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芽庄,芽……什么庄?


芽庄,芽……什么庄?



1

1.芽庄?什么芽庄?

    当二总安排工作的时候云淡风轻地说:“写个芽庄精油的推文”的时候……相信所有文案心里都是崩溃的。卧槽,单方精油能写出花来?!然蛾二总淡定表示:“首先,我们的芽庄精油能开出花来;其次,你得跟新朋友说说,什么是芽庄精油,这不是客户教育,而是文化普及。你没玩儿过香的时候,知道芽庄是什么庄吗?”

    好吧二总说得对,作为沉香爱好者,确实有必要知道“芽庄”意味着什么。

芽庄,芽……什么庄?


    字面上说,芽庄是指越南中部庆和省的一座滨海小城,面积251平方公里,人口约53万。但是香料世界里,“芽庄”并不是指一座城,而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沉香产区,很可能不需要加“之一”。

    正如我们无数次在推文里强调的,“产区”并不是一个精确的地域概念,芽庄产区更适合的表述其实应该是泛指的“芽庄香型”。行业惯例上,整个越南中南部所产的沉香(包括西部边境地带雨林深处),都可以称为“芽庄沉香”,芽庄是贸易集散地的名字。事实上,越南中北部靠近会安的地方,或者更北的承天、顺化所产的沉香,只要能体现芽庄香材甜凉、饱满、多层次的香味特点,一律会作为芽庄香材进行交易。

芽庄,芽……什么庄?

   这显然是合理的,因为一切分类最终需要有助于我们辨别和使用香材。天然沉香的生成具有随机性,并不是谁在地图上画一条线,以北是惠安味,以南就是芽庄味。实际操作中,采香人在茫茫雨林中更不可能知道自己是不是到了产区分界线——如果严格按产地区分,这种分类反而失去了意义。

芽庄,芽……什么庄?

    实际上,我觉得比起现代沉香对产区的细密划分,古人在地理信息极度匮乏的年代给的称呼反而更合理——《香乘》、《香谱》等典籍往往把芽庄、会安都称作“占城香”。在古人的认知里,越南中部源于古印度的占婆国,出产品质仅次于海南黎峒的好沉香。

    关于这个我一直很好奇,除了文化中心主义的作用以外,当初海南野生沉香的品质究竟有多好?毕竟我们知道,古代“占城”也就是占婆国境内,是出产极品香材的——譬如芽庄白奇楠,又比如我们耳熟能详的富森红土。压过这些香材,可真的是不容易。

芽庄,芽……什么庄?

    在前文《无双——九龙沉香博物馆建馆两周年纪念版“19.0.1”奇楠红土沉香》中,也聊过一点点占婆的历史:占婆在中古的大部分时期,都是独立于越南王朝存在的——占婆人是马来人,它最早的文明是由“占人”部落联盟所设立的几个国家,受到印度文明的影响,使用梵文,信印度教,整个国家制度也模仿古印度设立,后世被称为“印度化国家”。直到3世纪前后,占城北部的林邑统一诸国,占婆国才形成。

    北方汉化的越南不断南侵,占婆不断抵抗,文明也在战争和和平的交替中实现了交融进步。占婆并不是绝对的弱国,明朝前后,占婆人势力兴盛时,甚至三次攻入越南首都,逼迫陈朝向宗主国求援……

芽庄,芽……什么庄?

1

2.港口越大,品级越高?

    当然,如果真谈越南扩张史就有点扯远了。我们给新来的朋友画一下重点:芽庄作为一个产区,实际上是指以凉、甜味特点,层次丰富的一个香型。实际操作上,越南全境所产的较高品级沉香都有可能归入“芽庄产区”。

    在明白这一点之后,我要说的其它部分都算是“扩展阅读”。比如,沉香产区的命名规则虽然并不严谨,但大体上讲,越是高品级的沉香,越容易集中到大城市和大港口。因此某种意义上说名称即品级,港口越大,品级越高。

芽庄,芽……什么庄?

    那么问题来了,整个越南中部港口吞吐量只占了越南贸易量的5%,为什么没有胡志明产区、海防产区呢?首先,胡志明和海防港虽然是越南最大的港口,但沉香专业化贸易的绝对数量并不大,从中部产香区陆路运输到最大港口再发运本身就不经济;其次,岘港、会安和芽庄虽然现在并不算大,但都是著名古城,古代贸易量是可观的。历史上沉香从这里发运,构成产业的集散地。

芽庄,芽……什么庄?
越南港口群分析

    而西贡火柴老师在参与命名“惠安系”沉香的时候,考虑的主要因素其实是历史语言习惯:会安不是越南最大的港口,连之一都算不上,但它是越南历史最悠久的华埠。早在17世纪时就有不少从商的华人到此落地生根,在近代主要贸易方向就是中国,历史上越南、甚至整个中南半岛的沉香,有很大一部分是从惠安发运的,惠安地区也是走量的香材集散地。因此华人会认为惠安是一个大产香区,并将涵盖最广的香型以此命名。

    不过在宋明以前,会安没什么名声。明清时期虽然被称为“大占海口”,但港口规模实际不如近处的岘港和稍远的芽庄。所以越南人自己在习惯上认为芽庄比会安更高级,高品级的沉香(贸易体量相对没那么大),会在芽庄附近集散,并从芽庄发运。于是形成更有“高级感”的芽庄产区。

芽庄,芽……什么庄?

    稍微扯远一点,算是“再扩展”:从自然条件上看,越南的海运基础极其优秀,那越南东部遍布深水良港,譬如芽庄本身就是天然深水港。离芽庄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曾经搅动天下风云的深水港:金兰湾。这个港口不需要改造水道,直接可停泊航母,二战前后,英国、日本、美国、苏联的大型军舰先后一次为基地。

    1978年,前苏联与越南签订互保条约,金兰湾租借25年。越南海军航空兵以金兰湾为基地,作战半径直接覆盖我国海南岛。苏联在整个东亚地区的军事存在,也以金兰湾为重要支点……如果不军用,那这个港口的经济潜力同样不可估量,是真正的天赐之港

芽庄,芽……什么庄?

    当然,考虑到现代航运造船技术突飞猛进,大部分超级港口都是要经过人工改造的。越南的胡志明港虽然占据全国35%的吞吐量,但是因为西贡河口水沙条件的关系,只能允许10000吨级的船舶深入码头,这情况和洋山疏通前的上海类似——有些条件在古代够用,现代还是需要再加工才行。

芽庄,芽……什么庄?
苏联、美国大型军舰在金兰湾

    总而言之,芽庄作为港口,实际上比会安更“高级”一点,单从地理和文化上看,它与南部产香区的的联系也更紧密。一般认为芽庄的品级比会安高,正是因为几乎全越南的高品级沉香都会汇聚到芽庄附近交易,“大海港,高品级”在这个问题上基本是成立的。

    如上所述,“芽庄”这个产区的含义,在某种程度上等同于越南产区也就是古“占城”的高品级部分。因此这个产区的香材虽以“芽装凉”和甜味为基本特色,也因为涵盖之广,比惠安有更多的“惊喜”。有些批次的惠安中,会因为靠近寮国(菩萨省)有更丰富的层次感,这在芽庄中同样存在;顺化地区的的含铁土层里除了产出极度珍稀的富森红土外,也会有部分芽庄。

    同样因为“高级”,芽庄的油脂含量保证了它的基础品质,香味更醇厚,层次更清晰,凉意更明显,这在原始香材的基本价格上就能够体现出来——当然,这得是足够自律的商家那里。鱼目混珠的行为在商业社会的各个角落也都是不缺的。


1

3.什么样的精油能开花?

    终于聊到新上线的古法芽庄精油了,之前内测群的渭城大佬认真问过我,“古法精油究竟怎么定义?”。这要从头说可就有点复杂了,不知道大佬看没看过之前讲纯露的推文(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下)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中)花萼争辉露华浓——关于纯露(上)),古代蒸馏发展史由公元前10世纪开始,埃及和两河都有涉猎,在公元前2世纪由古希腊确定雏形,7世纪左右由阿拉伯帝国基本定型。

芽庄,芽……什么庄?

    精油和纯露,在古代世界基本上走的是同一科技树,重复一遍纯露的历史可以省去许多解释精油起源的功夫。我现在试着回答大佬的问题:

首先,古法精油通过常压蒸馏获取。高压锅的发明在十七世纪的法国,在那以前,香水制作都基本成型了,增压这个新技术基本从未加入到香水蒸馏体系里,因为高温高压严重破坏挥发性的芳香成分。所谓古法,是说不使用增压设备,通过蒸馏法获取精油,这也是超过2000年的时间里,精油/纯露获取的标准方式。至于是有机蒸馏(水),还是无机蒸馏(酒精等溶剂),我认为都可以,毕竟最晚在公元9世纪,阿拉伯人已经使用酒精蒸馏技术,这当然也属于“古法”。

芽庄,芽……什么庄?
小型蒸馏器

相对于蒸馏法,其余的精油提取法显然都不够古。微波法、超临界流体萃取法、酶提取法……借助现代科技,人们有了更多的工具和方式去获取精油。但单从嗅觉效果上看,目前没有一种高科技提取法能够超越古老的蒸馏。古人相信加热本身即是一种纯净的过程,这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在所有这些方法中,只有加温能够重新聚合沉香中的芳香分子,这也是为什么微波和超临界法的精油中,都有木质气味和其它气味杂质。

芽庄,芽……什么庄?

值得一提的是火柴老师提出的无渥堆这个概念。柴爷这也是跨界太久了,渥堆本身是普洱茶制作的说法,精油应该就叫发酵——我查了一下,沉香精油制作中使用发酵这个小技巧,是发源于柬埔寨(何等卧槽),金边南部地区的村民会将沉香木粗粉碎,放进大缸里发酵8天,然后再进行蒸馏

这个技巧你说它是现代科技吗?并不,一点也不高科技。但你说它是古法吧……也很牵强。但经过科学研究,这个技巧切实有效(寮国人民牛X!),发酵24小时后再蒸馏,可以增加出油率接近30%——这样厉害的技术为什么柴爷讨厌呢?因为影响气味!虽然出油率增加了,但是发酵的过程,使精油不可避免地混入了杂味,调香师对此深恶痛绝。

芽庄,芽……什么庄?

    此外,在前文中也已经提过。东西方蒸馏技术发展史上有件事很有意思:几乎所有文明的高级蒸馏设备,最终都做成了铜制的。阿拉伯帝国时期,最初使用玻璃器蒸馏以便观察其中的炼金变化,但今天阿拉伯人也推崇铜器蒸馏;欧洲自然不必再说,而中国也从最开始的青铜甑变成了《泰西水法》所说的“ 先造四五寸高的平底直口的铜锅”。

    可以说,铜器是高品质蒸馏提香的刚需。正如威士忌爱好者们常说的,闪着光的铜制蒸馏器,是威士忌的灵魂元素之一……然而为什么呢?

芽庄,芽……什么庄?


    在苏格兰、在美国……曾有众多威士忌厂尝试使用优点无数的不锈钢。作为人类研究最深的金属之一,铁合金被科学家玩儿出了花,从耐高温、抗盐蚀、摩擦力强的的航母甲板钢HY100,到深海抗水压媲美钛合金的,再到除了自锐以外几乎具备全部贫铀弹特征的穿甲弹头……但任你花样翻新,用不锈钢做的蒸馏器,出的酒就是不够好闻


    铜的特性使它在蒸馏器内壁更容易发生化学反应,以清除高挥发性的含硫化合物(包括二甲基三硫醚等)。早期的酿酒者发现不锈钢蒸馏器所出的威士忌原酒总带着一股硫磺味,正是因为不锈钢无法有效去除二甲基三硫醚,相对来说铜就安全得多

    除此以外,铜化合还能够帮助酯类物质的形成,这也是威士忌果香的主要来源——威士忌这东西除了柴爷,我们也不大懂(主要是太贵),但你要是唠酯类物质,我们可就不困了啊!沉香和奇楠提取物中,能够数出超过35种酯类芳香物质,相信铜蒸馏器对于香氛的意义并不会比威士忌来得小。
芽庄,芽……什么庄?
大型铜蒸馏器


    火柴老师采购的整套常压铜蒸馏设备除了用于制作纯露,经改造后同样也用于精油蒸馏。紫铜蒸馏器+严选的芽庄鹧鸪斑,最大限度保证了精油的品质。此次推出的1毫升装芽庄精油,我们准备了不少文案来形容它的味道,预备做slogan,可是最终没敌过客户亲自上手的文案——好闻到哭。

    怎么说呢……沉香精油的味道在初接触的时候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用著名调香师火柴老师的话说,就是太厚了,如果能薄一点就会好得多。精油不是香材本身味道的浓缩,温度的增加聚合了芳香分子,也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提纯。沉香本身的香型特点就醇厚浓郁,再精炼之后已经不在嗅觉的舒适区,不习惯是正常的。

芽庄,芽……什么庄?

    但是,如果通过各种方式由浅入深地习惯它的前调,会发现这气味让人欲罢不能。伴随着深沉的冲击力进入鼻腔以后,它会一点一点,在鼻腔里开出花来。芽庄的凉、惠安的甜,像冷水在桌面上漾开,缠绕推进,据说,甚至有一点点奇楠味。是一瓶会开花的精油。

    严选芽庄鹧鸪斑的气味张力,在精油上表现出来,不止惊艳了客户,也惊艳了我们的工作人员。柴门小二亲测以后,执笔了slogan的后半部分:好闻到想飞。二总大家都熟悉,诚实可靠小郎君,一尘不染美少年,这个推荐质朴而诚挚,直击人心,胜过无数文案。

芽庄,芽……什么庄?


至于它怎么开花,开在哪里,让人如何飞翔……带它回家,您就知道。



芽庄,芽……什么庄?



更多详情
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


芽庄,芽……什么庄?


芽庄,芽……什么庄?




芽庄,芽……什么庄?


您也可以扫描上方小程序码,进入店铺,下单购买


– 开启全新的品香方式,给自己一个新的可能 –




撰文:苏星河

校对:苏星河

美编:科学怪人




按照以下步骤将九龙沉香博物馆设置为星标

您将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推送的消息

芽庄,芽……什么庄?


芽庄,芽……什么庄?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芽庄,芽……什么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