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时间的眼睛

时间的眼睛

1.从黑暗到黑暗

1937年11月,淞沪会战结束后,日军散兵线包围南京城。11月17~18日,国军统帅部研判认定,南京在军事上已失去防御意义,党国迁都进程启动。独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以南京为中山先生陵寝所在、国家首都,主张固守数月以牵制日军,掩护迁都。国军第36军截断南京至下关码头的唯一通路,唐生智命令片板不得渡江,摆出“背水死战”的格局。

12月1日,日军攻占江阴要塞,下达攻城令。

12月2日,国军海军第一、第二舰队于江阴被全歼。

12月10日,日军发起总攻。

12月12日,唐生智下令突围。自己乘飞机飞离南京,留下毫无组织的30万军队、50万南京居民、近20万上海、苏州、松江等地的难民在城内,等待日军的屠刀。

时间的眼睛

12月13日起,日军在南京屠城6周。参与屠城的成建制部队有第6师团(熊本师团)、第16师团(京都师团)、第9师团(金泽师团)、第13师团(仙台师团)、第18师团(久留米师团)。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那年自12月13日起,南京的黑夜长达数月之久,人心比江水更冷。

时间的眼睛


2.在河流里

墨印的文字和血写的真实,二者从来是不等价的。正如萨苏在《尊严不是无代价》书中写的,我也希望日本的右翼宣传是真的,“南京大屠杀完全是谣言”。如果真是谣言那该多好啊,那一切沧桑与屈辱都未曾发生、数十万同胞的生命未曾消逝,无数的家庭都不曾破碎,那多好。

可是南京城下的累累白骨,是文字掩盖不了的。我们如今花了大力气去找史学上的证据,一部分是为自己曾经所犯过的宣传错误买单。早期在历史著作或者宣传资料中,我们对于历史照片的引用存在若干失误,对极右政客混淆视听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过犹不及,夸大宣传只会授人以柄,这也值得我们反思。

时间的眼睛

而另一个问题则是,你永远无法叫醒装睡的人。我们的官方舆论中,总仿佛全日本对南京屠杀无知无觉。实际关于南京事件,日本的讨论可能比中国更深入,日文文献的完整程度也超出中国的记载日本以他们民族特有的细致与刻板,一五一十地记录了这场屠杀,细致到我读的时候头皮都发麻……太冷静了,太客观了,冷静得不像是人。

所谓不承认,并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承认而已。

时间的眼睛

旧日军老兵回忆录《南京战》一本书就收录了102名原日军官兵的证言,每一条证言都重现了当年南京发生的残忍暴行。

原日军士兵松田五郎在2001年5月提供给新闻界的日记记载,在12月14日一天,他所在的分队大约10个人,就杀掉了55个中国人。松田当时是日军第三师团步兵第六十八联队第二大队的士兵,在他的日记中记录了他所在的10人分队先后屠杀手无寸铁的中国人二百五十名,以及日军 强奸中国女性的经过。

时间的眼睛

角良晴(南京大屠杀时为松井石根的副官)所著《七生赋》描述当时的情景 :下关有十三万中国人试图逃向对面的浦口但是无法过江,第六师团电话询问如何处理,“中支那派遣军”参谋长勇中佐(二战末期死于冲绳)回答:“攻击。”。

时间的眼睛

原日本海军第13航空队轰炸机队队长奥宫正武在《我所见的南京事件》中描述:“在下关刑场附近,从城中开来满载中国人的敞篷卡车络绎不绝,停在仓库中间。”作为海军军官的奥宫认出这支部队属于第九师团第36联队,他走进码头的仓库 群,看到“两手被绑在背后的十几个中国人,被一个个拉到江岸边几米的地方,用军刀和刺刀惨杀后,投入扬子江中。”“江中只见层层叠叠的尸体,靠近岸边的江水为之阻塞,以肉眼几乎难看出的速度裹挟着尸体艰难流向下游……


3.苍白声部

而日本时常纠结的所谓“南京城一共只有30万户籍人口,不可能全死了”之类质疑屠杀人数的言论,实际也不堪一驳。屠杀的范围不止包括南京城,也包括城郊的各个区县,南京城在战前的登记人口是101.2万当时整个南京地区平民至少有50万。更何况大量(约20万)来自周边的难民因为唐生智的“破釜沉舟”滞留南京地区,无法渡江南下屠杀人口怎么就不能有30万呢?

关于数据偏差,1945年远东国际法庭推断“南京死难者约20万”的时候,用了局部的统计数据。东京审判称:“占领南京的一个月期间,共计杀害战俘三万人,包含男女儿童的非战斗员一万二千人,周边居民两万。同时,近郊的难民有五万七千人被证明因虐杀和饥饿而死。”——这个数字的统计范围不到南京地区的四分之一,而且是以掩埋人数统计的日军承认,大量的尸体被焚烧和丢入长江中,最终当然也就没有掩埋。

时间的眼睛

至于1938年《大公报》称南京大屠杀死者约6~7万,这个数据并没有经过实地考察,与《中央日报》社论称“三十万同胞南京遇难”一样,数据概述推测。日方信前者不信后者,显然是双重标准。

况且屠杀事实显然重于屠杀数字。作为客观第三方记录,当时密勒氏周刊、与拉贝先生的日记都详细地描述了屠杀的真实与残酷。兽行始终是兽行,不可能因为纠结在数字上就有丝毫改变。

时间的眼睛

南京冤魂之数未必30万,极可能多于30万

时间的眼睛


4.向下

因此在这一天,我们向下看去。今天的四个小标题都来自保罗·策兰的诗选,我喜欢他的句子,就像冰水里的阳光,笔直地通向幽暗。

       这是时间的眼睛

  它向外斜睨

  从七彩的眉毛下。

  它的帘睑被火焰清洗,

  它的泪水是热蒸流。  

  朝向它,盲目的星子在飞

  并熔化在更灼热的睫毛上

  世界日益变热

  而死者们

  萌芽,并且开


                  ——保罗·策兰《时间的眼睛》

时间的眼睛

12月13日,柴爷开始制作年度最后一批红土、芽庄单方沉香。品类包括柴门零号、柴门壹号和柴门贰号。这是2017年封箱的作品,最后一批。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唯香与酒,可以通幽。我们在亲人坟前燃起纸,把酒洒在地上,寄托哀思,也传递思念。其实一切玄学都不那么重要,当我们借助青烟与酒香引导思绪“向下”的时候,只表达了一个单纯的意思——是的,我们记得

我们记得这个民族的伤痕与苦难,记得曾经逝去的同胞,记得侵略军的跋扈与残忍。正如我们记得父母的嘱托,亲人的牵挂、记得孩子用稚嫩的声音所说出的愿望……今日的生活,过去的折磨,会被一些东西联系在一起。不是香,不是酒,而是记忆。

纸上与网上争辩的输赢,其实都没有那么重要。最终守卫历史的,是铁与血,是我们铭刻在骨头上的民族记忆。


特别活动

柴门零号、一号、二号特殊内测版红土、芽庄、惠安单方沉香,以茅台调和唯香与酒,以祭英灵。苦难的回忆、伤痕与寂寞,在香中,也在酒中,更在生活的烟火中。

12月22日我们将发布内测品链接,柴门内测官与柴门委员群成员可参与内测活动。特殊

除此以外,将本篇推文分享到朋友圈,3小时后截图发送给您的专属客服。前20人可获得特别版柴门壹号一管。运费自理,德邦到付。收货时间与电话也请告知您的专属客服。

邮费自理(德邦到付)

活动限量:20

发货时间:2017年12月31日前

文:苏星河


往期好文回顾

重发:博山炉名称考据

诸相非相,即见如来:一个穿越盛唐云烟的小玩意落地重生

穿越千年的浪漫:一日一香206期之拟合龙涎香

没有锁骨的博山炉和它的伙食补贴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时间的眼睛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