水就是精油的话,那今天对纯露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精油和纯露差别极大,哪里需要鉴别我认为这说明的问题是——阿拉伯人也卖纯露,只是植物品种和饱和度与中国不同罢了。一方面,中国仿照西域舶来品制作的纯露已经成型,这个相对于精油的“低端市场”是很大的,以阿拉伯商队的精明不可能放弃;另一方面,中国本土不产玫瑰,实际上制造的纯露和阿拉伯的纯露是不同的。也就是文人笔记所说的“不能得蔷薇,第取素馨茉莉花 为之,亦足袭人鼻观”。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这样,进口蔷薇水(精油)、进口蔷薇水(纯露)、国产蔷薇水(精油)、国产蔷薇水(纯露),也就差异化铺满了市场。人们在说“蔷薇水”的时候,具体指什么,需要根据当时的语境和显示情况来决定。


to be continued

                未完待续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更多详情

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您也可以扫描上方小程序码,进入店铺,下单购买



– 开启全新的品香方式,给自己一个新的可能 –




撰文:苏星河

校对:苏星河

美编:科学怪人



按照以下步骤将九龙沉香博物馆设置为星标

您将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推送的消息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