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今天和大家分享一则香事典故,关于……嗯,美男子荀彧。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我们现在看到影视作品里的荀彧大多都是老夫子形象,虽然王劲松老师的气质我也很喜欢,但,人家本来是个不亚于顾曲周郎的大帅哥啊。据我一个周郎粉的朋友说,整个三国她只认荀彧长得比周瑜好看。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军师联盟》| 王劲松老师版荀彧

荀彧长什么样呢?

《三国志·荀彧传》 :“荀彧清秀通雅,有王佐之风,然机鉴先识,未能充其志也。”

《三国志·荀彧传》裴松之注引《典略》 :“(荀)彧为人伟美。”

陈寿在《三国志》里直接用了“清秀通雅”四个字来形容荀彧,应当是对其相貌挺高的认可度了。潘勖在《荀彧碑文》里也称荀彧“瑰姿奇表”。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真·三国无双》| 荀彧

长得好看,又有才华,这位大帅哥还喜欢熏香。

《艺文类聚》卷七十引《襄阳记》:

“刘季和性爱香,尝上厕还,过香炉上,主薄张坦曰:‘人名公作俗人,不虚也。’季和曰:‘荀令君至人家,坐处三日香,为我如何令君?而恶我爱好也。’”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这里牵扯到另一件轶事。西晋名将刘弘也喜欢熏香,即使上厕所也要备个香炉,从香炉上走过去。主簿张坦嘲笑他时,他便举出了荀彧为例,说荀令君满身都是香气,去别人家作客后,他的坐处余香三日不散。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越窑三足香炉·西晋

“留香荀令”一典由此而来,此还与“掷果潘郎”一并成为了后世形容美男子的代名词。

这一典故又有“令公香”“令君香”“荀令香”等等称法,在后人的诗词里常有提及。

(唐)王维《春日直门下省早朝》:“遥闻侍中佩,闇识令君香。”

(宋)周邦彦《侧犯·大石》:“满身香、犹是旧荀令。”

(宋)刘克庄《风入松·福清道中作 》:“改尽潘郎鬓发,消残荀令衣香。”

(清)纳兰性德《沁园春·丁巳重阳前》:“欲结绸缪,翻惊摇落,减尽荀衣昨日香。”

晚唐的李商隐就很喜欢用这个典,写诗时多次引用过。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牡丹》)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韩翃舍人即事》)

“谢郎衣袖初翻雪,荀令熏炉更换香。”(《酬崔八早梅有赠兼示之作》)

当然李商隐本就是个用典狂魔,他的部分诗句太过飘渺朦胧,导致中学时的语文考试,鉴赏题一旦遇到义山诗,就只能生无可恋地躺平任摩擦。这么看来,荀令君这个典故已经算是非常浅显易懂,对鉴赏题全靠缘分的小朋友们足够亲切友好了。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明代的周嘉胄在《香乘》里记下过荀令君的香方。

《香乘·卷十九》荀令十里香:丁香半两强、檀香一两、甘松一两、零陵香一两、生龙脑少许、茴香五分略炒。右为末,薄纸贴纱囊盛佩之。其茴香生则不香,过炒则焦气。多则药气太,少则不类花香,逐旋斟酌添使旖旎。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檀香

从“坐处三日香”到“过处十里香”,由时间进而延续到空间,足见古人对于名人的追捧狂热度丝毫不亚于我们当今追星吹的花式彩虹屁,在流传过程中愈发地变得更具传奇色彩。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香乘》记载这方香中包括丁香、檀香、甘松、零陵香、龙脑、茴香,博物馆的小姐姐曾经按照香方,前后三次调制过这款香。最初按照香方所写,调制出来的嗅觉冲击力极强,并不符合我们现在的香气喜好;后来经过实验,适当地增减了香材比例后,才变得更为符合现代人的嗅觉审美。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右旋梅花龙脑

只能说时移世易,变法宜矣。古今之异,大抵如此吧。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题外话想顺带一说清远香。清远香在《香乘》被收录在卷十五“法和众妙香”里,顾名思义就是各种巧妙的合香法,大抵可从名称得知其使用的地点、用途。例如,“宫中香”就是宫廷里使用过的香方,像“汉建宁宫中香”“唐开元宫中香”就属于此;“湿香”就是不加以窨干,仍然湿软的香,取出做成丸状即可使用,“供佛湿香”从名称来看就是用以供养神佛的香。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而“清远香”与“清真香”“清妙香”“清神香”等等都有类似的旨趣,和静清远,多为文人所用。此名听起来仿若站在秋天的山顶远眺,天朗气清,一派和畅。“清远”意指闻香时的心静,对合香时也有心态明净的要求,神思清明,心境笃定。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清远香(沈)

零陵香、藿香、甘松、茴香、沉香、檀香、丁香各等分。右为末,炼蜜丸如龙眼核大,加龙脑、麝香各少许尤妙,爇如常法。

这个香方是从宋人沈立的《香谱》中辑录而来,香材包括零陵香、藿香、甘松、茴香、沉香、檀香、丁香、龙脑、麝香。一个很有意思的点,《香乘》里记载的荀令十里香只比这方清远香少了几种香材,甘松、丁香、零陵香的用法也和宋方相同。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麝香

实际上荀彧的典故归典故,我们如今看到的荀令十里香香方更有可能是宋人托名而作,对比汉建宁宫中香的香方就可看出差异。即使东汉时香料品种已较为丰富,总的来说,汉代的沉檀龙麝输入数量仍旧不多;若是继承先秦的草木燃法,就不会有后来宋人清远香系那样很明显的甘松、零陵味道。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中国古代存在大量的“托名”现象,以至“辨伪”成为了历代学术研究的重要环节。据《汉书·艺文志》记载,托名之风在先秦就已颇为兴盛。张之洞说,“一分真伪,而古书去其半”,这话虽有些夸大,但伪书之多是无疑的。我国古代的托名现象原因不一,其中之一是后人在整理历史文献或先贤著作时,把自己的文章言论等创作加入其中,希望自己的创作能够夹在圣贤经典里流传后世。著作如此,那些个先贤名流的轶事自然也是这样。或许正是后人慕荀令君风姿,但又苦于寻香方不至,才托了他的名造出这方“荀令十里香”也未可知呢?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当然,这只是一家之言,欢迎大家探讨指正。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话又说回来,其实荀彧的“荀”字,本意就指传说中的香草。

《山海经·中山经》:“青要之山有草焉,其状如葌,而方茎、黄华、赤实,其本如藁本,名曰荀草,服之美人色。”

(晋)郭璞《山海经图赞·中山经》:“荀草赤实,厥状如菅,妇人服之,练色易颜。”

(清)袁枚《随园诗话补遗》卷九:“方伯九姬,最爱者春芳、叶氏,年将四旬,而风貌嫣然,似服仙家荀草者。”

大约,这就是人如其名了吧。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令君风姿着实令人倾慕啊。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扫码开启沉香探索之旅↑

撰文:檀書

校对:檀書

手绘:西亚

美编:科学怪人

按照以下步骤将九龙沉香博物馆设置为星标

您将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推送的消息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桥南荀令过,十里送衣香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