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浮生若梦的火光,为欢几何— —第74期一日一香

浮生若梦的火光,为欢几何— —第74期一日一香
浮生若梦的火光,为欢几何— —第74期一日一香浮生若梦的火光,为欢几何— —第74期一日一香

很显然,焚香的过程相当烦琐。然而,这还不算完事,香一旦焚起,还需要不停地进行料理、照管。如《遵生八笺》嘱咐:“香味烈则火大矣,又须取起砂片,加灰,再焚。”《竹屿山房杂部则称:“火不宜猛,使香味缓蒸……微觉有焦,遂令撤下。”《陈氏香谱》卷三介绍了一种“阎资软香煤”:“……每用一二钱,置香炉上……时时添之,可以终日。”说实在的,古代士大夫自己亲手做,就是铲平炉灰这样需要耐心的细节,也是“此非僮仆之事,皆必主人自为之者”(《闲情偶记》“器玩部·炉瓶”)。但是,似乎大多数的士大夫都不同意李渔的看法,在他们看来,最好还是由女人去处理这些麻烦事。通过文学,他们暗示,这些麻烦事,由女人处理的时候,就会显得很美,就会显得很美,如果由男人处理,会少了一份美感。如毛熙震《女冠子》:

修蛾慢脸,不语檀心一点。小山妆,禅鬓低含绿,罗衣淡拂黄。闷来深院里,闲步落花傍。纤手轻轻整,玉炉香。

一位淡黄罗衣、玉容寂寞的美人,在百无聊赖之中,先到院里走了走,然后回到屋里,没事找事,去整理一下炉中的焚香。男人捣鼓香炉,能出这样的意境吗?再说,男人要忙于生计,忙于事业,也不可能这么闲散啊。词意简直就是在暗示,反正女人也没什么事好做,有个焚香的香炉来折腾,还是打发时光的一种好手段呢。

 

当然,一旦到了“香味烈则火大矣”的地步,已经属于失误。不能等到闻着焦味才去关心香炉中的情况,而是应该时时注意炭火的强弱。怪不得冒襄夸赞董小宛是个处处出众的女子:“然爇时亦以不见烟为佳,非姬细心秀致,不能领略到此。”可见,善于伺候香炉,不仅体现女性细心的“天性”,还能证明此女子有灵性,懂风雅。在《花间集》的时代,香饼埋在香灰中,其形势不易观察,正确的方法,是“手试火气紧慢”,把手放到灰面上方,凭手所感受到的热度,判断灰下香饼的火势是过旺还是过弱。于是,唐人诗词中除了“添香”之外,还喜欢描写女性“试香”的情景,描写女人如何“手试火气紧慢”,如和凝《山花子》词描写一位女性:“几度试香纤手暖,一回尝酒绛唇光。佯弄红丝绳拂子,打檀郎。这女子三番五次地把手放到炉面上试探火势,手都烤热了。然后又尝一尝酒经烫热后的温度,以至沾了酒的红唇闪耀光泽。这些“正事”都忙过,没什么可折腾了,她又想出一招,耍弄拂子赶飞虫,顺便与意中人逗成一团。这位艺妓真是又活泼又妩媚,像个小松鼠一样不停闹腾,可闹腾中一点不失优雅,确实是个理想的可人。

 

和凝《宫词》中,女性试香的意象,与宫廷的堂皇氛围容在一起:

结金冠子学梳禅,碾玉蜻蜓缀鬓偏。寝殿垂帘悄无事,试香闲立御炉前。

一位宫妃,戴着金丝编的头冠,鬓边坠着玉蜻蜓的步摇,虽然打扮得华贵,但在宫中却无所事事联系在一起,被解释成女性在无聊中的遣闷之举。

 

香——香丸或香饼,搁置在隔火上,经过长时间的烘烤平,会慢慢被烤焦,香味也会散尽,这时候,就需要“红袖添香”了。和凝的一首《宫词》特别写到了此事:

金盆初晓洗纤纤,银鸭香焦特地添。出户忽看春雪下,六宫齐卷水晶帘。

经过一夜的烘爇,鸭形银香炉中的香已经烤焦了,于是,小宫女一大早就忙着洗净手,为炉中添加新香。忙完这事(这多半是专门派定给她的职责之一),小宫女才可以歇一口气,有空闲走出殿门,蓦地发现一场春雪已经无声地降临,远远近近,宫中各处纷纷高卷起玻璃珠串成的“水晶帘”,一齐欣赏新雪。也许,这首小诗的妙处只能意会,难以言传。作者把添香与春雪这两样本无逻辑关系的现象联系在一起,创作了一种新鲜、精美的意境;金盆、银鸭、新雪、水晶珠帘接连排比,提示出晶莹、明亮的视觉感受,呈现了一个我们不大熟悉的、色彩明快却又气象堂皇的宫廷早晨。

 

另一位唐代诗人李中的《宫词》,则不免走了“宫怨”的传说路子:

金波寒透水精帘,烧尽沉檀手自添。风递笙歌门已掩,翠华何处夜厌厌。

寒冷的月光漫过了水晶珠帘,夜已经深了,香炉中的名香已经销尽,失宠的宫妃长夜难寐,于是亲自添香来排解寂寞。只是,人立在香炉前,心思却被牵扯到别处。她听到了随风飘来的远处的笙歌。她清楚,自己所在的这一处冷宫,按宫规,一人夜就已经宫门紧锁,与世隔绝。她甚至无法确切地知道,皇帝此时正在哪一处殿堂,与哪一个女人在一起作乐。在她面前,只有无穷尽的漫漫长夜。

 

在男性文人的笔下,焚香似乎永远与无事事的女人形象联系在一起。立在香炉前的女人,不论是《宫词》中的失意妃嫔,还是《花间集》中的艺妓,都从来不用为生计操心,她们的全部心思,就是等待某个男人,或者满怀幽怨地思念他,为他的负心而痛苦。男性文人们显然非常喜欢这种想象,并且一次次地为这种想象而深有所动。

 

浮生若梦的火光,为欢几何— —第74期一日一香

浮生若梦的火光,为欢几何— —第74期一日一香

浮生若梦的火光,为欢几何— —第74期一日一香

浮生若梦的火光,为欢几何— —第74期一日一香浮生若梦的火光,为欢几何— —第74期一日一香

将诸香(另细研乳香)捣成细末,焚之如常法

浮生若梦的火光,为欢几何— —第74期一日一香
(参考文献,《花间十六声》、《香乘》、《遵生八笺》、《竹屿山房杂部》、《陈氏香谱》、《闲情偶记》、《女冠子》、《花间集》、《山花子》、《宫词》)

浮生若梦的火光,为欢几何— —第74期一日一香

浮生若梦的火光,为欢几何— —第74期一日一香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浮生若梦的火光,为欢几何— —第74期一日一香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