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总看到媒体渲染,“我们的中秋,真的只剩下月饼了吗?”一副心痛哉的样子。

 

对这点我一直不是很理解,各地的中秋习俗多,舞火龙、堆宝塔、火树、烧塔,少数民族的拜月、跳月……这些都可以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留存,可即便是在古代,不也是少数人舞火龙,大部分人看么?

 

这个源自月相的节气,原本只是个简单的时间分野,“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脚斜飞湿寒兔”也好,“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也罢,都是文人的故事。

 

古人的中秋,其实也并没有比我们多出什么。月饼、家人、离合悲欢、阴晴圆缺,这也是古人的中秋之思。也许唯一的不同就在于,苏轼能写下“明月几时有”的《水调歌头》,而我们的涂鸦远没有那么才华横溢。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把酒问青天

 

换言之,古人的中秋比我们多出的东西,其实是内心的平静圆满。

 

我们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里看似充实,心灵却日趋干涸贫乏。我们不再有共看明月应垂泪的乡心,不再有万里同悲鸿雁天的通感,也不再有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的敏感……

 

也许问题不在于光有月饼是不够的,而在于我们自身无法感知更多。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因此我们觉得,一件好的中秋礼物确实不该只有月饼。

 

但同时,运营部门的同事也为了“比月饼多的究竟该是什么”而大费脑筋,一把一把地掉头发。直到有一天,柴爷走进讨论区的时候我恍然大悟——那多出来的应该是柴爷啊!

 

咳咳,柴爷当然不卖,我的意思是——多出来的应该是我们与中秋本身的羁绊,是联结古典意识与现代生活的纽带。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手工制香

 

所以我们为这次的中秋礼选的主题就是

非遗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我以为所谓非物质文化遗产,它的价值并不一定在于声名有多显赫,也不是一定在于极度濒危,就像你不能说京剧没有非遗的价值。

 

非物质文化遗产,就像一条无形的丝线,一端缠绕着现代,一端缠绕着过去。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photo by 西贡火柴

 

有人会质疑,这些近乎被时代淘汰的技艺效率低下,也未必比机床铣床精工制作更精美,为什么要花费人力物力去保存它们呢?

 

——因为它们记录了我们从何处来,承载了这个国家在过去的岁月中所经历的辉煌与繁华;因为他们标示了我们往何处去,世上没有“传统”会长盛不衰,那些寄寓其中的温暖情怀会需要一个容纳它的小盒子,让上一个时代的温度不至于消失殆尽。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传统制饼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香乘》说:“徐铉每遇月夜,露坐中庭,但爇佳香一炷,其所亲私,别号‘伴月香’。”

 

宋(南唐也算吧…)时文人对月感怀,以香着境,这是传统香事最具代表性的场景之一。徐铉伴月香,大名鼎鼎,博物馆还复原香方做过测试,详情参考沉香为骨,丁香为肌:伴月香内测报告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举杯邀明月

沉香为骨,丁香为肌的伴月香所表达的,是传统“文人香”的高格,它当然是美的。但运营中心的同事觉得,伴月香更适合“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独酌场景,中秋的花好月圆则是另一种意境。

九龙沉香博物馆“传统合香制作技艺”已正式进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名录,我们中秋佳节精选“柴门花涧”系列中的桂花线香。它馥郁、细腻而饱满的气息,相对于顶级单方或者宋代文人香,欠几分清雅。但还原度极高的桂花香不但应景,月桂传说更与中秋本身更有本质联系。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photo by 陈彦宇

 

如今我们知道,月中坑洼起伏的地形,使肉眼观测出现许多阴影部分。自来人们从各种角度猜测它是什么,嫦娥、玉兔、银蟾、桂树,都是对月亮想象的延展。至于欧阳修说月中有山河影,这当然是旧式文人“他日不羞蛇作龙”的意气飞扬,却也在气势恢宏的同时不知不觉逼近了真实。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而桂与秋天的联系,则是天然的。人说吴刚在月上伐木丁丁,不自觉地就把树描述为桂,这不正是因为月之清光与月下的那片金黄和满径芳香相得益彰么?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桂香是秋天的本体

 

此外,在中秋礼中还加入了岩茶名家陈郁榕老师监制正岩大红袍。陈郁榕老师从事茶叶审评四十多年来,一致致力于乌龙茶评审与拼配,是乌龙茶国家标准样制定者,也是全国茶叶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技术委员、国家一级高级评茶师、福建乌龙茶各项重要赛事的重量级评委。她以扎实的专业基础、审评功力,在福建乌龙茶行业中声名显赫。

搭配中秋礼的正岩大红袍由陈郁榕老师亲自拼配,足焙火、香浓郁、汤醇厚。用香甜的月饼与醇厚甜美、柔和饱满的正岩大红袍搭配,以标准口感成就佳节圆满。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陈郁榕监制正岩大红袍

香与茶,天然相互勾连。中国文化寄寓在茶汤中的神魂,与香烟中的神髓是相似的,我们民族文化的儒雅和风流,温润与内敛,香与茶之间缭绕盘旋,到达同调。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华生园制饼技艺最早出现于1880年清光绪年间,距今已有130余年历史。改革开放后,华生园制饼技艺第4代传人刘崇华创办华生园食品厂。

 

2011年华生园传统糕点制作技艺入选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

 

2018柴门中秋礼—“非遗” 甄选了四款各具特色、不同口味的华生园传统月饼,邀明月清辉,贺团圆中秋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这个中秋礼中有的是“中秋”。月饼、茶和线香本身都寻常,但制作它们的古老技艺——我们所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却是联结我们和过去的丝线

 

——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借着这丝缕的联系,人们在茶香与云烟中,在月饼的滋味里,或许可以触摸到旧时的“中秋”意蕴。

 

这种意蕴不只是见故乡人,赴故乡约,得人间小团圆。更是对自身心灵的温养和润泽,弘一法师说,华枝春满,天心月圆。那在中天高悬的道心圆时,华枝春满。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柴门2018中秋礼

天心月圆

将中秋祝福收敛带走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微信扫描二维码进入购买链接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撰文:苏星河

校对:王摸鱼

图片:西贡火柴、陈彦宇

美编:科学怪人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2018柴门中秋礼 — “非遗” 丨 预售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九龙沉香博物馆-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