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墨香千年,说的其实是不朽的寄望

墨香千年,说的其实是不朽的寄望

唐诗宋词,笔墨文香。我们常常歌颂那些行走在古书中的伟人,他们的理想、境遇、人生借由着一个个字符具象成形,又被后人不断的寄托充盈出一副似是而非,永垂不朽的形象。

然到有意识的留存,书写和记录成了“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世”。而斧斫刀刻向采石伐松取墨的演变,在客观上固然起到了传递文明火炬的作用,但从另一个方面看,这种在“器”上的讲究也生动的演绎着人们对不朽的寄望。


墨香千年,说的其实是不朽的寄望

据考据,我国人工制墨早在商周时期就已经有了记载,历经千年的积累和沉淀,到了汉代,松烟入墨的成熟工艺让整个制墨业出现了发展中的第一个高潮

贾思勰《齐民要术》卷九中有记载:

好醇烟捣讫,以细绢筛于缸内,筛去草莽若细纱尘埃。此物至轻微,不宜露筛,喜失飞去,不可不慎。墨一斤,以好胶五两浸涔皮汁中。涔,江南樊鸡木皮也,其皮入水绿色,解胶,又益墨色。可以下鸡子白,去黄五颗,更以真朱砂一两,麝香一两,别治细筛,都合调下铁臼中,宁刚不宜泽,捣三万杆,杵多益善。合墨不得过二月、九月,温时败臭,寒则难干。潼溶见风日解碎,重不过二三两。墨之大块如此,宁小不大。

通过我国制墨史上的第一个配方——韦仲将墨法,我们可以看到在墨制作过程中,添加香料已经被时人当做制墨不可或缺的环节了

墨香千年,说的其实是不朽的寄望

(图为手工取麝香)

制墨时添加香料是为了追求书写时嗅觉上的享受吗?其实也不完全是。

制墨的松烟制法在明代宋应星的《天工开物》中有详细记载就是将流尽松香的松木砍成小块放入专用的炉子中燃烧数日,“歇冷入中扫刮。凡烧松烟,放火通烟,自头徹尾。靠尾一二节为清烟,取入佳墨为料,中节者为混烟,取为时墨料”。

所以,其实取下来的松烟是粉末状的,不仅书写不易,且极不利于保存。为了能够做成墨锭,必须使用粘合剂。

墨香千年,说的其实是不朽的寄望

(生漆)

最早的墨锭粘合剂是生漆。但很快,古人们就发现“以漆和墨,岁久则坚如铁,磨之难,且易损砚石。”如今的我们同古人一样,很难接受以生漆做粘的墨锭那股难闻的味道,于是动物胶被开发了出来

唐末的著名墨工——李超、李延珪父子对用胶之法就极为精通。二人独创的“二李胶法”,在松烟和胶的比例上,甚至达到了一比一。但动物胶也有很严重的缺陷——易腐。这就和记录与留存的初衷背道而驰了。

墨香千年,说的其实是不朽的寄望

(制墨常用的鱼胶,也是一种广受欢迎的滋补品)

解决的办法,古人称之为“加药”,也就是为墨添加辅料

制墨所添加的辅料除了上文提到的鸡子白、麝香、还有丁香、檀香、甘松、龙脑……等等几十种。看到这些熟悉的名字,是不是觉得《香乘》中的提到的香料重合率很高。

《墨谱法式》一书详细叙述了这些香料对墨质的影响。

墨香千年,说的其实是不朽的寄望

到宋代油烟墨开始替代松烟墨称为大家的新宠。油脂的加入也让“加药”变得越来越受推崇。在墨里加入珍奇贵重的辅料变成了一种可以用来炫耀身份的行为。会玩的有钱人们甚至在制墨中添加黄金这种对墨质本身毫无影响的东西,只求新奇罕见。

因此,明清时期已然蔚然成风的花式“加药”也引来了不少大咖的不满

明代谢肇淛就认为,“古人书之用墨,不过欲其黑而已。故凡烟煤,皆可为也;后世欲其发光,欲其香,又欲其坚,故造作百端,淫巧还出;价侔金玉,所谓趋其末而忘其本者也。

不过这未必不是偏激的说法。鉴于香料与药材的互通性,花样繁多的“加药”一度让墨真正进入了药的行列,并形成了体系。到了清代,甚至发展出了专门的药墨

墨香千年,说的其实是不朽的寄望

(清代制药墨)

其中,最负盛名者当数清代制墨大家胡开文所制的五胆八宝墨。因其选材珍贵、配伍科学、疗效卓著而名声显赫,后人曾有诗专赞此墨:五胆八宝掺松烟,千锤百炼成方圆。奇墨入纸龙凤舞,内外兼用病魔寒

清代药墨中另一种比较知名的是万应锭,采用儿茶、黄连、冰片、牛黄入药,可以内服,也可以外敷,因适用范围较广,被清代作为皇家专用药墨而载入《清内廷法制丸散膏丹各药配方》。

墨香千年,说的其实是不朽的寄望

小编觉得关于“加药”,沈继孙《墨法集要》的说法比较公允:用药之法,非惟增光、助色、取香而已。意在经久,使胶力不败、墨色不退、坚如犀石莹泽、丰腴腻理可爱,此古人用药之妙也。药有损有益,须知其由。且如绿矾、青黛作败,麝香、鸡子青引湿,榴皮、藤黄减黑,榛皮书色不脱,乌头胶力不隳,紫草、苏木、紫矿、银朱、金箔助色发艳,俗呼艳为云头。有用香药以解胶煤气者,但欲其香,不知为病,损色,且上甑一蒸之后香气全无,用之何益。惟入蔷薇露者,其香经久不歇……然欲墨之黑,一须烟淳、二须胶好而减用、三须万杵不厌,此不易之法不可全藉乎药也。 

用药之法,意在经久,但再经久的“加药”也抵不过时间的消磨。毕竟就连研究留存的古时制墨大师,其制墨法至今已是散乱不堪,失落者众。能在字里行间真正流芳百世的还是那些孜孜不倦,永不停歇的求索与寄愿。

撰文:孙不二


往期好文推荐

香料之路以及其它(1)

微店也可以约面基了?技术小哥手把手教你玩转柴门微店2.0版

即将消逝的香气——红土沉香的终极秘密

柴门零號释疑

你与大片之间,隔着999个琉璃博山炉和1个摄影小哥!

何物龙涎——龙涎香小考(上)

  红楼梦中香之香薰:虚演千红一窟,实则万艳同悲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墨香千年,说的其实是不朽的寄望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