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返魂香考——沉香异闻录04

返魂香考——沉香异闻录04


《香乘》中数次提到一种神奇的香物,返魂香,闻之可使死人复生,反映了熏香的药用效果。最近看了四川大学罗欣博士的一篇论文,认为当时所称的返魂香就是苏合香。其它学者对此也有辩驳。今天我们也做一个小的讨论,关于返魂香、安息、苏合,如果您有自己的见解,也请在发文在柴门社区,与各位香油分享。


返魂香的传说,来自东方朔(托名)《海内十洲记》: 

聚窟州有大山,形如人鸟之象,因名为人鸟山。山多大树,与枫木相类,而花叶香闻数百里,名为返魂树。扣其树,亦能自作声,声如群牛吼,闻之者皆心云神骇。 伐其木根心,于王釜中煮取汁,更微火煎,如黑粒状,令可丸之,名曰惊精香,或名震灵香,或名返生香,或名震檀香,或名人鸟精,或名却死香,一种六名,斯灵物也 香气闻数百里,死者在地闻香气即活,不复亡也。以香熏死人,死加神验


返魂香考——沉香异闻录04


历史上的东方朔和民间传说中的东方朔似乎是两个人,一面是通晓天文历算,郁郁不得志的文人,一面是诸多神异加身的半仙之体,双面东方朔一面是真实,一面是幻想。沉香也是如此。




汉武帝时,西国使者(咦,好熟悉对不对?看西国献香点这里)献异香。陆佃《埤雅》说:“延和三年,武帝幸安定。西胡月支国王,遣使献香四两,大如雀卵,黑如桑椹。帝以香非中国所乏,以付外库……后建元元年,长安城内病者数百,亡者大半,帝试取月支神香烧于城内,其死未三月者皆活。芳气经三月不歇,于是信知其神物也。乃更秘录余香。后一旦又失,捡函封印如故,无复香也”


返魂香考——沉香异闻录04

刘彻,how old are you


那么返魂香究竟是什么呢?有人认为就是苏合。因为根据《十洲记》的记载,返魂香的材料来自于聚窟州上一种“与枫木相类”的树,而苏合香也是枫木科的。至少大名鼎鼎的李约瑟《中国科技史》就说,苏合香“是一种枫香属的树皮加热后榨取的”


而返魂香的制作方法是取其树根,“于玉釜中煮,取汁,更微火煎,如黑饧状,令可丸之”。也就是说,要把树根煮出粘稠的汁,像黑糖一样,最后制成丸。这与西使献香,“大如雀卵”的描述也是相符合的。


现在我们知道,苏合的取制确实有一个煎熬的过程,初制品呈膏状。但在古代,对于这种舶来品大部分文字记载是根据传闻。《后汉书·西域传》云: “煎其汁以为苏合。”。《梁书·诸夷传》云: “又云大秦人采苏合,先笮其汁以为香膏。”


因此从制作过程和形状上来看,返魂香确实与苏合是相似的。之所“返魂香”这个名字在后世不再使用,也属正常,苏合刚从西域传入的时候,大部分人都没有见过实物,所以在传闻中夸大它的药用价值。


正如西红柿刚传入中国时,因为异常鲜艳的颜色被称为“狼桃”,认为食之者死。如今在菜场买菜的时候,又有谁会记得这个名字呢?


返魂香考——沉香异闻录04





苏合香确实有一定的药理作用,《本草纲目》为它背书说 “[主治]辟恶,杀鬼精物,温疟蛊毒,痫痓,去三虫,除邪,令人无梦魇。久服,通神明,轻身长年。“,甚至关于反魂的传说,李时珍的态度也是:“此说虽诡怪,然理外之事,容或有之,未可便指为谬也”。


应该说,认为返魂香即是后世之苏合的说法,逻辑是通顺的。尤其是医学大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的见解,不但具有代表性,也很有信服力。苏合的历史由医家来追溯,让人不自觉地想要相信。


然而,这里面还是有两个问题。其一,苏合香的颜色不是黑色唐代本草学家陈藏器《本草拾遗》云:“狮子屎赤黑色……苏合香色黄白,二物相似而不同”。刘禹锡《传信方》也说:苏合香多薄叶,子如金色,按之即少,放之即起,良久不定,如虫动,气烈者佳


返魂香考——沉香异闻录04

苏合香


其次,如果从语言学角度考虑,那苏合与返魂香不是同一个词。


美国汉学家劳费尔在《中国伊朗编》中认为,梵语 guggula,即汉语“安息”, 指的是从返魂树( Boswellia serrata) 里提取的树胶。


而苏合香的梵文,在《瑜伽师地论》卷三中是“窣堵鲁迦”香。劳氏将其还原为 sut - tu - lu - kyie,即梵语sturuka = Storax ( 苏合) 。《瑜伽师地论》的作者是唐僧……啊不,玄奘法师。那可是梵文翻译的顶点,负笈天竺十四年,在那烂陀寺辩服诸多印度高僧,最终拿到“大乘天”尊号的男人。


返魂香考——沉香异闻录04

安息香


因此返魂香指安息香,从文本上看要比苏合靠谱的多。




实际上,古籍解读确实会面临诸多的问题,以至于有时候学者各执一词。因为中国古代的博物学实际不发达,但文学记叙又太发达,直接导致了文人按自己的理解去解读同一事物,形成了不同的文本。


一些学者还花了工夫考据“聚窟州”究竟是“条支国”即叙利亚,还是“乌戈山离国”即阿富汗南部。想法确实很好,伟大的地理信息系统堪称历史学最有力的工具之一……问题是古人没有啊!浮游在神话中的地理学,当中有可用的信息,却很难支持一个有效的推论


返魂香考——沉香异闻录04

叙利亚帕尔米拉古城


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语义流变在历史进程中形成了某种汇流。换句话说,李时珍的返魂香是苏合,而玄奘大师的返魂香是安息,它们都是对的。只是不同时间、不同地域的人们因为在地信息系统交流不畅,而形成了各自的理念。


打个比方说,甘肃人说洋芋,是指土豆;江浙人说洋芋,是指芋艿。这二者显然就不是一个东西。这就是发生在当代的一个小型语义汇流,这之中甚至根本不存在什么正本清源的问题,说到底,语言是思维的外壳,也是交流的工具,。如最终它的形态转变是看人们当时使用的方便。如果二种涵义在语境中各自通顺,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也许在复原古方的过程中,这造成了一定额麻烦,但这是不可避免的,也难以穷究。一方面,历史的风尘上天不欲人们完全擦去,这样会保有对时间的敬畏;另一方面,这种不尽的谜题也是文史研究存在的意义,青灯夜雨,白发孤舟,所为何事?读圣贤书,所为何事?文丞相说的是,从今而后,庶几无悔。


撰文:苏星河




往期好文推荐

来自时光,致礼时光——中秋嘉礼限量发售

即将消逝的香气——红土沉香的终极秘密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柴门零號释疑

什么?!我的博山炉上有巫术? 

神奇动物在哪里——博山炉盖图像浅析


返魂香考——沉香异闻录04

返魂香考——沉香异闻录04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返魂香考——沉香异闻录04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