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5

“露”之为物

在上文()中,我们说到阿拉伯世界炼金术所衍生的精油/纯露随着朝贡贸易和丝绸之路进入中国,原本就有自己蒸馏技术线的东方文明因此得到了新的灵感——蒸馏提香。茉莉、指甲花、 玫瑰等精油含量高的花被广泛用作提香的原料,这在中国南方地区更为兴盛。


宋代笔记,周去非的《岭外代答》曾说“(泡花):南人或名柚花,……气极清芳,与茉莉、素馨相逼。番禺人采以蒸香,风味超胜”。这和《铁围山丛谈》所说的是一致的,宋代时南人(主要是两广地区),开始模仿西方和阿拉伯世界进行蒸馏提香。



李时珍《本草纲目》“茉莉”一条则说:“茉莉,其花皆夜开,芬香可爱,女人穿为首饰或合面脂,亦可熏茶,或蒸取液以代蔷薇水”。李时珍说“蔷薇水”,不再是单列一条,而是随口提及。到了明清时期,“蔷薇水”不再是作为番邦贡物,或者“奇珍逸闻”之类的条目出现在笔记里,而像是我们现在说“面霜”一样,是一件生活中常见之物。


蒸馏提香技术的普及和发展,由此也可见一斑。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 西方中世纪使用的蒸馏设备


实际上除了花,我们还蒸许多别的东西。冥冥之中,蒸馏提纯这种源于炼金术的技术似乎始终倾向于去探索整个世界。希腊大哲普罗泰戈拉在创造“火成说”的时候有句名言叫“无物不可燃烧”,而清代学者赵学敏关于蒸馏有一句相似的:“凡物之有质者,皆可取露”。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说得中二现代一点,就是“万物皆可蒸馏”——这里所说的“露”,是个文化概念,它太复杂也太巧合,西方人所创造的精油/纯露,无意中戳中了中国人长久以来精神需求的痛点。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秦皇汉武求访仙山,所为不过长生;道家修今世,最高追求是白日飞升。而飞升最本质的表征是什么呢?不是仙袂飘飘,不是环佩叮当,而是餐风饮露。所谓辟谷,从根本上是一种差异化的表达。凡间众生都需摄食,那不摄食者自然是脱离凡俗的象征。但过于抽象的事物不利于传播,于是仙人饮露。


用火精炼,用水提纯,这是古代世界关于物质共通的认识,中国文化同样如此。中国人认为通过蒸馏提取后的物质,必然是物质的精华。如果我们分析一下神话传说所包含的逻辑,那仙人不屑于食用凡俗的食物,一方面是为了避免沉溺低俗的物质享受,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它们不够凝练,太低效了。“饮露”则直接摄取天地精华,是一种更高效的摄食体系。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 敦煌“飞天”的意象成为文化标志


“精华”、“纯粹”这样的字眼,基本上等同于古人所认为的“高级”。因此至纯的东西是联系形而上世界的某种纽带,譬如祭祀仪式中对上天和神祗的供奉,譬如上天所降下的信息——唐代中期的大事件“甘露之变”是这样开始的:壬戌(二十一日),唐文宗御临紫宸殿。百官列班站定后,左金吾卫大将军韩约不按规定报告平安,奏称:“左金吾衙门后院的石榴树上,昨晚发现有甘露降临。


于是,唐文宗(密谋者之一)和宰相李训(文官改革集团)等,都主张带着百官前去观看这巨大的祥瑞,并密谋在观看甘露时除掉宦官领袖神策军左右中尉和枢密二使。当时大权在握的宦官领袖,执掌神策军的仇士良和鱼弘志无法反对这个建议,只得一同前往。当然甘露之变最终失败了,但甘露这个大祥瑞代表了上天的意志,朝局中任何人至少不能再明面上轻视它。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稍微扯远一点,其实我一直想知道文宗集团筹备祥瑞的时候,用的“甘露”是什么。是丹道中亮晶晶的汞化合物吗?是精油吗?是某种纯露吗?至少要和一般的露水不一样,不论是从形态上,还是气味上,总不能每个太监尝一尝,再去传播消息吧?电视剧里表现观音菩萨的“杨枝甘露”倒是和水差不多,也算返璞归真,但我不信仇士良会被水唬住……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 电视剧中的“甘露之变”,皇权与宦官集团大对决


而在世俗世界里,至少明清时期人们普遍认为“露”具有某种神奇的力量。据说阿拉伯人擅长用香露治病养生,药铺所出售药物大半是诸露水,用器皿盛置,医官只需立方,然后持方到药铺取调配的露水。这其实完美符合中国本土的价值观念。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红楼梦》第三十回中,因贾环挑唆令宝玉挨打, 宝玉挨打后要喝香甜的汤,王夫人叫彩云把别人 送给她的进贡宫廷的两瓶香露拿来,吩咐 “一碗水里只用挑一茶匙儿,就香的了不得”。而这金贵的东西就是螺丝银盖下只有三寸大小的两个玻璃小瓶,标志着皇家用品的鹅黄笺上各写着 “木樨清露”和 “玫瑰清露”,宝玉品尝后觉得 “香妙非常”,得了热病的柳五儿的舅表兄弟喝了用此香露调的凉水后马上 “头目清凉” ……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明天启七年,皇帝已经病得不能离开御榻,霍维华进献仙方灵露饮和蒸法器具。这灵露饮就是用蒸馏法蒸得的香露,只不过它的用料是米。据说《酌中志》所说,这露被称为米谷精华。“用银锅一口,口径尺,内安木甑如桶,高尺余,圆径称之,甑底安篦,篦中央安长颈大口空银瓶一个,周围用淘净粳米或糯米、老米、小米旋添入甑, 候热气透一层,再添一……”。按现在的理解,这实际上是粮食精油,或者米纯露。


皇帝最初进服数日, 觉得味道还挺甘美,但进服日子一长,便嫌水汪汪的,让御药房不必再蒸进。自此之后,天启帝的病日益严重,身体日渐浮肿,所有的药对他都不再有效……但权臣的进献和皇帝的认可,却表明了“露”为万物精华的概念在那个时代深入人心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 红楼梦宝玉挨打剧照


耶稣会传教士熊三拔在著名的《泰西水法》中同样提到了蒸“露”为药,他说诸药是用新鲜的草、木、果、蓏、谷、菜蒸馏而得,名之为 “露”。蒸馏所得之物是诸物体中最上等的部分,气厚势大,就好比烧酒之味浓于其它的酒。他不仅将香露定义为是洒在身上的化妆品香水,而且是香花、香草的精华所在,可以保健养生,又被称为是 “药露”。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明清时期,民间使用香露之广泛,水平可能超出现在。我个人的看法是,不管爱好者们如何痴迷,当下中国的香氛消费市场实际上还没有培养起来,处于初级和不成熟的阶段。在古代,香氛消费市场实际上比现在还成熟,这是文化的主导阶层长期垂范导致的。不过我们从贸易实录中所见到的那些海量香材进口,确实只有一部分是香,而更大一部分则是药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宫廷为了放置这些进贡来的香露,甚至在武英殿专门设有贮藏香露的地方——露房。清人姚元之在 《竹叶亭杂记》中说: “武英殿有露房,即殿之东稍间,盖旧贮西洋药物及花露之所。甲戌夏,查捡此房,瓶贮甚伙, 皆丁香、豆蔻、肉桂油等类。油已成膏,匙匕取不动”。可见宫廷认为这些花露本质上与西洋药物属于一类。



6

制露之器



在前文中我们提及过,中国古代蒸馏设备金、元之间已有完备的文献记载和实物证据。随着明清时期香露的普及,制露之器也有了新的发展。普及本身就代表着一种力量,下沉——普及——简化——改进,这几乎是所有古代科技的发展轨迹。普及意味着更多的人参与思考、更成熟的市场、更充足的资金和使用经验,它是创新真正的引擎。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南宋张世南《游宦纪闻》记载了当时浙江永嘉民间用甑具蒸取花露的情况: “锡为小甑,实花一重,香骨一重, 常使花多于香。窍甑之旁,以泄汗液。以器贮之。毕则彻甑去花,以液渍香”。这种蒸馏器与传统蒸酒器在结构上相仿,都是用一只甑锅蒸料,蒸汽都是经过汇集后从甑锅一旁的流或特设的孔道输到外边的贮器。


周嘉胄在他的《香乘》中就记载了 “取百花香水法”:“采百花头满甑装之, 上以盆合盖,周回络以竹筒半破,就取蒸下倒流香水贮用,谓之花香”,这大概算是蒸馏提香的家庭设备。不再需要专用的上部,而是以盆盒盖,寻常百姓家中得以更方便快捷地实现小规模制取。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 明代改进蒸馏提香技术的另一种力量——传教士


耶稣会教士熊三拔 (Sabatino de Ursis) 是德国人,1606 年到中国协助利玛窦的传教工作,在华15 年间参与了《泰西水法》、 《简平仪说》、 《表度说》、 《中国俗礼简评》和 《陆若汉神父著述注解》五本著作。大明台辅之一,基督徒徐光启也曾向熊三拔请教提制香露的方法。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泰西水法》中所描述的方式,实现了作坊式的“前近代”工业生产:“先造四、五寸高的平底直口的铜锅,锅的下面稍广、上面稍敛。再造用铅或银制成的上有提梁的 “锡兜牟”,铜锅之口罩在 “锡兜牟”外,锡口内离口大约一寸,围一个 底平而不会积水的锡槽,锡口外离口约一寸的地方安一锡管,锡管通于槽并且斜势向下。锡管底部平于槽之底,以利水出。再造普通的灶,安锅之处用大砖盖之,四旁以砖甃成一窝,涂之黏土,以铜锅底为模,铜锅底入灶窝深二寸。”


按照熊三拔在《泰西水法》中的叙述,当时药铺做香露的时候都用高数层的大灶,每层放几套器具,数十套器具皆在一处烧火,数十套器具都可得香露,其薪火、人力都省数倍。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十七世纪的欧洲,正是工厂的烟囱和手工工场的蒸汽遮天蔽日的时代,来自西极的传教士也不止带来了金鸡纳霜和坤舆万国图。这时候中国的提香蒸馏,一方面铺开、简化、普及,开始走进更多的家庭和庄园;另一方面,在设备和理念上都开始向近代化工业生产靠拢。这二者是相辅相承的。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泰西水法》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明末才子方以智发明的蒸馏提香器在顶部有一个盛冷水的 “圩”,用以冷却蒸汽,比较科 学,是现代蒸馏冷凝法的简单原形,被称为 “蒸露法” : “铜锅,平底,墙高三寸,离底一寸 作隔花,钻之使通气,外以锡作馏盖盖之,其状如盔,其顶圩,使盛冷水, 其边为通槽,而以一咮流出其馏露也。作灶,以砖二层,上凿孔以安铜锅,其深寸,锅底置砂,砂在砖之上,薪火在砖之下,其花置隔上,故下不用水而花露自出。凡蔷薇、茉莉、柚花皆可蒸取之,收入磁瓶,蜡封而日中暴之,干其三之一,露乃不坏,服一切药,欲取精液,皆可以是。”


冷凝的加入,代表人们开始从原理上更深入地理解了蒸馏。这种改进也成为整个蒸馏提香技术进入中小型生产的基础,的清代秀水县 (今嘉兴) 学者朱彝尊 (1629—1709 年) 在《鸳鸯湖棹歌注》中提到: “(嘉兴府) 蚕月最多野蔷薇,开白花,田家篱落间处处有之,蒸成香露,可以泽发”——当时许多农户家里都有这样的生产设备,香露产业的繁荣可见一斑,从王宫贵胄的私藏,到乡间农妇可以用以泽发,我相信这就是一种事物生命力的表征。



to be continued

                未完待续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更多详情

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您也可以扫描上方小程序码,进入店铺,下单购买



– 开启全新的品香方式,给自己一个新的可能 –




撰文:苏星河

校对:苏星河

美编:科学怪人



按照以下步骤将九龙沉香博物馆设置为星标

您将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推送的消息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