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瘟疫、死神、稻草:谁是彩衣吹笛人——沉香异闻录03

瘟疫、死神、稻草:谁是彩衣吹笛人——沉香异闻录03

谁是彩衣吹笛人


先说几句题外话,我们如今复制古方,最常听到的评价就是“这个方子味道好重啊”。前几天,博物馆的同事根据文字记录与想象(划重点),复原了宋人的伴月香,最开始闻起来不能接受,即使去掉了苏合,生闻的基调还是一股华华丹的味道……


不少同行也在探讨古人为什么重口味。除了古今材料的不同以外,这肯定和他们的生活习惯是有关系的,整个社会的大环境不一样,对气味的审美自然也不会相同。《香乘》的这个故事,或者能揭示一点点其中的缘由。




人类文明史上,有个魔鬼的阴影一直伴随左右,从公元前一直到近现代,它就是瘟疫


瘟疫、死神、稻草:谁是彩衣吹笛人——沉香异闻录03


几次瘟疫大爆发中,死神巨大的刀锋动辄收割上千万的人命。1323年鼠疫大爆发,欧洲丧失四分之一的人口,腺鼠疫的别名“黑死病”,不仅是因为得病的人身体会发黑,也因为这恐怖的黑色记忆里,黑色遮天蔽日,让人恐惧、让人绝望。


瘟疫、死神、稻草:谁是彩衣吹笛人——沉香异闻录03


网上有一个论调,说欧洲中世纪文明程度不高,黑死病传播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欧洲人卫生习惯极差,街道堆满垃圾,人们数年不洗澡……医学又处在蒙昧阶段。言下之意,中国或者东亚就没有出现这样大规模的死亡。这就属于盲目自信


500多年后,医疗技术和生活卫生理应都好得多,但第三次鼠疫大流行中,清代中国同样被这死神收割走超过1300万人口


瘟疫、死神、稻草:谁是彩衣吹笛人——沉香异闻录03


近现代以前,人们在大规模流行病面前是无力的,哪怕是皇帝,也不能保证自己在流行病中活下来(康熙:说得对,好险),更何况一般百姓。贫乏的营养、羸弱的身体、恶劣的卫生条件,加上高强度的劳作……人的身体在瘟疫面前不堪一击。那么多瘟疫中“神医”的传说,折射的其实是古代医学面对瘟疫的无力。人只有绝望时,才求助“神”与“异”,所谓神医,说的其实是人们的穷途末路。




比尔盖茨基金会有本小书叫“用两千年战胜瘟疫”,这是……这不是广告只是随便提一提~人们在面对瘟疫的时候,正因为无助和绝望,才创造出许多匪夷所思的故事。


瘟疫、死神、稻草:谁是彩衣吹笛人——沉香异闻录03


比如《香乘》中有“西国献香”一条:


汉武帝时弱水西国有人乘毛车以度弱水来献香者,帝谓是常香,非中国之所乏,不礼,其使留久之。帝幸上林苑,西使至乘舆间,并奏其香。帝取之看,大如燕卵三枚,与枣相似。帝不悦,以付外库。后长安大疫,宫中皆疫病,卒不举乐。西使乞见,烧所贡香一枚,以辟疫气。帝不得已听之,宫中病者皆登日病痊,长安百里咸闻香气,芳积九十余日,香犹不歇。帝乃厚礼发遣饯送。

                        ——晋·张华《博物志》


这说的是弱水(指阿姆河或者里海,说法不一)西国进献了异香,但汉武帝觉得没什么了不起。那西国使者拦车献香,仍然被嫌弃了。直到一次长安大疫,宫中也有许多人染病,使者又请求用香,武帝才答应了。结果那香牛X大了,宫中的病号闻了,当天就好;长安百里都闻到香气,三个月也没散


夸张的记叙自然不能当真,张华是西晋宰相,他的《博物志》是本很有意思的书,讲了各种神异故事。但我估计这个故事,张华本人很清楚是假的,因为他历史很好,还编修过史书,而武帝年间长安没有记载大瘟疫。基本上这和《博物志》里的其它内容一样,是个寓言故事


瘟疫、死神、稻草:谁是彩衣吹笛人——沉香异闻录03

汉代的瘟疫并不少见


瘟疫、死神、稻草:谁是彩衣吹笛人——沉香异闻录03

并没有武帝年间的


这个寓言不只是告诉人们,不要排斥自己不了解的事物,同时也以西晋的视角展现了熏香是当时对抗瘟疫的手段之一


这并不荒谬,希腊人曾经试图用数学来解决瘟疫;法国国王曾以为,自己的触摸能治愈民众的淋巴结结核;中世纪有个传言,黑死病治愈前一定不能洗澡……相比之下,熏香至少是真有点用处的方式。


瘟疫、死神、稻草:谁是彩衣吹笛人——沉香异闻录03

“捕鼠人”,为了对抗黑死病,这个职业是真的存在的。


西方历史上有个著名的故事,叫“彩衣吹笛人”。相传1284年6月26日,德国城镇哈梅尔(Hameln)老鼠泛滥。 一位吹笛人来到这里并答应帮城里人驱逐这些老鼠,报酬是一千枚金币。 他用美妙的笛声将老鼠们催眠,把它们领到维希河边,老鼠们便排着长队乖乖地自投河中。


事后镇长却食言,只给了吹笛手五十枚金币,还嘲笑他异想天开。 吹笛手脸色一沉,再次吹起了他的魔笛,这回被催眠的不是老鼠,而是全镇的孩子们。 吹笛手把孩子们领进了山脚下的刑场,从此就消失了。此事在哈梅尔的教堂石碑上皆有记载。19世纪格林兄弟把这个传说写成了童话


今天的孩子们从中读到的,是要信守承诺。但在当时……这是一个自我麻醉的材料。人无穷困惨怛,未尝不呼天也。当你被无尽悲伤和绝望包围的时候,才会期望有个彩衣吹笛人能够帮你摆脱鼠疫的阴影,并且诅咒一切惹恼他的人。




无独有偶,《太平广记》有个故事,说的是汉昭帝年间事,也被《香乘》收录了


瘟疫、死神、稻草:谁是彩衣吹笛人——沉香异闻录03


这个套路和之前武帝基本是一样的,它们所反应的是同一个事实——熏香治疗瘟疫,可以起到一定的效果。14 世纪黑死病横行期间,黑死病的幸存者———埃申登的约翰( 牛津默顿学院的研究员) 声称: “当牛津狭窄的街道为死尸壅塞的时候,他是靠用桂皮、芦荟、没药、藏红花、肉豆蔻皮和丁香研磨的粉度过来的。


瘟疫、死神、稻草:谁是彩衣吹笛人——沉香异闻录03


熏香是雅事,也不仅是雅事。它不止承载了形而上的神秘主义的内涵,也承担了形而下的功用。古方的“重口味”是有原因的,在我们抱怨它“闻起来一股药味”的时候,或许应该记得,这些方子既是古朴风雅的表征,也是人们在死神的刀锋面前能够抱紧的最后一根稻草。古人热爱香方,敬畏香方,既是因为他们相信香气能沟通天人,也是因为他们惧怕这种神奇功用如同彩衣吹笛人一样背叛自己。


撰文:苏星河

祭天:丁春秋




往期好文推荐

即将消逝的香气——红土沉香的终极秘密

众筹:盘香口粮请点这里, 摄影小哥先放一放

你与大片之间,隔着999个琉璃博山炉和1个摄影小哥!

来自时光,致礼时光——中秋嘉礼限量发售

博山是什么山——博山炉名称来源的再讨论

重庆九龙沉香博物馆“掌上社区”上线


瘟疫、死神、稻草:谁是彩衣吹笛人——沉香异闻录03

瘟疫、死神、稻草:谁是彩衣吹笛人——沉香异闻录03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瘟疫、死神、稻草:谁是彩衣吹笛人——沉香异闻录03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