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博物志】香料传奇(3):番红花的国度里暮色苍茫

【博物志】香料传奇(3):番红花的国度里暮色苍茫

先做一个勘误。在前文【博物志】香料传奇(2):谁会用金子掩盖腐臭啊啊啊中我在说胡椒的时候提到过,欧洲原产的香料大多数适合熏闻,而作为食物调料则力有未逮,还举了例子说包括玫瑰、薰衣草、藏红花……这里有一个例子显然错了,藏红花主要的用途之一就是在各种食物中成为香料或着色剂。

 

在上文的配图中,马赛鱼汤和西班牙海鲜饭就是典型的用了藏红花的食物,藏红花作为食物调料是有传统的,现代西餐的许多菜依然使用它作为天然调色剂,而加了藏红花的食物也会有一种特别的药香味。

【博物志】香料传奇(3):番红花的国度里暮色苍茫

是的,马赛鱼汤又是它

 

众所周知,藏红花的主要产地并不是西藏。在我国,大概90%的藏红花在长三角生产,比如上海的崇明就是大型藏红花生产基地。杭州建德也号称“藏红花之乡”……尽管这些地方都声称自己出产世界上最好的藏红花,但至少从藏红花的原产地来看,四季分明的亚热带季风气候区如果能种出最好的藏红花,那只能说是换个环境有奇效

 

藏红花原产于小亚和伊朗高原,人类文明的摇篮。翦伯赞先生曾经有过一段著名的论述,说内蒙草原是中华文明的“后台”,从东胡、乌孙、鲜卑、匈奴、突厥、契丹、女真、直至蒙古……这些游牧民族在农牧交界带的牧马地繁衍生息,准备完成之后,揭开帷幕登上东亚舞台的中央,与农耕文明发生碰撞。而小亚和伊朗高原,则是两河、波斯、亚述、赫梯……乃至埃及和腓力丁斯的文明源头。

 

人类在那里驯服了马匹,开启了金属时代;从那里带着尚武的精神不断冲击两河平原,打磨着璀璨的文明,香料作为文明的一个侧面,从那里开始也是自然而然地事

【博物志】香料传奇(3):番红花的国度里暮色苍茫

伊拉克境内的岩画上,人们发现颜料的成分中有藏红花,岩画距今约五万年。这是迄今为止最早的关于藏红花的应用,旧石器时代,它就已经为人所知。后来闪祖人把藏红花作为某种急救药品使用,但这时还没有人工栽培,是采集野生的藏红花。

【博物志】香料传奇(3):番红花的国度里暮色苍茫

只是岩画的示意图,5万年前肯定没有驯化的马

 

藏红花作为香料的记载,则可以追溯到希伯来人的诗歌,以及《圣经》的篇章中。当然,人们更熟悉的则是古希腊时期对于藏红花的应用,在克诺索斯王陵的壁画中,出现了少女和猴子采摘藏红花的场景。

 

公元前7世纪,亚述的药书中,则开始有了藏红花作为药物的记载。这个时间和神学世界观以外世界的《圣经》成书年代,应该是相差无几的。因此大致在BC1500年的米诺斯文明时期,地中海世界就开始应用作为香料和药物的藏红花,而BC600年以前,它开始作为作物栽培。

 

但从后世文献中可知,藏红花在地中海世界的产量是很有限的,因为它的实用部分是花的柱头,这在古代直接把总产量给限死了。藏红花,一直是作为名贵的香料和药物存在的,罗马人在维纳斯的祭祀仪式中,会喝藏红花煮的汤;罗马权贵会在衣物中夹带它;据说埃及艳后克娄巴特拉用藏红花沐浴;安敦尼王朝著名的暴君尼禄则要求用藏红花铺成地毯迎接自己……而这一切,大部分的原因就在于藏红花的昂贵。

【博物志】香料传奇(3):番红花的国度里暮色苍茫

一个有趣的事实是,在以藏红花彰显奢华这一点上,东西方倒是出奇地统一。在电视剧《大宅门》中,白二奶奶的八十大寿,白景琦不顾白家吃紧的经济状况铺张大办,其中有个细节就是白氏从汽车上下来,踩着藏红花铺成的地毯进入新修的宅院里。

 

而在藏区——对了,西藏从来也不是藏红花的主要产区,之所以叫藏红花,是因为内亚洲和小亚、伊朗高原的藏红花最初进入中原的时候,经过了藏区的转手,因此被称为藏红花或番红花、西红花。表示“西来”而不是“产自藏地”。当然,青藏高原也可以出产藏红花,只不过产量无法满足哪怕是古代世界的需求。

 

但藏区有些寺庙,会以藏红花铺地或者铺墙。一方面,赤色是佛家五正色之首,藏传佛教尤其爱红,藏红花的颜色就极正雅;另一方面,不论价值高低,一色的花芯本身就代表了某种虔诚和纯净。

【博物志】香料传奇(3):番红花的国度里暮色苍茫

在它的原产地波斯,藏红花被编制进贵族的挂毯,示意华贵,也示意虔诚。它同时也是祭祀时所需要用到的香料之一。根据藏红花的特性,波斯人用它做金黄色的染料、香料、也用作香料和药物。据说亚历山大远征时很推崇藏红花的疗效,还推荐给普通士兵使用,而他自己则认为藏红花可以激发性欲(这个认识倒是和克娄巴德拉很像嘛)。

 

波斯人还把藏红花的种植带到了印度,很长一段时间内,克什米尔地区都是全世界藏红花的主要产地。印度人对藏红花的使用也和波斯一脉相承。比如印度的炒饭“布里亚尼”,就使用藏红花上色,金黄色看起来令人食欲大振。

【博物志】香料传奇(3):番红花的国度里暮色苍茫

而中东地区,包括波斯和阿拉伯人民在制作甜点时,至今都保留着添加藏红花上色的习惯。说不清这个习惯是经由马其顿军队和其它希腊殖民者带回意大利,还是希腊-罗马社会本来就有这样的习惯,某些意大利面也使用藏红花来点染黄色

【博物志】香料传奇(3):番红花的国度里暮色苍茫

中东的甜点

 

【博物志】香料传奇(3):番红花的国度里暮色苍茫

使用藏红花上色的意大利面

 

中世纪英国的文献说,阿拉伯人在961年把藏红花移植到欧洲,主要是西班牙。这当然不是客观事实,但这样的文献却反映了一些其它的事情,包括当时的西欧对这种香料的无知。教会阴霾笼罩下的欧洲,即使对那些自己曾经熟悉的事物也缺乏基本认知……不过西班牙确实可能是藏红花重新登录欧洲的地方,科尔多瓦哈里发与中东、远东的特殊联系,使得许多物产和资料可以从域外回归

 

人们说亚历山大大图书馆的文献回流直接孕育了文艺复兴,这当然是有道理的,西班牙出现大量地番红花贸易也是一个类似的事件。在唐吉坷德大战风车的风车镇(consuegra),人们每年都举行番红花节的选美,最迷人的姑娘被叫做唐吉坷德迷恋的杜尔西内娅的名字——于是这种香料就和世界的中古历史联系在一起,这种漂亮的植物和塞万提斯所倡导的精神,从某种意义上是同构的。

 

同样的,番红花也作为注明的西班牙海鲜饭的上色剂,让人食欲大开。

【博物志】香料传奇(3):番红花的国度里暮色苍茫

对于藏红花进入中国的历史,则存在不同的说法。有人认为是伴随着蒙古征服从西亚流入的,也有人说在佛教传入的时候,番红花就由克什米尔进入中国。

 

关于内亚文献和内亚传统,近期的中古史讨论得太多了。一个有意思的点事,在美国汉学家薛爱华的大作《撒马尔罕的金桃》中,将假伽毗国(克什米尔)进贡给中国的郁金香考证为藏红花。因此在许多汉学著作中,唐诗的“郁金香”被统一翻译为藏红花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如果真是藏红花浸过的酒,那金黄的色泽确实可以期待。

【博物志】香料传奇(3):番红花的国度里暮色苍茫

这种植物天然生得美,实用部位又带有雅意,这让它在香料中显得那么特别。从人类文明的襁褓中孕育,联结东西方香料文明,这又和原产东南亚的胡椒和桂皮有一些不同,它融入文明线程的程度,可以说比那些占据贸易主流的香料都更深一些。

 

叶赛宁在人生的创作高峰写下了《波斯抒情》,这里的波斯不只代表了“异域”,更有许多“古国”的意味在其中。就像孟德斯鸠的《波斯信札》、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那样,很大程度上是对现代文明的反思。

 

波斯是一个意象,人类文明史上第一个地跨三洲的大帝国,它的四个首都,代表了四种璀璨的古文明。它吞噬而又包容,腹中有瑰丽的文化财富。东西方的大帝国也许觉得它“野蛮”,但它在某种程度上,保留了我们最原始的赤诚,和人类文明本来的样子。所以尼采和孟德斯鸠会觉得,波斯人是欧洲的镜子,当现代文明凝视古国的时候,古国也注视着现代文明。当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在悄悄看你。

 

所以叶塞宁的乡村通话里,有最美的夕阳,温柔的姑娘,还有对原始蒙昧的美好的追求。他写道:

番红花的国度里暮色苍茫,

田野上浮动着玫瑰的暗香。

亲爱的姑娘,给我唱支歌吧,

把哈耶姆唱的那首唱一唱,

田野上浮动着玫瑰的暗香。

 

设拉子笼罩着一片月光,

蝶群般的繁星在天顶回翔。

我不喜欢那些波斯男人

叫妇女和姑娘穿上披纱。

设拉子笼罩着一片月光。

 

莫非是热得不能动弹,

她们把黄铜色的身子盖上?

莫非是为了更惹人喜爱,

她们不肯晒黑自己的脸庞,

才把黄铜色的身子盖上?

 

亲爱的姑娘,别跟披纱结交,

请把这条戒律记心上。

我们的生命本来就短暂,

享受的福分又少的可怜。

请把这条戒律扼要记心上。

 

我们身上天生的美满

能把命定的种种丑陋遮掩。

既然造化把美容赐给了你,

那么将会是一种罪过啊,

如果蒙起来不让世人看见。

 

田野上浮动着玫瑰的暗香, 

我却梦萦魂牵另一个国邦。

亲爱的,让我亲自来向你

把哈耶姆从未唱过的事吟唱……

田野上浮动着玫瑰的暗香。

番红花的国度里暮色苍茫,它深沉地注视着历史……

又或者,它本身就是历史。

 


扫描进入九龙沉香博物馆文创商城,开启极致的沉香嗅觉探索之旅

【博物志】香料传奇(3):番红花的国度里暮色苍茫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博物志】香料传奇(3):番红花的国度里暮色苍茫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九龙沉香博物馆-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