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旧月楼台,海尘吹满——1811龙涎线香与“龙的复活”

旧月楼台,海尘吹满——1811龙涎线香与“龙的复活”

 

1811龙涎线香上线的事,我们已经筹备很久了。柴门内测官们大多都已经品过三个版本的龙涎香。做项目计划的时候,理所当然地要找柴爷确认线香的细节。但说实话,作为一个文案,我其实很怕柴爷的给出的形容……比如他形容龙涎稀释后是“一个星期没洗澡的白人美女身上的味道”,虽然从理念上可以理解成电影《香水》中那种隐藏在杏子味下的荷尔蒙气息,但我很难把这种风格的描述和其它文字内容拼接起来。

旧月楼台,海尘吹满——1811龙涎线香与“龙的复活”

《香水》的海报,相信许多喜欢香的朋友都看过了

 

我发现调香师在描述气味的时候擅于通感,他们对于各种气味的维度过于熟悉,其实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和一般人的交流。比如我可以理解到一种气味“锐”或“钝”,但自己很难精确地通过感知去分辨一支香到底在哪个刻度上,因此调香师无法直接用这个维度标尺和我交流。于是在柴爷那里我学到的一种描述方式是,香的气味“成丝”或是“成片”,这个维度放弃了对“锐、钝”尺度的使用,掺杂了一些香韵的因素,最终完成了“锐”这个维度的具象。

 

这大概是调香师的习惯性妥协吧,用场景描述去代替尺度形容,帮助普通人更好地理解自己调制出的气味。

 

旧月楼台,海尘吹满——1811龙涎线香与“龙的复活”

 

 

就像《香水》中天才调香师格雷诺耶,他在旁白中会用各种具象的物质去勾勒一种味道。我们所有人都知道,“杏子女孩”身上的不可能是杏子味儿,那种人间至美的气味最终属于荷尔蒙,但格雷诺耶不这样说。镜头里杏子贴着皮肤,青年男女耳鬓厮磨……观众仿佛能闻到女孩身上的汗和杏子甜香混合起来的气味,说不清甜的是杏子,还是汗水。

 

旧月楼台,海尘吹满——1811龙涎线香与“龙的复活”
旧月楼台,海尘吹满——1811龙涎线香与“龙的复活”

《香水》剧照,格雷诺耶为了调香杀死25名少女,最终把极致香水洒在自己身上,被狂热的民众分食。这种群体无意识的现代讽刺,寓意行走在人间的魔鬼和上帝。

 

所以我会按自己所理解到的内容,为大家描述柴门一号龙涎特别版,一支用最神秘的动物香去表现人类对嗅觉极致追求的香:沉香为底,上承龙涎,瑰丽、奢华、权力、欲望,交织其间

 

旧月楼台,海尘吹满——1811龙涎线香与“龙的复活”
瑰丽
来自深海的花香调

关于龙涎,在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已经说得比较清楚了。食物中的某些角质(比如大王乌贼的喙、海鸟的爪等),长期滞留在抹香鲸的肠道内,被分泌物包裹后病变、排出,又经海水和光的反应,最终形成世人所知的“龙涎香”。西方所认知的“灰琥珀”、东方所想象的“骊龙素沫”、阿拉伯土豪的“壮阳零食”……这些都是对人类龙涎的认知的一部分,它们也构成了“龙涎”的整体概念。

 

柴爷收集的龙涎中也有包裹着角质物的

旧月楼台,海尘吹满——1811龙涎线香与“龙的复活”
旧月楼台,海尘吹满——1811龙涎线香与“龙的复活”

这种来自海洋巨兽的复杂化合物是最神秘的动物香,天然龙涎在香水行业中是顶奢才使用的定香剂。而在东方的调香艺术中,它“调和诸香、收敛脑麝香气”,古人调香时用它控烟、增加留香,为香的后调加上花果味。

 

而在现代科学的剖析下,我们知道龙涎经过光降解,可以降龙涎香醚和二氢紫罗兰酮,那种紫罗兰花香未必是调和诸香得到的。龙涎的本体不借助其它任何香料,就可以达到那样的效果。

 

这种神奇的香料,从原材的骚臭和“鱼粪味”中,通过稀释和降解,可以产生一种混合海水咸腥、金属锈、植物汁液(青草味或烟草味)和花香的复合调。

 

 

旧月楼台,海尘吹满——1811龙涎线香与“龙的复活”

 

我想这种极致的“复合”,也是古人迷恋龙涎的原因之一。这种来自深海的香料在沉郁的基底上,有天然的荷尔蒙味,有海水和青草的味道,气调中既有金属的尖锐,也有花果的丝滑,二者在陈化之后还能转化,相比传统的植物香,龙涎不依赖复方就横跨了锐与钝的尺度,确实有理由令爱香人着迷。

 

旧月楼台,海尘吹满——1811龙涎线香与“龙的复活”

 

奢华
人间至味是清欢

 

龙涎的“贵”已经是个不怎么需要描述的共识,明代广州口岸的龙涎价格就达到一两10万钱,阿拉伯商队居中垄断,得到丰厚的利润。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龙涎所代表的都是一种奢华的味道。

 

但所谓奢华,并不总是意味着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炽烈。早上和运营中心的同事聊起龙涎香的味道,他问我:“你觉得这款龙涎的味道是偏向安静还是躁动?”——其实我觉得兼而有之,动物香的本质会指向荷尔蒙的躁动,但龙涎的复杂性和沉香的基调用广域的沉静把这种躁动覆盖住了,像冰面下涌动的熔岩。

 

旧月楼台,海尘吹满——1811龙涎线香与“龙的复活”

 

王摸鱼小姐姐有个形容1811龙涎线香味道的说法我觉得极得神韵,她说那是一种覆满了尘土的旧窗框的味道。花月楼台烟雨痕,小轩窗,正梳妆……一扇半掩的窗子后的故事,可以是风含翠篠,雨落红渠,可以是云横秦岭,月满江南。那扇窗,那轮月,那个人……代表了心底最深处的某种渴望,想起的时候血是沸腾的,迈步上楼的时候却总被这样那样的理由拖住脚步。

 

这种承托在海水和月色之间的花香调,比任何花香都更接近奢侈品的本质。这里的奢侈不仅是说原材料的价格,而是这一缕花香的由来。海月、星光、浩瀚的大海,漫长的漂浮和转化,当这种来自巨兽的身体内的传奇香料最终幻化为浮香与翠烟,承载了时间和自然的神奇,这种奢华是超越金钱层面的

 

旧月楼台,海尘吹满——1811龙涎线香与“龙的复活”

 

欲望
旧月楼台雪如尘

 

柴爷最近一直泡在调香室,设计妹子说:“搞得我都不太敢下班”……馆长办公室也越来越像实验室,堆起了各种化学器皿。

 

旧月楼台,海尘吹满——1811龙涎线香与“龙的复活”

各种酊剂堆满了窗台,进行光转化

 

如果按我的理解,这其实是调香师的“欲望”。渴望解谜,渴望了解未曾了解的知识,渴望对一支香的拼配细部如臂指使,最终超越自己技艺的顶点……1811的主题是龙的复活,而龙这种“生物”,本身就与欲望密切相连。

 

在西方神话中,龙贪婪地嗜好财富,钟爱少女的胴体,喜欢在成堆的金币上睡觉;另一种说法则是“龙性极淫”,DND体系中数量繁多的“亚龙种”的存在正是这种说法的反映。《尼伯龙根》所说的屠龙,某种意义上也是人与欲念的斗争,这种欲望不限于财富和色欲。

 

旧月楼台,海尘吹满——1811龙涎线香与“龙的复活”

 

即使在内敛的东方文化,龙也不止行云布雨,忽悠方土。龙神祭祀中,也有处女的出现,而且“龙生九子”又是为什么呢……更何况,天子为天下至尊,以五爪金龙为标志,除了华夏图腾以外,龙的形象本来就捆绑了至高的权力

 

山河表里潼关路,兴亡皆是百姓苦。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也许西方人关于龙的欲望相对更直接一些,而中国人则饶了一个圈子,走一条血与火、杀戮与死亡铺就的路,最终通往至高权力。

 

曹丞相青梅煮酒,与刘备论英雄的时候说过:“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方今春深,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龙之为物,可比天下之英雄,换言之,曹操以龙比喻有志吞吐天下的人物。

 

旧月楼台,海尘吹满——1811龙涎线香与“龙的复活”

 

所以当我们谈“龙的复活”,说的不止是一支香,而是这支香的气调中所蕴含的一切。

 

还是王摸鱼说的好,旧月楼台,海尘吹满。想象海边一所古旧的大房子,在漫长的时光中落满了灰尘……这所房子里发生的一切,都是好的故事。1811的香烟中飘散着的,有海的味道,有原始的欲望,有花的旖旎,还有历史的血腥壮阔波澜……

 

旧月楼台,海尘吹满——1811龙涎线香与“龙的复活”

 

当云烟缓缓升腾,瑰丽、奢华、权力、欲望在其中交织。龙,在云烟中复生

 

微信扫描识别下图二维码,进入1811公测页面

 

旧月楼台,海尘吹满——1811龙涎线香与“龙的复活”

 

 

旧月楼台,海尘吹满——1811龙涎线香与“龙的复活”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旧月楼台,海尘吹满——1811龙涎线香与“龙的复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九龙沉香博物馆-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