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穿透时空的温暖——19.6.1“若兰”即将限量发售

穿透时空的温暖——19.6.1“若兰”即将限量发售

各位好久不见,今日谈谈“若兰”。

穿透时空的温暖——19.6.1“若兰”即将限量发售

沉檀龙麝,这是整个调香领域里大家反复提及的话题,有时候重复到几乎令人厌烦。可从另一个角度看,关于四大名香中的每一种我们了解的又似乎都只是皮毛。关于麝香,在前文麝香小考(1):古老萌物的药物学履历麝香小考(2):“和田之鹿”,麝香与香料贸易中已经谈了许多。和之前的奇楠一样,本文中我们尽量说一些有“新意”的内容。

//
原始气息与“阴阳分立”
//

在“大四合”的构架中,麝香是唯一一种原产于中国的香料。从有历史记录开始,一直到上世纪60~70年代,中国仍然是最大的麝香出口国,上千年的历史上这一点竟然从未变化

从记载上看,麝香在动物香中被应用最早,龙涎、海狸香和灵猫香的起源都比它晚不少,某种意义上它是最原始的动物香。成书汉代的《神农本草经》已经开始论述麝香的药性,但最早的文字记录来自域外,犹太法典《塔木德》中麝香被作为香料提及。

我的看法,这本身是件神奇的事……《塔木德》至少是早于公元前6世纪的文献,不仅早于“丝绸之路”的开通,也早于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印度。因此我们甚至很难猜测,早期犹太王国获取麝香的途径,是来自内亚的马麝,还是中东原本有麝的分布?

《塔木德》问世后不久,先亚述帝国攻伐,再是新巴比伦帝国崛起,犹太王国消亡。“巴比伦之囚”成为中东千年乱局的源头之一,而西方的希腊-罗马世系在之后的数百年里,几乎没有提到过“麝香”这种事物。没有人知道它最初如何传入,也少有人明白它是如何淡出西方视野的……一切的疑问我们都不得而知,淹没在历史的滚滚风尘里。

穿透时空的温暖——19.6.1“若兰”即将限量发售|新巴比伦王朝

直到公元6世纪左右,希腊人的探险家笔记里重新出现了“麝香”(moschos),它被描述为原产于印度的一种动物香料。这一则记录就完全在理解范围内了,西藏地区一直是麝香的主产区,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相信“西藏麝香”是最好的麝。印度本身也有麝的分布,但它在麝香贸易中主要的角色是中转输出地。一条起自西藏,经陆路和“亚历山大行军线”从克什米尔到达小亚的贸易路径被称为“麝香之路”。在超过1000年的时间里,形成了中国(香料世界的东方中心)与世界香料文明的物质交换路径,我们进口沉香、檀香等树脂香料,输出麝香,人类世界对香料的认知因此在大时间尺度上同步演进。

6世纪以后,拜占庭和阿拉伯帝国阿拔斯王朝在麝香贸易中也扮演重要角色。在伊斯兰教认知中,麝香是具有神性的,拜占庭香料商人则宣称它有助于提升男性的性功能……事实上,雄麝的香腺位置十分靠近睾丸,这也是古代麝香难得的原因之一。过去取麝香囊之后麝鹿就会死,直到近代才有了活取麝香的技术。过去获得一公斤麝香,大约会有35~50只雄麝死去,这也是西方尤其是大的香水品牌不再使用天然麝香作为定香剂的主要原因。

穿透时空的温暖——19.6.1“若兰”即将限量发售

| 麝香

据说,梵语中的muṣká原意为睾丸,指的是麝鹿分泌麝香的腺体,在后来演变成了中古波斯语中的mušk。这个词源细节中既藏着麝香的贸易路径,又有古代世界不同地区生殖崇拜的象征意味。

这种认知和麝香本身的香调相呼应,这种香料的复合态中包含着某种二元对立。一方面,人们对原始麝香的气味描述带有明显的来源导向性:麝香初闻刺鼻,有种刺激性和扩散性极强的氨水(就是尿)味,还有土腥气和皂感的人体香。只有经过稀释和贮存,它才挥发出花香调。另一方面,和龙涎所必须的“光催化”不同,麝香只需要常规稀释就可以有复合花香调,即使完全不熟悉香氛也可以很轻易地感知到。

中文里有一个词说“如兰似麝

“兰麝”之香也是古代语境中“香”的代称,是人们日常所感知的两种典型的香氛。虽然兰草是植物香,麝香是动物香,但他们在香氛上有相似性。相对而言,“兰”的味道更清透安静,麝香则更复杂和躁动。除了动物香所固有的那种勾动荷尔蒙的要素外,稀释法得的麝香还带有明显的花香调,比龙涎更尖锐,更活泼,在调香时穿行在不同气味的间隙。即使和富森红土、奇楠一起用,人们仍然能够清晰地辨别出麝的味道。

穿透时空的温暖——19.6.1“若兰”即将限量发售

所以麝香的气味中,有“阴”、“阳”两面。“阳”的一面是它具有独特的动物性,中古世界和“性”相关想象进一步阐释了麝香的这种特性。在现代香水中的麝香调里,人们用多种提取物来模拟这种温暖、醇厚的感觉。包括硝基麝香、大环麝香、多环麝香、线性麝香……一共超过100种被称为麝香的提取物,其中大部分与天然麝香毫无关系,是人们从不同植物提取物和无机盐中发现的代替品。

有一个著名香调叫做“忽必烈麝香”(MKK),在西方香评中毁誉参半,被认为是“重口味的标杆”:草原夜色下的蒙古大帐,篝火旺盛、奶茶飘香,铺满兽皮和毛毡的床榻,和一位身材健硕的巴图鲁……下面各位可以想入非非了。

穿透时空的温暖——19.6.1“若兰”即将限量发售

| 19.6.1 – “若兰”

这大概也是西方(包括阿拉伯)所理解的麝香吧……但在中国和日本,我们并不这样用麝。在动物性与雄性荷尔蒙的另一面,东方香调中的麝香代表的是一种“最高级的脂粉味”。在合香中,麝香所表现出来的是它的极致的温柔与静美。

东方世界的调和,成就了某种动与静的转换。它像是兰花香,却又不是兰花香。所谓“脂粉味”的意思大概是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千树万树花开。它能和人的肌肤融为一体,分不清哪一部分是香氛,哪一部分又是天然的体香, 宛如恋人低语。

挪威歌手Maria Arredondo有首歌叫《burning》,上世纪末在各个酒吧和咖啡馆可谓脍炙人口。歌词里说:

In your deepest sleep

在你沉睡之时

what Are you dreaming of

你梦见了什么

My skin’s still burning from your touch

肌肤之亲 让我陶醉

Oh I just can’t get enough

麝香的“脂粉味”大抵也有这个意思,“在我的肌肤上,我能感觉到你的存在”,这就是带着东方幻想的“脂粉”,比贾宝玉要吃的胭脂更缥缈,却比青峰之峺的道统要实在。

//
一直被模仿
//

麝鹿(包含原麝、林麝、马麝等所有亚种)在70年代列入华盛顿公约(CITES)濒临危物种后,包括几大奢侈品香水在内,西方的香氛工业渐渐很少使用天然麝香了。中国因为国情和中医药的原因,一直允许少数商家比如同仁堂等医药企业特许经营天然麝香。但审批比一般中草药经营许可要严格地多。

客观地说,野生麝的保护状况不容乐观,在林麝的主要产地之一秦岭和大巴山脉,抽样调查种群数从90年代中期的越35000只,锐减到2004年的不足300——话是这么说,野生动物保护也很重要,但天然麝香贸易的消减和野生麝种群基本上没有关系。一方面,麝香大部分还是靠养殖提取,当整个秦岭的野生麝全杀了也凑不够5公斤麝香,它也就不再是产业原料来源了;另一方面,大部分原本需要天然麝香的行业都开始使用合成大环麝香,成本大概是天然麝香的百分之一……这才是天然麝香贸易锐减的主要原因。

在现代香氛工业里,麝香无处不在。它是几乎所有香水的基本原料。上至最昂贵精致的法式花香,下至高中校园里充斥的刺鼻山寨货……几乎都含有合成麝香。香皂、洗发香波、香粉、化妆品、沐浴油牙膏……你能想到的所有带香的东西,都可能含有合成麝香。食品包装上标注的“含有人造香精”,如果是葡萄和巧克力味,也有大概率含有麝香类物质。

穿透时空的温暖——19.6.1“若兰”即将限量发售

| 祖·玛珑

如果我们整理一下和麝香的合成史,那么首先,Albert Baur在1888年无意中发现的硝基麝香(nitromusk)。Baur原本是研究炸药的( “硝基”这个词也让人想起诺贝尔),然而在此过程中他发现某些分子有着怡人的气味,一种类似麝香酮的甜蜜温暖的柔和芳香,第一款硝基麝香被冠以Musk Baur的名字。

但是硝基麝香后来被发现有肿瘤危险和光毒性。1926年,天然麝香的主要香味成分麝香酮(Muscone)被合成,继而人们又发现了其它的大环麝香品类,譬如海佛麝香、环十六烯酮……大环麝香在化学成分上最接近天然麝,其价格也是所有合成麝香中最贵的。大多数奢侈品牌的香水都使用大环麝香作为天然麝的替代品。

穿透时空的温暖——19.6.1“若兰”即将限量发售

这里有一则冷知识,还记得通行海外的“东方神药”马应龙痔疮膏吗?为了在美国上市,马应龙只能乖乖得按FDA要求公开配方,中文配方说(吹)的“牛黄”不见了,酮麝香(musk ketone)和冰片一样,被列为非有效成分。这种酮麝香是硝基麝香的一种,和麝香酮(Muscone)是不等效的,最大的可能马应龙使用硝基麝香只有一个作用,就是为了香味……

临床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麝香酮(或者天然麝香)能导致流产,麝香风湿膏和马应龙痔疮膏等药物上标注的“孕妇慎用”多半是两个原因。一是冰片在传统中医药中,被认为口服过量后可能引发流产;二是医学上对孕妇和胎儿的用药原则是慎之又慎,可用可不用的药一律不用,能少用的药必须少用。本着防患于未然的原则,大部分含有冰片的药物都会如此标注,和麝香是没关系的。至于以《甄嬛传》为代表的清宫戏……呃,他们要说什么谁管得了呢。

另一个颇有意思的冷知识则是关于“白麝香”。爱好香水的朋友知道,20世纪70年代,随着美国“嬉皮士”运动回归自然的主张,香水中的麝香调重新受宠。1987年英国公司“the body shop”推出了著名的白麝香(white musk)。

当然,和目前大多数香氛产品一样,“white musk”也并未使用天然麝香。但“白麝香”这个名字,却是从天然麝香贸易中来的。我看过一篇论文叫《近代麝香之路考——兼论印度大三角测量局班智达、日本僧人河口慧海和侵藏英军葛大克考察团在沿路的活动等》,里面引述了一段柔克义的《1891-92藏蒙旅行日记》说,在19世纪末的麝香之路上,人们就习惯把最好的麝香叫“白麝香”。

穿透时空的温暖——19.6.1“若兰”即将限量发售

不过这里麝香的价格也让我迷惑,最好的麝香价格是银子的四倍,这似乎是说少了吧……一两麝香如果值4两银子,那比今天的交易价格要低得多了。但柔克义又说,麝香之路上一头牦牛换六两麝香,一头羊换二两麝香。(出自《喇嘛之地》75页)。藏区一头羊显然换不到8两白银……又或者,在“麝香之路”上包括麝香在内,物质交换的价格本身就有很大的随机性,而不是有固定规约吧。

//
“限量版”的味道
//

随着合成麝香的大量开发,麝香成为香氛工业的基础香调,应用越来越广。但与此同时,天然麝香的贸易几乎绝迹了,在西方世界,只有为数不多的独立调香师极少量使用天然麝香制作香水。除此以外的麝香,都是各种合成

当然,合成绝不是某种“过错”,只是我觉得我们应该清楚地知道,如今香氛工业所说的麝香调,不管是大分子还是十四碳,都和古人所说的麝香是不同的。在中国本土,麝香贸易的现状也随着动保事业的推进越来越少,即使是麝的养殖也似乎难以维持,因为价格高昂的天然麝香在工业体系中面对愈来愈精密多变的合成毫无优势。

目前能够流入市场的,很多都是陈年老麝,价格比活取的新麝更高。合香讲究贮藏,贮藏以后的麝少土腥味,少“火气”,花香更加醇厚和浓郁,但即便在香港这样的成熟市场,天然麝香卖家也越来越惜售。整个市场几乎凝滞,有价无市,流动不起来了。

穿透时空的温暖——19.6.1“若兰”即将限量发售

| 19.6.1 – “若兰”

我们做1961的时候,所强调的是“本味”。沉香作为一个干净的气味基底,承托出麝香本身的奇妙。它沉郁而又清雅,尖锐而又柔和,带有勾动荷尔蒙的刺激和“动”的感觉,有极致的穿透力,同时又有深谷幽兰的澄澈和安静。

东方的合香美学把一种原本阳刚锐利的气味,用成了高级的“脂粉味”。因为“阴阳”原本是转换的,中国人出一个“国士无双”的题目,可以用“倾世红颜”来解,这是我们文化的擅变多元,也是我们文化的美。

所以我说,1961“若兰”的味道像是一片山谷。天朗气清,流云聚散,阳光洒在半面谷地的山坡上,照着清新透彻的兰花香,那味道里有太阳的温暖。而在阳光所未触及的阴影里,漫山填谷的花树无声开放,成为整个气调的背景。一半阴,一半阳,调和着某东方世界的某种玄学变化。

穿透时空的温暖——19.6.1“若兰”即将限量发售

这种气调来自古老的过去,在风云变换的时空里流传至今。但后工业时代滚滚向前的车轮已经碾碎了太多过去的琉璃瓦,我们不能保证麝香这种古老的气调,是否还能以它最原始的形态流传下去。

穿透时空的温暖——19.6.1“若兰”即将限量发售

穿透时空的温暖——19.6.1“若兰”即将限量发售

| 19.6.1 – “若兰”

即使现代化学给与了它更新和更广阔的生命,但我相信那来自千年以前的,穿透时空的温暖的脂粉味,始终不可替代。似兰而非兰,如百花馨香,这就是麝的魅力。

撰文:苏星河

校对:苏星河

摄影:犬

美编:科学怪人

按照以下步骤将九龙沉香博物馆设置为星标

您将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推送的消息

穿透时空的温暖——19.6.1“若兰”即将限量发售

穿透时空的温暖——19.6.1“若兰”即将限量发售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穿透时空的温暖——19.6.1“若兰”即将限量发售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