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关于端午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五月端阳,自古是一民俗大节。历代学者有过太多关于端午起源的猜想,但归根到底它可能就不存在一个特定的“起源”。就像宫本一夫分析另个大节气“夏至”的起源时说的那样:考古学可以找到山西南部和河南北部的早期祭祀中,有石制和玉制的圆盘,代表了原始的太阳神,但是并不能说“夏至”起于太阳神崇拜。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所谓节气的本质,是文明对自然的变化的记录和阐释——北半球的夏至日昼最长,夜最短,因此“夏至”是个天然的时间刻度,从这个刻度出发,才有“夏”的理念,而不是相反后来我们有了宗教、文明和学说,有了如此多加诸其上民俗,于是也就有了“夏至”节气。如同历代先民在床头对自己的孩子所讲的故事,我们记得得越多,思考得越清晰,就愈是亲近我们文明的本质。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端午也是一样的

它本身是一个时间刻度:五月初五,在夏之中。在最初的历法《夏小正》中,端午和夏至几乎是重合的,正如学者们猜测清明和寒食在早期应该是一个节日那样,二者的内容相互影响,交融之后又彼此分割。直到唐宋时期,人们还是记得“端午临中夏”,只不过这时的端午已经被赋予不同的文化意义,不再是个简单的时间节点了。

这个时节里人们行过茫茫青野,得见万物的生机。这就是晚于端午的阴阳五行理论所说的“木气”东方青木之气滋长,天地之间阳盛于阴,这是五行数术对时节所做的一种阐释,于是青木之色也成为端午的第一种基色。与之相应的习俗包括人们熟知的香囊和“斗草”。端午是百草之节《荆楚岁时记》就将先秦时期楚地沐汤浴兰的祭祀传统和端午习俗联系起来,直到今天我们还是会说“端午时节,百草为药”,所有植物都可以拿来煮水,让家里的孩子沐浴,期盼他们健康成长——这是原始巫觐在生活的遗余。

不独如此,据《岁时记》所说,龙舟竞渡的风俗大抵也是来自于吴越之地的龙图腾崇拜。闻一多先生在《端午考》也肯定了这个说法,吴人依水而生,故恐水祭水,春祭三江,秋祭五湖,而龙是司水之神的具象。江南的“龙王塘”、“龙王庙”星罗棋布,其密度几乎可比土地祠,赛龙舟的是投影于人间的“龙”的一种游行,它和屈原没有关系,与我们文化的源头有关。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不过我们的文化最有意思的地方,可能就在于复杂和平衡。有悖于青木所代表的蓬勃生机,古人这一天是尚“静”的。《礼记·月令》说:“是月也,日长至,阴阳争,死生分。君子斋戒,处必掩身。毋躁,止声色。毋或静,薄滋味。毋致和,节嗜欲,定心气。百官静事毋行,以定晏阴之所成”。

《礼记》所说的,其实是古代官学对五行谶纬的“正解”……然而,好像所有东西在流向民俗以后都会变得热热闹闹的,和原本不同。嘈杂民俗阐释中,不再有原始的阴阳五行。民间礼学家脑洞大开,打造了诸多变体:譬如说端午是“毒日”,蛇虫出动,因此要以各种方式“祛毒”——今天人们在端午所用的艾草、菖蒲、白芷等,就是从“百草”中选择出来祛毒的

如此还嫌不足,就有了“端午用雄黄”的传统,雄黄比百草更强力的药石,显然对蛇虫鼠蚁更有效。自来百姓重“意头”,谐音也是民俗的的典型模式,因此江南地区在雄黄的基础上,发展出了“五黄”的概念:黄鳝、黄鱼、黄瓜、咸鸭蛋和黄酒这里面唯一“有用”的“雄黄酒”还被简化版的黄酒替换了,江南人民也真是得鱼忘荃了…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 “五黄”如果能早点普及,白素贞就不会和官人饮雄黄酒……全本《白蛇传》,也就唱不出“点点飘残桃杏雨,阴风瑟瑟柳飞扬”的经典桥段。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浅草红团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不过调侃归调侃,我从不觉得民俗因为偏离了原始真实或者带上一点不符合文本的想象就缺损了价值——恰恰相反,正因为历代先民在床头给孩子讲了这样那样光怪陆离的端午故事,这个节日才能真正成为我们文明记忆的一部分如果我们只有阴阳五行,只有最初那些雕刻成圆形的石头,那这个民族的历史该有多单调和枯燥?

相对于端午起源的“真实”而言,屈原不就是个故事吗?寥落同千古,风骚共一源,江山不受吊,寒日下西园。这个故事里有士大夫精神的高洁,有千古文人关于家国的情怀,屈原或许是这样的人或许不是,但它作为一个传统文化的重要坐标,并不必要本于绝对的真实。九章渺渺,高于云汉,此意唯中国能得之。楚大夫行吟泽畔,实打实是走了2000年,行走的人也不独屈原一个,而是整个文明的构筑者。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因此我的看法是,对于端午我们当然要去“考辨”,同时更应当去“接受”。一些没有必要的纠正,在这里显得太过矫揉造作……明清文人书信中不止一次出现“端午快乐”,到了当代非要说“安康”,就属于没有必要。

一则题外话是,韩国的“江陵端午祭”好像已然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了。韩国以大关岭山神为代表的“十二神仙”祭祀,结合了民俗表演、迎神赛会、民间歌谣的江陵端午祭,说实话比中国的散乱的端午习俗更适合作为非遗来保护。这里面的内容,按历史原教旨主义的标准显然都不真实,像金庾信这样的“神仙”显然都是中古时期窜入的……可是有什么关系呢?正如前文所说的,所有的故事都可以是文明的一部分,正如中国的端午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在每一个时代都吸收新的习俗和传说,最终才成为端午。

落英缤纷,浅草错落,这是端午——所以我们在为端午节做这个小礼盒的时候,想到的名字是浅草集。颜色不必太深,内涵不必“太重”,把我们能想到的小玩意都收集起来……也许某种意义上说,这才是真正的“文化礼物”吧。礼物不是香、不是花露水、不是五彩绳……而是杂糅了我们所能想到的,关于端午的“一切”。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日兮月兮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浅草集”内包括5种商品:艾草线香、花露水、雄黄粉、五彩绳和小香囊。

香囊

在所有传统节日里,端午大概也是和“香”最搭的一个。譬如“配香囊”,香囊早期也叫“容臭”,是上古的普遍习俗,只不过随着阶级分化逐渐淡出了平民的日常,只有在特定节日里才“复兴”一小下。但归根结底,正如名字所昭示的那样,它还是某种关于气味和嗅觉的存在——这也是我们的香囊与众不同之处。

香囊的一般意涵正是与端午主题相切的“集百草”,大部分市售香囊都是典型的节日消耗品,它们必须是“香囊”的样子,却不必和“香”有关,售卖它们人研究生意,却不怎么研究嗅觉——只有专业调香师才在意那些细节,通过调整材料配比和古法炮制,确定“君臣佐使”,气调柔和而持久且不依靠化学手段改变嗅觉体验。这是博物馆和调香师关于专业的认真和操守。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 端午香囊

艾草线香

同样是关于嗅觉的还有艾草线香。艾草和菖蒲等植物“驱邪祛毒”的共用,源自于它们的气味:炽热、冲动、天然驱虫,刺激强烈,许多人都不讨厌艾草生闻的味道,但把艾草做成香却是个考技术的活。因为用草本植物做“君”,仅仅是把烟量控到可以接受的程度,让它不那么呛人,就是个十分艰巨的任务。

其中的秘密不止是沉香,还有基于古典药学和现代科学的炮制手段。柴门秘制艾草线香以湖北艾草为君料,越南沉香为基底,选十余种草本香材,制百草之味。句芒行于青野,见青木之浩盛,沉香的蜜甜承载起纷繁草木的味道,这大概也是整个夏天里你所能闻到的最甜美的“蚊香”了。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 艾草线香

花露水

相比之下,同样专业的花露水,则要比线香更有“实用性”一些。许多人不知道它的由来,20世纪初由香港口岸传入中国的花露水本是正经的香水,他的原型是世界香氛史上赫赫有名的“科隆调”。“花露水”这个名字则来自欧阳修的词:花露重,草烟低,人家幕帘垂。

这款花露水有着浓重的“沙龙”特质,在我们看来它最重要的卖点并不是全部使用进口精油调制,而是“不一样”。精油的气味比起市售的淡香精,显然要沉稳得多,某国民品牌“six god”热衷于模拟顶奢香氛,本身并没有问题。问题是在那以后几乎所有花露水和香水(不管正牌还是模仿者)闻起来都一样……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我觉得这款花露水的意义在于,它在效果极佳、亲和自然的基础上,确实和其它那些拥有妖艳的香氛的“花露水”不一样。不像是工业化时代的香氛,而更接近清晨露重时“草”的味道。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 花露水

五彩绳

和五彩绳相关的传说也多。《荆楚岁时记》载:“以五彩丝系臂,名曰辟兵,令人不病瘟。”,这是与民俗的“驱邪避毒”相对应的记载;南朝《齐谐续记》则说,屈原回魂告诉祭祀自己的楚人防范蛟龙偷窃祭物的方法:“以练树叶塞其上,以五彩丝系之,此二物蛟龙所惮也”。

我觉得《齐谐》所载更有意思,一个传说里,包容了屈原、龙图腾、粽子三种不同线路的传说,中国文化的包容和“善变”也可见一斑。无论如何,“五彩丝”在今天并不是为了保护祭品,而确是对家人寄托美好愿望的“长命缕”了。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 五彩绳

雄黄散

端午用雄黄散是中古以后兴起的习俗,这在前文已说过。雄黄的含义是驱邪、祛毒、虫蚁远避。当然在现代都市生活中,它的实用功能渐渐淡化,成为一种象征性的节日传统了。不过我们还是在礼盒中配搭了这样一个小玩意。在“香方”上,融合了历代“雄黄散”的内容,除雄黄外加入了丹砂、菖蒲、八角莲。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 雄黄散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以上,就是我们对“浅草集”的设定,一共“五”个花样,是为了对应端午的正数。

实际上关于端午的习俗和物件,翻倍也不止。借着这个虚数,我们想要表达的是关于这个传统节日的文化温情——源自远古,不断嬗变。行于青野,百草为魂这是我所理解的端午。

抱得朱丝琴,临风弹别鹤。

愁共江潮生,不共江潮落。

王鸿绪这首诗不是说端午的,却觉得意外贴合。汨罗江水里有端午的一部分,纷繁复杂的习俗和那些小物件里,有端午的另一部分。

今日收集浅草,是因为关于过去的一切都是宝贵的,在这个季节的一草一木中,我们理应能见到自己民族的历史。汨罗之水不是它的尽头,一切花树、所有星辰,都掩映在历史的天空之下,熠熠生辉。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这份关于端午的礼物,起于百草,终于文明。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扫码进入商品购买链接↑

撰文:苏星河

校对:苏星河

美编:科学怪人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日兮月兮,浅草红英——端午礼盒与百草故事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