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楚辞中的香草

楚辞中的香草

芳香清远、样式繁多的香草构成了屈原笔下瑰丽浪漫的楚辞世界,这些香草也是先秦香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天我们就来聊聊楚辞中的那些香草吧。

楚辞中的香草

“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屈原以秋日兰花为佩,动静之间暗香逸动,香花名士尽显风流。其实,我国的佩饰文化由来已久。远古时,先民从猎取的动物身上抽出兽骨,悉心打磨后挂在身上,既好看又能彰显自己猎兽功绩。

楚辞中的香草

入文明社会后,佩饰的材质也有所转变,美玉是王公贵族的心头爱,玉成了君子的象征。崇尚仪礼之美的周王朝还对佩玉的质地、系带丝绸的颜色都做了严格规定,以此区分不同阶级。

《礼记·玉藻》中记载“天子佩白玉而玄组绶,公侯佩山玄玉而朱组绶,大夫佩水苍玉而纯组绶,世子佩瑜玉而綦组绶,士佩瓀玟而緼组绶。

不过玉佩价格高昂,并不是寻常人家能负担得起的物什,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没有钱买玉,那我们就换个东西来戴。四季更迭,春有辛夷颜色好,夏有清荷迎风展,秋有兰芷满汀州,冬有香雪溢梅枝,这些植物随处可见,而且香清气远,用来佩戴是再好不过的。

楚辞中的香草

一个时节里香草也是种类繁多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屈原混合了好些种香花香草来做佩饰。

“擥木根以结茝兮,贯薜荔之落蕊。矫菌桂以纫蕙兮,索胡绳之纚纚(lí)”

这个佩饰的做法便是在香木的树根上挂上白芷,收集好随风飘落的薜荔花蕊,将它们穿成一串儿,和着菌桂蕙兰,用搓好的胡绳草把这些香花编织串结起来。

楚辞中的香草

除了人好香草,楚辞里的山神灵怪也是对香花香草们情有独钟,在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都有它们的痕迹。少司命以荷为衣、以蕙为带,衣带当风飘飘而来,又倏忽远去;

湘夫人在湍急河流中乘桂舟急切地盼望湘君到来,为寻觅爱人,驱动桂木船桨、兰木船舷,激起片片雪白浪花。

楚辞中的香草

湘夫人在等待湘君的同时,湘君也在极目远望,寻找湘夫人。他幻想湘夫人到了以后,要和她一起去看自己建在水中、专属于他们俩人的家。

这个家有翠绿的荷叶屋顶、荪草做成的四墙,庭院里缀满紫贝,白芷、杜衡、石兰随处可见,各种香草荡漾在清澈澄蓝的水波中。

楚辞中的香草

“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山鬼伫立在凄风迷雨中,手里拿着刚折下的香花,想要送给自己思念的人。《诗经·郑风·溱洧》中说“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男女在离别前通常会赠芍药来表示自己的爱慕与不舍,因此芍药的一个别名就是“将离”。

楚辞中的香草

芳花香草是楚地男女交往时必不可少的东西。爱侣惜别时,忽见一枝色艳香秾的花朵从旁边斜逸而出,心中更觉人花相应,离情难舍,想要用香花传达心中绵绵爱意。离别赠花就成了情之所至时的顺应之举。

楚地巫文化浓郁,香草也具有非同一般的魔力。林河在《九歌与沅湘民俗》中记载了这样一个风俗。

沅湘间少数民族的男女在遇到情人疏远时,往往会运用香草神木等灵物挽一个同心结,放到枕头下面或者把同心结供奉起来,时时祈祷情人能够回心转意。

楚辞中的香草

沅湘一带还流行着一种花婆信仰。壮族神话里,姆六甲是人类的起源,她创造了山河大地,日月星辰。随着母系社会被父系社会所代替,姆六甲的神格被逐步降低,成为男性始祖神布罗陀的妻子,最终嬗变为生育女神——花婆。

花婆住在一座花山上,她将一株红花与白花栽植到一起便意味着世间有男女结成了夫妇,而赠白花代表生男孩,赠红花则是生女孩。真正是以花为魂。

楚辞中的香草

芳花香草在生长与死亡的过程里透露出一种生命的原始感,恰好和变幻莫测、欢愉与悲哀并存的爱情有共同点。

并且它们花姿美好、香气迷离,拥有视觉与嗅觉上的双重刺激,也因此成为人们表达、召唤与回溯爱情的使者。

楚辞中的香草

香花为配饰、香草寄相思,

正是花草与巫俗共同构建出了这样一个奇特迷离、瑰丽盛大的世界。

楚辞中的香草

↑扫码进入九龙沉香博物馆旗下文创商城↑

按照以下步骤将九龙沉香博物馆设置为星标

您将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推送的消息

楚辞中的香草

http://mip.i3geek.com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楚辞中的香草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