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何物龙涎——龙涎香小考(下)

何物龙涎——龙涎香小考(下)


虽然一些网上资料说,龙涎香最早的资料见于汉代渔民得浮香,可是我们并没有查到这样的记录。《香乘》中武帝方山馆诸异香中也没有见到龙涎香的名字。可以找到的最早的记录仍是唐代笔记《酉阳杂俎》


因为喜欢唐史的关系,小编是完整看过这书的,这书在历史上以准确记载了武后和高宗的传说和玄宗风流史而著称,是唐代民间史料中的明星。传世名著《西游记》中的一部分形象和故事,也能从这本笔记中找到源头………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酉阳杂俎》记载:拔力,国已西南海中,不食五谷,食肉而在……土地唯有象牙及阿末香。”——所谓阿末香就是根据阿拉伯语中‘Mbara’一词,对龙涎香的音译,而拨拔力 , 则是今天索马里的柏培拉(我一个文案手工圈地图容易吗……)。


何物龙涎——龙涎香小考(下)

柏培拉的位置大概是……不精确你们就原谅我


其实中国的香料大部分来源于域外,丝绸之路与海上丝路承担着大部分的运输使命。而在唐代,及之后的大部分中古时期,阿拉伯帝国及其后继者(奥斯曼)控制了大部分的东西方运输通路。


这就造成了一个诡异的现象,龙涎在西欧与东亚都卖出了天价,但在西方,人们认为龙涎是“来自东方(尤其是中国)的神秘香料”;而在中国,人们则认为龙涎香出于西海”,大食只是香料贸易的中介。


直到海上贸易最发达的宋代,我们对龙涎产地的认知才基本接近事实。周去非《岭外问答》说:“大食者,诸国之总名也。有国千余,所知名者特数国耳。有麻离拔国,广州自中冬以后发船……再乘东北风六十日顺风方到。此国产乳香、龙涎


所谓的麻离拔国就在今天的阿曼以南和也门地区 , 是当时阿拉伯香料产出最重要的国家 , 当地不仅产龙涎香 , 更是宋人为获取各种香料的进口地。直到今天这一地区也是世界上最优质乳香的产地,并在黎凡特时代就有关于使用龙涎香、乳香、沉香等制作 Bakhoor 和香的记载。


何物龙涎——龙涎香小考(下)

龙涎香


中国香道,实盛于唐宋。先汉时期,人们对域外材料认知有限,对香材的描述趋于夸张,譬如香料的返魂传说就附着于苏合、安息等不同的香材。到了隋唐时期,由于疆域面积的扩大和绚烂世界帝国的形成,中国与域外的经济、军事接触全面扩大,因此对阿拉伯(大食)、伊朗高原(萨珊)、中亚诸国和小亚(东罗马)等地的了解,在这一时期是最为详细和广泛的。在之后的明清时期,反而处于一个认知参差不齐的阶段,传统商路仍在延续没有中绝,但海禁还是伤害了普罗大众对海外诸国的认知,“大食”重新变成了一个传说中的远地……


何物龙涎——龙涎香小考(下)

 唐帝国疆域


我们可以看一看日本人画的唐代疆域图,高宗总章元年疆域极盛。其中安西都护与北庭都护虽然都是羁糜之地,不归唐王朝直接领导,但是直接与域外大帝国接壤毕竟是不同的。世界帝国,诚不我欺~


而宋代开眼看世界的方法与唐有说不同,最主要的途径就是海量的贸易。宋朝贡与明清 朝贡是本质不同的,宋代的商业物流之繁荣,不仅冠绝当时,在整个中国古代史上也空前绝后。古老文明得以睁开另一只眼,仔细打量这个广阔世界。


《铁围山丛谈》是一本宋代笔记,其中的一则被收入《香乘》:宋奉宸库得龙涎香二琉璃缶、玻璃母二大篚。玻璃母者……香则多分赐大臣近侍,其模制甚大,而外视不甚佳,每以一豆火爇之,辄作异花香气,芬郁满座,终日略不歇。于是太上大奇 之。命籍被赐者,随数多寡,复收取以归禁中,因号古龙涎,为贵也。诸大珰争取一饼,可直百缗,金玉为穴而以青丝贯之,佩于颈,时于衣领间,摩婆以相示,繇此遂作佩香焉。今佩香盖因古龙涎始也 。


奉宸库是宋代皇室内库,玻璃母是当时锻炼琉璃的一种着色剂,此处略过不表。内库得古龙涎香二玻璃缶,想必品质是很不错的,不过皇上分赐众臣以后,太上皇又把赐出去的龙涎香收回来,这就很不能理解了……宋代皇室不要面子的啊?


何物龙涎——龙涎香小考(下)


笔记这样写可能是渲染了龙涎的珍贵,但小编必须说,这位太上皇也真是不把皇家体面当回事。笔记没有提到具体年代,但以小编对宋皇室的理解,高宗赵构(25年上皇生涯,树立傀儡理宗)嫌疑最大~


后文提到的,诸大珰(太监头目,这一称呼一直到明代东西厂还在用)争取一饼,佩于颈间是香囊的开始,这恐怕有问题。香囊先秦时就有,兰佩芳草,原是属于中国的浪漫,无需籍外域奇香诞生。关于兰佩,本号也将新开专题讨论(又挖坑)~




由宋而明,关于龙涎的知识当然是在演进的。对于合香人来说,用得愈久,就越了解它的性状。但是国门的闭锁,也造成了新传说的窜入。而传说的特点往往是一代比一代有鼻子有眼……


明代的《稗史汇编》在描述龙涎的时候,细节就越来越详细了:“龙出没于海上,吐出涎沫有三品,一曰泛水,二曰渗沙,三曰鱼食,泛水轻浮水面,善水者伺龙出没,随而取之;渗沙,乃被波浪漂泊洲屿,凝积多年,风雨浸淫, 气味尽渗于沙土中;鱼食,乃因龙吐涎,鱼竞食之,复作粪散于沙碛,其气虽有腥燥,而香尚存。惟泛水者入香最妙


人们对龙涎香本身的了解,是不断深入了。但它的来源,仍然处于云山雾罩之中,龙涎之说不但没有澄清,反而愈演愈烈。这种现象很可能是商人为了抬高价格有意为之,正如阿拉伯商人在将近一千年的时间里,一直保守着他们猎杀抹香鲸,并从鲸腹中取得龙涎的商业秘密。


何物龙涎——龙涎香小考(下)


稗史汇编》还提到,泉广合香人云:龙涎入香,能收敛脑麝气,虽经数十年,香味仍存 。这不仅显示了龙涎应用的广泛,也体现了合香的发展。广州、泉州作为当时合香的中心,大量使用龙涎作为合香的材料。


但与此同时,龙的神异传说仍成为龙涎来源的主导说法。《岭外问答》:所谓龙涎出大食国,西海多龙,枕石而卧,涎沫浮水,积而能坚。鲛人采之以为至宝。新者色白,稍久则紫,其久则黑 。


龙涎的来源在这里又显示为“西海”,是龙的口水,被鲛人(人鱼)采集的产物。可见人们对龙涎香的了解虽然更进一步,但世界地理的认知,反而比唐宋有所退步。


何物龙涎——龙涎香小考(下)

儒艮(人鱼)一脸懵逼:我为啥要采集抹香鲸的口水?




与“龙涎”传说相关,古人对龙涎香本身也出现一些误解……宋代的《诸藩志》记载了“水烟法”:“真龙涎烧之,置杯水于侧,则烟入水,假者则散。尝试之,有验。”


因为龙能行云布雨,是鳞虫之精,因此龙涎的烟能自发入水。这当然是典型的文人臆想,是带有谶纬思想的论断,它可能含有经济、文化的复杂因素,但归根结底还是古人对事物的认知没有到达客观高度的反映。


相对科学一些的认知则包括《稗史汇编》所说的:“香白者,如白药煎,而腻理极细;黑者亚之,如五灵脂而光泽。其气近于燥。似浮石而轻,香本无损益,但能聚烟耳。和香而用真龙涎,焚之则翠烟浮空,结而不散。坐客可用一翦分烟缕,所以然者,入蜃气楼台之余烈也 


这就是剪烟法,说龙涎点燃后烟相对浓稠,连续性强,因此可以用剪分烟。这是相对比较客观的认知方式。


何物龙涎——龙涎香小考(下)




关于这一点,我在检索文献时偶然发现,共和国的文学大佬,南大程章灿先生还专门做过这个研究……


何物龙涎——龙涎香小考(下)


当然程章灿先生是做文学研究的,他研究的主体是《乐府补题》咏龙涎香的《天香》组调。这文章主要是说,文人的诗句中关于龙涎香的典故是怎么用的。


但也有一些可以借鉴的内容。譬如词学泰斗夏承焘先生指出的“骊龙”、“铅水”、“素沫”……这些典故是通过怎样的转型与化用达成的。而从南宋开始,一直到清代乾嘉年间,参与补题的诸多诗人比如王沂孙……确实是真心相信龙涎是龙的涎沫的。在他们的想象中,龙涎出水时应该是胶质,至少是半液体,因此可以化用李贺的“忆君清泪如铅水”,用以描述吐出在水面上的龙涎香……


何物龙涎——龙涎香小考(下)


文学的问题这里不细说,但文人们的思想却是有代表性的。龙涎作为一种珍稀香材,在高端合香中有着广泛的应用,各种笔记也证实了它的珍贵,且在历代都有真实的应用。但人们对它的来源,却是不了解的。


这当然是受限于旧时信息传输手段有限,和中国与西方/阿拉伯世界交往的局限性,但未始不是上国思想作用的结果。


但这一切的浪漫想象,靠谱和不靠谱的传说,实际都是“龙涎”的一部分。何物龙涎?不止是那一块灰黑或是清白色的香材,而是它的复合。包括了它的历史、它的传说、采集过程中付出的生命、它所代表东西方贸易的事实、由它而发生的浪漫故事与文学、与它相关的文化……以及其它的一切


何物龙涎?骊龙素沫,是也。

何物龙涎?蜃气云烟,是也。


它是香道的载体,是历史的一切烟尘与光影的集合,它与沉香一样,是我们所能触摸到的,香文化的实体之一。


撰文:苏星河




往期好文推荐

何物龙涎——龙涎香小考(上)

微店也可以约面基了?技术小哥手把手教你玩转柴门微店2.0版

九龙沉香博物馆摄影大赛投票

即将消逝的香气——红土沉香的终极秘密

你与大片之间,隔着999个琉璃博山炉和1个摄影小哥!

沉香异闻录6:天椒香彻数里?怕不是在说火锅哟

红楼梦中香之香薰:虚演千红一窟,实则万艳同悲


何物龙涎——龙涎香小考(下)

何物龙涎——龙涎香小考(下)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何物龙涎——龙涎香小考(下)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