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红楼梦中香之香薰:虚演千红一窟,实则万艳同悲

红楼梦中香之香薰:虚演千红一窟,实则万艳同悲

读过《红楼梦》的都知道,在贾宝玉神游的太虚幻境中有一种世间少有的香——群芳髓。

书中所记:(警幻)携了宝玉入室。但闻一缕幽香,竟不知其所焚何物。宝玉遂不禁相问.警幻冷笑道:此香尘世中既无,尔何能知!此香乃系诸名山胜境内初生异卉之精,合各种宝林珠树之油所制,名“群芳髓”

红楼梦中香之香薰:虚演千红一窟,实则万艳同悲

这“群芳髓”代表的,实际上就是“红楼”众女儿。在这由香带来的太虚幻境中,《红楼梦》虚演着一场千红一窟,骨子里实是万艳同悲

所以,我们在《红楼梦》的文本中,往往能根据人物的熏香窥见人物本身的命运与个性

“宝玉”的暖香与痴气


红楼梦中香之香薰:虚演千红一窟,实则万艳同悲

还是以宝玉为例,他的居所怡红院,常年熏暖香,虫子“闻香就扑”,暖中有雅,药香满屋。根据文字描述,我们可以推测,宝玉房中的熏香必然是一种带有柔韵的醇香调,甜美而舒适。尤其是“闻香就扑”这四个字,藏着宝玉的怜香惜玉执迷不悟的“痴气”

红楼梦中香之香薰:虚演千红一窟,实则万艳同悲

黛玉香消玉殒之时,正是宝玉洞房花烛之时。那个时候他迷迷糊糊中有一些清醒,可是看到新房里坐的不是黛玉确是宝钗。就问袭人,床上坐的是谁,袭人说是宝二奶奶。

宝玉又道:“好糊涂,你说二奶奶到底是谁?”

袭人道:“宝姑娘。”

宝玉道:“林姑娘呢?”

袭人道:“老爷作主娶的是宝姑娘,怎么混说起林姑娘来?”

宝玉道:“我才刚看见林姑娘了么,还有雪雁呢!怎么说没有。你们这都是做什么顽呢?”

凤姐便走上来轻轻地说道:“宝姑娘在屋里坐着呢。别混说,回来得罪了他,老太太不依的。”

宝玉听了,这会子糊涂更利害了。本来原有昏愦的病,加以今夜神出鬼没,更叫他不得主意,便也不顾别的了,口口声声只要找林妹妹去。贾母等上前安慰,无奈他只是不懂。又有宝钗在内,又不好明说。知宝玉旧病复发,也不讲明,只得满屋里点起安息香来,定住他的神魂,扶他睡下

文中提到的安息香,原产于中亚古安息国、龟兹、漕国、阿拉伯半岛及伊朗高原,唐宋时因以旧名。

安息香取自安息香树叶廷珪《香谱》云:此乃树脂,形色类胡桃瓤,不宜于烧,而能发众香汪机曰,或言烧之能集鼠者为真。

功效主要是开窃清神,行气活血,止痛。用于中风痰厥,气郁暴厥,中恶昏迷,心腹疼痛,产后血晕,小儿惊风。因此,贾母会为宝玉点安息香安抚精神。

虽然《酉阳杂俎》载安息香主要作药材用。但安息香一直以来也是调香时常用的香料。《新修本草》曰:“安息香,味辛,香、平、无毒。西戎似松脂,黄黑各为块,新者亦柔韧”。

这安息香就如同宝玉心心念念的林妹妹,唯此一味,可以安息。

焦首煎心的黛玉


红楼梦中香之香薰:虚演千红一窟,实则万艳同悲

对于黛玉来说,屋内燃着的更香仿佛就是她一生的缩影。

 “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两无缘。晓愁不用鸡人报,午夜无烦侍女添。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光阴冉冉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

这是黛玉拟过的一个谜语,猜的是更香,说的可是人。

古人没有钟表,更香就是用于计时而特制的一种香。即在香上标出刻度,根据燃点后的香的长短,来计算时间的长短和迟早

寂夜里,更香自燃自灭,不计寒暑朝暮,无人关心它的存在,仿佛黛玉多病、多愁,多泪,焦首煎心,忧思不眠,日日年年

红楼梦中香之香薰:虚演千红一窟,实则万艳同悲

第七十六回写湘云到潇湘馆过夜,湘黛二人同时失眠。黛玉说,“我这睡不着也并非今日,大约一年之中也统共业只好睡时日满足的。”黛玉就像更香,日夜燃烧的自己一怀真情,却最终和宝玉红尘无缘,更尽香断,内心俱已成灰。

红楼梦中香之香薰:虚演千红一窟,实则万艳同悲

李商隐说“一寸相思,一寸灰”,纳兰容若道“心字已成灰”,以相思成灰来比拟宝黛的缠绵相思,恰切二准确。黛玉心内成灰时,焚帕吐血而死;宝玉万念俱空时,跣足立雪随僧而去。心如死灰,流光无情,一切是那么枉然和茫然。

蘅芜冷香雪里埋


红楼梦中香之香薰:虚演千红一窟,实则万艳同悲

相比之下,宝钗则更似一缕沉静圆润的冷香。蘅芜苑的香建构出空间的冷艳,“异香扑鼻”,房间是雪洞一般。这种种带有清韵的凉香调,暗示着宝钗的性格冷中有刚韵,是一个很有主见,不会轻易改变自己行为方式的人。

红楼梦中香之香薰:虚演千红一窟,实则万艳同悲

而“冷香丸”恐怕是宝钗性格的最好写照。读过红楼梦的人都知道,薛宝钗,既有大家闺秀之风范,又有娴雅淑女之娇容。然而,宝姑娘虽有“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的姿色,却也有美中不足,因为她有一个“端嗽”的夙疾。为治此病,宝钗必须经常服用一个癞头和尚介绍的“海上方”——“冷香丸”,即便见效。

红楼梦中香之香薰:虚演千红一窟,实则万艳同悲

第七回,薛宝钗自己介绍:“东西药料一概都有限,只难得可巧二字要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秋天开的白芙蓉蕊十二两,冬天开的白梅花蕊十二两。将这四样花蕊,于次年春分这日晒干,和在药末子一处,一齐研好,又要雨水这日的雨水十二钱……”

再用白露这日的露水十二钱,霜降这日的霜十二钱,小雪这日的雪十二钱。把这四样水调匀,和了药,再加十二钱蜂蜜,十二钱白糖,丸了龙眼大的丸子,盛在旧磁坛内,埋在花根底下。若发了病时,拿出来吃一丸,用十二分黄柏煎汤送下

这个冷香丸的名称和药方,在中国的药书上是查不到的。曹公在第七回花这么多的笔墨来虚拟薛宝钗的这么一颗小小的冷香丸,用意就是为了修饰薛宝钗的性情,衬托她的性格。

红楼梦中香之香薰:虚演千红一窟,实则万艳同悲

服用冷香丸,是薛宝钗高人一筹的修饰。一般人修饰香味,用的是香料,香料外用而不内服,或揣在身上,或洒在发上,或熏在衣上。薛宝钗不喜欢这样做。

她说:我最怕熏香,好好的衣服,熏的烟燎火气的。这意思其实是表示她看不上闺阁的熏香俗套,熏过的衣服既发出香味,也发出烟火味,使人一闻之下就能闻出这是衣香不是体香。衣香露斧凿之痕,体香乃天生丽质,衣香不如体香

冷香丸的妙用就在于它一经服下就能让身体渗透出香味,制造出体香,令人莫名惊诧,“从未见过这味儿”。且追问起来,又能以治病吃药搪塞之,不给人刻意求香的感觉。冷香丸,表面上看,是药丸不是装饰,但实际上,它正是一种特殊的装饰,吞于之体内、形之于体外的装饰。这与薛宝钗含蓄的性格是一致的,内敛沉静,端庄大方,处事得体,完美的封建淑女形象

红楼梦中香之香薰:虚演千红一窟,实则万艳同悲

关于宝钗的结局,历来众说纷纭。

《红楼梦曲二:终身误》:“都道是金玉良缘,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家,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这首曲子的意思就是:贾宝玉虽然真爱林黛玉,可是他最终是和薛宝钗结婚的。而且,夫妻二人婚后虽然内心深处痛苦,但是却相敬如宾,是恩爱的。这应该是对于贾宝玉和薛宝钗婚姻生活的基本刻画。

红楼梦中香之香薰:虚演千红一窟,实则万艳同悲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金陵十二钗诗》第一首的第二句和第四句说得也是薛宝钗。一句“金簪雪里埋”,与曹公设计的大结局暗合。在红楼梦十二曲的收尾飞鸟各投林中,末一句“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小说的结局就犹如一场衰亡的大雪,掩埋了一切,而薛宝钗的死局——“雪里埋”,似乎就预告着这一切的终结,说尽了薛宝钗的痛苦,说尽命运的残酷。 

撰文:孙不二

图片来自网络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红楼梦中香之香薰:虚演千红一窟,实则万艳同悲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