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preface

最近许多内测官的日常之一就是找柴门小二催促“夜放”上线,二总已经手持皮鞭站在头部催更很久了,每天晨会第一句就是:“运营,夜放上线时间呢?赶紧的!”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然而有着急的就有不紧不慢的,对此柴爷的意见是——不急,慢慢来(二总:我有句…)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说起来,“夜放”的编号其实还在“玫瑰人生”之前,算是我们“传统合香传承计划”中正经八百的第一个香方。我想柴爷在“夜放”上投入的精力和期待,都比“玫瑰人生”更多,它不仅是我们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计划中合香序列的的开篇之作,更应当是一种古典风雅在现代生活中真正的重生。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生命的体验有许多不同的维度,联结古今思想的载体可以是文字,可以是图形,可以是声音……当然也可以是嗅觉。最近王摸鱼他们推了一个小叶紫檀的古琴香插,我就觉得很有意思。陶渊明挂无弦琴的意思是,真名士自风流,无音之乐,恰可以悦神。而一支线香空悬于琴弦的位置,香氛与云烟就代替了音乐弥漫斗室。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横琴凉月


世间大雅之音,陶令以风骨奏之,柴门则可奏之以云烟~


这大概也是柴爷看重“夜放”的原因,它奢华典雅的气调,是调香师借以在时光中留下刻痕的东西。宁可慢一点,也希望它完满一些,这是艺术家的同理之心。



暗夜赋格曲

“夜放”的香方取自五代十国,这在前文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典雅(上)中已经提过。这时代给人最深的印象是战乱纷繁、纲纪败坏,甚至到了扭曲人性的地步。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欧阳修同志亲自盖章:“五代之乱极矣!”,历来觉得欧阳相公所谈的是儒家的伦常,但我觉得未必尽然。身为史家的情怀,身为文人的直率,欧阳修是从故纸堆中真正见到了累累白骨的。儒家虽自有曲直,人性更有自己的声音。


“四海渊黑,中原血红,有生不如无生,为人不若为鬼” —— 所谓时代的暗夜大抵就是如此,君主以一念兴兵,骄兵以一念反叛,恍如儿戏。但人们所付出的生命,百姓所承受的苦楚,那些真实的鲜血和死亡,都发出论理之外真实的声音。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君不见汉家山东二百州,千村万落生荆杞……


正是在这样的时代底色之上,后蜀、南汉和南唐的奢靡旖旎,浅唱低吟,才显得那么刺目。“夜放”的原型“花蕊夫人衙香”也是一样,倾世红颜与暗夜里的君王,百姓的尸骸堆积如山,民有饥色,野有饿莩,这样的奢靡的享受在道德伦理上是“不义”的。


但不可否认,花蕊夫人衙香是极美的。它属于时代,又超出时代。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花蕊夫人衙香


王家新在做保罗·策兰《暗夜赋格曲》的批评时提到过策兰早期诗歌带着一种明显的“音乐性”。当黑暗如网一样,包围了整个“诗场”,我们从坚果中拨出时间并教他走路:而时间回到壳中。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当夜色深沉地不可视物,而昙花开放于其中,不止是花瓣舒展的声音清晰可闻,光与色也开始带着音乐的韵律。


卡在时代之间

就原方来说,沉、檀、龙、麝四者齐全,“富贵四和”天然带有天家的尊贵雍容,沉香不同密度的配比、乳香的清甜和橘子味则让香方整体更为轻盈,带一点“很贵的脂粉味”。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夜放”或者说“花蕊夫衙香”上承唐方的张扬贵气,那个开放阔大的时代里,西域的细贵香材由“参天可汗道”源源流入;海上丝路方兴未艾,东南亚航路输入的奢侈品在长安坊市之间流通。国朝勋贵之家,钟鸣鼎食、画栋飘香;大明宫中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那是与今日阿拉伯世界的穷奢极欲颇类的奢侈。朝会散后,满朝文武一袖香风,可带至家中。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而宋方,则不似唐时那么“张牙舞爪”的富贵。沉檀龙麝仍然是骨干,但苏轼的“贫衙香”就更强调制法,而不是原材。降真、紫檀的应用更多,是气味更加转“轻”,而藿香、零陵、杉木炭、黄丹这样的草本香料加入,也让宫香、衙香和草本为主的文人香更接近。香气清冽、沉远,感觉收束而内敛。“脂粉味”更淡,但文化上的“高级感”也更为浓厚。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夜放”恰恰卡在唐宋之间。孟昶这样一个“性本爱奢”的君主,在香材用料上不可能有丝毫的犹疑。而未来宋方的文人感,又处在渐次形成的过程中。于是这个方子在时代特点上兼得唐宋之美,这是极其难得的。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烟花夜放,是绚丽的极致,同时也是雕琢之美。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为君补缺

但地处西陲的后蜀毕竟僻远,虽然西南贸易通路的存在,让孟蜀可以比当时的中原更加方便的获得珍罕的域外香料——但那是和当时比。和统一的中央王朝相比,孟昶的香料来源毕竟是匮乏。比如来自广州、泉州等贸易港的灰白龙涎和海外的上等甲香、恐怕后蜀就很难得到。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柴爷对款香材料的“补完计划”,其实是站在现代人的角度对古方的一张想象。尽管一部分人不承认,但奢侈与典雅往往是对孪生子。乱世的主君与倾世红颜,蜀宫的旖旎香事,我们再复活它的时候,着眼于极致的奢侈与风雅:


富森红土


目前正产区的顶级富森红土,全世界年产差不多10公斤,控制在少数大盘上手中。它甘醇悠远的独特气味,在不久的将来可能只会在我们记忆中出现了

……“夜放”用红土,更多来自柴爷的某种执念,觉得孟昶一定会给花蕊夫人最好的。而在柴爷心里最好的沉香,当然是富森红土——“夜放”接近30%的红土比例,是对暗夜中极致奢华的模拟,也是对千年前调香师的敬意。


白奇楠


奇楠即使微量,它的味道也会冲破其它气味的包裹冲出来让人闻到。如锥在囊中,一动则破。一方面,奇楠代表了香材“细贵”的顶点,另一方面,应该有别的东西能跟得上红土和甲香的爆发力,在点燃的瞬间形成一种浑厚复合的前调。


莫桑比克龙耳(甲香)


据说在当代调香师的圈子里,公认甲香中最上品是产自非洲东海岸莫桑比克海峡的甲香。孟昶当然不大可能得到这样的香材,但他也一定用的是那个时代品级最高的甲香。龙耳所带有的海洋气息和鲜甜回甘,像是广袤的印度洋中温湿的风,也是“夜放”有别与原方之处。


龙涎


原方是没有龙涎的,以五代十国政权断续的情况,很难有效控制海上贸易,何况四川盆地的后蜀。但后世对龙涎的推崇,绝不是没有原因的。从我们打板的各种效果中看,它在大复方中的表现极为惊艳。相比单方龙涎的紫罗兰气息,龙涎在“佐”、“使”的位置上发挥更加游刃有余。中前调中它表现为一种男性荷尔蒙的气味,紫罗兰香缠绕在整个中后调中,调和了原本应该乱涂乱撞的各种变化的香气,使他们如同一曲协奏,和谐而不突兀。


喜马拉雅老麝囊


这也是本批次“夜放”限量200的最主要原因。因为野生动物保护的原因,这批次有年份原麝香囊采购自香港一位老中医。老先生手里有大约二三十个香囊,但不管柴爷怎么软磨硬泡,他一次都不肯出完——于是这次我们手里顶级麝香,只够制作200管“夜放”,多一管都没有了。


金颜、安息


其实原方中只有乳香,它带着橘子味的清凉味道也是时代的典型。但柴爷觉得光用乳香,变化还是不够丰富。陈年的金颜和安息,让树脂香料整体的果香变得更为丰满,在中后调中也有富于变化。


右旋梅花脑


“沉檀龙麝”中的“龙”,在古籍中指龙脑。这种天然结晶在古代自然与社会条件下,价格不下沉檀,其凉意又极为古人所喜。但现代的嗅觉审美下,它强烈的樟脑味不但过于刺激,还让人觉得廉价。即使是最贵的天然结晶右旋梅花脑,虽然带着淡淡的梅花香,还是不可避免地给人“樟脑丸”的嗅觉体验。为此,我们将龙脑的含量控制在极低水平,既让“凉”的感觉若有若无,又不使樟脑味影响嗅觉体验。


藏红花


对,这是个秘方。藏红花用在线香中……柴爷为了赞叹说了不少不文明词。于是为了这支香的完满,他买了一批市场上能接触到的最贵的藏红花。我们只是隐约听到什么顶级蜂蜜、什么三倍……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大复方中使用的所有香材都单独炮制


这几个月来,柴爷的主要精力就花在这些事上了……腥臭的龙涎香原材怎样快速拥有紫罗兰花香、龙耳的“臭味”如何才能不影响成香、安息和乳香的倍散怎么才能均匀、藏红花如何……这都是柴爷的“不传之秘”。


恰似“东风夜放花千树”,夜空里的烟火会是五彩缤纷的颜色,但你不会觉得任何一种颜色是突兀的。这也是“和合香”的本意。


作为调香师,柴爷力求在这支“夜放”中,为花蕊夫人补上所有材料商的遗憾。让它真正做到“极尽富贵”和“调和如意”。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她是乱世风云里,一朵开在上苑的花。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当命运的风潮摧毁她的家和国,漆黑的夜幕下,一个女人显得那么无力和凄凉;但她还是倔强地挑战了世俗偏见。《述亡国诗》不是辩解、不是解嘲,只是一名美丽女子对命运的不屈服。


最终人们会记得她的美丽轻翾,记得她的浅唱低吟,也会记得她倔强地抗争。她的香也是如此,其中包含了无数美好的气调——“夜放”仿佛是一幅长长画卷,上面有灿烂的烟火、连云的楼阁;有兵戈与血火,有如山白骨;有山河破碎,身世浮沉;还有独属于女人的丹心碧血,不折不弯。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一曲,一调,流水吟

清风、绿竹,伴古琴

指拨千古叠叠音

振聩天下茫茫心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悠悠暗夜,繁花夜放。流水今日,明月前身。

那云烟中盛放的花朵,原是乱世中典雅和美丽的极致。


九龙沉香博物馆,传统合香传承计划第50号香方。





18.50.1“夜放”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进入商品购买界面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扫码开启沉香探索之旅↑



撰文:苏星河

校对:苏星河

美编:科学怪人



按照以下步骤将九龙沉香博物馆设置为星标

您将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推送的消息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凡世间大雅之音皆可以云烟奏之——“夜放”预售开放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