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1821线香公测上线: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1821线香公测上线: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如果嗅觉有尺度

1821线香公测上线: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最初商量做1821项目的时候,柴爷给了一个指示,说他设想的1821线香应该是“一支好香的标准”,所以调制1821像是在做一把没有刻度的尺,或者说,像19世纪法国人做出的那个“米原器”。

 

1821线香公测上线: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一米的原器

(现藏巴黎)

 

这种执念我只能理解一部分,嗅觉是个充满主观和个体体验的领域,多少年来人类一直在探索它,但这个世界光怪陆离,似乎有无穷无尽的秘密。但对调香师来说,始终有一种诱惑近乎无法拒绝,那就是在难以捉摸的嗅觉版图中刻一条属于自己的基线

 

 

号称“一切香水鼻祖”的科隆4711做到过,“科隆调”(也叫“古龙水”)的香水有万千变型,但4711作为整个香调,乃至于所香水的基线,任凭岁月冲刷磨蚀,始终在嗅觉王国中清晰可见,熠熠生辉。

 

1821线香公测上线: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科隆4711

 

跨越千年时光,丁谓以甘松、玄参、麝香和蜜开创的清真/清远体系,把宋代文人香所推崇的凛冽、清苦而带回甘的气调深深地刻在中国合香的历史上。“且向廉溪称净植,莫随残叶坠寒塘”,廉溪先生的“香远益清,亭亭净植”,仿佛天生就该用这种气调来表现,未来无数留存和失去的组方,都未能超脱这样的范式。

 

我们想要1821,做到同样的事。

 

 

1821线香公测上线: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什么样的1821

1821线香公测上线: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这真是个严肃而感伤的问题……在我问柴爷该怎么形容1821气调的时候,他给了我一管样品:“自己去闻,别问我!”。WTF……不过当我找到王摸鱼对答案的时候,被告知她也是一样懵圈的。不过是有道理的,一支好香就该是所有人自己觉得好。作为美好嗅觉的尺度,它不需要细致的刻度,当然也不需要更多的额外的说明和注脚—— 好的气味自己会说话,不需要别人帮助就能说出自己的来历和故事。

 

然而正准备好好闻一闻的时候,柴门小二冲出来把我的样品收走了,说是为了良好的服务体验要给用户留足够的样香!WTF……

 

但是,感谢二总!现在我根据回忆描述1821气味的轮廓,即使只闻了几次,依然觉得自己的描述是清晰的。

 

因为它自己就像一个温柔的老师

把味道交代得清清楚楚,清晰而直观

 

惠安系的的甜和凉依旧存在,但味道比之前所有的二号都更沉稳一些,后调也更强。坐在桌前点一支香,1728的味道上浮至眉眼,而1821的香味就让人感觉沉得更低一些,恰好在口鼻间。材料经炮制后,即使将燃烧的1821抵近鼻腔,也没有刺鼻的烧木味,醇和而近乎圆融。

 

1821线香公测上线: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1821惠安线香实拍

 

至于气韵本身,我个人的感觉是有红土气味的外壳,只是气道更弱,也没有那么明显和复杂的层次感。前调是甜味和轻微的果酸味糅合在一起,初闻并不觉得凉,但香材本身的凉在冰片的带动下贯穿整个中后调。气息进入鼻腔以后,凉味会形成“二次冲击”,有一种向黏膜里钻的感觉。后调又带有一种回甜,像是潮水退后的沙滩上,又有条白线攀爬而上。

 

1821线香公测上线: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1821线香公测上线: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如果要给整支香定一个调子,我觉得就是干净。

 

 

就像之前说的,1821把自己的气味交代得清清楚楚,像优等生的卷面,像单和弦的卡农。沉香的本味承托着并不复杂的前中后调,前调是带一点混合着花果味的甜,平和地过渡到以凉为主的中调,在凉味冲击过鼻腔以后,花果调重新蔓延开来。

 

1821线香公测上线: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纯净、平和

 

一首旋律简单的民谣,反反复复,低回歌咏。

 

尺素流光知锦绣,潇潇暮雨尽秋声

那种甜美、纯净与平和地味道,也许最接近美好本身。点燃它的时候,整片原始森林扑面而来,温柔无声。

 

 

1821线香公测上线: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1821线香公测上线: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以前和柴爷聊天的时候听他说起过,最早在BBS上其实不叫“西贡火柴”。但我们追问ID的时候他摆摆手,说年轻的时候得罪太多人不用了。

 

现在柴爷朋友圈的画风是这样的:

 

1821线香公测上线: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和当年画风严重不符。

 

 

像柴爷这样的大工匠身上,其实也有着众生的群像。“一身能挽两雕弧,虏骑千重只似无。偏坐金鞍调白羽,纷纷射杀五单于”。谁的少年时代,不是恨不得一言既出,拔剑生死呢?

 

 

1821线香公测上线: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大圣归来》上映的时候,好多人都在谈属于中国的超级英雄——齐天大圣孙悟空是无数人最初的超级英雄,我以为这话极对。四尺齐天猢狲,落地称圣,天生有种桀骜不逊的灵性。从明清时期开始,对孙悟空的解释就是“心猿”,他代表的本我,是我们臆想出来对抗世界的人格。桃无善恶,酒有清浊,棍下丈量死生。

 

          “大圣此去天庭,踏碎凌霄,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1821线香公测上线: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当年今何在的《悟空传》把这种不羁和桀骜写成了另一种情怀,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 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 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 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所谓悟空,即是此意当消而不消

 

 

大圣归来的激动人心之处,则实在于“归来”,大梦百年,铜铁为枕。

 

当初的天真已参透否?当初的偏执已消散否?

 

当小唐僧掌心的血沾染到大圣手上的一瞬间,答案是都没有!

 

500年又如何,妖多炽盛,一棍扫之;曾败过又如何,锈锣哑鼓,一曲破阵!孙悟空就是孙悟空,天生石猴,本心就是尺度。大卧百年,铜铁为枕,手中的棍子就是他的道。那些该胜的战斗他都胜了,该守的道就都守住了——这就是斗战胜佛

 

1821线香公测上线: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柴门1821,做这把尺,用来量标市面上一切千元以下线香。

 

它纯净,也甜美;它安静,却为斗香而生。

 

 

 

柴门多年不谈斗香,锈锣哑鼓,尚能战否?

凝碧池中,红莲如焰,诸君一试便知

 

1821线香公测上线: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惠安系中,斗战胜佛,见众生常如逢一故人
end

 

 

 

1821线香公测上线: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1821线香公测上线: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扫码进入购买页面

撰文:苏星河

校对:王摸鱼

美编:科学怪人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1821线香公测上线:锈锣哑鼓,一曲破阵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九龙沉香博物馆-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