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蜀宫

说回最开始的话题,“后蜀孟主衙香”一香两名,后人只知道它是后蜀宫廷的奢侈之香,一部分人乐于将它和无双艳姬联系起来,另一部分则习惯性地用主君之名来作香的名字。但如果说谁更有可能是这款香最初的调制者,我更倾向花蕊夫人。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不是因为熏香与美人的天然联系,而是因为从有限的资料上看,花蕊夫人是极爱香的。宫词四十九首,蜀宫香事如画卷一般展开。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宫词之御前新赐紫罗襦

会真广殿约宫墙,楼阁相扶倚太阳。净甃玉阶横水岸,御炉香气扑龙床。”,说的是水岸的大宫殿里,孟昶所用的大炉熏香,这既是奢侈享受,也是君王仪仗的一部分。历代香方中的“宫香”、“衙香”等,也多指示了这种“官用”的身份。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修仪承宠住龙池,扫地焚香日午时。等候大家来院里,看教鹦鹉念新诗。”,“大家”是唐代对皇上的称谓,这说的是各殿妃子焚香扫地,等待孟昶临幸的样子。《花蕊夫人宫词》还有一句“诸院各分娘子位,羊车到处不教知。”,用的是隋炀帝羊车巡幸的典故。杨广决定宠幸哪一名姫妾的方法是,自己坐着羊车在宫中无目的地巡游,羊停在哪个宫殿门前就在哪里留宿。隋宫中的美人因此纷纷在宫殿门口的草叶上洒盐水,期待君王能留在自己宫中……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我看这一曲《宫词》有意思的地方有二,其一,孟昶好香,因此满殿嫔妃都焚香以待,花蕊夫人本是爱香之人,自然也不例外。其二,在孟昶宫里,把他比作隋炀帝是不犯忌讳的。这就很有趣了,这个皇帝从心底里就不觉得是奢侈是什么错,如果换成贞观年间的李世民,这妃子怕早就拖出去斩了。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山楼彩凤栖寒月,宴殿金麟吐御香。蜀锦地衣呈队舞,教头先出拜君王。”,是宫廷宴饮时焚香助兴,孟昶的舞队着蜀锦,公众的地毯也用蜀锦,领舞的美人率先出队列,向孟昶和花蕊夫人行礼。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夜寒金屋篆烟飞,灯烛分明在紫微。”,是蜀宫漏夜之中,花蕊夫人燃香打篆以自娱;“晓吹翩翩动翠旗,炉烟千叠瑞云飞”则是宫中的早晨,博山炉中的烟火连成瑞云,开启华贵和慵懒的一天;“楼西别起长春殿,香碧红泥透蜀椒”则是蜀宫中效法汉武帝,以花椒涂壁,以示奢侈和恩宠……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蜀宫香事,奢靡而缠绵。对我们来说,它是古时风雅的遗韵,对当时百姓来说,它是民脂民膏堆成;对孟昶和花蕊夫人而言,它只是每天的日常。走站坐卧,如散花影,这就是蜀宫之中,花蕊夫人所过的生活。

花影

花蕊夫人身事多有异说,但主流一般还是认为她是翰林学士徐匡璋之女。明人陈继儒《花蕊夫人宫词序》中说“昔徐匡璋纳女于蜀后主孟昶,昶喜其轻翾,赐号花蕊夫人,又改慧妃。陈无己以夫人姓费,误也”,这个说法应该是可信的。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徐慧妃”这个名字,在史籍中可以指代许多人。深宫之中,绝色极多,唯一“慧”字最是难得。当初李世民身边那个惊才绝艳的少女,既能写青云软雾的词句,又能作“地广非长安之术,人劳乃易乱之源”这样正式的进谏,总觉得这样的女子才配的上那个慧妃的“慧”字。如果当初李治所濡慕的庶母是徐慧,世上又岂有那个书无字碑的武则天呢?

前蜀王建的“花蕊夫人”也是赐号“慧妃”,不知是巧合还是刻意为之。如果按亲缘关系算,前蜀的“花蕊夫人”小徐妃还是后蜀孟昶“花蕊夫人”的姑母。也算是人间一桩巧事佳话。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陈继儒论后蜀之亡时说,“蜀僻在西裔,其俗富而喜遨,城上环植芙蓉几四十里,号曰锦城。夹江两岸,亭榭与名花相错。后昶御龙舟召夫人避暑摩诃池上,夜起作《玉楼春》调,最好房中容成之术,多采良家女以充后宫,一切国事付之卷帘使王昭远与其子玄喆。昭远手挥铁如意,领二三万雕面恶少年以当宋师,玄喆乳臭儿耳,又辇爱姬、伶人、乐器,守剑门之口。昶且与内尚书教坊小妇打毯走马,斗草采莲,鱼龙竞渡,鹦鹉诵诗,而宋兵已入夔州矣。

最后一句尤其凄凉。乱世之中美人的命运,其实往往无关她自身的聪慧美丽,也无关善良或惹人厌烦。昶且与内尚书教坊小妇打毯走马,斗草采莲,鱼龙竞渡,鹦鹉诵诗,而宋兵已入夔州矣——历史何其相似,“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汴梁”,北齐亡于高纬,冯小怜又何其无辜。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宫词之内人相续报花开

我不知道冯小怜的结局如何,但关于花蕊夫人结局的猜测中,我最喜欢的是她入宋后自刎而死。《宫词序》说:“宋太祖遣王全斌、曹彬等伐蜀,诏八下,作司度右掖门南临水,为昶治一第一区以待昶。凡出师六十六日,昶衔璧归,夫人遂侍掖庭。太祖幸之,晋王谏不听,从猎园中,射死焉。,这大概也是《铁围山丛谈》之类笔记的说法,不足为训——而且说赵匡胤临幸花蕊夫人,赵广义愤而射死祸水……怎么看都是兄弟俩的身份换过来比较合理吧?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陈大师说得好,既然都是编造的结局,说西施和范蠡泛舟五湖不是很好吗?何必要把本已冰冷的故事设想得更冰冷呢。

夜放

花蕊夫人在历史上最惊艳的文字,是她的述亡国诗。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据说宋太祖平蜀之后,李希颜奉诏料理蜀民、秦民、楚民三家所献书,得一敝纸,出花蕊手书《宫词》。郭祥口诵数篇于王荆公,故王禹玉辈争相传写,行于人间。其诗“清而绮,香而艳”。宋祖于是召夫人陈诗,夫人诵其亡国之作云:“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又据说孟昶死后,其母李氏不哭亦不食,只曰:“汝不能死社稷,何用生为?”,蜀地女子的泼辣也可见一斑。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龙脑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西施有傲骨,昭君有怨词,杨玉环有诸多不得已。但历来被称为“红颜祸水”的女人,极少有机会面对着人间帝王和重臣,亲自辩解一二。小徐妃所对,就极有骨气,也很聪明:非红颜祸国,而是西蜀无男儿。以赵匡胤的性子,听完以后不太可能对这样坚韧聪明的女子用强。

花蕊同时,南汉有卢琼仙,南唐有萧娘,及保义黄氏,皆歌舞妍姣,书伎绝伦。兵燹纷纷,诗翰不少,独《花蕊夫人宫词》,无一字不传人中,女郎之幸不幸乃如此。陈亢侯刻之山阴,非独拈出花蕊才情,且垂戒宫中:有风流天子,未有不基祸兆乱者。

自来女子为家国命运背负了太多的骂名,花蕊夫人只不过在赵官家面前尽兴一吐罢了。平心而论,花蕊夫人宫词写得只能说是还不错,真正让她传名青史,与诸多才女不同的,就是这首《述亡国诗》。

错的不是倾世红颜,而是风流天子,这本是真理。但由红颜本人来说,句子也就独有韵味。那是暗无天日的乱世里,一个女人最后的坚持和倔强,她有祸水一般的容貌,清丽旖旎的才情,更能素手调香,以悦君王。她所到之处,软玉温香,莺歌燕舞。在时代的漆黑底色上,她的美丽耀眼而又温柔,就像昙花开在夜里,错过的人就错过了,但捕捉到那一瞬间美丽的人,会久久不能忘怀。

岁月是朵两生花

“夜放”所用的香料,本于“花蕊夫人衙香”的方子,但柴爷在“加料”这件事上可谓极尽所能。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芽庄白奇楠、富森红土、有年份的麝囊、阿曼市场上等级最高的泛兰乳香、甲香中农最贵的莫桑比克龙耳、灰白龙涎、老山檀、老金颜、老安息香、海南沉水……大复方里所有的材料都是顶格使用,颇有一点“世界大同”的意思,仿佛完全没有“成本”这回事。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龙耳

因此这支香与原始香方从物质上是不一样的——但我相信,它们有着相同的神魂。

难道蜀宫之中,孟昶不是要给花蕊夫人“最好的”吗?《清异录》说,前蜀皇帝王衍曾筑一座“灵芳城”,城中房屋、宫室皆用香木,堆积“来于绝域”的珍奇香料无数。在斗富这件事上,孟昶又岂会输给前蜀?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花蕊夫人爱香,而孟昶爱奢,他们所作的衙香同时有美好的气调和华贵的材料,本是这款合香的题中之义。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取名的时候,我就觉得辛稼轩的这首《青玉案》极其切题。这支香的气调之复杂,甚至是我们从未尝试过的,但多种香料之间相互牵引、转化,最终达成气调的和谐美好。

恰似“东风夜放花千树”,夜空里的烟火会是五彩缤纷的颜色,但你不会觉得任何一种颜色是突兀的。这也是“和合香”的本意。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就我自己的体验来说,奇楠、麝、和红土构成了这支香气调的“矛头”,它的气味醇和,但爆发力极强,几乎在点燃的瞬间就可以在几米外闻到。前调中,红土和麝香的气味压制性地充斥鼻腔。

但总体来说,“夜放”的味道绝不会显得“锐利”,连烟火气都处理得很好,多种树脂香料所带有的果酸味也被红土饱满醇厚的气味、麝香的兰花味、沉香的甜味所中和了,若有若无。龙涎在“佐”的位置上,发挥比“君”更加游刃有余,紫罗兰花香如同菟丝子,缠绕在其它气调中间。恰如一支合奏的乐曲之中,“凤箫声动”。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内测官中对夜放味道的评价

一夜鱼龙潜舞,繁华如水涨落。辛稼轩的《青玉案》,表面上是温柔缱绻的情诗,内里仍写的是对南宋朝廷暖风熏得游人醉,不思进取无奈。蛾儿雪柳和笑语盈盈,都只是个文字的壳子。

李后主说得好,“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此时辛弃疾的心绪,和李煜相比有多了几分怒其不争,报国无门。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而花蕊夫人的故事,与他们都不同。她是乱世风云里,一朵开在上苑的花。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但当命运的风潮摧毁她的家和国,漆黑的夜幕下,一个女人显得那么无力和凄凉;但她还是倔强地挑战了世俗偏见。《述亡国诗》不是辩解、不是解嘲,只是一名美丽女子对命运的不屈服。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最终人们会记得她的美丽轻翾,记得她的浅唱低吟,也会记得她倔强地抗争。她的香也是如此,其中包含了无数美好的气调——“夜放”仿佛是一幅长长画卷,上面有灿烂的烟火、连云的楼阁;有兵戈与血火,有如山白骨;有山河破碎,身世浮沉;还有独属于女人的丹心碧血,不折不弯。

流水今日,明月前身。繁花夜放,寂静无声。

然而她的故事,你可从云烟中听到。

请相信,那云烟中盛放的花朵,是乱世中典雅和美丽的极致。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扫码开启沉香探索之旅↑

撰文:苏星河

校对:苏星河

美编:科学怪人

按照以下步骤将九龙沉香博物馆设置为星标

您将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推送的消息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http://mip.i3geek.com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东风夜放花千树——来自黑暗时代的极致奢侈与风雅(下)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