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年节鄙视链:如何像皇帝一样过年



年关将至,这个中国文化中最大的节日,早已经不是放放爆竹吃吃饭那么简单。整个中国即将展现自己“礼仪之邦”的属性,走亲访友必不可少。身为中国人,有些东西是从小培养的。小朋友上学都会在身上带一点小零食,碰见看对眼的小同学就去分享。长大后逢年过节的去朋友家里和朋友叙旧,或者提着年货走亲访友……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岁朝欢庆图》 清·姚文瀚


太阳底下没什么新鲜事,古人也会苦恼和我们一样的问题——怎么才能既满足交际需求,又有格调地把年过好呢?孔子教育我们,尊尊亲亲,向最尊贵的人学,准没错。


古时候最尊贵的人当然是皇帝啦。当然,专制主义中央集权2200多年,皇帝的样式也千奇百怪,有当木匠的,有修仙的,不一而足……我们还是向厉害一点的皇帝学比较好。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奇楠


比如魏武帝曹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东临碣石,以观沧海,绝对的胸有大志。他有个著名的典故叫“铜雀分香”,说的是魏武很看重家里的香料……《太平御览·魏武令》中曹丞相说“昔天下初定,吾便禁家内不得香熏”,意思当初是国家很困难,我让家里人连香都不烧了(柴爷:至于吗…不就香)。这就算了,他后来又留下嘱咐:“馀香可分与诸夫人。诸舍中无为,学作履组卖也。”——“剩下的香,让夫人们分了吧,学着做做生意,好赚点钱”。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唐代时,中东商团富可敌国,长安西市汇聚世界奇珍,无所不有。胡商大把赚银子,当然也要向唐王朝“表示表示”。唐长庆四年,刚继位的唐敬宗想要修个园子,《旧唐书》载:“波斯大商李苏沙进沉香亭子材”。正史一字千金,这人能被两唐书称为“大商”,怎么也是马云许家印的级别了,他送给皇帝的顶级贺礼是大块的沉香——后来这块沉香被用来修筑大明宫最著名的建筑,贵妃起舞,李白作诗的“沉香亭”,当然这是后话了。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檀香


皇帝修园子,毕竟是私事,虽说天下跟着天子姓,可国家归国家,国与国之间的交往还是要比皇帝私事郑重一些的。西晋宰相张华的《博物志》说:“汉武帝时,弱水西国有人乘毛车以渡弱水来献香者”,从汉代开始,周边小国就将香料作为国礼进贡。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乾隆帝五十四年元月,清高宗在北京大宴四方,“万国来朝”。既然是来朝,乾隆嘛大家懂的,就是个很事儿的皇帝。当时的暹罗(泰国)国王估计为此伤透脑筋……因此他最后选了一件最不容易出错的贡品——沉香六十斤!泰国国王也是很懂事,自己审美达不到的时候,选大家都知道贵的就对了!



天潢贵胄、达官显贵必用之



是的,到了皇帝这个层级,还玩儿金裸子银饼子什么的,就显得太俗了。哪怕满手的鸽子蛋,也不能算是高品位的生活——玩儿香才是正道。这一稿,我们就打算给大家科普一下,古代的天潢贵胄们用什么香。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传统香事自来就有个说法:“沉、檀、龙、麝,众香之首”(《香乘》写成“沉、檀、脑、麝”,意思是一样的)。当我们检索古代香方的时候会发现,合香之道虽然变化万千,理论上光是汉地制香所涉及的材料就有上千种,还不包括藏香等域外合香所用的“另类”材料……但是,汉方中最显尊贵的那一部分,如宫香、衙香、御制香等,其气味体系的骨干大都是以沉香、檀香、龙脑和麝香为骨架构建的。就是说,不管你这个香方如何变化,它的基底是还是沉檀龙麝这四种香材。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麝香


在这件事情上,当然有价格和“面子”的因素,沉檀龙麝的贸易价格,决定了它们的“富贵”属性,天家用香讲究气度规格,各类宫香如果不以沉檀打底,就仿佛落了档次。当它变成了标尺,不管你再有钱,不用它们打底,大家聚会散场悄悄讨论的都是“有钱是有钱,就是没有什么品位,啧。”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四大名香在合香中称作“富贵四合”,天潢贵胄、达官显贵必用之。而宋代以后一度占据香道主流的文人香,会更多地用一些价格比较便宜的草本香料,渐渐发展出了“山野四合”、“神仙合”等体系,可是这归根结底,这些都算是物质条件有限时的“穷讲究”,和沉檀龙麝之间是有阶级壁垒的。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香文化的“归流”



凡事都有个起源,这东西贵也要有贵的道理。沉香、檀香、龙脑、麝香之中,除了麝香的主产区在中国以外,沉香、檀香、龙脑大部分要依赖进口。以沉香为例,即使是产自广东、海南的莞香系,其原产地区也是典型的“烟瘴之地”。关山路远,再加上“永不平息”的两广叛乱,历史上中央政权很难有效控制的极边,其实算是半个“域外”。


以沉、檀为代表的植物香料,从南亚、东南亚进入中原是极不容易的。就算是效率最高的海运,也因为季风期、航海风险、高昂的人力(这里指死人)成本和官府贪污漂没等原因,最终到达港口的,也就不到五成。它们之所以仍然能作为嗅觉奢侈品成为贸易的大宗,甚至让商人百倍获利,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们作为香料,确实在嗅觉体验上是无法取代的。


像后来出现过的名目繁多的“小四合”啊,来自域外产量更大的熏陆(乳香)、金颜、苏合香等,它们能够丰富合香的嗅觉层次,也各自拥有不同的特点。但是!“大四合”作为中国传统合香气味的基底的地位接近2000年以来,从未被任何其它香料动摇过。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丝绸之路


今天我们在谈“沉檀龙麝”的时候,问题往往是过于“理所当然”。其实这个组合并不是一开始就存在的,是古人不断地对香料的应用进行归纳和总结,他们觉得以“四合”为骨架搭建起来的气味体系是最合适、最美好的。而在此之前,中国最早的香料是杜若、白芷、石兰、杜蘅这些香草香花,除了麝香的使用稍早一些,沉香的传入要晚至汉代了,檀香、龙脑则更晚一些。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不过这之中有一个异数,就是龙涎。古代香方对龙涎在合香中的作用可以说是推崇备至,在诸多关于龙和蜃气的传说掩映下,这种香料愈发闪耀着神秘主义的辉光。在一些专业香籍中,龙涎出现的次数甚至不比龙脑少——可问题是,古方极少实用龙涎,而是热衷于实用其它材料去“拟合”龙涎的味道。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龙涎


正如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所提到的,龙涎的问题是它实在太稀少了,在古代生产力条件下,甚至朝廷内库都无法稳定地获得真龙涎。这也导致了它无法成为香料体系的骨干——一种香料要成为气味体系的核心,还是需要一定规模的,沉香是众所周知的珍罕香材,可唐宋时期黄熟香进口仍然要以万斤计。麝香虽然产量比沉香小(它用量也更小),但麝鹿通过狩猎和驯养,是可以稳定获得的。龙涎香在明代一年总进口量只有几十两,这种普通人完全无法使用的东西,注定只能是“神秘之香”,而无法成为体系的基础。



历史的选择



沉檀龙麝所组成的“大四合”体系,它的滥觞、发展、融合、定型和不断丰富演进,既是中国香文化的发展史,也是古人在探索嗅觉极致与现实社会条件中不断平衡的结果——他们是历史的选择,而不单单是人的选择。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所有香料的发现、应用和发展原本是各自独立的,在中国传统合香的大体系中,通过人们不断地经过一些吧啦吧啦的合香实践而产生交集。最终,是历史和香道本身选择了沉香、檀香、龙脑、麝香作为中国传统合香体系的基底。这个过程是一种漫长的自然选择,如同不同的溪流逐渐汇聚,最终汇流成长江大河,屡次变换径流路径后,又成为了今日我们见到的长江大河的样子。


   因此我们说“四大名香”的时候,既需要探索和描述沉、檀、龙、麝自身的气调以及它们的兼容、变化,也需要了解它们各自的历史。因为所谓的“大四合”不是一个定义,而是一种总结,一个复杂气味构型,甚至是一种文化世界观,代表了古代中国对气味世界和宏观世界的理解。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这个体系复杂而开放,虚怀若谷地容纳了来自世界的“舶来品”。中国香道体系从一开始就与祭祀相连,思想史上有个概念叫“绝地天通”,认为上古神人相杂处,人间事决于“巫”,而绝地天通之后,神人相隔,事决于王。包括宗族祭祀在内,中国人预留了一个与上天意志沟通的通道,譬如玉琮中空的孔,譬如祭祀仪式上升腾的食物之香,又譬如香料的云烟与味道。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这一点上,世界各地的宗教大同小异。汉魏以后,伽罗与旃檀的汇入,天然带有西域的佛教属性,他们在中土的广泛传播,也与宗教的推崇有着莫大的联系。沉、檀的美好、圣洁和来之不易,首先奠定了他们在所有香料中主流的地位。而魏晋玄学演变之后,古人对“清远”和“高洁”的推崇,又迅速地把“凉”的极致龙脑的地位抬升到了类比沉、檀的地位。不像现在,大家对于美好的追求只有金钱。。。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中国香文化“完整”的体系



同样来自南境的销夏之香,和本土所产的动物香“麝”一样,气味极其尖锐。千分之一乃至万分之一的用量,就可以从庞大复杂的气味中被分辨出来。如果说沉、檀构成了合香气味体系中“静”的一面,那“脑”、“麝”所代表的则是合香气味的“动”


有平和美好,也有尖锐冲动,一动一静,阴阳调和,这就是中国古代合香中物质价值最高,最为尊贵的“大四合”体系的基本框架。再加上“调和诸香,抑制脑麝香气”的真龙涎,仅仅是这五味香料,就是一个循环变化的完整体系。而在这个基础框架上,又可以通过其它香材创造无穷的变化,天地阴阳,五行变化,融于其中。


这就是我们在谈“大四合”的时候所谈的东西——香道与文化的“归流”,我们民族文化本源的某种象征。沉、檀、龙、麝,不只是“四大名香”,更是整个香文化的符号。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所以……不如我们说回最开始的话题,年怎么过?


我们有一个想法,做完整个规划和构思以后,大家都惊了,被自己的想法和创意折服了。这个预热稿的中心我来总结一下:把千年以来中国香道最核心的框架体系,做成一个礼盒,它的名字已经被调香师们确定了超过1000年——“大四合”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这次我们在选题的时候,为了庆祝新年,取了“四合”的圆满之意。但更重要的部分是,这个礼盒中容纳的是中国香文化“完整”的体系,除了嗅觉的美好以外,更是一种文化的象征。沉、檀、龙、麝,众香魁首,可他们除了是“魁首”以外,也是整个传统香事体系的经络,顺着它们所构成的骨骼,香文化旁枝蔓衍生,生出丰满的肌体,发展出“合香”之道。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富森红土老山檀阿拉伯海灰白龙涎喜马拉雅麝,4支线香包含了覆盖中国文化历史的四种香气。除此以外,礼盒中还配了四种香料原材的标本,如果说四种线香是沉、檀、龙、 麝焚燃的动态,代表了他们在合香中的气味,那标本则是他们的本体和静态。除了中国传统的“大四合”,实际上它们也是气味世界中的顶奢合集,地球上最为珍罕的香料,汇聚一盒之中。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说起“盒”字,“器皿”之上,是“合香”。除了木质外包装盒本身的精巧和可重复使用,我们还在盒子里安置了另一件可以直接盛放香的器皿——馆藏复刻青瓷琴炉,文人案头碧于水的风神,与琴相伴的雅韵,时间大雅之音,可以弦乐奏之,亦可以云烟奏之。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手绘by西亚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扫码开启沉香探索之旅↑



撰文:苏星河

编辑:不饱

手绘:西亚

美编:科学怪人




按照以下步骤将九龙沉香博物馆设置为星标

您将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推送的消息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香道与文化的“归流”|中国四大名香·沉檀龙麝(上)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