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沉香异闻录7:媚香与诗文

沉香异闻录7:媚香与诗文

一般而言,我们在提及“文人香”传统的时候,习惯性想起宋代。确实,有宋一代文人在精神、物质上双重丰裕,香作为书房“四闲事”之一,在宋代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文人爱香、制香成为普遍的习惯。

不过在宋以前,文人也同样是爱香的。他们寻求雅韵,为此不惜一掷千金,本日小编从《香乘》中读到数位真·文坛大佬的爱香小记,在此略作分享。

周嘉胄引用了唐笔记《征文玉井》:“张说携丽正文章谒友生,时正行宫中媚香号‘化楼台’,友生焚以待说,说出文置香上曰:‘吾文享是香无忝~’”


沉香异闻录7:媚香与诗文

张说诗:“巴陵一望洞庭秋,日见孤峰水上浮。闻道神仙不可接,心随湖水共悠悠。”

燕国公张说一代文宗,执掌开元文坛三十年,三度拜相,与许国公苏并称“燕许大手笔”。他说“吾文享是香无忝”(我的文章享受这香毫不羞愧),确实是有道理的,但这个记叙中也有不少恶搞的因素。

首先,宫中有媚香号“化楼台”——您这是黑玄宗呢吧?当然,唐代文人黑唐玄宗大抵是一种习惯,白居易大名鼎鼎的《长恨歌》本来立场是站玄宗与贵妃这边的,但开篇就是一句汉皇重色思倾国”。你说为什么……其实也没有为什么,盛唐之盛,玄宗之骄,这是所有唐人根深蒂固的印象,倒未必全是贬义。

后来杜甫的“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禀具丰实”,仿佛在回忆一个梦境,读来催人泪下,恰如李煜的“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而玄宗不止缔造了开元,气质上也是最匹配这盛世的飞扬之主。他好色、好吃,好美酒,对外国使节的倨傲,对领土的强烈渴望,把自己生日定为“千秋节”要求天下朝贺……真正是红尘作伴潇潇洒洒,这气质其实是得唐人喜欢的。

沉香异闻录7:媚香与诗文

因此这里的宫中媚香“化楼台”,是作为一种带有色情隐喻的调笑(我就不说太细了吧)。是坊间大家笑谈“陛下昨晚差点把楼拆了,就因为XX用了这个香“,其实换一个君主,也许文人就不会这样写,也懒得这样写。

而张说把自己的文章放在香上,也同样是一种调笑,这里的含义大抵是“给我的文章来点香艳的享受,它当得起”。这不止是张说个人的有趣,似乎也是文人的普遍气质。

王之涣有个典故叫“旗亭画壁”,说一日王昌龄、王之涣、高适去旗亭饮酒,遇见四名绝色优伶,王昌龄于是提议说“我们平日里争谁的诗高低都没意思,不如躲着看这些美女都唱谁的诗,最多的就是最好的。”

沉香异闻录7:媚香与诗文

俄而一伶拊节而唱曰:“寒雨连江夜入吴……”昌龄则引手画壁曰:“一绝句。”;寻又一伶讴之曰:“开箧泪沾臆……”适则引手画壁曰:“一绝句。”;寻又一伶讴曰:“奉帚平明金殿开……”昌龄则又引手画曰:“二绝句。”

读到这里,只能说王昌龄“七言长城”不是盖的,高适也下一城。但王之涣毕竟是存诗6首,就登上绝句巅峰的男人……他指着最漂亮的那个优伶说,“必唱我诗”。并且许诺如果美优伶不唱自己 的诗,终生不与二人争衡。

结果当然是美女开腔,唱的是“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沉香异闻录7:媚香与诗文


醇酒美人,最是撩拨文人心。这里王之涣和张说的意思其实是差不多的,他们炫耀自己的逻辑都是:“我的诗文配得起这种香艳”~只是王之涣是傲气地指着最漂亮的女人说她一定唱我的,张说则含蓄地把文章放在了熏香上。

杜甫的爷爷(亲爷爷),“文章四友”之一杜审言曾经说过,“吾文章合得屈、宋为衙役;吾字当得王羲之北面!

杜老先生就是典型的唐代文人。“文章有资格让屈原、宋玉当衙役”,他孙子杜甫出来说还勉强够格,“字当得王羲之北面”怕不是梁静茹给的勇气吧……但唐人能接受这种气质,且广有这种轻狂。正如他们有太宗、玄宗这样的主君;侯君集、高仙芝这样的骄兵悍将。

媚香与诗文,寥寥数字,记录的是张说大爷的一个小玩笑;是具有典型唐人风格的笔记体故事;同时也是香道融入唐代生活的见证。

撰文:苏星河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沉香异闻录7:媚香与诗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