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掠过古梦边缘 —— 当我们谈“非遗”保护的时候在谈些什么

掠过古梦边缘 —— 当我们谈“非遗”保护的时候在谈些什么


也谈“非遗”



2018年6月,九龙沉香博物馆“传统合香制香技艺”正式列入重庆市九龙坡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代表性名录”。按照馆长的指示,博物馆下一阶段的工作重心也会有一系列的变化。“还是要扎实地干点实事”——柴爷如是说。


掠过古梦边缘 —— 当我们谈“非遗”保护的时候在谈些什么


如是我闻 如是我行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是当前整个社会都热衷去谈的一个话题,它当然是意义非凡的,然而在所有人都热情地加入进来之前,或许我们应该先弄清楚,究竟什么是“非物质文化遗产”

掠过古梦边缘 —— 当我们谈“非遗”保护的时候在谈些什么

1992年12月,美国圣菲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16届会议,将文化景观作为文化遗产的类型,从而进一步丰富了历史文化遗产的内涵。1997年11月,非物质文化遗产——“人类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得到国际的认可。截至2016年,中国已有31个项目列入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另有8项进入急需保护名录,总数为世界第一。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中的定义,“非物质文化遗产”指被各群体团体有时为个人所视为其文化遗产的各种实践表演表现形式知识体系技能及其有关的工具实物工艺品文化场所。各个群体和团体随着其所处环境、与自然界的相互关系和历史条件的变化不断使这种代代相传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创新,同时使他们自己具有一种认同感和历史感,从而促进了文化多样性和激发人类的创造力。


掠过古梦边缘 —— 当我们谈“非遗”保护的时候在谈些什么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是确定文化特性、激发创造力和保护文化多样性的重要因素,在不同文化相互宽容、协调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而于1998年通过决议设立非物质文化遗产评选。


 

是战争,也是交融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立意极高,直接从人类文明融合碰撞的内在需求出发看待问题。通过“非遗”的大计划,不同国家和不同民族能够看到自己的来处,能体验到其它民族的生活方式,最终才能相互理解和相互包容,建设人类文明的共同体。

 

掠过古梦边缘 —— 当我们谈“非遗”保护的时候在谈些什么

非遗博览会


然而现代性的恐慌之下,我们或许太过习惯于“文明冲突”的叙事体系,以至于总觉得自己要为中国的传统文化做点什么才行。当现代化的战车轰鸣着碾过如镜的水田,强势文明的影响力虽远弗界。所谓现代化,某种程度上也是“西方化”,这个事实让我们总是绷紧了神经。害怕我们民族的文化源流消失,害怕自己无法再与先民和祖先在血脉中共鸣,害怕自己丧失了文化身份,孤苦无依……

 

掠过古梦边缘 —— 当我们谈“非遗”保护的时候在谈些什么

不管口头上承不承认,制香行业对日本新法调香和西方的香水、香薰这些东西或多或少带着敌意。一方面我们觉得东方的气味美学是最好的,一方面却害怕它被强势文明和现代技术侵蚀。

 

“放宽心”

西南联大时期,傅斯年与顾颉刚、陈寅恪有过激烈论战,论题就是“华夏以文化立还是血统立”。傅斯年以凝聚民心、民族不散气节为主张,力争文化以外,尚有血统。陈大师与顾大师层累构建的文化史观诚然伟大,但傅斯年就浅薄么?

 

我觉得未必。人类文明的整体是奔腾不息的大河,但多少支流在无声流淌中默默消失。站在现代学术立场上,我们当然可以“放宽心”,可以对诸文明等量齐观。但私心里我永远觉得中文是最美的文字,我们的文化最深邃和最美好,这错了吗?傅胖子也是对的,东夷西夏,际野分明。如果注定有的文明和生活方式要消失,我们有责任让那个选择不是中国。

 

掠过古梦边缘 —— 当我们谈“非遗”保护的时候在谈些什么

傅斯年与陈寅恪


“夷狄入中华则中华之”——即使陈寅恪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了这个观点,但鲁斋先生许衡毕竟是个元儒,此语发心即不正。后世假借孔子之名述之,不正表明心虚么。

 

UN的教科文组织当然是对的,但亨廷顿和傅斯年也没有错。这原本就是一场战争,但就像宫本一夫在小学馆的中国史《从神话到历史》中所说的,文明之间的交流本来就有两种模式,和平往来和商贸是其中一种,战争是另一种。战争是残酷的,但它所带来的物质、精神的相互渗透,往往比和平时期更明显。中国西北的草原民族不正是通过一次次的征服,实现了民族的融合么?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性质也是一样的


一方面,这是对人类共有的文明成果的保存和研究,带有文化共同体的意味;另一方面,它也确实是弱势文明的一场战争,保护自己的文化源流本质是一种反抗,那是关于我们身份的记录,是我们民族来处的秘密,是国家的“自我”意识的载体……或者我们可以换一个说法,“非遗”是一个民族的非物质生活方式,而承载在物质之上的东西,就是“灵魂”。


 

是桥梁,也是金线

 


所以我们在谈非遗的时候,谈的首先是“桥梁”

非物质文化遗产,沟通了古代与现代的生活方式,当我们如宋人那样熏香,如明人那般养炉,如清人那样观烟……这个民族的共同心理也就被我们承袭下来。

 

掠过古梦边缘 —— 当我们谈“非遗”保护的时候在谈些什么

当日本人最早在《文化财产保护法》中论及这个话题的时候,用了两个名词。一个是“心意传承”,一个是“模型传承”。民俗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民众自然生活方式的一部分,本身是不断流变的。以我国为例,端午习俗自先秦到明清,变化不知凡几,但民族文化心理上始终将端午作为“大节”来纪念,这就需要保护者对“文化心理”进行持续的关注。只要不失心意,形式与内容的变更都会是允许的——也正是在这种模式中,民众能够找到自身的文化归属,感受到自身与古代文明的文化勾连。而模型传承,则更偏重于外在形式,一般会有专门的艺匠、需要设立专门的场所,遵循特定的技艺或工艺,在古今之间形成硬指标上的一致。

 

但随着研究的推进,人们渐渐发现,所谓“心意传承”“模型传承”,二者实际是无法分离的。习俗具有的流变性,工艺也同样具有,即使在同一时代中,工艺随着匠人的钻研也在不断演进。以制香为例,清远香体系中大量的香谱,实际都是不同调香师对于“清远”的各自理解和实践。香方与炮制技艺都不是死的,恰恰相反,保护和传承一种文化,就是恢复它的“活态”


掠过古梦边缘 —— 当我们谈“非遗”保护的时候在谈些什么

燃烧中的1821



香方需要被记录,更需要被钻研


有考据、有探索,有实验,有传播,这“四有”才是我们复兴传统香文化时应该去做的。因此博物馆下一阶段的工作重点,会是重新考据古方——曾经我们做过同样的事,但囿于古方本身,未能更深入一步。


但这次不同


柴爷在做完1803以后,突然觉得对单方提升兴致缺缺,认为提升有限了。而古方永远是调香师的金矿。香材的古今同名异义、古法炮制与现代工艺的对比、不同产区的材料对合香产生的影响、历代古籍对香的认知……相信当我们完成这一系列考据和实验,古典制香的脉络会渐渐清晰。


掠过古梦边缘 —— 当我们谈“非遗”保护的时候在谈些什么

古法制香

 

不少调香师说过,宋香是一个梦。这个论述有一部分是事实,另一部分大概来自我们对古典的敬畏和景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夫子之言诚如是也。客观地说,今日整个行业对古方和古典香文化的探索,大概也就是轻轻掠过古梦的边缘的程度。

 

但当我们谈“非遗”保护的时候,我们谈的是深入这个梦境。梦中的旖旎芬芳、氤氲烟气,不止是关于香的,而是关于我们民族文化的整体源流。尼采在《朝霞》里说,“全部的科学都是‘认识你自己’。”——说得真好,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桥梁,也是金线,它联结过去与现在,同时也勾勒出民族文化一以贯之的模样。

 

掠过古梦边缘 —— 当我们谈“非遗”保护的时候在谈些什么

尼采 《朝霞》


非物质文化遗产所包含的技艺也好、文化内容也好,都只是工具。它们本身都是美好的,也极有价值。但通过它所勾勒出的脉络,我们将会通往真正无价的彼岸——同是尼采说过,“还有更多朝霞,尚未点亮我们的天际”

 



当我们谈“非遗”的时候,那其实是天边的云霞。所有的努力和探索,是为了通往梦境之中的云蒸霞蔚,最终认识自己。


掠过古梦边缘 —— 当我们谈“非遗”保护的时候在谈些什么




掠过古梦边缘 —— 当我们谈“非遗”保护的时候在谈些什么



掠过古梦边缘 —— 当我们谈“非遗”保护的时候在谈些什么


掠过古梦边缘 —— 当我们谈“非遗”保护的时候在谈些什么

↑扫码开启沉香探索之旅↑



撰文:苏星河

校对:苏星河

美编:科学怪人




按照以下步骤将九龙沉香博物馆设置为星标

您将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推送的消息

掠过古梦边缘 —— 当我们谈“非遗”保护的时候在谈些什么

掠过古梦边缘 —— 当我们谈“非遗”保护的时候在谈些什么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掠过古梦边缘 —— 当我们谈“非遗”保护的时候在谈些什么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