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第一次接触龙涎,有十年了,依然是飞哥给的标本,我还特意买了个保温炉,在做酊剂的时候保持高于室温,更充分的溶解。当时也按照最奢华的配方来做,龙涎的“狮虎山”味道,我放了极少极少的量,少到不提示就感受不到它的存在。

最近突然对龙涎的兴趣是缘于闻了广东陆兄调的一支龙涎,这是我这么多年以来,唯一一次用4位数买过的一管香,连续感受的一个礼拜后,我决定还是要把龙涎尽可能地弄明白。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龙涎香原材

首先,中国古代所描述的“龙涎”更多的是文人的一种幻想。古方中所称的龙涎,大多数是以其它材料从理念上模拟龙涎的味道。《香乘》卷15“法合众妙香二”有18个叫做“龙涎”(含“龙津”、“龙泉”)的香方,其中只有“亚里木吃兰脾龙涎”加入了真龙涎。所以叫做“古龙涎”的合香,其实跟“龙涎香”毛关系没有,具体请参阅何物龙涎——龙涎香小考(上)何物龙涎——龙涎香小考(下),这里不再赘述。

 

中东人自古比较鸡贼,就现在看,龙涎就是他们家门口的特产。如果说龙涎就是海滩上捡的鱼粪,似乎也没什么不妥。可是于情于理于商业都行不通啊,去大国搞外交时,总不能说“老大,我给您带了一坨‘鱼粪’”吧……于是,就有了很多的故事和神话,跟西方人吹牛逼是神秘的东方特产,跟我们吹牛逼说是“出自西海”。龙在东西方都很神圣,所以把超级大鱼吹成“龙”,而“涎”则是这种香料排出抹香鲸体外的一种可能性(呕吐物),所以,中国人可以用泥巴通过高温烧成瓷去换贵金属,那么中东人用“鱼粪”换了我们的泥巴,也不吃亏哈。可怜西方人用金银去和中东人换“鱼粪”,跟中国人换泥巴。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被吹成“龙”的抹香鲸 

我们再复习一遍龙涎的形成的原因:抹香鲸吃了大王乌贼后,“喙”的部分(锋利到可以划钢板)会被胃分泌物包裹起来,(请记住这个要点,非常重要,后面会说到),而这部分物质超过一定的体积,其实很难通过肠道排泄出去,因为抹香鲸的排泄物是近似液态的,滞留在体内形成很多学说里提到的“病变”。在这种高温高湿的环境里,各种酸,酶的反应都是要分解掉这一部分排出体外,在这个复杂的变化里,龙涎香的核心物质被催生出来,然后在龙涎香体积还小时候,有可能被吐出来,也有可能被拉出来,所以,龙涎也未必不是“鱼粪石”,当龙涎香大到了一定体积,对宿主来说,可能是致命的威胁,所以,第三种可能是这猎杀,西方人早期比较热衷,如库克船长……当时西方的捕鲸船队遍布各大洋,曾经鲸油支撑了大半个日化产业。除了蜡和脂肪用于工业以外,还有大约1%的概率获得龙涎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西方捕鲸船曾经“纵横四海”,日内瓦公约铺开以后,只有日本和挪威“科研捕鲸”了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阿拉伯人贩售的龙涎 

西方人对龙涎的研究应该比我们透彻,这个和历史文化背景有关,龙涎的核心价值不一定是所谓“定香”。因为直到现在,最顶级的龙涎在迪拜是公认的土豪专属的“壮阳零食”,这个级别的,我只见过照片,听说,已经没有的鱼粪的味道了。比较专业的学术结论是“有效的春药”,“增加鼠的性行为次数”,注意,是鼠,不是人,也没说是闻了还是吃了。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这个英国小男孩捡到的龙涎,可能接近中东土豪的“零食”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有文献,有真相

 

回到那个时候的中国,苏东坡虽然是合香的高手,也总不能对黄庭坚说:来来来,哥们这有一坨大食国的进口鱼粪,还能壮阳……黄庭坚听了大概会叛出门墙吧,这个老师太丢人了,有辱斯文。而这个场景放在那个时候的欧洲或中东,似乎就搭调了很多。所以我们的文化就显得很隐晦,很含蓄,很有水平。香料贸易史记载,明节许皇后,花了20万䋋(2亿钱)买1两龙涎……如果按大米和猪肉的价格换算,大约是极其夸张的2.4亿人民币。真以为老板们不懂啊,只不过是说龙涎这东西因为某种原因贵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罢了,甚至连史料里记载的价格都是极其夸张和不真实的。

西方人的商业逻辑除了掠夺和殖民之外,就是要工业化和标准化,所以他们的精细化工与生物化学在某个时期超过了我们,接下来我们用所谓“现代科学”来粗浅的解密龙涎。

已知醇类物质:龙涎香素叔醇,龙涎香醇,降龙涎香醇,表粪甾醇

已知酮类物质:二氢紫罗兰酮,粪甾烷酮

已知醚类物质:龙涎醚,降龙涎醚

已知醛类物质:降龙涎香醛,可卡醛

其它成分则包括环高香叶氯代物等。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各种分子式

再深奥一点的

1971年提出的判定龙涎的“三直立键”规则,大致是指,必须有一个反式的十氢化萘环,和三个直立键基团。这一理论1985年被“龙涎三角理论”推翻,再到90年代末期,西方科学家们深入到分子轨道和原子结构的位置分析……

研究至此,我是在看不下去了,我就为了调出个美好的天然的味道,他们不一样,他们费这么大的力气,目的只有一个:低成本的人工模拟出效果接近或者文字描述接近的化学合成物来取代天然香料,这个就是所谓“合成香精”,是个超级庞大的商业体系,从牙膏香皂可乐到酒店厨房里的某些调味香料,甚至所谓奢侈品大牌里的部分香水,或多或少都会用到“合成香精”,这样对么?不对么?我们的调香底线是绝不使用人工合成物质,否则就失去了做这件事情的意义。貌似,跑题了…..

 

再回到调香,以下部分观点纯属推测:

龙涎特有的瑰丽,丝滑,奢靡之气息,来自龙涎香醚

植物类的,各种花香感受,来自于二氢紫罗兰酮

狮虎山的“骚气”来自表粪甾醇和粪甾烷酮

海洋气息是可卡醛,环高香叶氯代物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龙涎香打粉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柴爷制作龙涎烃酊剂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龙涎浸膏制作

 

而龙涎香里最有效的部分是“龙涎香醇”,在绝大部分资料里的描述是“无味”,这个境界很高,大家自己去想,据说,大部分复杂的味道,都是龙涎香醇在光催化过程中,降解出来的,尤其是其中美好的味道。

春药效果和壮阳的现代科学理论支持部分,不知道,也没找到明确资料。关于剔除“狮虎山”味道分子的假设被否定,某学中医的博士认为完全没有必要,某西医博士则认为可行,但是成本和对其他物质的损毁无法推测,总之我们作为非国有博物馆暂时没有这个能力。


关于“定香”的猜想

龙涎有个传说”百年不散“,大致是说英国某处曾有贵族用龙涎酊剂什么的去刷墙,结果100多年过去了,那个房间依然是香的,说实话,我不信。

定香无非取决于2点,传播速率和阙值,据说龙涎酊在香水试纸上的留存时间是40多天,又一说十万分之一的比例可闻到香味,据此推算,龙涎的理论最长定香时间是62年。

 

关于”发烟“的猜想

目测,区别不大,意义也不大,没出现”翠烟浮空,结而不散“,”座客可用一剪以分烟缕“

 

关于龙涎的分层

就是在前面提过的。中国南海出的青白色物质应该是“鲸蜡”或者大型鱼类的脂肪。但中东的香料市场上认可交易的龙涎,必然是分层包裹的结构。二者的气味也有很大差别。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南海出产的鲸蜡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微距镜头下的龙涎分层

最后,为了最大程度的突出龙涎的美好,我们用了2个月的时间,十几个配方来测试,不同温度”窨藏“来测试。最终有2个配方比较满意。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我们给合香爱好者两个建议:

1,龙涎线香中富森红土不适合大比例的添加,那个味道有些诡异,仿佛一位正在禅定的老僧边上站了个比基尼,此处第一次感觉到富森不是万能的。

2,芽庄,海南的高含油量的壳都很搭,这个比例和材料选择有些讲究,难点在于把龙涎的花香和壳的花香融合到几乎忽略掉沉香的存在,试想一下背景音乐的最高境界是,想听的时候在,不想听的时候不在。另,海南皮油不搭,土里土气的干扰着。 

所以,最终我们成功地复活的龙的气息——瑰丽,丝华,权利和欲望。


赞(2)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龙的复活——瑰丽,丝滑,权利与欲望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九龙沉香博物馆-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