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世界上有那么多城镇,城镇中有那么多酒馆,她就偏走进我这一间。

——《卡萨布兰卡》里克·布莱恩

这一期细贵调和沉香的主角是乳香

正如上次做“玫瑰人生”一样,我们预先准备的名字全都作废了。我们文艺范儿十足的调香师最后又选了一个极度文艺的名字——卡萨布兰卡。

不知道柴爷从电影和歌曲里得到了什么样的灵感,我从这个名字联想到的是摩洛哥白色的沙滩和蔚蓝的海、贝都因人骑着阿拉伯马奔驰在沙漠中,成千上万头单峰驼背着枣椰、兽皮、香料在古老的商路上行进……当然,《北非谍影》中顾盼生辉的英格丽褒曼也留下了 她最美的样子。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人类最古老的游牧民族之一,贝都因人的部落。阿拉伯人与贝都因的血脉联系从未稀薄,但帝国的辉煌却仿佛与贝都因部落毫无关系,他们依然游牧于西亚、北非的广袤荒野,顽强生存。

世界上有那么多城市,城市里有那么多酒馆,为什么唯独这一间酒馆的门开启的时候,命定的姑娘出现在视野里?命运是那条烟波浩渺的河流,我们都是水中的游鱼,努力越出水面去看世界的样子。有时候我们抗争,有时候则是心甘情愿去服从命运的安排。

近神之香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也许读者经常见到我写:“某某香材是种古老的香料”。这当然也是事实,因为香料在人类的文明中出现很早,许多常见香料的应用历史都超过1500年……但当我们说乳香古老,它是真的古老。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在《新约·马太福音》中,有一个人们耳熟能详的故事:东方的三博士到伯利恒拜见刚出生的耶稣,带去了黄金、乳香和没药作为礼物。乳香和没药是两种芳香树脂,它们的物种类似、产区相近,并且都与形而上世界的缥缈相联系。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三博士拜见圣婴

在西亚、北非的古老文明摇篮中,它们陪伴着人们从蒙昧时期一直走到现代。耶路撒冷三大一神教认为乳香是神圣的,伴随着基督教在欧洲的传播和阿拉伯帝国的扩张,乳香的使用向全世界蔓延。某种意义上,阿拉伯商队和新教徒的海船比弯刀和火枪更具有虽远弗界的威力,推动着这种香料走向世界。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基督教仪式中出现的乳香

在今天的基督教仪式中,仍然有熏燃乳香的内容(对,大主教手里拿着的金色的器物里就是点燃的乳香)。无独有偶,在阿拉伯地区的穆斯林庆祝新生儿诞生仪式中,也有直接点燃乳香的仪式,连器皿的形状都很类似。

事实上,当公园1世纪三博士到达伯利恒的时候,人类已经开始用乳香差不多2000年了。埃及人对乳香的热爱比中东人更甚,他们在神殿中大量焚烧乳香,制造出烟雾缭绕的视觉效果,再加上香气的刺激,令人在恍惚之中相信法老真有和神明沟通的能力。

古埃及很早就注意到了朋特 ( 今索马里) 的乳香 , 并因为掠夺这种资源而发动了数次战争。希提在《阿拉伯通史》中说:“ 自努比亚隶属埃及的版图 , 而朋特列入埃及帝国的商业圈以后 , 埃及的远征军屡次奉派到那些地方去,其目的在于获取没药、香胶、树脂、香木。”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古埃及第十八王朝时的女法老哈特谢普苏特还曾经亲自率领贸易团去买乳香,后来还因为嫌成本高,干脆买了31棵乳香树回来种。作为香料,乳香和没药一样也会被用在木乃伊的制作上,只是意义不同。没药从来和死亡联系在一起,而乳香所代表的是“净化、修复与重生”,这种文化表示不仅在西亚北非流行,甚至在后来影响到了中国。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古埃及壁画中哈特谢普苏特移栽乳香(一说没药)

埃及人对乳香、没药的狂热除了宗教祭祀的需要,也来自其发达的医药科学。当然……木乃伊也需要,一切有美好香味和可能杀菌仿佛的物质都被埃及人用来制作木乃伊,树脂香料当然不能免。果壳网曾猜测说,新制木乃伊“可能就是话梅味”,并不见得是胡说。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乳香的原植物不止一种,而是橄榄科乳香属的好几种植物。据说橄榄科乳香属共有25种树,切割其中的大部分,都可以从切口渗出树脂,收集风干后就是生乳香。其中产量最大、价值最高的是阿拉伯乳香树Boswellia sacra,也叫神圣乳香树,sacra是“仪式”的意思。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野外的阿拉伯神圣乳香树

乳香树的树干表面有层纸一样剥落的白色表皮,下面潜藏着的树脂就是乳香,在古代世界曾经贵比黄金。每年秋冬,采香人会用特制的刀具将乳香树的树皮铲出一道道伤口,乳白色的树脂会从切口处渗出,就像流出了乳汁一般,乳香这个词就是意译自阿拉伯语的al-lubán,意思是“奶”。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采香人与乳香树

乳香主要出产于红海沿岸的索马里、埃塞俄比亚和阿拉伯半岛的南部。在宋代中国的记录中,输入的乳香也是来自这里,可见其古今产地基本没有位移。按赵汝适 《诸蕃志》 “ 乳香” 条所记,乳香 “ 出大食之麻罗拔、施易、奴发三国” 。这三个国家皆位于今天阿拉伯半岛东南部的哈德拉毛海岸 , 其中麻罗拔 、施易自古以来即以盛产乳香而闻名于世,被称为“乳香国”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古代乳香产区图,今天的主要产区埃塞俄比亚、索马里、阿曼、也门都在其中

其地大致在今天阿曼和也门,大约从公元前5世纪开始,商人们就从阿曼的多法尔一带收购乳香,一路向西到达贸易的集散地——示巴王国,也就是现在的也门,接着再一路向北,穿越阿拉伯半岛中央的鲁卜哈利沙漠。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这条乳香贸易的路线被称为乳香之路。其中在阿曼境内的几处遗迹于2000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乳香之路上的绿洲和城镇也因为乳香贸易而盛极一时。2009年BBC拍摄了著名纪录片《乳香之路》,浩茫沙海,驼队带着古老的记忆依旧往来不绝。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乳香贸易路线,红色为世界遗产部分

香之西来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除了在阿拉伯世界内部流通,还有大量的乳香通过贸易进入东方世界。约旦的佩特拉古城曾经是乳香之路的交通要地,依靠乳香商人缴纳的关税,佩特拉在公元前2世纪时成为繁荣的城市。乳香到达这里以后,向西进入欧洲,向东由丝绸之路和海上丝路进入中国。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仅仅是乳香贸易,就足以带动一座繁荣的城市,可见当时乳香价值之高。在中古以后,伴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乳香的价值实际上是有所降低的,但它也因此更深层次地融入不同的古代文明。《乳香之路》中显示,长期以来阿拉伯商队用乳香来支付关税,在某种程度上它起到了代替货币的作用,可见乳香的流通性之强,属于随时可以兑换成现金的高价值产品。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宗教仪式上乳香的应用

中国人最早认识乳香是通过丝绸之路。我们也不止一次提过,所谓丝绸之路是现代德国学者提出的一个概念,它的本质是一条贸易路径。丝绸、茶叶和瓷器是丝路贸易的大宗,但绝不是全部,大量进口香料也从丝路源源不断地涌入中原。大部分时间里,丝路上香料贸易的产值稳居所有门类中的前三名。而在香料贸易中,隋唐以前最大宗是沉香,而北宋以后最大宗为乳香。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中国最早出土的乳香实物是在广州南越王墓中,其年代大概是公元前130年前后,也就是西汉初年,当时它叫薰陆香,薰陆就是梵语Kunduru的音译,意思就是香,再后来又从阿拉伯语翻译出了乳香这个名字。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南越王赵佗墓出土的乳香

汉以后的典籍中,熏陆之名时常出现。陈寿《三国志》卷30裴注引鱼豢《魏略 · 西戎传》中介绍了十二种香料 , 其中之一为 “ 薰陆”,即乳香。《南州异物志》:“薰陆香出大秦,云在海边,自有大树,生于沙中,盛夏树胶流出沙上, 夷人采取卖与贾人。”《本草纲目》中 “薰陆香”条下,李时珍对乳香的不同名称作了一次汇总,罗列了马尾香、天泽香、摩勒香、多伽罗香和乳香五种别名,加上薰陆香这一最通行的名称共有六个名称之多。由于生产方法的不同 , 乳香还有一些商品别名 , 按照 《诸蕃志》 的记载 , 乳香分为十三个商品等级 , 每个等级都有一个名称: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 其最上者为拣香 , 圆大如指头 , 俗所谓 滴乳香是也; 次 曰 瓶乳 , 其 色 亚 于拣香; 又次 曰 瓶香 , 言收时贵重之置于瓶中。 瓶香之中又有上中下三等之别;又次曰袋香,言收时止置袋中。其品亦有三如瓶香焉;又次曰乳榻,盖香之杂于砂石者也;又次曰黑榻,盖香色之黑者也; 又次曰水湿黑榻,盖香在舟中,为水所浸渍而气变色败者也。品杂而碎者曰祈削,簸扬为尘者曰 缠末,皆乳香之别也。”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乳香等级示意

关于乳香文献的详考,可见漂亮小姐姐的 基督的眼泪 | 非遗保护与传承·乳香考,这里就不再详述了。

乳香与中国

隋唐时期,凭借“世界帝国”与外界联系的便利,乳香开始广泛出现在中国的社会生活中。隋唐因为血缘关系与内亚的天然联系也造成了关中贵族在审美上与西亚的阿拉伯颇有共通之处。祆教和聂斯托利派在隋唐时期进入中国,也对乳香的应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一神教关于乳香“修复、重生”的认知也开始为中国所接受。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泛蓝乳香·柴门库存

而在宋代,随着海上丝路的繁荣,乳香真正成为了人们生活的必需品。上至天潢贵胄,下至贩夫走卒,都可以接触到乳香。在宋代朝贡贸易体系中,乳香成为香料中绝对的主角。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南海的占城(今越南中南部)、三佛齐(今苏门答腊岛)、交趾(今越南北部);南印度 的注辇;西亚的大食(包括其属国俞卢和地)等国都曾向宋朝进贡乳香。此外,东非的层檀(今桑给巴尔岛)也向宋朝进贡过乳香。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从贡量来看三佛齐的乳香朝贡量为163360斤,位居榜首。三佛齐之所以能掌控巨额的乳香贸易,主要是因为地理位置。《诸藩志校释》说:“其国(三佛齐)在海中,扼诸番舟车往来之咽喉,古用铁索为限,以备他盗,操纵有机……若商舶过不入,即出船合战,期以必死,故国之舟辐凑焉。”若商舶经过三佛齐而不入其所设的铁索关卡,会遭到三佛齐的袭击,故来往船只莫敢绕道而行,该国遂成商旅辐辏之地。其次,大食商人常常到三佛齐国作生意,故三佛齐境内,有许多蒲姓阿拉伯商人,“国人多姓蒲” 。蒲是汉译的阿拉伯姓,实际上这些香料贸易仍然应该算到阿拉伯商队身上,只不过宋代记录为来自南海罢了。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占城的乳香入贡超过大食,位居第二。乾道三年(1167年),占城一次性就朝贡乳香100730斤(其中白乳香20435斤、混杂乳香80295斤),创下了宋朝单次朝贡乳香超过10万斤的最高记录。占城并非乳香的原产地,其入贡的乳香一部分来自正常贸易,另一部分则直接来自劫掠。记录中,还曾有过直接劫掠大食使团的履历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西北陆上丝绸之路上从事巨额乳香朝贡贸易的主要是于阗国,其入贡量超过131000斤,虽然元丰三年(1080年)朝贡的乳香杂物等10万余斤,被诏“乳香约回”,但其拥有朝贡10万余斤乳香的能力,就充分说明其在西北丝路上对乳香贸易的把控权。于阗并不出产乳香,其拥有的大量乳香当是经过陆上丝绸之路从大食等国贩易而来。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泛蓝乳香·柴门库存

宋代平民消费力量的兴起推动了乳香贸易的活跃。沉香价格高昂,唐代壹斤沉香约合四 贯文。宋真宗时,“贵重沉栈香与黄金同价”,非一般民众所能消费得起。

相比之下,乳香的价格相对便宜。如熙宁五年(1072年)于阗进贡乳香三万一千余斤,为钱四万千余贯,乞减价三千贯卖于官库。计算下来,则一斤乳香的价格基本在一贯二百文左右。最末等的乳香每斤才三百文,是平民消费得起的香料。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清明上河图中的香铺

宋代平民在医疗消费中所用的乳香呈上升趋势。外科病广用乳香。从事体力劳动的平民难免遇到跌打损伤等外科疾病,洪迈《夷坚志》说:“一人因结屋,坠梯折伤腰,势殊亟。梦神授以乳香饮,其方用酒浸虎骨、败龟、黄芪、牛膝、萆薢、续断、乳香七品,觉而能记,服之,二旬愈” ——有人从梯子上掉下来,摔折腰,通过服用乳香饮20天就治愈了,可见乳香是治疗跌打损伤的特效药。这与西方宗教关于乳香“修复”的见解是吻合的。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卷八所载的云母膏、太岳活血丹、没药降圣丹、万金膏等医方中均含有乳香,用于治疗跌打损伤等;《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卷一以乳香冠名的医方如乳香圆、乳香应痛圆、乳香没药圆、乳香宣经圆等主要治疗中风引起的口眼歪斜、手足麻痹、半身不遂等疾病;《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卷九所载的催生丹、神仙聚宝丹、济危上丹、 琥珀黑龙丹等医方中均含有乳香,用于治疗难产、妇人血气病、产后下血过多、产后一切血病等。《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卷十所载的定吐救生丹、钓藤膏、大天南星圆、辰砂茯神 膏均内含乳香,用于治疗小儿呕吐、惊风等症……

宋代平民在婚礼、育子等民间习俗活动中也消费乳香。嫁娶时,女家于宅堂中备香烛酒果。育子仪式中,宋人有用香汤洗儿的习俗。据陈藏器《本草拾遗》载,用乳香煮水洗浴,能去水肿浮气;用乳香与土姜、芥子等煎汤洗浴,对治疗疟疾有特效:“(瓶香)又于水煮,善洗水肿浮气, 与土姜、芥子等煎浴汤,治风疟甚验也。” 《本草纲目·木部》第三十四卷提到:“道书乳香、檀香谓之浴香” 可见乳香是洗浴常用之香。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扫码开启沉香探索之旅↑

撰文:苏星河

校对:苏星河

美编:科学怪人

按照以下步骤将九龙沉香博物馆设置为星标

您将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推送的消息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卡萨布兰卡:神的眼泪也是命运的礼物(上)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