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

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

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

八月中,秋分至,九十天的秋天过半。

春分与秋分都是昼夜平分,春分阳在正东,阴在正西,而秋分阴在正东,阳在正西。阴阳平衡的两点一盛一衰,都是一年中的大节气。雷收声,燕飞走,夜越来越长,秋水蹉跎逐渐凝滞,这是秋分的物候。

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

秋分三候:雷始收声;蛰虫坯户;水始涸。

秋分之日”雷始收声”,雷二月阳中发声,阳光开始明媚。八月阴中入地收声。阳光随之衰微。前半秋,秋云逶迤,秋霞烂漫;后半秋,阴风四起,秋雨缠绵,秋虫残鸣。

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

后五日,”蛰虫坯户”。”忽忽远枝空,寒虫欲坯户。””坯”在这里是”培”的意思,虫类受到寒气驱逐,入地封塞巢穴,提前告别残秋,准备冬眠。

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

再五日,”水始涸”,涸是干竭,水气的影响,春夏水长,到秋冬干涸。

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

风清露冷,秋期已半,但有意思的是,“金曰从革”这个五行概念,在半秋之后,却很少被提起了。大约生机浩盛的时候,金的锋锐杀意和萧索也会显得格外冰冷。当人间尽是秋山半染,金的肃杀也就不再那么刺目了。

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

从前很喜欢燕子楼诗,“满床明月满帘霜,被冷灯残卧床。燕子楼中霜月夜,秋来只为一人长”——这也是柴门五行盘香中“霜月”命名的源头。秋之霜月,在白居易和张仲素笔下被任意把玩,初读是很美的,秋来只为一人长,这从《诗经》以来的思恋与时间的纠缠拉伸,作闺怨读也不突兀。而仔细想想,那漫长的刻漏,何尝不是霜月的锋锐和残酷。

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

单田芳先生于不久前辞世,很是怀念单老拖着长长尾音的干瘦调子。我第一次听大隋唐的时候,记住的第一首定场诗是单老的“春天萌芽出土,夏天荷花飘飘,秋天落叶背风摇,冬天百草穿孝。四字并成一字,不差半点分毫。暑去寒来杀人刀,斩尽世间的男女~老少!”

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

这大抵和霜月夜是一个意思,隋末十八路反王,七十二股烟尘,杀到河北千里无鸡鸣。但时间这把刀斩尽时间所有的生灵,白虎之杀伐与玄武的刑杀不尽相同,它所代表的更像是一种……凋零。只不过当五行的轮回浩浩荡荡地转动起来,无数缓慢的凋零合成一巨大的刀,它的刀锋连山连海,成为万物枯荣的使者。

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

单老的醒目响在“男女”和“老少”之间,江湖规矩,山海关内的说书艺人都会把醒目拍在句子内,只有关外才在句子外响。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那个转调的味道,我至今都记得。

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

无尽烟尘今何在,世间已无大隋唐

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

涝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王勃的句子炼得真美,但少年意气、紫电清霜的词句之间,总让人觉得有种暮气,很难说得清楚它来自哪里,就像柳永,就算是《鹤冲天》也写不出苏子或是太白的昂扬之气。

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

秋天把夜晚拉得长长得,秋水的潺潺声逐渐凝涩,如果撇开枯荣的预兆,这也是极美的风物。秋期已半,世界换了一个样子,秋风兴秋意,秋雨助秋凉——或者我们换一个说法,清风怜冷露,日月照关河。

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

塞林格说过,每一个猎捕香蕉鱼的日子都不平凡。

何况今日日夜平分。

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

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

↑扫码开启沉香探索之旅↑

撰文:苏星河

校对:苏星河

美编:科学怪人

按照以下步骤将九龙沉香博物馆设置为星标

您将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推送的消息

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

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