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红楼梦中香:此间秀色最可餐

红楼梦中香:此间秀色最可餐


俗话说,食色性也。美食与美色从古至今都是在红尘中沉浮的男男女女共同的追求。因为二者在嗅觉上又有这相同之处,古人在遇上美人时总免不了要赞一句“秀色可餐”,赏的就是翠眉粉腮,盼顾生姿的活色生香。

自然而然的,女子对自身妆容的检视历代都与男人对女人的审美旨趣密不可分。香妆,作为男女之间一种可以亵玩的优雅,体现着古代文人阶层对肉体美隐晦而美好的追求


红楼梦中香:此间秀色最可餐


作为古代中国古代名门望族奢侈生活的缩影,《红楼梦》中对香妆就有着十分详尽地描写。

其中最让人感到窝心的一段,当属宝玉这位香粉公子为了安慰被冤枉的平儿而调制的茉莉香粉了。


红楼梦中香:此间秀色最可餐


宝玉调制的茉莉香粉自然不是铅粉,而是紫茉莉花种,研碎了兑上香料制的。平儿倒在掌上看时,果然轻、白、红、香,四样俱美,摊在面上也容易匀净

而宝玉拿手的胭脂香膏此时也被宝玉拿来献宝。那胭脂香膏自是与众不同,放在一个小小的白玉盒子中,就像玫瑰膏子一样。


红楼梦中香:此间秀色最可餐


这香膏比市面上买的更颜色更醇厚,制法更讲究,是上好的胭脂拧出汁子来,淘澄净了渣滓,配了花露蒸叠成的

这与现代男子在想安慰女友却不知如何下手时,便带女友去买香奈儿的化妆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读之令人莞尔。


红楼梦中香:此间秀色最可餐


不过,宝玉这位风流的公子哥在书中不止一位“女友”罢了。

宝玉爱香、爱红的毛病是有口皆碑的,他对香、红的痴迷已不仅局限于帮女儿们调配香脂、 香粉,当他看到他所中意的涂着香的女儿们用的香粉香脂的时候,想吃这些女儿香


红楼梦中香:此间秀色最可餐


他的头牌丫头袭人为了专制宝玉对她的爱,在宝玉感激她的时候,乘机提出再不许“调脂弄粉、吃人嘴上擦的胭脂和爱红”的条件。

可多情的怡红公子,怎么可能为了袭人的一句话而改掉他从娘胎里带来的毛病。到第21回的时候,宝玉见到黛玉镜台两边妆奁中香馥馥、红扑扑的胭脂又要往嘴里送。


红楼梦中香:此间秀色最可餐


湘云见此,一手掠着辫子,便伸手来将宝玉手中的胭脂打落,说道:“这不长进的毛病儿,多早晚才改过!似乎大观园中的女儿都不喜欢宝玉吃别的女儿的香脂,但对宝玉吃自己的胭脂就是例外

在第二十三回中,颇有心机的丫头金钏儿当着彩云等众丫头的面,拉着宝玉笑道:“我这嘴上是才擦的香浸胭脂,你这会子可吃不吃了?”当宝玉看到鸳鸯活色生香的模样不在袭人之下,又闻到那属于女儿的香油气,便垂涎地笑道:好姐姐,把你嘴上的胭脂赏我吃了罢

一面说着,一面扭股糖似的粘在并不拒绝的鸳鸯身上。


红楼梦中香:此间秀色最可餐


这样香艳的玩法,却因为是打娘胎里带来的习惯,而显得并不污秽

红颜易老,人心易变,这种青春期式的纯真也只有在那个懵懂的当年,在豪门大户的后花园还未经风雨的时候才能寻到了。


撰文:孙不二

图片来自网络



往期好文推荐

来自时光,致礼时光——中秋嘉礼限量发售

即将消逝的香气——红土沉香的终极秘密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柴门零號释疑

什么?!我的博山炉上有巫术? 

神奇动物在哪里——博山炉盖图像浅析

红楼梦中香:此间秀色最可餐

红楼梦中香:此间秀色最可餐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红楼梦中香:此间秀色最可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