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安息香考

安息香考



安息香考


 

安息香传入中国的时间可确认在南北朝以前,《香乘》所载西汉时期得自西域的各种奇香,许多都被认为以安息为原型。萧梁时期释慧皎《高僧传》卷九载佛图澄为了在枯竭的泉源上求水,“澄坐绳床,烧安息香,咒愿数百言,如此三日,水泫然微流。[1]


安息香考

佛图澄画像


一般认为,安息香的得名与安息国有关。但东南亚地区也产安息香。宋赵汝适《诸蕃志·志物》“安息香”条:“安息香出三佛齐国,其香乃树之脂也。《通典》叙:‘西戎有安息国,后周天和隋大业中曾朝贡’,恐以此得名。[2]显然赵氏认为,安息香之得名是因为它是安息国朝贡的特产,故有此名。


安息香考


国外学者也比较认同安息香因产地而得名的观点。美国学者谢弗认为中国五六世纪的安息香来自突厥斯坦的佛教诸国,其中与犍陀罗国关系最为密切,中国的安息香多由此国供应,而且“Gandhara(犍陀罗)这个名字的意译就是“香国”。谢弗的观点是:“犍陀国曾经是安息国版图的一部分,所以用安息王朝的名称命名这种从曾经由安息统治的犍陀罗地区传来的香料,显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3]


安息香考

公元前600年犍陀罗地址


历史上的安息帝国(公元前247年-公元224年)位于亚洲西部的伊朗地区,班固《汉书·安息国》:“安息国,王治番兠城,去长安万一千六百里……武帝始遣使至安息。[4]这是记载中原与安息交往的最早史料。东汉时称为小安息国,南朝刘宋范晔《后汉书·安息国》:“东界木鹿城,号为小安息,去洛阳二万里。章帝章和元年,遣使献师子、符拔,符拔形似麟而无角。[5]直至隋时安息国仍然向中国纳贡,唐杜佑《通典·安息》:“至隋大业五年安息国遣使朝贡。[6]


安息香考

由于安息香并非中原本土所产,因此传入中原后有多种意译形式,出现了诸多异称,如求求罗、拙具罗、窭具罗、拙贝罗等。

 

求求罗:唐释玄应的《一切经音义》卷十“求求罗香”条:“求求罗香,此译云安息香也。”

 

拙具罗、窭具罗:宋释法云的《翻译名义集·众香篇》


拙贝罗条:“拙具罗或窭具罗或求求罗,此云安息。”

 

这些意译名称的语源应为梵语,明周嘉胄《香乘》卷二,“安息香”条中有所记载:“安息香,梵书谓之拙贝罗香。”


 

张自烈在《正字通·香部》卷十一也说安息香“佛书名拙贝罗香”李时珍在《本草纲目•木部》卷三十四也持相同观点。今高明凯、史有为著《汉语外来词词典》亦曰:“安息香,又作‘窭具罗’、‘求求罗’,源自梵语 guggula.”


安息香考


综上,求求罗、拙贝罗、拙具罗、窭具罗等来自于安息香的梵语名称。



安息香考


 

安息香的产地主要分布于两大地理范围:包括西亚、印度北部在内的传统“西域”东南亚

 

北齐魏收《魏书·西域列传·龟兹国》:“又出胡粉、安息香、良马、犎牛等。[7]明严从简《殊域周咨录·撒马尔罕》说于阗国出产“安息香、鸡舌香、葡萄。”当然值得注意的是,明以后由于海禁等原因,对外贸易实际上是衰落了。明人在描述异域产品时,提供的不一定是准确的。比如于阗显然不可能出产鸡舌香,如果不是误记,则应当是贸易回流。此外,明陆应阳《广舆记·外译》也说于阗国出产安息香。


安息香考


于阗地处塔里木盆地南沿,龟兹国以库车为中心,东起轮台,西至巴楚,北靠天山,南临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均为古代西域大国。唐魏征《隋书•西域列传》记载:“漕国在葱岭之北,汉时罽宾国也……土多安息、靑木等香。[8]漕国位于印度西北境,相当于今阿富汗东南部。


安息香考

前秦西域地图


安息香考

五代李珣《海药本草•木部》引《广州记》谓安息香“生南海波斯国。”[9]


唐段成式《酉阳杂俎·木篇》:“安息香树,出波斯国。”[10]

 

宋赵汝适《诸蕃志•志国》:“大食国”条说大食国“土地所出木香、丁香、肉荳蔻、安息香。”[11]

 

元汪大渊《岛夷志略•挞吉那》:“国居逹里之地……地产安息香、琉璃瓶。”[12](挞吉那,今有两种解释一种认为该地在印度半岛西北部沙漠地区,一种认为在今伊朗法尔斯省沿海的塔黑里一带。)


以上,皆为文献指称安息香产于广义“西域”的记录。而除了西域产安息香以外,东南亚地区也被记载为安息香的产区。

 

安息香考

宋谢维新辑《事类备要•外集》:“安息香,出三佛齐国。”[13]


明李贤《明一统志》卷九十:“三佛齐国……土产犀角、象牙、安息香。”[14]


明李文凤《越峤书》卷十七:“波罗密、安息香皆安南独有”[15]


《文武诸司衙门官制》卷一:“安南,土产安息香。”[16]


《明一统志》卷八十七载:“八百大甸军民宣慰使司,土产安息香。”[17]


这之中,有一部分记载是因为西域的安息香经转口贸易由东南亚进口,故将安息香的产地记为东南亚。但东南亚本身也确实是安息香的重要产区。古人对安息香产地的认知和现在大致上是一样的。



安息香考


 

安息香考

传统的安息香为胶质类香料,《海药本草》卷三“安息香”条引《广州记》云:“生南海波斯国,树中脂也。状若桃胶以秋月采之。[18]这就明确指出安息香是树脂香料了。

 

类似的记载还包括段成式的《酉阳杂俎•木篇》“安息香”条: “安息香树,出波斯国,波斯呼为辟邪树,长三丈,皮色黄黑,叶有四角,经寒不凋,二月开花,黄色花心,微碧不结实,刻其树皮,其胶如饴,名安息香。六、七月坚凝乃取之,烧之通神明,辟众恶。[19]


唐孙思邈《千金翼方•草部之下品》“安息香”的形状描述更具体,说它“松脂,黄黒色为块,新者亦柔韧。[20]


三处文献的描述是一致的,安息香为木本植物的树脂,形态与松脂类似,为黑黄色结块。新生成的的安息比较坚韧。


安息香考

安息香(图片来自网络)


自唐代来,安息香一直是入药的

香学专著曾记载过先汉时期有各种躲瘟疫的“返魂香”,不少研究者和调香师也都猜测,那是早期对安息香不了解时的夸大其词,但并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汉代所称的“返魂香”就是安息。

 

孙思邈《千金翼方·木部》对安息香的药性有比较具体的介绍:“安息香,味辛苦,平,无毒,主心腹恶气、鬼疰。[21]——这里安息香主要是起理气的作用,所谓鬼疰,一般认为是指多发性的溃疡,古人认为安息香对这种疾病的治疗有奇效。


安息香考

唐 孙思邈 《千金翼方》


在药方和散剂中,安息香也时常出现

“阿魏散安息香方”治气血凝滞,“雄麝圆”治风湿、“崔元亮海上方”治疗痱子、“神印乳香丸”治疗恶性痢疾,“引气丹”则理气和中……安息香被广泛用于从唐宋到明清的各种药方中,入药很广,是中国传统医学的常用药材。



出于对安息香疗效的信赖,清人还将其用于食疗配方中

赵学敏《串雅•外编》“紫霞杯”条说,安息香可以与珍珠、乳香、琥珀等二十种养生配料,投冷水中,每早服用二三杯百病皆除。[22]


安息香考


在传统合香中,安息香更是不可或缺,仅《香乘》中出现安息作为香材的方子就不下数十个。


宋陈敬《陈氏香谱•香品》:“(安息香)不宜扵烧,然能发众香,故多用之,以和香焉。[23]陈敬对安息入香的理解和龙涎类似,认为它单独焚烧的效果不大好,却可以引发其余香材的味道,因此在合香中得以广泛使用。宋明以来,大多数调香师也是这样理解安息的,因此安息在古典合香中应用极广。樊绰《蛮书》中记载云南有一座“安息香山”,还有一条路被称为“安息香路”,当然这条路不见得只运输安息香,但也足以显示其需求量和交易量之大。

 


安息香考


 

综上,安息香作为古代中国在沉檀龙麝构架之外最重要的树脂香料之一,是香料贸易中的“大主角”。古代中国从西域和东南亚分别进口安息香,值得注意的是,因为商业贸易的原因,这两个产区有时候会“串货”,即东南亚有出口西亚的安息香,而西域商队则会贩卖东南亚的安息香。


安息香考


在进口以后,安息香原材广泛地入香和入药,古法合香经常使用安息香作为材料。除此以外,古人和使用其它香材来拟合安息香的味道,制作“安息合香”来焚烧,在《红楼梦》等古典文学中时常出现的,很可能便是这种合香。


安息香考

《香乘》 玉蕊香香方


复兴香文化,首先要熟悉和了解香材。对安息香的了解和使用,无疑是一门无法忽视的重要功课。




安息香考

参考文献


[1] 释慧皎撰,汤用彤校注,汤一玄整理《高僧传》卷九,中华书局

[2] 赵汝适撰,杨傅文校释《诸蕃志校释》卷下《安息香》

[3]【美】谢弗著,吴玉贵译《唐代外来文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

[4] 班固撰《汉书》卷九十六《西域传》

[5] 范晔《后汉书西域列传·安息国》

[6] 杜佑撰,王文锦等点校《通典》卷一百九十二《边防安息》,中华书局

[7] 魏收《魏书列传第九十》卷一百二,中华书局,

[8] 魏征辑《隋书列传》卷八十三《漕国》, 中华书局

[9] 李珣著,尚志钧辑校《海药本草辑校本》卷三《木部•安息香》,人民卫生出版社

[10] 段成式撰,方南生点校《酉阳杂俎》卷十八《木篇•安息香》,中华书局

[11] 赵汝适撰,杨傅文校释《诸蕃志校释》卷上《大食国》,中华书局,

[12] 汪大渊撰,苏继庼校释《岛夷志略》,中华书局

[13] 谢维新《事类备要·外集》卷四十一,清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14] 李贤《明一统志》卷九十《三佛齐国》,清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15] 李文凤《越峤书》卷十七,明蓝格钞本

[16] 陶承庆《文武诸司衙门官制》卷一,《续修四库全书》子部

[17] 李贤《明一统志》卷八十七《八百大甸军民宣慰使司》,清文淵閣四庫

[18] 李珣著,尚志钧辑校《海药本草辑校本》卷三《木部•安息香》人民卫生出版社

[19] 段成式撰,方南生点校《酉阳杂俎》卷十八《木篇•安息香》,中华书局

[20] 孙思邈撰,鲁兆麟等点校《千金翼方》卷三《木部中品•安息香》

[21] 孙思邈撰,鲁兆麟等点校《千金翼方》卷三《木部中品•安息香》,

[22] 朱橚《普济方咽喉门》卷六十三,清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23] 陈敬《陈氏香谱》卷一《诸品香》,内府元人抄本


 






安息香考


安息香考

↑扫码开启沉香探索之旅↑



撰文:苏星河

校对:苏星河

美编:科学怪人



按照以下步骤将九龙沉香博物馆设置为星标

您将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推送的消息

安息香考

安息香考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安息香考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