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花落清寒倦客归——您好,余光中~

花落清寒倦客归——您好,余光中~

1.《当我死时》


2017年12月14日,台湾著名文学家余光中先生病逝,享年89岁。


花落清寒倦客归——您好,余光中~


他写于1966年的诗作《当我死时》中写道:“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余先生的治丧委员会已经成立,但两岸之间的局势如此错综复杂,他葬在长江与黄河之间的的愿望,恐怕未必能够达成。


余光中晚年的思想状态有些不可捉摸,既不符合大陆这边对他那种赤子吟草的刻板印象,也不符合台湾方面所推崇的“学识无关乡愁”的知识分子形象(譬如余英时)。但这就是余光中,在他温文尔雅的外表下,是自我的和桀骜不驯的文胆。南中国海的柔蓝和凤凰木的火把,他都要!


花落清寒倦客归——您好,余光中~


2.一池红莲如红焰


自媒体铺天盖地的余光中,其实我的本意是写一些《乡愁》和《白玉苦瓜》之外的东西。可是写着写着就发现,他的人和他的诗一样绕不过“乡愁”这个母题去。


可余光中就是余光中。他身上有深沉的布尔乔亚之魂,那是时代、性格与阅历共同赋予他的诗意印迹。从徐志摩、刘半农一直到朦胧诗和先锋派……中国的现代诗歌就是踩着古典的余晖一路走来的轨迹,余光中一个人走完了大半。


花落清寒倦客归——您好,余光中~


当我们踩在艾略特、里尔克和田纳西威廉姆斯的肩膀上,谈“超越”总是太过轻松写意。可对于余光中们而言,旧时代灰烬的余温几乎就是一切。鲁迅说得好,“剜心而食,求其本味”,1919年的文化运动作为中国近现代的分水岭,浩浩荡荡,横无际涯。


民族危若累卵,文化巨擘们谋求大破大立,以推翻旧文化甚至旧语言为代价,去支持社会物质线程的变革。在新旧交汇的风口,大火摧红莲!当余光中、戴望舒、卞之琳们踩着旧文化余温走在布尔乔亚的路上,那灰烬的代价远比英国人要沉重。


花落清寒倦客归——您好,余光中~


当余光中写下“那一池的红莲如红焰”的时候,他所诉说的也不仅仅是雨中的少女,以及相似的红莲。


3.十六柄桂浆敲碎青琉璃


当青梅枯萎,竹马老去,每个人都会走向命定的结局。余光中也是一样,如今对我们来说,过分翻动他的政治履历或者和李敖之间的娱乐化争端。留在记忆中的,应该是他的诗歌与文字所叹息和歌颂过的美。


十六柄桂浆敲碎青琉璃,几则罗曼史躲在阳伞下。余光中在《我的碧潭》中这一句,用来说我们的整体文化也正合适。


花落清寒倦客归——您好,余光中~


余先生的《乡愁》,正似他从旧时代带出的一片琉璃瓦。大时代的光彩映照在上面,飞鸟鸣虫、花月草木、雪花与海棠、米酒与故乡。我们的旧文化,说实话,早已经支离破碎,恰似余先生生前的故乡,只剩下依稀的影子。


但如今,已不大相同。


花落清寒倦客归——您好,余光中~


一池红莲如红焰,花落清寒倦客归。余先生身虽未必归葬山阳,但魂必可以归故里。


我猜他只是忍了一天,毕竟前一日太沉重,太苍凉,那个世界太嘈杂。所以在12月14日这天归来。




花落清寒倦客归——您好,余光中~


你好余光中,欢迎回家。




小活动


我们没有十六柄桂桨,但我们有青琉璃。余先生人以《乡愁》,我们以青色琉璃金刚豆相赠各位朋友


活动方式:在本文下方回复关于余光中先生诗歌、散文、著作的评论,并邀请您的朋友为您的评论点赞。评论点赞数前10名的朋友,将有客服询问您的联系方式与地址,并送出青色琉璃金刚豆香插一个(老客户会省略这一步)。邮费自理(德邦到付)



花落清寒倦客归——您好,余光中~


文:苏星河



往期好文回顾

重发:博山炉名称考据

诸相非相,即见如来:一个穿越盛唐云烟的小玩意落地重生

穿越千年的浪漫:一日一香206期之拟合龙涎香

没有锁骨的博山炉和它的伙食补贴


花落清寒倦客归——您好,余光中~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花落清寒倦客归——您好,余光中~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