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檀香 



 

相对于西域的诸多树脂香料,檀香的本草名物考据没有那么多疑异,古今同指,普通人一提檀香,便有直接印象。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檀香古称“旃檀”,最早见于三国康僧铠译《大无量寿经》卷上:“口气香洁,如优钵罗华,身诸毛孔出栴檀香,共香普熏无量世界。”[1]作为香料的檀香源出于佛经,常见于佛经,可见檀香与佛教的密切关系。后人常说“檀为佛使,佛伴檀行”,至今中国、日本的寺庙用香,仍以檀香为大宗。


从古至今,檀香在地位上不如沉香尊贵,但它的价值更低,更容易获得,也让它在日常的宗教与世俗生活中,获得了更大的“戏份”。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大块檀香 (图片来自网络)


《大无量寿经》译者康僧铠为印度僧,于曹魏嘉平末年(249—254)到洛阳

译经,可以推测檀香的传入基本与佛教是同步的。两汉之间已有佛,而佛教仪轨和经义都涉及檀,这也成为檀香最初在汉地传播的首要需求和动力。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檀香的异称包括栴檀、旃檀那、赞那曩、旃等。唐释一行《一切经音义》“栴檀香”云:“栴檀香,梵语白檀香名……此香出南海有赤、白二种,赤者为上。”[2]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一切经音义》


同书卷二十四“蛇卫旃檀”条载:“旃檀梵语略也,正梵音战那曩。”[3]。卷二十七“旃檀”条曰:“旃檀,旃檀那、谓牛头旃檀等,赤即紫檀之类,白谓白檀之属,古作旃丹。”[4]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一切经音义》所记录的檀香名称不同,有时是不同时代和不同僧人在翻译语音上的差异,有时则是因为所涉典故不同。譬如上文所说“谓牛头旃檀”中的牛头栴檀。北魏婆罗门瞿昙般若流支译《正法念处•身念处品之六》:“峰中多有牛头栴檀,若诸天众与阿修罗共斗战时,为刀所伤,以此牛头栴檀,涂之即愈。以此山峰,状似牛头,于此峰中,生栴檀树,故名牛头。”[5]


唐释一行《大毗庐遮那成佛经疏•入漫荼罗具缘品第二之余》:“ 白檀香,西方名为幺罗庾,是山名。”[6]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唐早期地图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而乌洛迦栴檀香则来自与蛇有关的传说。《一切经音义》卷二十三“乌洛迦栴檀香”条载:“乌洛迦者西域蛇名,其蛇常患毒热,投此香树,以身绕之,热毒便息,故因名也。或曰此蛇最毒,螫人必死,唯此栴檀能治,故以为名耳。”[7]


由文献可见,幺罗庾,是山名,“牛头旃檀”来自香料的外形,而乌洛伽则是西域蛇名,其实都是对香料本身的宗教色彩和神秘主义关联进行注释。并非是音译上的差别,基于梵文的“旃檀”在文献中的出现是稳定的。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中古文献中没有确切说明旃檀那为梵语音译,但是根据栴檀、赞那曩的发音可推断,旃檀那亦为梵语音译的异称。今高明凯、史有为《汉语外来词词典》认为:“旃檀,檀香。又作旃檀那、詹檀、真檀、赞那曩,源于梵语 candana。”这也是当代语言学的主流意见。



 产地 


 

陈藏器《本草拾遗》中说:“白檀出海南,树如檀。”[8]《香录》的作者叶廷珪则说:(檀)出三佛齐国,气清劲而易泄,爇之能夺众香。皮在而色黄者谓之黄檀,皮腐而色紫者谓之紫檀,气味大率相类,而紫者差胜。其轻而脆者谓之沙檀,药中多用之。然香材头长,商人截而短之,以便负贩;恐其气泄,以纸封之,欲其湿润也。[9]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出海南”可能只是个泛称,当时海南可能确产檀香,也可能是对南方贸易路径的一种称呼。作为专业香籍的作者,叶廷珪不止说了檀香“出三佛齐”,即马六甲海峡附近,还详细描述了其运输与贩卖。当时来自印度半岛、南太群岛的檀香,以及经阿拉伯二次中转的檀香贸易也都需要经过马六甲。相对而言,叶廷珪的认知比陈苍奇要“靠谱”得多了。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檀香片 (图片来自网络)


如果考据檀香的贸易路径,原产印度的旃檀,一般经由南海诸国即今东南亚的贸易流入中原,马六甲确实也是檀香朝贡贸易的最大集散地。晋刘珣《旧唐书·天竺国》曰:“中天竺王姓乞利哇氏,或云刹利氏,世有其国,不相篡叙。……又有栴檀、郁金诸香通于大秦,故其宝物或至扶南、交趾贸易焉。”[10]

 

旧唐书在提及檀香的时候,无意间也透露了印度与西方的贸易联系。早在中古时期,即西方的中世纪初期,西方也已经有了对檀香和郁金香的需求,这也是个很有意思的记载。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古代文献在论及檀香原产地时,大部分指向印度和东南亚地区。

 

南北朝僧人迦叶摩腾《大智度论•初品总说如是我闻·第三》云:“如栴檀香,出摩梨山,除摩梨山,无出栴檀,如是除佛,无出实语。”[11]此处说的摩梨山在南印度境内。释慧琳《一切经音义》:“摩罗耶山亦云摩罗延,摩罗此云垢也,耶云除也,山在南天竺境,因国为名,其山多白栴檀香,入者香洁故云除垢也。”[12]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大智度论·序》


印度南部也是今认知的檀香产地,但佛经说“除摩梨山,无处旃檀”更多的是与下句的“如是除佛,无出实语”相对应,表示宗教香的圣洁,而非实指。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大唐西域记》


唐释玄奘《大唐西域记•秣罗矩咤国》则说:“秣罗矩咤国(亦谓枳秣罗国南印度境)国南滨海有秣刺耶山,崇崖峻岭,洞谷深涧。其中则有白檀香树、栴檀你婆树。树类白檀,不可以别。唯于盛夏,登高远瞻。其有大蛇萦者,于是知之。”[13]此处又见一“蛇盘”之香,可见由北朝至唐初,这种蛇盘的传说是很盛行的。可以猜测是宗教叙事方式的影响,但亦有可能是产地确实多蛇。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王玄策出使图


季羡林注文曰:“秣刺耶,梵文 malaya 音译,即西高止山从尼尔山(nilgiris)直抵科摩林角(capecomorin)。那段称为卡尔达蒙(cardamon)的山脉。”。

 

这与上文所提到的“摩梨耶”山实际是同一座山,秣剌耶山盛产白檀香树、樟树,古代印度文学作品喜爱以来自秣剌耶山的风来比喻香风,著名佛教中观论师清辨出身于此。因为秣剌耶山在补陀落迦山以西,也有人认为《本生经》中所记的旃陀迦山即是此处。


而指檀香出于南海诸国的文献亦多

晋崔豹《古今注》卷下“紫栴木”条曰:“紫栴木,出扶南、林邑,色紫赤,亦谓紫檀也。”[14]扶南的辖境约当今柬埔寨以及老挝南部、越南南部和泰国东南部一带。林邑约在今越南南部顺化等处。在两晋时,尚未成为中国藩属,但有贸易。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晋 崔豹 《古今注》


唐苏敬《新修本草》曰:“紫真檀出昆仑盘盘国,惟虽不生中华,人间遍有之。”[15]盘盘国在今泰国南万伦湾沿岸一带,这里说的紫檀以皮色和白檀、黄檀分别,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佛教的兴盛和南方地区的经济开发,对外的海陆贸易更加通畅。檀香在唐代应用之普遍,正如苏敬所说,“虽不生中华,人间遍有之”。也许也正因为如此,部分文献在提及檀香产地的时候,往往泛指而不确。但时过境迁,当时的“常识”在后世文献考据时,却仍给学者和香友造成了一定的麻烦,这却又是后事了。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唐苏敬 《新修本草》 


唐樊绰《蛮书•南蛮疆界接连诸蕃夷国名第十》:“昆仑国,正北去蛮界西洱河八十一日程,出青木香、檀香、紫檀香、槟榔、琉璃、水精、蠡坯等诸香药。”[16]唐宋时期所指的昆仑国,在今中南半岛南部和南洋群岛地区。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唐樊绰 《蛮书》


宋欧阳修《新唐书•南蛮传》:“单单,在振州东南,多罗磨之西,亦有州县木多白檀。”[17]单单即丹丹,在今马来西亚马来东北岸的吉兰丹。


以上,皆为文献指称檀香产于中南半岛之记录。除此以外,印度尼西亚群岛和马来群岛,也被记录为檀香的产地。

 

印尼群岛和马来群岛

宋赵汝适《诸蕃志•志国》:“阇婆国又名莆家龙……出象牙、犀角、真珠、龙脑、瑇瑁、檀香、茴香、丁香。”[18]“苏吉丹即阇婆之支国……土产檀香、丁香、豆蔻、花簟、番布、铁剑、器械等物。”[19]鄢颇国在今爪哇附近,苏丹吉,即今冬爪哇省。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宋 赵汝适 《诸蕃志》


明代张夑《东西洋考西洋列国考》说:“下港一名顺塔,唐称阇婆,在南海中者也,一名诃陵,亦曰社婆,元称瓜哇,一统志又名蒲家龙……物产金银、眞珠、犀角、象牙、玳瑁、沈香、檀香,宋及本朝充贡。”[20]

 

这样,以今印度和东南亚诸国为主要产地,经东南亚贸易路径(后来也称为“海上丝绸之路”)进入中国的檀香,在中古时期就将产地标识得比较清晰了。其自然产地的描述和今日人们的产地认知是基本一致的。 



 形状与炮制 



形状

宋赵汝适《诸蕃志•志物》“檀香”条载:“其树如中国之荔枝,其叶亦然。土人砍而阴干,气清劲而易泄,热之能夺众香。”[21],描述了檀香的植物形状,并指出檀香在发香上的“清劲”“能夺众香”,即气味的扩张性。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檀香 (图片来自网络)


一般以皮色差别分辨檀香,如白檀、紫檀、黄檀……《本草拾遺》云:“檀香其種有三,曰白、曰紫、曰黄。”[22]

 

叶廷硅《香谱》也指出:“皮实而色黄者为黄檀,皮洁而色白者为白檀,皮腐而色紫者为紫檀。其木并坚重清香,而白檀尤良。宜以纸封收,则不泄气。”[23]这里的“白檀尤良”与佛经中看中白檀的取向是一致的。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而《诸番志志物》“檀香”则从气味饱满程度分辨檀香的品级:“树之老者,其皮薄,其香满,此上品也。次则有七八分香者,其下者谓之点星香,为雨滴漏者谓之破漏香,其根谓之香头。”[24]

 

炮制

宋陈敬《陈氏香谱•修制诸香》“檀香制”条记载了炮制方法:“须拣真者剑如米粒许,熳火炒,令烟出紫色,断腥气,即止,每紫檀一斤,薄作片子,好酒二升,以慢火煮干;略炒檀香,劳作小片,腊茶清浸一宿,焙干以蜜酒同捽,令匀。再浸一宿,慢火炎干;檀香细剉,水一升,白蜜半升,同于锅内煎五七十沸,焙干;檀香斫作薄片子,入蜜拌之净器,炉如干,旋入蜜,不住手搅动,勿令炒焦,以黑褐色为度。”[25]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宋 陈敬 《陈氏香谱》


炮制檀香以低温蒸馏,或以蜜制,也是传统制香中的主流。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檀香用于合香极其频繁,仅宋陈敬《陈氏香谱》所录复合香方中,有180个香方中均有檀香。用于隔火熏、线香、篆香、配香者均有。除此以外,传统医学认为檀香具有除霍乱、治腹痛、杀毒虫、祛肿痛、理胃气的功效,因此檀香也频繁入药。


宋人唐慎微《证类本草木部上品》“檀香”条引日华子曰:“檀香,无毒,治痛、霍乱、肾气、腹痛,浓煎服水,磨傅外,肾并腰肾痛处。”[26];金张元素《医学启源》卷下则说:“檀香,阳,主心腹霍乱中恶,引胃气上升,进食。”[27]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檀香的炮制 (图片来自网络)


除加入复方以外,檀香可单独煮水,做成“檀香饮”或“檀香汤”。隋杜宝《大业拾遗录》:“薄禅师甚妙医术,作五香,第一沉香饮,次丁香饮,次檀香饮,次泽兰饮,次甘松饮,皆别有法。以香为法,以香为主,更加别药,有味而止渴,兼于补益。”[28],自隋唐以后,檀香饮因其止渴补益的功能,广泛出现在养生领域,也多有药典或笔记记载。宋代《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元代佚名《居家必用事类全集》、明代高濂《遵生八笺》,都有关于“檀香饮”、“檀香汤”的记录。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清明上河图中香饮子》


宋陈敬《陈氏香谱•香茶》“经进龙麝香茶”条云:“白豆蔻一两(去皮),白檀(末)七钱,百药(煎)五钱,寒水石五分(薄荷汁制),麝香四钱,沉香三钱(梨汁制),片脑二钱半,甘草末三钱,上等高茶一斤。”[29],可见宋后檀香也是制作香茶的成分。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元佚名《居家必用事类全集·巳集·曲酒类》的“白酒曲方”则记载了檀香入酒:“当归、砂木香、藿香、苓苓香、川椒、白术已上各一两,官桂三两,檀香、吴茱萸、甘草各一两,杏仁一两别研为泥。”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综上,中古时期,中国已广泛使用檀香,并对檀香的产区、性状、功效有了体系化的认知。檀香虽不产中国,却遍布中国,覆盖了衣食住行各个领域。可熏衣、可悦神、可入茶、入酒,入药,也可单独成为饮料、其木料则用于制作家具、构筑房屋,用途多样。


以“”为骨架的高级香料体系,长期以来成为中国传统香事的核心主题。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参考文献


[1]康僧铠《大无量寿经佛説无量寿经》卷上,大正新修大藏经本

[2]释慧琳著,徐时仪校注《一切经音义三种校本合刊》卷三,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8年 12 月第 1 版

[3]同上

[4]同上

[5]婆罗门瞿昙般若流支译《正法念处身念处品之六》卷六十九

[6]释一行《大毗庐遮那成佛经疏》卷七,日本庆安二年刻本

[7]释慧琳著,徐时仪校注《一切经音义三种校本合刊》卷二十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 年12 月第 1 版

[8]《本草拾遗辑释》  安徽科技出版社2002年第1版

[9]《叶廷珪书抄》 春在堂

[10]刘珣《旧唐书西戎传天竺国》卷一百九十八

[11]迦叶摩腾《大智度论初品中总说如是我闻第三》卷二,大正新修大藏经本

[12]释慧琳著,徐时仪校注《一切经音义三种校本合刊》卷二十六,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 年 12 月第 1 版

[13]玄矣、辩机原著,季羡林等校注《大唐西域记校注》,中华书局

[14]崔豹著《古今注》卷下,明嘉靖本

[15]苏敬等撰,尚志钧辑校《新修本草》,安徽科学技术出版

[16]樊绰《蛮书南蛮疆界接连诸蕃夷国名》卷十

[17]欧阳修《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二下《南蛮传》,中华书局

[18]赵汝适著,杨博文校释《诸蕃志校释》卷下,《闍婆国》,中华书局,

 

[19]同上

[20]张夑《东西洋考西洋列国考》卷三,清惜陰軒叢書本

[21]赵汝适著,杨博文校释《诸蕃志校释》卷下,《檀香》 中华书局1981

[22]陈敬《陈氏香谱》卷一,《香品》,内府元人抄本

[23]李时珍《本草纲目木部》卷三十四《檀香》转引叶廷珪《名香谱》

[24]赵汝适著,杨博文校释《诸蕃志校释》卷下,《檀香》,中华书局

[25]陈敬《陈氏香谱》卷一,《修制诸香》,内府元人抄本

[26]唐慎微《证类本草木部上品》卷十二,四部丛刊景金泰和晦明轩本

[27]张元素著,任应秋点校《医学启源用药备旨》卷下,人民卫生出版社

[28]宋李昉、李穆等编纂《太平御览香部二》卷九八二,中华书局,

[29]陈敬《陈氏香谱》卷四《香茶》,内府元人抄本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扫码开启沉香探索之旅↑



撰文:苏星河

校对:苏星河

美编:科学怪人



按照以下步骤将九龙沉香博物馆设置为星标

您将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推送的消息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http://mip.i3geek.com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一自檀郎便逐风——檀香考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