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香囊小史(2):从“小皮袋”到顶奢的路

香囊小史(2):从“小皮袋”到顶奢的路

诚如前文 香囊小史(1):从葡萄花鸟纹银香囊说起所述,这里我们试图重新梳理一下香囊这一事物在中国的发展历史。


中国的香文化历史悠久,作为香文化重要组成部分——香囊,本身承载着大量的文化信息息,反映了不同时期人们的审美观念与社会习俗。香囊最初由佩囊发展而来的,佩囊是用来盛放零星细物的小布兜。古人衣上没有口袋,一些随身携带的必需品,如印章、凭证、钥匙、手巾、钱币、珠宝、书籍、食物或香草等,多贮放于这种囊内,外出时则将其佩于腰间,故谓之“佩囊”,又称“荷囊”。《易•坤》:“括囊”。正义曰:“囊,所以贮物。”


在上文中我提到,现代考古人员有时候会忽视文献,比如杨贵妃的香囊最初就被想象成由纺织品制成,直到金银香囊被发掘。但从文化思想史视角来看,这种想象也确实是符合文字本意的。


香囊小史(2):从“小皮袋”到顶奢的路

法门寺双蜂团花纹银香囊,由唐僖宗亲自供奉,正是它给了考古人员香囊非布的提示


现存佩囊实物以新疆鄯善苏巴什古墓出土者年代为早,那是春秋战国时期的遗物,整个囊袋以羊皮为之,作长方形,竖置,高6.7 cm,宽3.7 cm,囊口呈开敞式,并附以皮带,以便栓系挂。


香囊小史(2):从“小皮袋”到顶奢的路


我费劲巴拉去看了苏巴什古墓的报告,结果考古人员把这东西写作“小皮带”……当然这个例子里倒也没什么大毛病。但考古学和文献研究的同调也是必要的,我对田野考古充满了敬意,真的。但有些考古人员在旷野里在日光下随手瞎写,比如陶俑女子柔美的笑容、湿尸“美艳不可方物”,又或者随手给兽类命名……,这毛病真的要改改。


传世文献多处记载佩囊的使用情况,因时间、形制、材质与盛放物品不同而名称各异,有容臭、缨、縭、佩帏、熏囊、香囊、縢囊、香袋、花囊、香包、荷包等名目。


在诸多记载中,有一则我们应当特别注意。晋崔豹《古今注•舆服》:“青囊,所以盛印也。奏劾者,则以青布囊盛印于前,示奉王法而行也。非奏劾日,则以青缯为囊,盛印于后。谓奏劾尚质直,故用布。非奏劾日,尚文明,故用缯也。”


在汉晋以后,中古礼法体系逐步完善。囊,或者香囊的“礼制”属性开始日益明显,至少在文献层面,成为朝仪的一部分。这也和后世大部分文房事物的发展轨迹是相似的,起于生活,上至于礼法,后回归于民俗。当一件事物被赋予过多的形而上属性之后,随着物质进程的发展,它的肃穆感必然会虚化,最终完成从“礼”到“俗”的在转变


实际从某种程度上说,“礼”可以理解为成文的习俗。习俗从无形到有型,代表了社会在一个时期内的进步;从有型又归于无形,则是社会发展进入了新的时期。


香囊小史(2):从“小皮袋”到顶奢的路

后世作为民俗的端午香包,也是香囊的一种


从文献记载来看,古人佩戴香囊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商周时期。据《礼记•内则》记载:“男女未冠笄者,……皆佩容臭。”郑玄注曰:“容臭,香物也。以缨佩之,为迫尊者,给小使也。”大意是说未成年的男女拜见父母长辈时要佩戴香囊以示敬意。


春秋战国时期,古人佩戴香囊风俗日盛。屈原《离骚》中有“扈江篱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江离、辟芷、秋兰均为香草,纫即连缀,佩即佩带之意。“椒专佞以慢慆兮, 又欲充夫佩帏”,佩帏即香囊。古人重视对香花香草的采集,把香料佩带在身上,目的是为了让人与生活环境更加洁净、清香。不过多数情况下,人们还是把阴干的香草盛在精美的丝袋里,佩在身边既可散发芬芳,又可作为饰物。


在很长的历史时期内,人们佩在身边的香囊一直以香草为主,其中较为名贵的香草称蓝,又名薰。《说文解字•艹部》:“薰,香艹也。从艹、熏声。”《广雅•释草》:“薰草,蕙草也。”


因此香囊也称薰囊,“薰”通“熏”。湖南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的遣册中有4枚提到“薰囊”这一名称。以丝织品作为香囊的材料,也成为长期以来人们意识中“香囊”的形象来源。


香囊小史(2):从“小皮袋”到顶奢的路



香囊小史(2):从“小皮袋”到顶奢的路

马王堆汉墓“信期绣”香囊


这里的信息量就比较大了。一方面随着汉代疆域的扩大与“丝绸之路”的形成,香料的体系在汉代开始变化,香草香花仍然作为香料被使用,同时域外输入的树脂香料譬如沉香、檀香、苏合、乳香,都开始改造“香”这个概念;另一方面因为养蚕缫丝的跨越式发展,汉代丝织品种类繁多,技巧极其精湛,即使在人类历史上也发出耀目的光芒——二者合成,才有了“香囊”这个副产品。


香囊小史(2):从“小皮袋”到顶奢的路

马王堆汉墓素纱襌衣(图为仿制品),全重82克,出土后迅速氧化……以现代技术将一股蚕丝劈成4股后才得以做出相同重量的衣物。


通过马王堆几件香囊的纺织工艺也可以看出,西汉时期纺织生产技术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进步。面料的经纬密度都相对较密,可以想象出丝线的细度和织物的密度。由于各种织机的发明和使用大大丰富了丝织物的种类,特别是织锦的出现,不仅结构复杂而且纹样、色彩等都极具有表现力,反映当时的织造、提花技术都已经达到了极高的水平。


汉魏时期,“香囊”的名称正式出现在文献中,有关佩挂香囊的记载也屡见不鲜。例如繁钦的《定情诗》:“何以致叩叩?香囊系肘后。”就明确告诉人们当时是把香囊系在肘臂之下藏在袖中的佩戴方式,通过衣袖再把微微香气从袖筒散发出,随人走动,散发出沁人的芳香,为古人十分喜爱的随身之物。当然,这种佩戴身上的香囊体积应该较为偏小,以便于随身携带。


to be continued




往期好文推荐

你是人间四月天

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沉香窨藏:沉香基础问答(2)

即将消逝的香气——红土沉香的终极秘密

穿越云烟来见你——朋友,七彩神龙了解一下?

立春:江纸一封书信后,绿芽十片火前春

香囊小史(2):从“小皮袋”到顶奢的路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香囊小史(2):从“小皮袋”到顶奢的路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