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7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连续推了两稿之后,被二总约谈了。谈话主题也十分简洁——咱能不能聊点正事?好的二总,这就聊!如前文所说,提香蒸馏在中国的发展轨迹由汉至清经历了曲折演变。“香露”的制取不仅在技术上越来越成熟,也更广泛地进入了社会生活。(详情可参:)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在明清以后,香露从“胡人之俗”,真正成为了“中国之俗”。它实现了初步的规模生产,不再只存于王宫和贵胄之家,条件较好的人家普遍采买,有的还自己制作。


大侠金庸先生的叔祖,曾因文字狱牵连大半江南的著名文人查慎行在他的《敬业堂诗集》卷 33 写过: “但闻兼叶晒,宁解带花蒸。方法谁边得,园林手种曾。……制乘香未散, 候视气先腾。倒挽河车水,徐收井甃绳。夜窗珠滴沥,晨旭露鲜澄。淡比初融雪, 清于乍释冰。恍疑仙掌露,直向玉盘凝。出火经三日,浮瓶贮半升。” 



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想来查家这样的大户,一定是在院子里自己建了香露工坊的。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 查氏祠堂中悬: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爱新觉罗玄烨手题


另一位文豪的爷爷,曹雪芹的祖父,前江南织造曹寅《楝亭诗钞》卷 2 有 “菊露和酒”诗说: “重铅以为郭,鼎器通玄关。蒸芼得物理,采掇良非艰。日出筐筥香,夕火闻潺湲。泊然结为露,侧注归弯环。” ——这些富贵人家,对于香露制作都是司空见惯的,细节信手拈来。也就是曹雪芹这样的倒霉孩子,还没长大家族就败落了,小说里把玫瑰香露真当个好东西


对此,被称为“东方莎士比亚”(满满中二感)的李渔的描述就和曹雪芹不同。李笠翁他老人家不但洗澡要放几勺贾宝玉挨了打才喝的香露,还品出了高下的标准。蔷薇香露最好,因为出浴以后无其原本花气,而“速沉、兰桂之香”则立刻就能分辨出是什么香。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李渔宴请客人做饭时,常在饭刚熟时浇入一盏花露,稍盖一会后拌匀装入碗中,客人以为不是寻常的大米——论装X,还是李笠翁厉害。他说: “露以蔷薇、香橼、桂花三种为上, 勿用玫瑰,以玫瑰之香,食者易辨,知非谷性所有。蔷薇、香橼、桂花三种, 与谷性之香者相若,使人难辨,故用之。”


不得不说,李渔还是个正经有审美的人。他所说的,也是明清文人关于情趣和闲雅最高境界的追求,翻译一下大体就是“让你你能猜到我放了什么,你知道它一定很高级,但你不知道是什么,我可以引经据典地为你解释,但我不解释。”——相比唐风宋韵,多少有点小家子气,但仍不失为有趣。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 古代文人装X指南——《闲情偶寄》,有追求的壕必须看看


哎?!不对等一下……让我们倒带回去仔细看。


李渔在《闲情偶寄》声容部夸奖蔷薇露,说它似花非花,似露非露,有其芬芳,无其气息……不像别的香露,“是沉速之香,还是兰桂之味,一闻即知。 ”


柴门小二要求的主角出场了!李渔(1611~1680),在他写《闲情偶记》的时候,人们已经开始用蒸馏法制作沉香纯露和精油。当然,李笠翁将它排在香露的第二等,因为沉香确实不符合他老人家作为隐士(其实隐个鬼了…)对装X的需求——沉香的气味太明显了,一闻便知。此外,作为香中阁老,万香之首,李渔所在的清代初年,沉香本身就已经是一种香型。和桂花、柚花事一样的。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对柴门来说,沉香当然是最熟悉的东西。蔷薇水在中国香露中历史最悠久,应用最广泛,文人评价也极高……但我们仍然选择先做沉香。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平心而论,前面写了上万字说“香露”在中国古代应用极广,包括作为西来之药、食物之精华和舶来的奢侈品……其中真正用作“香”的,只是一部分——这是我们真正熟悉的一部分。我们需要纯露和精油,因为它们能真正无缝地接入现代生活,是“香”另一种形式的载体。


可我们也需要承认,无论是现代精细化工、中西医药理还是养颜护肤……我们都不专业。当然,没有人生来就专业,不专业可以学习。但专业知识的构架需要时间和精力,关于沉香,关于纯露,如果说有什么是我们现在就足够资格发言的话,那就是它作为香的那一部分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我知道有机物提纯和化工的世界浩瀚广博,中医药的典籍和实践更是穷极一生无法精研,但本质上说,柴门不需要精通那些知识体系——做嗅觉的探索者、传承者和创造者,香文化的传播者,这才是我们既定的使命


目前为止所见的药学研究中,沉香中主要含有两类化合物:色酮类化合物(共82种)和倍半萜类化合物(73种,分为多种骨架类型)。除此以外,还有少量二萜和三萜类等化合物。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沉香中的倍半萜类化合物主要有七种:沉香呋喃型(agarofurans)14种、 杜松烷型(cadinanes)2种、桉烷型(eudesmanes)17种、艾里莫芬烷型(eremophilans)13种、愈创木烷型(guaianes)14种、prezizanes型2种、沉香螺旋烷型(agarospirols)9种。

 

关于沉香或者茶叶“一山一香,五里不同”的现象,从前人们从宏观世界的所见出发,只能归于自然的神奇,其中颇有一点神秘主义的因素。而借助自然科学,微观尺度上去分析沉香,则可以大体解释沉香在气味上的千变万化——因为它复杂。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迄今为止,科学家在沉香中发现的155种芳香化合物,每一种只要发生不大的比例变化,就足以构成香品在嗅觉上的细微差别。当然,宏观世界中的人类未必能够敏锐地感觉每一种变化,但我们至少能够感知其中的一部分。譬如我们今天说加里曼丹的“凉”、达拉干的“奶香”或者文莱沉香的“花果调”,本质上就是粗略的芳香物质分类。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李渔之所以将沉香纯露排在第二等,不是因为它“不香”,恰恰是因为它香,并且香得“太过突出”,以至于影响了隐士的格调。这是有道理的,大自然有万千香料,沉香从2000年前开始一直处于香料中最显贵的位置,不正是因为它的气味与人类嗅觉最贴合么?这种气味无法平凡,也无法掩藏,这正是沉香的核心价值所在。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8

净露为名



于是我们在策划产品的时候就决定了:任它清风拂岗,明月映江,我们只谈关于香氛的那一部分


譬如我们知道在临床上,沉香粗提取物反复被证明可以抑制金黄色葡萄球菌、白色念珠菌等17种病原菌的菌活性。纯露的专业生产者也一直告诉民众,纯露对于处理皮肤轻微炎症、保湿补水效果显著。但我们的产品尽量不谈这个点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我们还知道,色酮类化合物和五种骨架类型的倍半萜在浓度为50微克/ml时,大部分化合物均显示对乙酰胆碱酷酶的抑抑制活性,因此沉香确定具有镇痛、和镇静安神的功效。从沉香中分离得到的一些倍半萜对中枢神经系统具有保护作用。对此我们仍然谈得很少。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因为我们始终相信,应该由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客人都是智慧的,关于睡眠的问题,自然会去咨询专业的医师,平心而论,我们对护肤美容至少目前懂得也不算太多……我们只是比大多数人懂香,并试图吧这种专业做到极致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正如前文所说,“蒸香露”很早就不是什么高科技了,明清时期的家庭作坊就可以实现初步的手工工场式生产,满足广泛的市场需求。9102年了,作为掌握现代科技的生产者,自然不能满足用个改进版的青铜甑来生产(关键也没有卖的啊)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于是作为资深威士忌爱好者,柴爷弄来了一套改装过的纯铜威士忌蒸馏设备。最初我们其实都很怀疑他是不是别有目的,比如自己搞两桶奇楠版威士忌什么的……等了几天也没看到橡木桶,才确定真的是要蒸香露。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 苏格兰酒厂里熠熠生辉的铜制蒸馏器,很多已经数百年


确实,在东西方蒸馏技术发展史上有件事很有意思:几乎所有文明的高级蒸馏设备,最终都做成了铜制的。阿拉伯帝国时期,最初使用玻璃器蒸馏以便观察其中的炼金变化,但今天阿拉伯人也推崇铜器蒸馏;欧洲自然不必再说,而中国也从最开始的青铜甑变成了《泰西水法》所说的“ 先造四五寸高的平底直口的铜锅”。


可以说,铜器是高品质蒸馏提香的刚需。正如威士忌爱好者们常说的,闪着光的铜制蒸馏器,是威士忌的灵魂元素之一……然而为什么呢?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我相信早期铜蒸馏器的使用是自然替换,众所周知,铜这种金属具备高延展性、良好的导热性和密封性,在保养得当的情况下也比较抗腐蚀。一旦实现了大量生产,几乎所有文明都兴起过广泛使用它的风潮。但铜的问题是成本很高,尤其是对战略上缺铜缺镍,长期无法满足自身货币流通需求的中国来说,铜器在民间以“金器”称,以“金器”禁,蒸馏用铜用锡而不用铁,显然是有原因的。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 苏格兰波夏威士忌厂历史照片


在苏格兰、在美国……曾有众多威士忌厂尝试使用优点无数的不锈钢。作为人类研究最深的金属之一,铁合金被科学家玩儿出了花,从耐高温、抗盐蚀、摩擦力强的的航母甲板钢HY100,到深海抗水压媲美钛合金的,再到除了自锐以外几乎具备全部贫铀弹特征的穿甲弹头……但任你花样翻新,用不锈钢做的蒸馏器,出的酒就是不够好闻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铜的特性使它在蒸馏器内壁更容易发生化学反应,以清除高挥发性的含硫化合物(包括二甲基三硫醚等)。早期的酿酒者发现不锈钢蒸馏器所出的威士忌原酒总带着一股硫磺味,正是因为不锈钢无法有效去除二甲基三硫醚,相对来说铜就安全得多。


除此以外,铜化合还能够帮助酯类物质的形成,这也是威士忌果香的主要来源——威士忌这东西除了柴爷,我们也不大懂(主要是太贵),但你要是唠酯类物质,我们可就不困了啊!沉香和奇楠提取物中,能够数出超过35种酯类芳香物质,相信铜蒸馏器对于香氛的意义并不会比威士忌来得小。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9

星辰大海



其实关于纯露,能说的还有很多。可是说千道万,我们也并不是想要进军“美妆”或者“医药”这些领域,而是专注关于嗅觉的探索。今日如此,往后皆然。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我们所理解的“纯露”,更多是一种“液态的香”。早在唐宋之间,古代中国就汲取其它文明的养分开始使用和制造这样的香氛;而在现代化工的推动下,它比几乎所有的香氛形式都更好地融入了现代生活——这是我们觉得它可贵的原因。因此对柴门来说,它是“香”这个母题进入生活的额一个切口,以它为契机,希望传统的“气味”能够在人们的的日常生活里复活。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这是我们一直所说的,香文化复兴的一部分。而关于液态香氛,我们还有个“大计划”。


除了最熟悉的沉香以外,传统合香所使用的细贵香材,包括乳香、檀香、苏合、金颜、安息、龙脑……他们从理论上也同样可以“液化”。古人从来是敢于也乐于探索的,香的挥发形式不止一种,从上古直接焚燃,到隔火熏爇、埋炭熏香,再到后来制成线香、塔香、盘香……更不要提香材和香器的变化了。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古人在香道的探索中得到的乐趣,收获的关于嗅觉的知识和体验,正是传统香事的核心与基石。我们的想法是——合香能不能液化呢


如果雪中春信、黄太史婴香、韩魏公浓梅香……这些香方变成纯露营造香氛,体验会是如何的?又或者把柴门零号、卡萨布兰卡做成液态,能够营造出怎样的氛围?这是我们下一步要探索的事情。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想起芥川龙之介在印度洋游轮上写的文章,“星辰和大海,原不过是上帝的造物”。


有句话我们在“夜放”上线的时候用过一次,现在说依然无比合适。尼采说得对,还有更多朝霞,尚未点亮我们的天际。




更多详情

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您也可以扫描上方小程序码,进入店铺,下单购买


– 开启全新的品香方式,给自己一个新的可能 –




撰文:苏星河

校对:苏星河

美编:科学怪人



按照以下步骤将九龙沉香博物馆设置为星标

您将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推送的消息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