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读黑字,也读白纸——关于1911芽庄线香的随想

读黑字,也读白纸——关于1911芽庄线香的随想

读黑字,也读白纸——关于1911芽庄线香的随想

最近和柴爷聊单方的事(还蹭了不少香),说到奇楠红土线香又卖完了。我问了一个不少客人问过我的问题:“一直卖零号不就好了吗?做那么多单方复方好累的嘛……”

柴爷扶额,“哪有那么多零号啊”……然后我花了5分钟才听明白,单方体系里原本是不该有“零号”这个东西的,在原计划里,柴门1号就是顶级的单方线香了。柴爷原话是:“商品编号都是从1开始,谁会特意编出一个‘0’号来,那都是准备自己玩儿的。”

读黑字,也读白纸——关于1911芽庄线香的随想

“柴门零号”是“加塞”的,本质上是调香师在小圈子里追求某种极限的试验品。就像当初哈吉宁在F1赛道上和舒马赫飙车的那台22000转的银色烈马(最终一级方程式联盟出于各种考虑限制了F1的引擎转速)。没有人不痴迷它澎湃的力量,但无论法拉利、迈凯伦还是梅赛德斯,都不可能将这种极限引擎投入商业量产车型。当然那台在飞翔的芬兰人手里都连续爆缸的迈凯伦赛车,实际也不适合量产。

读黑字,也读白纸——关于1911芽庄线香的随想|哈吉宁与舒马赫

柴门零号在理念上其实也相差不远,在单方体系中,它追求的是某种嗅觉上的“工程极限”。无论是顶格配入的红土,最高品级的芽庄底材,还是特别版所使用的生熟奇楠……零号所追求的“一缕入魂”,是一种瞬间引爆深层次嗅觉,把大脑推向“空白”的感觉。我们在文案中所描述的空灵与宁静,从某种意义上说,大概也可以被理解为大脑在嗅觉领域的“宕机”……

人有时候,是需要这种宕机的。

就像禅宗说临济棒喝,是“脱了衣服去”;道家说焚香听雨,有白日飞升……现代人有时候在时速200迈的飞车上,也能感受到那种澄澈宁静。物极必反,动极而静,古人诚不我欺。

但就我个人的体验来说,1901无疑有极好的气味,它在鼻腔里会形成一种强烈的饱胀感,红土的浑厚味道推着奇楠不断刺激黏膜,气味带有某种“钻”的感觉,不同于一般时候沉香让人昏睡,这种强烈的气味反而让人清醒。但作为一个平凡的(懒)人,如果我点得起的话,恐怕也不会选择零号作为日常,就像我不会开着08赛季的F1迈凯伦上街那样……用二总的话说:太刺激了,不好得

读黑字,也读白纸——关于1911芽庄线香的随想

| “柴门零号”

相对而言柴门1号就更适合作为“街车”了,就像线香中的AMG。在性能和舒适、极限和平凡之中,选择了一种恰恰好的平衡。

相比柴门零号所追求的工程极限,它藏敛锋芒,在调制和选料时就考虑的多个方面的平衡。当我说零号“圆融”的时候,意思是它在气味体验上臻于郅治,以至于无法挑出它有任何过于刺激的地方……就像你不能说布加迪或者法拉利的操作很冲,因为它们控制住了自己的动力输出,成就了机械的艺术品。

柴门一号的圆融就与此不同,那是一种真实的平衡。

芽庄作为底材所带有的甘甜比常见的惠安的“砂糖甜”显得更重和更醇厚,明显比惠安更重的油脂,让气味被鼻腔所感知位置也更低也更深入。柴门二号整体气调明显带有“森林”的感觉,气味更飘忽,有木质感,而一号的味道则更沉稳,更浓郁,有油质感。

读黑字,也读白纸——关于1911芽庄线香的随想

| “柴门壹号”1911

1911的红土味要比常规批次的一号明显一些,很容易就能感到红土的味道。但即便是富森红土,在较低比例下也无法形成与主题芽庄的分庭抗礼。红土的味道穿插缠绕着“君”材芽庄,既不特别融合,也没有特别跳脱。

芽庄特有的凉也不同于冰片和红土的凉,没有那么锋锐,爆发力也不算顶尖。但这种凉意始终作为主调存在于香氛里,作为气味的基线存在。既能与别的味道融合,又能独立被感知

读黑字,也读白纸——关于1911芽庄线香的随想

| 芽庄鹧鸪斑

我们的文案小姐姐曾经形容说,柴门二号的味道像是赤着脚走在一片森林里。这说的是惠安系所表现的那种木香、潮湿、清甜和平静……我觉得这说法就很好,照此比喻,则柴门一号就像是在森林中的一间安静小房子感受自然。

司空图《二十四诗品》说,“绿杉野屋,落日气清。脱巾独步,时闻鸟声。鸿雁不来,之子远行……”,此言是也。零号的感觉总有一点玄学,譬如“流水今日,明月前身”,一号则有更多“实在感”,譬如“海风碧云,夜渚月明”,二者自美其美。

当你行于户外,风里的气味会更轻和更善变,而一间木屋里永远有更稳定、更厚重和筛选过的风景。绿色杉木所环绕的野屋,既有人工,又有“野气”。长庚落日由窗见,鸟鸣树响静可闻。天上鸿雁于归,屋前长河静默,则是可感知的更阔大的自然。

读黑字,也读白纸——关于1911芽庄线香的随想


有时候我会觉得,“零号”和“一号”就像是事物的两个侧面。极致和平衡,永远交互相见,一个无形的傅科摆不断地在二者之间运动。有人爱极了零号,有人喜欢一号;同一个人,有时爱极了零号,时而又想念一号。可能世界本就如此,二者都需要。

我自己会对一号更长情一些,因为平衡所代表的不只是中庸和无短板,更是一种开放包容的基底。就像鲁迅先生说的,一个好故事像是水中青天的底子,宿鸟鸣虫、花开月落,都在那如镜的青色里交映出来。

读黑字,也读白纸——关于1911芽庄线香的随想

就像顾城所说的,陪伴他的白纸。他可以画下笨拙的自由、永不流泪的眼睛,绝不会突然掉过头去;画出没有见过阴云的爱人、清晰的地平线和水波、无数欢唱的河流;他还能画下一架比一架更高的山,东方民族的渴望……甚至有一扇窗子,能够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都习惯光明。

所谓平衡,有时候容易被人忽略。但日久天长以后,人们会发现它是一切美的基色。

读黑字,也读白纸——关于1911芽庄线香的随想

你也许觉得一间屋子平凡无奇,可窗外无数属于天空的羽毛和树叶、无数淡绿的夜晚和苹果,春天里如玉的新芽,秋天燃烧的风衣,随着流云夜风倏然变幻……装下了这一切的窗子,本身就是美的。

读黑字,也读白纸——关于1911芽庄线香的随想

有人长夜读经,唯参黑字。字里世事纷繁,春秋变幻;字上墨色浓淡、有锋有转……

然而你参黑字,我读白纸,亦是读经。白纸平和镇定、流水不争,有无限的包容与可能。

喜欢一号的道理大抵也是如此,唯所思不远,若为平生。海风碧云,夜渚月明。如有佳语,大河前横。识香日久,愈觉单方中一号可爱。从前专读黑字,愿今后也读白纸。

读黑字,也读白纸——关于1911芽庄线香的随想

读黑字,也读白纸——关于1911芽庄线香的随想

读黑字,也读白纸——关于1911芽庄线香的随想

↑扫码进入商品购买链接↑

撰文:苏星河

校对:苏星河

美编:科学怪人

按照以下步骤将九龙沉香博物馆设置为星标

您将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推送的消息

读黑字,也读白纸——关于1911芽庄线香的随想

读黑字,也读白纸——关于1911芽庄线香的随想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读黑字,也读白纸——关于1911芽庄线香的随想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